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七 认罪
    李明勋在护卫的保护下进入了营地,缺口处只有几十具尸体,过半还是炮弹造成的,周围全是瑟瑟发抖跪地求饶的土著,他们面如菜色,毫无斗志,甚至有人一点力气没有的趴在地上,显然这几日他们一直没有吃饭,虚弱的无法反抗了。

    士兵们向着大肚国王的图腾涌去,那是一个用石头砌成的石殿,是土著们的神殿,神殿之后就是那株高达百米的神树,殿门旁的战斗血腥无比,发疯的高地武士与乞列迷士兵混战在一起,因为士兵被要求不能伤害神殿和神树,所以铳队偃旗息鼓。

    “不要再打了,结束毫无意义的争斗吧。”

    一个声音从神殿顶端传来,众多高地武士听到那个声音之后,纷纷从厮杀之中退了出来,堵在了神殿门口,李明勋抬头望去,白色石头砌筑的神殿顶部站着一个穿着绿色裙袍的女子,她看起来十七八岁,在风中衣袂飘飘,模样倒是说的过去,头上戴着白色花环平添了一丝圣洁。

    “师傅,这个应该就是大肚番国的圣女巫师。”阿海低声说道。

    李明勋示意士兵暂时退回来,问:“圣女,他们还有这个玩意?”

    在台湾久了,李明勋对土著们的原是崇拜还是挺了解的,无论是平埔族还是高山蛮都拥有自己的图腾和崇拜的神灵,自然也不会缺乏装神弄鬼的巫师,很多巫师都是由女人担当,但一般年迈老朽,却不曾想大肚番的巫师是一个模样俊俏的少女。

    “听人说,这个米拉圣女的母亲是大肚番的大巫师,把孩子生在了神树之下,便被当做圣女了。”阿海小心的说道。

    李明勋微微点头,心道这也说的过去,他拍拍阿海的肩膀,说:“去,让米拉交出阿拉米和塔拉罗。”

    阿海的话还没有说完,米拉却大喊道:“武士们,放下你们的武器吧,没有必要争斗下去了,狡诈的阿拉米已经死了,塔拉罗那个懦夫抛弃了你们,带着他的女人和马洛逃走了,争斗已经没有意义了。”

    李明勋听到塔拉罗逃走,阿拉米死亡的消息,脸色微变,他当即站出来,说道:“各位武士,我是来讨伐阿拉米和塔拉罗的,绝无伤害神殿和神树的意思,我在这里发誓,如果神殿和神树受到伤害,我甘愿被五雷轰顶!”

    接着,李明勋命令士兵后退百米,与神殿拉开了距离,而乌穆则低声说道:“主子,塔拉罗率领心腹约么百人向东北方向去了。”

    李明勋点头表示知道了,虽然大肚番国拥有二十八个村社,但是历任的国王和高层都是出自巴布拉族,这个时候自然要逃回自己的领地了。

    “主子若是给我五十人,我可以把塔拉罗的人头取来。”乌穆说道。

    李明勋摆摆手:“不,让他们跑吧,塔拉罗活着比死了有用,好了,乌穆,让你的人列队站好,是时候和大肚番国的人谈一谈了。”

    半个时辰之后,神树下的草地上,李明勋等数十人围绕着一块白色石头,盘腿坐在了地上,这里原本就是王国议事的地方,能坐在这里的只有国王、巫师和所有的村社的首领,只不过阿拉米死了,巴布拉族首领也跟着塔拉罗逃走,人倒是少了一些。

    国王阿拉米的尸体被从神殿中搬出来,他的腹部有一个巨大的伤口,似乎是被大号的霰弹击中而死的,米拉把头上的花环摘下,放在了阿拉米的胸口,让人把他抬了下去,然后用字正腔圆的汉语说道:“李掌柜,阿拉米已经死了,我们王国与你们商社的仇怨也该放下了吧。”

    李明勋微微躬身,微笑摇头:“自然没有这么简单,米拉圣女和各位首领,我李明勋兴兵上千前来,围攻了你们的圣地,杀死了你们的武士,许多人认定我是暴君和杀人犯,如果不把事情弄清楚,如果不解开双方的误会,那么争斗和流血事件就会在所难免。”

    “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杀掉圣女吗?圣女什么都不知道,她自幼生活在神殿之中,除了侍奉神树,主持祭祀,圣女从不接触外人。”一个首领尖锐的说说道。

    李明勋摆摆手,说:“当然不是,我只是要弄清楚真相,至少要证明,阿拉米该死,塔拉罗该死,我们商社不是恃强凌弱,只是为了维护公义罢了。”

    说着,乌穆押着七八人走了上来,为首的正是黑乌萨,其余几个首领们也熟识,是塔拉罗的侍从武士,也是他的心腹爪牙。

    米拉立刻明白了李明勋的意图,她看向黑乌萨等人,说道:“尔等都是神树的子民,如今在神树之下,更要心存敬畏,不得口出妄言,关于塔拉罗,你们实话实说,万不可因想脱罪和畏惧暴行而撒谎!”

    “圣女在上,小人不敢撒谎,当初是小人在浊水溪捕鱼,看到对面的汉人在放牛,便告诉了塔拉罗大人,大人便派遣了四个人过去,偷窃了两头牛回来,以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是塔拉罗大人说,祭牲死了,埋了也是浪费,便与我六人一道屠宰吃肉,小人觉无对神树不敬之心,所以未曾敢吃,塔拉罗大人便威胁小人没有侍奉好祭牲,小人才听他的去汉人那里偷窃的。”

    几个人七嘴八舌说着,到了黑乌萨的时候,他说出的信息让所有人脸色大变,这些人万万没想到塔拉罗会这般大胆,为了争权夺利不惜牺牲高地武士和首领的性命。

    “诸位,这么多证人在,你们总不会怀疑是塔拉罗挑起争端了吧,诸位首领那日在溪心地也应该看见了,我委曲求全,希望阿拉米国王为我主持公道,以保持我们商社与各位的商贸关系,可是阿拉米国王公然包庇塔拉罗,他暗地派遣心腹找到我,希望我能不追究塔拉罗的责任,这信和权杖都可以证明!”李明勋拿出了那封信和权杖。

    绝大部分首领看不懂文字,但权杖却是认得,这权杖是用二十八个村社的藤蔓一起编织而成的,断然是做不得假。

    “米拉圣女,请问按照王国和神殿的规矩,阿拉米国王和塔拉罗应该如何处置,毕竟流血的责任不应该由我承担!”李明勋最后问道。

    米拉一时语塞,塔拉罗也就罢了,在大肚番国口口相传的百年历史中,征帅也并非没有受到过处罚,但是国王却是神坛上与大巫师并列的人,可从未有处罚国王的规矩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