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五 海贼来袭
    三日后,涌金号和两艘大沙船抵达了港口,把储存在仓库里的生丝、铁锭、茶叶和瓷器塞进了货舱之中,一直到了吃水线,才停止了装货,实际上,此次前来的不光是三艘货船,还长江口外还有一路护送前来的白鹭号和海鸥号,除了来回路上遇到郑家的船队,最主要的是让两艘单桅纵帆船熟悉海路,日后商馆设立,它们少不得前来。

    商馆的二楼,两张八仙桌上坐满了衣着华丽的商贾,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饮下李明勋敬过去的一杯酒,说道:“李掌柜,林某虽然说是后来者,但也想做个坏人提醒一句,这江南是大明的腹心之地,你那三艘炮舰来往,可是真真是不安全呀,长江的漩涡多,说不定哪个是谁家的,要是碰上个眼红的,怕是不美呀。”

    李明勋倒也知道这人的身份,虽说在众多商贾上算不上豪富,但林家是苏州数得上的缙绅,即便在整个江浙也是数得着的望族名门,族中子弟出仕不少,其中最佳者,天启朝时做到了户部侍郎,如今的林家家主当初也从布政使位上致仕归,虽说三代没出什么柱国重臣,但是门生故旧遍布朝中,背景自然不俗,因此这林掌柜说话也是随意了些。

    “林掌柜说笑了,您这是肺腑之言,真真是为明勋想,明勋又怎能当成坏话呢,实际上,这也是明勋考虑的,所以......。”李明勋就坡下驴,想要提出在江南择地设立商馆的想法,却不曾想一声巨响传来,房门被撞开。

    程璧看到闯进来的是自家的仆人阿金,脸色登时不悦:“狗东西,也不看这是什么时候,如此无礼!”

    阿金顾不得说话,从外面拉扯一人进来,程璧脸色一变,问:“程志,你怎么来了,是老夫人身体不好吗?”

    原来阿金拉进来的人是程家的管家,虽说程璧是徽州人,但已经在江阴安家落户,还是江阴首富,老母妻子都在江阴家中,因此程璧才有这么一问。

    “老爷......海贼.....海贼打来了,海贼打到江阴了。”管家语无伦次,扑倒在地,惊恐喊道。

    这句话喊出来,整个房间里瞬间乱作一团,程璧捂住脑门,哭喊道:“母亲啊,我母亲啊.......。”

    程璧哭喊着,竟然昏了过去,还是那阿金上前,按了按人中,才让他还醒过来,程璧满脸担心,道:“实在对不住,江阴沦丧,家母受难,程璧心中一团乱麻,作陪不得了,须得立刻归家,对不住,对不住......。”

    说着,踉跄跄的向着门外走去,房间里无人敢于说话,有几个人也是站起来,他们都是苏州、常州一带的商贾,心里很清楚,对于海贼这类流窜性很高的组织来说,从江阴沿着运河可以直达无锡、苏州和常州,各家在城外都有别宅、产业,如何还能坐得住呢?

    李明勋却是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喝止道:“慢着!”

    他站起身来,直接站在了门口,那高大的身躯挡住,这些人自然出不得门去,程璧问:“你....你这是作甚?”

    李明勋道:“程兄,各位掌柜且慢,如今海寇入侵江阴,整个长江水道必当戒严,尔等莫要说回去,便是回去又能如何?凭你们主仆三五人,能做得什么事儿?再者,如今情势尚未明朗,如何孤身犯险?”

    程璧颓然坐在椅子上,问:“江阴完了,我母亲.......。”

    许长兴连忙起身,抱拳说:“诸位听我一眼,你我都是商贾,精于交易而不懂杀伐,明勋却是不同,在海外与西夷、蛮族争雄,定然是有韬略在胸,不如让他为大家剖析利害为大家出出主意。”

    “是是是,李掌柜文武兼修,自然比我等胡来要强啊。”失了主心骨的人众人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连忙逢迎。

    李明勋忽然拔出佩刀,锋锐的刀锋抵在了报信管家的脖颈,厉声问道:“我问你答,若有一句不实,斩你脑袋!”

    那管家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抬头,李明勋当即问:“海寇到江阴几日了?”

    管家连忙说:“小人从江阴赶来,行了两日,约么是前日午时到的江阴。”

    “那时天气如何?”

    “正是晴朗天气,并无雨雾。”管家回答的极快。

    李明勋再问:“海盗有多少艘船?”

    管家面露惊骇之色,道:“海盗船像是飞蝗一般,遮天蔽日,整个江面......。”

    这话还未说完,李明勋一记刀把砸在了他的胸口,管家吃痛翻滚在地,李明勋却是喝道:“好胆!如何敢信口雌黄!”

    “大晴天的,你如何看不清海盗船只,敢夸大其词,实在该死!”李明勋喝道,已经扬起长刀。

    那管家连忙说:“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小人也说不清楚,总觉得实在是太多了,那些贼人从黄田一带上岸,一直到运河码头都是海盗船。”

    李明勋收起长刀,说:“程兄安心便是,令堂定然无恙!”

    程璧一听这话,忙问:“李掌柜,如何这般肯定?”

    李明勋道:“程兄也知道,从黄田到运河码头,左不过二里左右的江段,能靠岸的都是渔船、瓜皮小船,怕是能停靠二百艘不止,程兄也听到,海盗进犯之日,天气晴好,又是在中午,那么多小船出现在江面上,便是普通百姓也知道是贼人了,如何不进城躲避,江阴虽然不如边塞雄城,城墙、雉堞和护城河却是不缺的,哪里是贼人能轻易攻破的。”

    “对,这话有理,有理!”许长兴第一个站出来赞成。

    李明勋又对其他人说道:“各位更是不要担心,这些贼人不敢顺运河而下,说白了,一群乌合之众罢了,麻杆打狼两头怕,有江阴在后面,更怕长江巡船堵住退路,必不敢深入!”

    “李掌柜,那你说当如何?”一个掌柜问道。

    李明勋想了想,说:“这些贼人当是崇明水贼,无外乎是吃不饱饭的流民、渔夫,必然要在江阴周边村镇劫掠,只要朝廷大军赶到,自会逃窜。”

    “朝廷大军?一群不见饷银不挪窝的蠢猪!”一个掌柜当即愤愤不平的说道。

    程璧叹息一声:“那群丘八巴不得贼人多抢掠一些,他们好把那些民脂民膏当成战利品收入囊中,可怜我江阴百姓,现遭海贼祸害,又遭兵痞荼毒,这世道呀。”

    “有没有更快点的法子?”那林姓掌柜出言问道,见众人不解,他说:“诸位弟兄,如今可是收春丝的时节,若是被贼人搅闹大了,咱们损失可就大了。”

    众人纷纷点头,如果真的闹大了,生丝价格是上去了,可是手里没货,钱白白让浙江那边的人赚去了。

    求票票呀,求打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