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六 黑乌萨
    几艘鸟船靠了过来,上面的跳板放下,一排排的士兵从上面走了下来,第一波登上北岸红土地的是乌穆麾下的乞列迷士兵,这群被称之为银甲武士的士兵很快就遭遇了来自高地武士的反击,但在三艘单桅纵帆船发射的实心弹的攻击下,成群的高地武士在进攻的路上就大量伤亡,最终留下几十具尸体而溃退。

    接着护卫队和一支新的军队登陆,卫队的装备依旧华丽,而那支新军队的构成则极为复杂,被抓到的海盗、不愿意种地的江阴流民和已经戴罪立功的高山蛮子,他们的数量多达四百,虽然只装备了藤甲、藤盔和长矛,完全无法和护卫队、银甲武士相比,但是仍旧比高地武士装备豪华很多,这群尚且没有进行充足军事训练的士兵战意充足,想要用敌人的脑袋去换取荣华富贵。

    “李掌柜,你不是带来三千人马吗?”切尔看到了正在红土高地下列阵的士兵,诧异的问道,看起来那些人也就不到一千人。

    “这些已经足够了。”李明勋随口说道。

    切尔却是有些不满足,在阿拉米国王民心大失的情况下,持续的战争会造成很多再难,既然阿拉米赢不了,那只能寄希望李明勋能速胜。

    “塔拉罗有两千多人,还有木城,这个月又挖了壕沟......。”切尔压低声音的说道,不经意间他已经站在了通敌的边缘。

    李明勋却是没有理会,船队中一条小沙船靠了岸边,赵三刀带着一群人走来走去,把东西搬运到了岸上,当这些散件组装起来的时候,便是四门小炮,这几门小炮长不过两米,口径极小,炮弹更是只有一斤重,架在木制炮车上,两个人就能拉着走,这些小炮是金橡木号买来的,算是附赠品,实际上是英国人淘汰下来的鹰炮,虽然这小炮只能打三百米,但却有着极轻的重量,两个人就能抬动整根炮管。

    一磅鹰炮这类在欧洲战场上被古斯塔夫三磅炮欺负的老古董,在这东方战场依旧是神器一般的存在,特别是面对大肚番土著的时候,红土高地上所谓的木城仅仅是一道用粗壮原木围起来的木墙,下面插进土里,宽大的正面画着各种妖魔鬼怪,但是真正让李明勋重视的还是木墙顶部的射手和投矛手。

    李明勋并未下令进攻,而只是让鹰炮的炮弹敲击着木墙,这不知道建了多久的木墙材料已经腐朽,很多时候炮弹打上就是一个脑袋大小的破洞,而登上岸边的军队则用盛满土的藤筐和挖掘的壕沟建立工事,从船上卸下的粮食和弹药正是堆积如山,一副要持久作战的样子。

    接下来的几日,腾龙商社的军队没有要进攻的意思,只是用火炮攻击着,到了后来,就连十八磅炮都卸下来两门,其发射的链弹和大号霰弹横扫着一段段的木墙,打的是木屑横飞、千疮百孔,而土著则龟缩其中,在付出了巨大伤亡之后,连木墙也不修了。

    帐篷里,七八个人围着桌子吃早饭,外面的炮声隆隆,帐篷里的气氛却是有些沉闷,几个军队的军官小心的踢了踢阿海的小腿,阿海会意,问道:“师傅,咱们怎么还不进攻,弟兄们都已经有些烦躁了。”

    “为什么要进攻?”李明勋从锅里捞出一块炖烂的肉排,头也不抬的问道。

    阿海说:“我们又不是打不过他们,弟兄们一轮冲上去,管饱杀的那群蛮子哇哇乱跑。”

    李明勋笑了笑:“我们不进攻,拖下去更为有利,如今大肚番各个村社都在风传阿拉米和塔拉罗的罪状,许多人都已经动摇了,而我们八百人围攻塔拉罗两千多人,土著们更是骂起为懦夫,拖的越久,大肚番的高层威信就越倍受打击,没有人会站在弱者那边的。”

    西蒙斯吃完猪排,放下刀叉,说:“阁下说的很对,从军事角度上讲,我们也无需进攻,那个高地上有什么,除了一口被这些异教徒称之为圣水的烂井,什么资源也没有,那群土著手里或许有些粮食和牲畜,但是那又如何,他们没有柴火如何吃食呢,难道要吃生肉和生米吗?”

    见阿海等人依旧有些不情愿,西蒙斯继续说道:“诸位,我的前半生都在征服土著部落的战争中渡过,世界各地的蛮子都差不多,当高台上的蛮子开始被迫饮用圣水,吃献祭给神灵的牲畜的时候,也就是他们分崩离析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杂乱的欢呼,阿海掀开门帘,说道:“师傅,是乌穆回来了,看起来大肚番的蛮子绷不住了,乌穆抓了十几个人。”

    不多时,乌穆走了进来,把一个干瘦的男人仍在了李明勋面前,扯住他的头发,露出了一张让人作呕的脸,他的眼睛一大一小,一道贯穿丑脸的伤疤让他看起来更加狰狞,从那只少了三根手指的左手,李明勋就能判断出他的身份:“黑乌萨?”

    “不错,我就是黑乌萨。”黑乌萨咧嘴说道,露出了满嘴的血污,他说的是土著话,但是声音凄厉阴冷,好像两块生锈的铁片在摩擦一般。

    李明勋看向乌穆,乌穆说道:“主子,我们埋伏在高台东面的山林之中,原本只抓了两个出来探路的,但是后半夜的时候,这厮跑了下来,后面跟着几十个蛮子,被我们伏杀了二十多,剩下的都在这里了,我感觉那些蛮子似乎在追杀这厮。”

    “他们为什么追杀你,如果你说出来,或许我会放你一条生路。”李明勋说道。

    “放我?哈哈哈。”黑乌萨听了翻译之后,狂放的笑起来,好像听到了最可笑的事情。

    黑乌萨被乌穆粗重的一拳打在肚子上,才止住狂笑,说:“不要再骗我了,黑乌萨不是那群蠢货,不会上你的当,你和塔拉罗、阿拉米一样,都只会把黑乌萨当成抓黑熊的诱饵,只要目的达到,根本不会管我的死活的。”

    李明勋一脸沉静,静静的盯着这个残忍狠辣的男人,感觉他身上有些自己感兴趣的故事,他从身上解下酒囊,扔到了黑乌萨的面前,说道:“黑乌萨,你死定了,但是死之前不想让人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也不想别人帮你报仇吗?”

    黑乌萨嗅了嗅酒囊,抓起来喝了许多,也就说了起来,这个家伙原本是一个不错的猎手,身为塔拉罗的手下却不得不永远潜行于黑暗之中,为野心勃勃的塔拉罗做各种脏事儿,他那三根手指是因为偷窃高山蛮的财物引发战争而被切掉的,但那却是塔拉罗的预谋,那场战争中,塔拉罗不仅把最大的竞争者送进了高山蛮的包围圈,还用胜利获得了无上的荣耀,成为了王国的征帅,而黑乌萨却成了牺牲品,打入了黑牢之中去发霉。

    这次同样如此,黑乌萨为塔拉罗追杀阿海等人,却因为李明勋的强势沦为了替罪羊,他得知了阿拉米与李明勋私下交易的条件,彻底对塔拉罗失望。

    “所以你就离开了红土高地,想要逃走吗?”李明勋问道。

    黑乌萨尚未说话,他身边一个受伤的高地武士却大声说道:“黑乌萨就是一个恶魔,他竟然吃战死武士的尸体,被我们发现才出逃的,看看他满嘴的血肉吧,那就是罪证!”

    “高地上的情况已经到了要吃人的地步吗?”李明勋问。

    那个高地武士却是闭嘴不言,黑乌萨却是说道:“比那更糟糕,阿拉米那个蠢货,这个时候还装神弄鬼,宁可高地武士渴死也不许他们饮用圣水,宁可他们饿死也不许他们吃贡米和祭牲,而他们一家人却躲在神殿之中,杀祭牲吃肉,整日讨论着如何才能让你退兵,而塔拉罗那个懦夫,竟然想带着马洛和家人逃跑。”

    李明勋哈哈一笑,拔出佩刀,对身边的军官说道:“诸位,你们听到没有,敌人军心尽丧,补给全无,此乃进攻的大好时机,去吧,攻下红土高地!”

    命令下达,营地之中一片喧嚣,士卒们在军官拳头和皮鞭的威胁下迅速集结,而赵三刀指挥的炮队已经开始全力攻击大肚番上的木城,沉重的实现弹敲击原木和后面的房屋,里面不断传出惨叫之声。

    “击鼓,吹号!”李明勋发出了命令,随着鼓声隆隆响起,数百人的叫喊和敲击武器的声音混在了一起,商社的步队和乞列迷人不断发出战吼,缓慢而坚定的向着缺口处移动,好似滚滚而去的浪涛。

    军队进攻沉重而勇猛,站在后面压阵的李明勋感觉里面的反抗出人预料的小,零星的掷矛、箭矢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即便是填平壕沟这个最危险的阶段也只有不到十人倒下,后面的人填补伤员造成的空缺,当乞列迷人组成的银甲洪流冲入高台的时候,才遇到了能成称得上反击的行动。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