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七 崇明海贼
    “大掌柜,要不要继续攻击?”船长咧嘴问道,他的脸上已经被火药染黑,兴奋的咧出白牙。

    李明勋道:“我们眼前的这些是海贼不假,但多是活不下去的穷苦百姓,何必与他们为难,吓走也就是了,我们的铳炮是用来对付真正恶人的。”

    齐大志的三艘巡船已经驶入了码头,把水面上的海贼捞起来,捆绑好拴在船上,而已经死的人直接割了脑袋,在压倒性的胜利和厚赏之下,几十名士兵冲上岸去,把怀揣着金银珠宝的海贼砍倒在地,码头上的海贼立刻成鸟兽散去。

    战斗已经持续了一个半时辰,江阴左近的人都是知道,正在抢掠的海贼扛着大包小包跑来,登上船就是不管不顾的离开,没有人愿意和杀红眼的官兵纠缠,而江阴城中的也响起了一阵鼓声,便见上千人从里面冲杀出来,绞杀那些四处乱窜的海贼。

    李明勋见大局已定,立刻吩咐林河:“你且带白鹭号、海鸥号顺流而下,沿途不要和海贼纠缠,出了入海口,便在老地方等待涌金号等货船,若是五日内我没有赶到,便直接护送货船回台湾便是。”

    到了中午,战斗已经停歇,过半的海贼乘船离开,许多就地混入百姓之中,被抓的也有近千人,虽说已经安靖,但码头被沉船堵死,李明勋只得乘小船上岸,却见杨莽站在码头,兴奋的大叫:“我便知道,那炮火连天来救江阴的也只有咱们商社的船了。”

    李明勋瞪了他一眼,道:“莫要声张,旁人问起便说是操江提督的官船来救便是!另外,咱们的人都没事儿吧。”

    杨莽挠挠头,颇为有些不好意思,说:“这一闹海贼,俺爹便把买来的牲口全都带进了城里,俺把咱们的人聚集在船厂的粥棚里,让人把木杆削尖了,聚集了上百汉子,那些海贼一看咱们都是吃施粥棚的穷汉,便没有为难。”

    李明勋知道,虽说这是个理由,但是杨莽能武装起上百人也是至关重要的,这让船厂变成了难啃的硬骨头,那群海贼自然不愿意纠缠。

    “当初为难咱们的那个典史倒是不错,若没有他,咱们商社的牛和一些孤寡进不得城去,这次他也是大出风头呢。”杨莽又补充了几句。

    李明勋道:“莫要管这些,三日内,会有几艘货船赶到,你和林河把愿意跟咱们去台湾的人都统计好,趁着贼人过境,多招募一些,待船到了,上船走便是。”

    两日的时间,杨莽父子招募了三千余人,虽说多是流离失所的贫苦百姓,但对于台湾来说,这已经是难得的人力资源了,李明勋安排它们上了货船,并不耽搁,直接乘船离开。

    码头上,招募的百姓正背着大包小包走上拥挤的船只,杨莽忽然跑了过来,低声在李明勋耳边说了两句,李明勋抬头看去,杨莽父亲开的茶肆里,一个男人正在那里怔怔看着,正是那位典史阎应元。

    李明勋快步走了上去,坐在了阎应元的对面,淡淡问道:“典史大人怎么不下去阻止啊?”

    阎应元微微摇头:“你我都知道,江阴本就萧条,如今过了贼,秩序混乱,而县衙的存粮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活到夏粮收获的时节,如果没有人安置,他们的下场只能是从贼、饿死或者变成流民,亦或者被我当凶徒抓到牢房里......。”

    说着,阎应元的脸色变的无比凝重,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内心深处知道,这群灾民跟着李明勋去台湾,是最好的出路了。

    李明勋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让眼前这位公正廉洁的典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不容易,何必在招惹他呢,李明勋笑了笑,说:“听闻海盗袭来那日,典史大人在码头连射三箭,箭箭落在贼首脚下,惹的众贼踟蹰不前,一直到天黑才敢上岸,若非如此,必然有更多百姓被荼毒,典史大人当真神武。”

    杨莽之父也附和道:“大掌柜这话说的极是,如今江阴人人承了典史大人的恩情,我们商社也不例外,若非有大人,怕是要损折惨重了。”

    “本官自幼习武,身为江阴典史,护持百姓乃是职责所在,算不得什么,倒是李掌柜,非我大明人士,更不是江阴桑梓,却能挺身而出,炮舰驱逐海贼,钱粮救济难民,若非操江提督衙门的人无耻之尤,您自然受到万民敬仰.........。”阎应元说着,脸色微变,看到李明勋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诧异问道:“你.......你是故意让操江提督的人抢了功劳!”

    李明勋呵呵一笑:“人怕出名猪怕壮,生意人嘛,总归是要闷声发大财的。”

    阎应元冷哼一声:“却不是那般简单吧,你是想借机攀附缙绅,以图大利!”

    李明勋道:“您这话说的没错,但是阎大人,李某向来不赚穷人的钱,也不刮民脂民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李某喜欢从国贼匪徒身上赚钱,比如打打海贼之类的。”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这次驱逐海贼就是展示你的力量,江南,特别是苏松一带的缙绅见识了你的能耐,必然想再与你合作.......。”阎应元说着,声音越发的虚弱,他很清楚李明勋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从未牺牲百姓的利益。

    李明勋道:“阎大人莫要再说了,也勿要做出螳臂当车的事情来,若阎大人真要劝谏于我,还不如介绍一下来袭江阴的海贼,让李某心中有个准备。”

    阎应元无奈摇摇头:“这本就是什么秘密,随意打听一下也就知道了。”

    明朝时候的崇明还不是后世那般是中国第三大岛屿,此时的崇明是由几十个沙洲、小岛组成的沙洲群,因为各沙岛经常因为潮水、江水发生变化,便是崇明县城也是屡次迁徙移址,而崇明自古便有贼寇,在崇祯十二年之后,因为天灾**,逐渐形成势力,更是扩大到舟山北面的嵊泗列岛,这群海贼虽然号称拥有船只数百,两万余人,但却大部分是崇明一带的贫苦渔民,而且还分为数股。

    若论势力,独霸嵊泗列岛的顾三麻子实力最强,麾下也多是老贼,还有崇明本地的顾荣、顾忠、高进忠等几股贼寇,之所以一直没有闹出大乱子来是因为这群贼寇一直受到崇明沙船帮的压制,如今沈廷扬要沙船帮北上抗清,失去了牵制力量的海贼自然嚣张起来,也就闹出了袭击内河,围攻江阴的事情来。

    (顺道说一句,很多作品将顾荣当成顾三麻子,实际上这是不对的,顾荣在1642年受抚,顾荣因为清军大军压境,与抗清力量内讧而死,顾三麻子一直没有受抚,在江阴抗清的时候援助江阴失败,一直坚持到1656年才被满清抓住处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