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二 护送
    松江,沈府。

    沈犹龙看着站在那里的郑森,笑道:“飞黄将军本官是见过的,端的是魁梧粗豪的汉子,却不曾也能生出这般的佳公子来。”

    “沈大人说笑了,晚辈着实自惭形秽。”郑森微笑说道。按理说,沈犹龙的话说的有些无礼,但是以二人的身份和辈分来说,却是十足的亲近了。

    见沈犹龙对自己颇为喜爱,郑森微微一笑,恭敬说道:“沈大人,家父捎来的信中提及的那件事,大人能否示下,晚辈也好早做准备。”

    沈犹龙听了这话,坐在那里,手指轻轻敲着黄花梨的扶手,似乎在考虑,郑森则到:“沈大人,晚辈一直仰慕于您,也想在陪伴您上任的路上请教呀。”

    “呵呵,本官也觉的郑公子极为聪慧,只是......,你来的着实不巧,你们郑家是第二个愿意送本官赴任广东的。”沈犹龙微笑说道。

    站在一旁的沈达春却是愣住了,作为沈犹龙的儿子,他竟然不知道自家父亲心有其他。

    “哦,敢问是哪家的船队,浙江徐家?”郑森诧异问道。

    沈犹龙微微摇头,这个时候,管家带了一个人进来,郑森打量着这人,身材不高却是极为魁梧,一双大手一看便是使惯了刀矛的,两腿微分,进门之后叉手行礼,典型的大明下级武将的做派。

    “这位是齐大志,齐千总,十日前江阴一战,驱逐海寇,立下了功勋。”沈犹龙介绍道,接着对齐大志说道:“齐将军,刚一升官,便舟车劳顿道本官家里来,辛苦了。”

    齐大志自然是知道郑芝龙身份的,连忙说:“卑职得见总督大人尊颜,三生有幸,何来辛苦一说。”

    “你把那日在江阴的事情说一说,实话实说即可,细枝末节的小事,本官也不是你的上官,也不会怪罪。”沈犹龙直接说道,摆明了告诉齐大志,你借着李明勋上位的事儿自己根本不在乎。

    齐大志早就被人叮嘱过了,自然不敢隐瞒,连忙上前,把李明勋主动请战,以三艘纵帆船夜袭江阴码头,铳炮合击,击沉海寇大船十三艘,小船无算,自己冲入敌阵,擒杀上百的事情说了一遍,郑森在一旁听着,心中热血上涌。

    沈犹龙眯眼静听,齐大志的语言朴实无华,没有多少修饰,但到底是参与了整场战斗,描绘的倒也真切。

    “齐将军,依你看来,这位李掌柜是和什么样的人?”沈犹龙问道。

    齐大志沉声道:“启禀大人,卑职受过李掌柜的恩惠,恐怕有失偏颇。”

    “无妨,你只当是凑趣聊天,随意说说便是,若是说的好,本官便接了诚意伯的礼单,如何?”沈犹龙笑道。

    齐大志立刻激动起来,这次前来沈家,操江提督衙门是知道的,诚意伯也有意搭上沈犹龙这条线,但沈犹龙一向是不和权贵特别是勋戚来往,若是这次收下了礼单,那自己就是大功一件,升官发财也就罢了,一跃成为了诚意伯的心腹,那对他的仕途影响重大。

    忍住了心中的激动,齐大志说:“那卑职便如实说了,卑职觉得,李掌柜无论是在海外救助沈公子,还是驱逐崇明海寇,亦或者招募流民海外垦殖,都是因为这些事儿于国于己有利,但也谈不上李掌柜有多么高尚,李掌柜也说了,他是个商人,只做有利的事情,依着卑职来看,患难见真情,真是到了哪日,国家有难,李掌柜愿意放弃个人之利出战,才是真英雄,真豪杰。”

    听的堂内鸦雀无声,齐大志道:“这只是卑职一点浅见,冒犯之处,请大人勿要怪罪。”

    听完齐大志的话,沈犹龙道:“郑公子,这便是要送本官南下赴任的人,腾龙商社李明勋掌柜做过的事情,年前在济州岛,李掌柜的夹板大船还救了达春,倒也不算是外人。”

    齐大志俯首不敢说话,他曾经怀疑过李明勋身份,但是惧怕于李明勋手中的帖子,今日听沈犹龙如此说,便是再也不敢怀疑,心中默默记录下来,回去之后与上官交代。

    “齐大人,您说的双桅杆纵帆船,是不是前面是三角帆,中间是斜衍帆,只有顶部有横帆,哦,一侧有六门火炮!”郑森认真的问道。

    齐大志不知道郑森的身份,但进来前被提醒如实答话,连忙点头称是,郑森脸色一冷,心道:“果然是那艘怪异快船。”

    “沈大人,听这位齐将军所言,那李明勋似乎不是大明人士呀。”郑森忽然说道。

    沈犹龙倒是笑了:“那李明勋乃是海外侨士,做的是正经的买卖,如今在台湾安家立业,算与不算倒也要分开看,再者说,世事无常,今日不是,明日未必不是。”

    郑森在这话里听出了招抚的意思,不敢再问,只是说:“大人是要坐他的船南下吗?”

    沈犹龙道:“已经是答应了的,而且,李掌柜的船快,齐将军,你说是不是?”

    齐大志当即说道:“沈大人所言甚是,李掌柜的船极为细长,速度甚快,寻常船只根本不及,便是逆风航行,速度也与最快的福船相当,卑职这些年见过无数的船只,想来只有划桨船能在速度上与其一较高低,而且李掌柜船上装有大炮,水手配有火铳,当真是犀利,若在海上,寻常海贼根本近身不得呀!”

    郑森一听难以改变沈犹龙的主意,只能说道:“哎呀,齐将军说的如此快船,晚辈是从未见过,着实好奇,沈大人,不如让晚辈与您同行,也见识一番,可好?”

    沈达春不等沈犹龙作答,当即说道:“李掌柜是海主,这事儿还是李掌柜做主的好。”

    沈犹龙却是不在意的摇摇头:“李掌柜向来不拘小节,郑公子如此少年郎,李掌柜还会为难他吗?”

    说着,沈犹龙看向郑森,道:“本官替李掌柜允了,你且先在家中住下,待李掌柜到了,你我一道上船南下。”

    “至于你,齐将军,诚意伯的礼单本官就不收了,你且回去复命,便说沈某不日将乘船南下,着实不方便,若诚意伯有心,烦请照顾一下沈某在松江的亲族产业,沈某感激不尽!”沈犹龙最后看着齐大志说道。

    “卑职叩谢沈大人天恩!”齐大志连忙跪在地上,这比收下礼单还要显的亲厚呀。

    呼天抢地求票票啊,每张票都很珍贵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