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四四 马尼拉大帆船
    三日后,南海。

    西南信风已起,白头鹰号行驶在宽阔的南中国海上,周围碧海万里,在它修长的身躯后面是三艘属于英国东印度公司的盖伦式武装商船,这支舰队以白头鹰号为先导,排列成一条参差不齐的纵队,直奔东南方向的东沙岛而去。

    而在东沙岛上的海湾里,停泊着六艘船,为首的正是刚刚整修完毕的虎鲨号,另外还有两艘新下水的双桅纵帆船金雕号与白隼号,其余三艘都是当初从江阴购买来的沙船。

    “阁下,先导舰命令我们升旗!”桅楼上传来瞭望员高亢的声音。

    大卫微微点头,说道:“传令后面两艘船,全都升旗,鸣炮三声,欢迎我们的伙伴。”

    “尊贵的阁下,我不得不提醒您,那个明国人是在利用您,而我们的战舰会进入西班牙人的地盘,那是把自身置于危险境地。即便是我们在与西班牙的交战中无损,公司的高层也会追究您的责任的。”已经升任大卫副手的泰勒低声提醒道。

    大卫看了泰勒一眼,站在铜镜前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鄙夷说道:“亲爱的泰勒,上帝在人间洒下智慧,独你撑起雨伞。”

    “你认为我真的那么愚蠢吗?你错了,用明国人的说法,我们这次行为叫狐假虎威,就是一只狐狸在利用老虎发号施令,而我就是那只老虎,至于你担心的,更是毫无根据,我们只是帮助朋友站台,并不参与到纷争中去,我那位智慧的朋友也无意这般做。”大卫佩戴好所有的衣服,最后对泰勒说道:“愚蠢的泰勒,看好我们的船,一旦真的形势恶化,把那艘白头鹰号救出来就好,那上面有我们的生丝!”

    说罢,大卫走出船长室,坐上小船前往了虎鲨号,在两支舰队汇合之后,虎鲨号便成为了旗舰了。

    自从去年护送船队从江南回来,虎鲨号一直没有参与任何行动,而是抓紧时间在船厂进行了整修,当然,钱锦麾下那群工匠也想着通过修理虎鲨号获得一些经验,虎鲨号修整之后已经面目全非,破旧的甲板换成了最新的柚木,船壳也进行修整,还换了前桅杆和船艏桅杆,而更重要的变化在船艏楼,整个船艏楼被取消,功能舱室移入了船体,彻底改变了虎鲨号那种西班牙式的傻大笨重,极大的提高了航速,上面的火炮已经完全配齐,即便是三艘英国船加入,它依旧是舰队中无可争议的王者。

    “指挥官阁下,我们的虎鲨号如何?一切按照您的吩咐,改造的连它妈都不认得了,西班牙人更不会认得。”西蒙斯见到李明勋的第一句话就是满满的骄傲。

    李明勋哈哈一笑,把大卫介绍给了西蒙斯,三人走进了船长室,这里也被改造了,空间更大,坐在了椭圆形的桌子旁的李明勋介绍了此次前往马尼拉的目的。

    “什么?您劳师动众,只是为了把岛上尚未遇难的明国人解救出来,我的上帝,您真是疯了,我以为您要攻打马尼拉呢。”大卫听完了李明勋的叙述,说道。

    西蒙斯也是皱眉,说道:“阁下,我也认为如此兴师动众不妥,虽然我知道您在马尼拉的糟糕境遇,但是阁下.......复仇也比现在这个计划更鼓舞人心。”

    李明勋拍了拍桌子,让这二人停止讨论,他说道:“此次前往马尼拉,我们就是要把岛上所有的华人都解救出来,这支舰队仅仅作为军事威慑,至于为什么,因为那群华人是真正的财富!”

    见众人不解,李明勋问:“你们知道马尼拉大帆船吗?”

    会议桌旁的大部分人都是摇头,而曾经在西班牙军舰上担当要职的西蒙斯则是说道:“我知道,那是一种往来于马尼拉和中美洲之间的大帆船,我曾经在上面担任帆缆长,上帝作证,那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日子,航行跨越了半个地球,用了六个月的时间跨越大洋,抵达阿卡普尔科,即便是返回也需要三个多月。”

    大卫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了解一些,他补充道:“那是西班牙人的运宝船,从马尼拉运到中美洲的是你们明国的丝绸、生丝和瓷器,运回来的则是秘鲁的白银,在加勒比海,打劫任何一艘运宝船都会让你一跃成为富豪,获得和伦敦绅士谈笑风生的资格。”

    “大掌柜,您不是想劫这运宝船吧。”一个商社管事问道。

    西蒙斯一拍脑袋,说道:“我感觉可以,马尼拉大帆船每年六月起航,如果我们埋伏得当,肯定有机会,每艘船往往只有一艘军舰护卫,真正的肥羊啊。”

    李明勋用拳头砸了砸会议桌,让这群被金币塞住脑袋的贪婪家伙安静下来,事实上,他根本没有这个想法,马尼拉大帆船确实值钱,上面的金银、生丝和香料往往价值百万,但每年只有一艘,他才不会去撞这个运气。

    “我说的不是货物,而是大帆船本身,你们知道这种可以横跨半个星球,远航万里,拥有两千吨排水量的坚固巨船是哪里建造的吗?”李明勋环视一周问道。

    “马尼拉造船厂我的阁下。”西蒙斯当即说道。

    “您的意思是那些汉人工匠!”西蒙斯恍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作为李明勋舰队指挥的副手,商社的高层,他很清楚,在李明勋名下诸多产业之中,最受到重视,投入资源最多的就是钱锦的船厂,而李明勋一直想获得制造盖伦式军舰的能力,而钱锦麾下的工匠虽然手艺不凡,却从未制造过如此构造的舰只,因此一直不敢轻易尝试。

    而在整个东方,拥有制造盖伦式军舰能力的造船厂其实只有两家,一个是马尼拉的西班牙人,他们从上个世纪就雇佣汉人制造来往于亚洲和美洲之间的马尼拉大帆船,而另一家则是远在果阿的葡萄牙船厂,他们制造的葡萄牙巨船曾经也是来往于长崎、澳门和果阿航线的主力。

    而东方另外两个大航海的参与者,英国只是一个尚未成长起来的孩子,而荷兰人则使用本土的商船,掌握了东南亚制海权的他们也因地制宜的使用当地船只。

    西蒙斯知道,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简单,欧洲造船用的硬木多是来自北欧和中欧,而这一带已经被英国、荷兰和瑞典垄断,葡萄牙和西班牙很难获得足够且廉价的木材,而在东方,有着大量廉价且熟练的工匠,产自缅甸、印度、东南亚的柚木又是最好的船材,他们自然乐得如此,而西蒙斯也知道,东方造出来的舰船在欧洲有口皆碑,比本土制造的还要好。

    “西蒙斯阁下,马尼拉造船厂的工匠应该没有死于那场屠杀吧。”李明勋问道。

    西蒙斯当即说道:“当然没有,科奎拉那个恶魔的屠杀令是早有预谋的,马尼拉造船厂在保护之内,船厂区域应该有工匠和其亲属,共计两千余,应该都在。”西蒙斯又想了想,说:“您知道的,马尼拉帆船每年一艘到两艘,而冬春季节是建造期,屠杀正是那个时候,科奎拉不敢耽误远航。”

    “既然如此,我们带他们回家!”李明勋用不容置喙的语言喝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