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九 烘干窑
    “李掌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几个首领已经激动的难以置信。

    李明勋笑了笑,说:“当然是真的,这次惩戒了阿拉米,我会离开,但是阿海不会走,你们想和我们进行什么样的合作都可以和他谈,无论是什么,我们都可以协商一个合理的方式和价格,互利互惠,双方都满意。”

    一场商谈之后,神树之下的气氛有些怪异,每个人都是若有所思,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带着心思离开了高台,而李明勋也没有走,而是占据了高地武士的营地,占据了溪心地,晚餐的时候,切尔第一个来到了帐篷里,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想从李明勋这里获得一些特殊的利益。

    切尔的心思没有白费,他与李明勋达成一些,派遣自己的儿子和村社中三十个年轻人前往李明勋的农场和榨糖作坊,不仅学习种植甘蔗的技术,还会在他的村社之中建立一个榨糖作坊,成为腾龙商社的蔗糖供应商。

    而能成为首领的人没有一个是傻瓜,接下来李明勋接待了几乎所有的首领,有些人成为了供应商,有些人成为铁器、盐巴和酒水的分销商,甚至已经有人打听李明勋的商社是否收购荒地。

    因为是西班牙人的缘故,西蒙斯一直没有公然露面,但是他见证了李明勋用战争和谈判把一个规模超过自己五倍的庞然大物拉上自己的战车,大肚番国不仅会成为商社的市场和原材料来源地,还会为商社的发展提供充足的人力,最终,大肚番国会消失,然后融入到腾龙商社这个体系中去。

    回去的路上,西蒙斯道:“阁下,您给赵三刀留的人马太少了,他只有两门鹰炮和一百人,根本无力讨伐逃走的塔拉罗,虽然您授权他招募三百土著村社的士兵,但我不得不提醒您,三个月内,他都得不到塔拉罗的人头。”

    李明勋笑了笑:“赵三刀留在溪心地是为了协助阿海处置商社的商务问题,并且提供安全保护,他的主要职责是保护商馆的安全,秘密任务则是保护圣地的神树,至于塔拉罗,那和他无关。”

    “您不准备向塔拉罗复仇了吗?”西蒙斯诧异问道。

    李明勋笑了笑:“塔拉罗还有更大的价值,西蒙斯,塔拉罗所在的巴布拉族有十个村社,可以凑出三千武士,在保护自己的领地上,他们不会妥协,发动那么一场远征还不如消化我们得到的果实。当然,留着塔拉罗,对商社更为有利。”

    西蒙斯摇头:“我不这么觉得,阁下,塔拉罗是个凶狠的人,他会视那些和您合作的村社为背叛者,也会入侵他们。”

    李明勋问:“那些村社会怎么做?”

    西蒙斯道:“当然是联合起来,虽然有些困难,但他们三个族群会合作,抵抗塔拉罗的入侵,也会请求神殿的调节和支援。”

    “但是没有一个联盟是塔拉罗的对手,毕竟精锐的高地武士要么死了,要么在我们船上沦为奴隶,当他们无力抵抗塔拉罗的时候,会怎么做?”李明勋笑吟吟的看着西蒙斯。

    西蒙斯直接说:“当然是向我们商社求援.......。”塔拉罗的脸色微变,兴奋的说道:“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要求高额的出兵费,他们不同意,就要奉您为领主,接受您的庇护!”

    布袋港口。

    “快,把这些蛮子赶下去,先送到劳工营里洗澡刮须,洗干净收拾妥当再交给林河大人......。”乌穆站在海鸥号的船头,大声催促着那些高地武士下船,而在码头上,一行人跑了过来,为首正是钱锦,他推开挡路的人,一溜小跑跑上了海鸥号。

    “乌穆大人,乌穆大人,海鸥号没事儿吧。”钱锦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问道。

    乌穆自然认得钱锦,知道这个男人是船厂的掌柜,是自家主子心尖上的人,自然不敢怠慢,说道:“海鸥号没有什么事儿,一切如常。”

    钱锦招呼着几个匠人上船,从甲板到底舱再到外面,挨个检查着,尤其是火炮附近和底舱的护板,乌穆不知所以然,正要询问,却发现李明勋也是来到了船上。

    “钱锦,怎么样?”李明勋问道。

    钱锦说道:“大掌柜的,一切如常啊,那些干燥过的木材与阴干的一般好用,没有发生开裂,想来烘干窑出来的木材,确实好用呀。”

    待战俘都下了海鸥号,李明勋与钱锦坐船前往了造船厂,这里依旧是繁忙的景象,在最中央的船台上,一艘长达二十八米的双桅纵帆船已经建造接近完成,当初出征的时候,那些直刺天空的肋材还像是一只化作枯骨的荒古巨兽,如今肋材之间已经装上了护板和船舷,两根高大的桅杆也已经树了起来。

    “大人,这艘白头鹰号已经如今舾装阶段,如果能用上烘干窑里出来的木材,再过五六天也能下水了。”钱锦不无骄傲的说道。

    “去看看烘干窑吧。”李明勋说道。

    乌穆也跟了过去,自从追随了李明勋,他已经见识了太多的新奇物什,但是却对未知的东西更加好奇,走到了船厂的一角,平整的土地上建造起来一个巨大的房子,高大两丈,却有四丈宽,与商社仓房、宿舍用原木打造不同,这个房子明显是用砖石和土水泥砌筑的,关于土水泥,乌穆也是知道的,那是用牡蛎壳用火焚烧,然后把那种叫做石灰的粉末同黏土、水搅拌,就能形成一个灰色的泥浆,砌筑砖石极为坚固,在目前的港口,只有城堡和炮台用得上这种材料,这本身就证明了这个大房子的地位。

    大房子的一侧是一个巨大的炉子,不断有人往里面填煤炭,几根粗壮的管子把如云似雾的蒸汽输送进了屋子里,乌穆随着李明勋进去,看到一排排码放好的木板,有些三寸厚五尺长,有些则有寸许厚,多是红桧和柚木,这些木材将来会用来制造舰船,厚的做船侧护板,薄的作为甲板,而那些合抱粗,三丈长的柚木,则用来做龙骨或者肋材,这是制约船厂生产舰船的主要材料。

    “这个烘干窑比较下,只能烘干三丈的木材,虽然已经出了两次木材了,木匠觉得没问题,但是我不敢用在白头鹰号上,暂时去做了海边仓库的梁柱,试过之后,不开裂腐烂再用在船上,不过木板应该是没问题了,接下来造的单桅纵帆船可以大规模使用了。”钱锦小心的介绍道。

    李明勋感受着烘干窑了的温度,说:“你能如此谨慎自然是好的,烘干得到的肋材,便是造船也要在单桅纵帆船上先试验,这次出战大肚番,我已经和几个村社的首领商议好了,两个月内,他们会提供多达两千根胸径超过四尺,高达五丈的柚木和红桧,你得负责再做一个大的烘干窑,需要什么就找林诚,除了城堡,任何资源都要优先投入到你这里来,还有人,这次抓来了一千多个俘虏,你也能挑三百个做苦力!”

    钱锦重重点头,如今他麾下连匠人带苦力已经超过千人,造船能力是以前旅洋船坊的几倍,在这布袋港,除了几个李明勋身边的老人,谁见了他都要喊一声钱老爷,钱锦如何不尽心呢,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册子,说:“大掌柜,咱们船厂如今任务繁重,许多从江阴带来的耗材已经见底,而泰西船需要的东西也有些不同,这些都是船厂需要的,您不是要去广东,我便报备给您了,其中几种用红笔标注的,是万万不可短缺的。”

    李明勋看了一眼,说:“你用心了,年底船厂分红的时候,必然是少不了你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