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一 不见
    “华亭......华亭......,叔父的意思是去拜访沈犹龙大人?”郑森恍然间明白过来。

    郑鸿逵道:“正是,虽说如今沈犹龙闭门谢客,但咱郑家虎踞东南,他要上任两广总督,在各方面还是倚仗我们的,别人或许不见,但咱郑家的人,他不能不见。”

    “阿森啊,这次去华亭,你万万要小心谨慎,若是有机会,你我一道让他沈犹龙乘坐我们的船南下,路上结个善缘,若你能抓住机会成他的晚辈后生,比考中举人还要有用呀。”郑鸿逵小心提点道。

    郑森道:“叔父,咱们这船队怕是要五月末启程,想来沈大人不会耽搁那么久的。”

    郑鸿逵哈哈一笑:“这你便是说差了,自打有朝廷以来,若说上任最慢的,怕哪个朝代也比不过咱大明朝,太祖皇帝定下的规矩太多,官员上任车马自备,很多低级官员上任数月不到,虽说沈大人家中不缺银钱,如今也不是太祖皇帝时代不准妻妾子嗣同行那般严苛,但身为官员理当避嫌,若想不动声色,哪里比得上一路乘船南下呢?”

    “大掌柜,为什么不让白头鹰号贴上去,先把那艘大福船击沉了,给他郑芝龙一个教训!”林河看着南面消失在了海平面下的福船,愤愤不平的说道。

    周围几个人也是点头称是,在如今的东南,但凡涉及海贸的,少有对郑芝龙正面评价的,究其原因这厮太过于专横霸道,收取行水旗税,而且上下插手,占据江浙和广东海贸的份额,尤其是生丝,如今每年前往日本长崎和菲律宾马尼拉的商船,多半是他家的。

    李明勋呵呵一笑,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既然拿我没法子何必置气,再者说,真要打起来,除了耽误行程,也无甚好处。”

    除了这个原因,李明勋也担心白头鹰号受损,毕竟这艘双桅纵帆船是船厂新造出来的,排水量两百余吨的它可不是虎鲨号那种皮糙肉厚的盖伦战舰,一旦被火炮命中,那就是损伤严重,船舱里可是储存着人参、鹿茸、鹿鞭、蛹虫草,价值数十万两,李明勋可保护拿他们开玩笑。

    “再者说了,你们也不想早早回家见见父母吗?”李明勋看着身边那几个短衣汉子,笑问道。

    杨莽挠挠头,道:“是是是,还是稳当些好,我这身上担子太重了。”

    这杨莽便是当初江阴那茶铺老汉的儿子,跟着李明勋倒了台湾,如今已经是近四月,他便带着七八个家人留在江阴的同乡返回,一来把乡亲们在船厂赚的银钱捎回来,补贴家用,二来再招募一些匠人、流民前往台湾,而船上这几个已经打定主意说服家人全都去台湾了。

    “你回去之后,莫要闲逛,趁着我去南京贸易的时间,先把你父亲购买的牲口、农具以及愿意和我们一起台湾的人安置在钱锦老家里,至于你们捎回来的银钱,匠人家中若是缺米粮,你们可以代为采购,大量购入还能少花钱,至于底舱那些盐巴,算是送给他们了,这是私盐,勿要声张,只说是你们买的便是。”李明勋提点着。

    白头鹰号作为一艘双桅纵帆船,虽然因为技术不成熟没有采用空心船艏,更不敢把长宽比做到七比一,但是其先进的船帆构成和修长的船身已经让它的速度达到了九节左右,若非火炮甲板塞进了十二门沉重的十八磅炮,而风力也不够充足,或许速度能更快一些。

    行进五日,便是已经到达长江口,这里沙洲、暗礁密布,李明勋命令船长降低了不少速度,白头鹰号没有直接前往南京,而是停靠江边一处沙洲后面,随意雇了一艘渔船,带上四色礼物逆黄浦江而上,前往了望仙桥,那便是沈犹龙的故里。

    三日后,沈犹龙宅邸。

    李明勋坐在厢房的椅子上,细细品鉴手中的正德年间的斗彩茶盏,闲适的等待着,倒是身边站着的杨莽有些稳不住了,他瞧了瞧外面落下的日头,嘟囔道:“沈家好大的架子,这茶从早上喝到下午了,喝的肚子都咕咕叫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见到。”

    “这便是大明的缙绅,哪个不是显宦世家,几代名门,我不过是一个海外商贾,你更连贩夫走卒都不算,若非有沈达春公子的颜面在,你我连门都进不得了。”李明勋淡淡说道。

    杨莽却道:“大掌柜的,就算他们有事,也该给了说法,总不能让咱干等吧。”

    李明勋却是不以为意,他此次前来,根本没想过能见到沈犹龙,见到沈达春还要看运气,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看看年前自己的做的那些事儿沈家是什么态度,毕竟自己也拿着人家帖子狐假虎威了好一阵子。

    而进了这门,已经说明了沈家的态度了,自己并未出格!

    这个时候,房门推开,一个老仆走了进来,李明勋进门的时候,那个眼高过顶的管家对这老仆是恭恭敬敬,知道这老仆在沈家地位非凡,连忙拉住要兴师问罪的杨莽,问:“老丈,不知沈公子可否能见我们?”

    “实在对不住,家里人不懂事,公子陪着老爷一道去了泗泾的别宅,今儿天不亮便是走了,管家不知道,才怠慢了两位贵客。”那仆人说话倒是面不改色,也比那管家客气许多。

    李明勋微微一笑,说:“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搅了,我二人这便赶往泗泾。”

    老仆脸色大变,他只是来把李明勋打发走的,却不曾想这年轻人顺杆爬,老仆连忙拦着,说:“贵客如此着急见我家公子,是有什么要事吗?”

    李明勋摆摆手,指了指身边的箱子,说:“此次点验仓中货物,发现有不少上好的参茸,当初与公子约好,这好参要给他留着,这次到江南来,便送来了,却不曾想沈公子不在家中。”

    “可否由老朽.......。”老仆问道。

    李明勋道:“若老丈代劳,定然是极好的,晚辈也好节约一些时间,好去南京。”

    说罢,李明勋打开箱子,把其中的参茸药材一一交代了一番,才起身离开。

    内院之中,沈达春端着一碗煎出的药汤走进了房间,见父亲沈犹龙坐在椅子上,闭目不言,轻轻把药碗放在了桌子上,他几次想要开口,但是都没有出声,不由的在屋内踱步起来。

    “那商人离开了?”沈犹龙淡淡问道。

    推荐票,推荐票,作者君需要推荐票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