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五 施压之策
    在朝廷眼里,海外商贾弃家游海,枉顾祖宗陵寝,本就是弃之无所可惜。士农工商,商贾最贱,也不会为贱民兴动兵戈。就算真要动手,如今大明水师精华尽在郑芝龙之手,他会为朝廷火中取栗吗?

    郑森一拳砸在了横梁上,道:“大人莫要如此,晚辈回去定要禀告父亲,请父亲与大人一道出兵,惩治西夷!”

    施琅听了这话,脸色大惊,偷偷拉扯了一下郑森,又俯首道:“大人,我家公子年少冲动,虽有拳拳之心,然海上作战,须得.....须得从长计议啊!”

    旁人或许不知道,施琅心里清楚,如今郑家最大的买卖便是做转手交易,把从沿海省份采购的商货卖到海外,其中日本长崎、荷兰人占据的台湾和马尼拉是最大的三个贸易地点,而马尼拉更是可以换来真金白银,比台湾还重要几分,郑芝龙自然不会为了马尼拉的事儿和西班牙人交恶,他既要赚钱,要想让西班牙人与葡萄牙人一道牵制一下实力越发强大的荷兰人。

    “罢了,罢了,还是待去了广东再行处置吧,本官累了,你们都退下吧。”两难的选择,让沈犹龙心中满是无力,只得最终说道。

    郑森与施琅皆是躬身告退,只有李明勋站起来,一步三回头,似是极为难的样子,沈犹龙见李明勋如此,问:“李先生还有什么话说?”

    李明勋道:“大人,我等侨士不求朝廷能为我等复仇,更不求朝廷惩戒西夷,只求大人看来海外华人与大明百姓同宗同源,俱是炎黄子孙的份上,救救尚在吕宋受难的百姓吧。”

    沈犹龙脸色一惊,问:“难道吕宋尚有华人幸存?”

    李明勋道:“大人,发生在崇祯十二年的大屠杀是西班牙人借口华人作乱而发起的,目的是逼迫华人务农弃商,许多华人被逼前往西班牙人的种植园为奴隶,极为凄惨,而吕宋之生番,野蛮不驯,极为蠢笨,西班牙人便留下部分华人驱使......,岛上如今已经是人间地狱,华人百姓惨不忍睹。”

    李明勋忽然抬起头,道:“在下之所以在台湾忍辱负重,在江南投机取巧,便是为了积蓄力量向西夷复仇,然而西班牙人控制吕宋数十年,根基深厚,绝非我数年之功便可对抗的。如今尚有数千人身处水深火热,在下心有余力不足,恳请大人出手相助,我等华人必不忘大明之恩德。”

    施琅却是站出来,喝道:“大胆,好你个李明勋,竟然在此胡言乱语,出兵乃是朝廷大事,便是沈大人也不可一言而决,你难道想趁沈大人在你船上,便想胁迫大人吗?难怪你处心积虑送大人赴任,原来是有狼子野心......。”

    “住口!”沈犹龙当即喝道,才让施琅安静下来。

    “你不过是一介草民,安能再次信口开河,郑公子,管教好你的护卫,若敢再行滥言,定斩不饶!”沈犹龙威严说道,继而又看向了李明勋:“李先生做事向来妥帖,若无把握向来不会胡为,你这般恳求,是不是已经胸有成竹。”

    李明勋道:“确实如此,无需费一兵一卒,便可翼护海外华人安危。”

    “如何做得,你速速说来。”沈犹龙道,他见施琅还要说话,立刻开口:“哼,吕宋华人虽不是本官治下之民,亦非我大明之属,然而天恩浩荡,必不会视若无睹!”

    李明勋谢过之后说:“启禀大人,在下想请大人去书一封予那西班牙总督,说明利害,显露国威,以海禁东南,禁止与其通商为条件,逼迫西班牙人让华人撤离!”

    “海禁?李兄,万万不可,若是海禁......。”沈达春敏锐的抓住一个词语,连忙说道,他可是知道,当年倭寇骚扰东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不恰当的海禁政策。

    李明勋道:“只是施压手段而已,并非真的海禁。”

    “仅仅是国威震慑,海禁施压,便能让西班牙人放人?”沈犹龙思索片刻,问道。

    李明勋重重点头,站直了身子说:“是的大人,这西班牙人本就是泰西一小国,国土不过半省之地,民不过五百万,不远万里来东方,便是求这贸易之利,而国内贵族士绅又好奢靡之风,大明出产之丝绸、茶叶、瓷器,南洋出产之香料、蔗糖是其享乐之必须,而大部分的商品都要从大明购得,虽说如今西班牙人不得入境贸易,但是从广东、福建前往马尼拉的船每年多达数十艘,而濠镜的佛郎机人也为其收购不少商品。若无这些商品,那西班牙总督自然无法和国王交代,重压之下,安敢不交出域内华人?若大人不信,可以问问郑公子和施先生。”

    施琅可没想到李明勋会拉自己下马,他倒是不想附和,但郑森却是向前一步,说:“晚辈以为李先生所说倒也不无根据,西班牙只是泰西列强之一,国内叛乱四起,尚有数个大敌,商贸之利亦为军资所需,而在南洋,红毛夷势力最盛,打的西班牙节节败退,若此时大明施压,西班牙人投鼠忌器,倒也不敢太过于放肆。”

    李明勋连忙顺杆爬,对郑森躬身行了一个大礼,激动说道:“郑公子此言出于公心,为华人所虑,李某代海外华人谢过了。沈大人,其实郑公子所说亦是在下的想法,而说起来,马尼拉贸易所得商货,多从濠镜的葡萄牙人,广东的海商和福建郑公子家所得,大人身为两广总督,前两者自然可以代表,若是郑总兵愿意鼎力相助,修书一封,定然是事半功倍。大人或许不知,郑公子之父在海外威名远扬,北达倭国,西去天竺,无人不敬仰,无人不惧怕,洋夷也是不例外呀。”

    一顶顶的高帽盖在了郑森的脑袋上,他脸红口干之间也想明白自己着了李明勋的道儿了,但如今却是骑虎难下,海外华人遭屠戮,郑家不出兵还能找出一百个理由,若是连一封信都不写,怎么也说不过去,这不是要与朝廷决裂吗?再者说,便是为了沈犹龙的好感,也应该写一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