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四 公开
    这一句话彻底掀起了轩然大波,整个溪心地乱作一团,即便是阿拉米和马洛高声呼喝,也无法让众人安静下来,最后阿拉米命令高地武士上前维持秩序,才安静下来。

    阿拉米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他原本以为从牛圈里牵走九头牛就足以遮掩过这件事了,却不曾想腾龙商社的每一头牛都有专属的记号。

    “够了!李掌柜,请你不要再惹是生非了,我们都沐浴在神树的光辉下,这里没有人包庇,更没有人敢于吃牛,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阿拉米说道。

    “阿拉米国王,你准备怎么给我交代?”李明勋问道。

    阿拉米看了李明勋一眼,说:“这几头牛是你们的财产,所以你可以带走,黑乌萨也是杀死这个孩子的凶手,我会让他偿命,至于偷牛贼,营地常年驻扎着一千名高地武士,我需要时间查清楚是谁偷了你们的耕牛,查清楚后,我会按照传统惩罚他们的!”

    李明勋越发觉得阿拉米老奸巨猾,表面上公正严明,但用的是弃车保帅的法子,绝口不提塔拉罗的事情,显然准备找几个替死鬼,把这件事遮掩过去。

    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是李明勋已经明确感觉到了周围土著对塔拉罗的怀疑,即便是阿拉米的权威都受到了挑战,这已经是非常好的开端了。

    李明勋重重点头说:“好吧,阿拉米国王,我接受您的裁决,当您抓住黑乌萨和偷牛贼的时候,请告知于我,我希望二十八村社首领在场的情况下进行处置。但是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下月交易日您必须给出合理的交代,而在黑乌萨伏法,偷牛贼被抓之前,我们的交易暂时取消。”

    听到这次无法交易的消息,周围的土著发出遗憾和不满的声音,李明勋说道:“诸位,我们的交易是建立在平等和安全的基础上,现在我们的财产和生命受到了威胁,只能暂时搁置交易了,下个月的今天,我还会来,希望到时候,王国不会让我失望!”

    说罢,李明勋走上了白鹭号,下令起锚升帆,顺流而下。

    阿海极不情愿的走上白鹭号,看着溪心地在身后越来越远,阿海问道:“师傅,你怎么会接受阿拉米的裁决呢,他明明在包庇塔拉罗!”

    李明勋道:“你认为接下来阿拉米和塔拉罗会怎么做?”

    “自然是先找几个替死鬼!”阿海当即说道。

    李明勋却是摇头:“他们会找替死鬼,但是不会那么简单,你要知道,替死鬼绝对不是一两个,我要求在所有村社首领面前处置他们,在鞭刑和死刑的威胁下,阿拉米有把握替死鬼不松口吗?”

    阿海眼睛忽然一亮,阿拉米可不会冒这个风险,他问:“那您说他会怎么做?”

    李明勋道:“他会想方设法的与我和解,无外乎威逼利诱,让我不再揪着塔拉罗不放,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见阿海神情不好看,似乎在担心自己和阿拉米妥协,他拍了拍阿海的肩膀说道:“阿海,无论阿拉米怎么做,下个月的今天,我都会出兵覆灭了大肚番国的,但是你要记着,这不只是为了小四报仇,还为了我们共同的事业!”

    阿海低下头,说:“徒儿明白了。”

    白鹭号回到布袋港的第四天,阿拉米就派遣人来联络李明勋,使者是一个精明的中年男人,阿海的老相识,每次交易这个男人都会对商品进行抽税,这个男人似乎很有准备,但是李明勋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李明勋说:“你自称是阿拉米国王的使者,但是谁又能证明呢,阿拉米国王和解的条件又拿什么来保证呢,所以,闭上你的嘴,回到神树下,告诉阿拉米国王,他如果想谈判,我想要看到的不是一个准备软硬兼施的使者,而是让我心动接受的诚意,否则我会认定这是塔拉罗在耍花样。我是一个商人,受到如此伤害,难道不应该赔偿吗,一头宝贵的耕牛的价值超过了三百张鹿皮,而小四,那个可爱的孩子,他是无价的,哪怕你们用金沙也赔偿不起。”

    又过了七八日,那个中年男人再次来到了李明勋的城堡,这一次他带来了阿拉米的亲笔信和那个藤杖作为信物,至于诚意,重量超过三十斤的一口袋金沙可谓是诚意满满。

    中年男人跪在李明勋的面前,诚恳的说道:“李掌柜,阿拉米国王诚心与您和解,而塔拉罗征帅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国王可以把溪心地出售给您作为商社的领地,贸易不再受到限制,税费减半,而可恶的黑乌萨及十二个偷牛贼的脑袋也就呈递到您的面前,如果您不介意,塔拉罗征帅希望与您结为兄弟,像是国王与颜思奇大海主一样。”

    他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喋喋不休的说出了阿拉米的条件,眼前不断擦拭燧发短铳的李明勋让他的心无法镇定下来,李明勋一句话没有说,甚至没有正眼看他,待他说完,李明勋摆摆手,几个护卫架起这个使者,拖了出去。

    “阿海,你以为我真的要和他谈条件吗?”李明勋笑问道。

    阿海掂量着那根象征国王权力的藤杖,笑嘻嘻的说:“一开始以为是,但是有了它和这封信就不一样了,那个阿拉米以为您是一个贪婪的人,想要用财物收买,他非但保不住塔拉罗,自己都成了过江的泥菩萨。”

    “那你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吗?”李明勋问道。

    阿海道:“当然,我们应该把事实公之于众,不仅是塔拉罗的盗窃和暴虐,还有阿拉米的包庇和自私,我会带着这封信和有阿拉米签押的税务账目前往切尔那几个和我们关系不错的村社,告诉他们事实,然后通过各种关系把消息散播出去,让大肚番的土著知道那些人的丑恶嘴脸,劝说他们不要助纣为虐,当然,如果您不介意,我想从账房和仓库支用一部分的财货,进行的必要的收买和利诱。”

    李明勋微微点头,说:“另外,放出风去,就说到月底交易日,我会讨伐阴险的阿拉米和邪恶的塔拉罗,在神树之下砍下他们的脑袋!而我们的军队有三千人,装备火铳和大炮!”

    阿海却是诧异:“师傅,这样塔拉罗会把所有武士聚集在红土高地备战的,对我们很不利。”

    一旁的西蒙斯咧嘴一笑:“阿海,蛮子就蛮子,一千蛮子和两千蛮子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把他们聚集在一起歼灭,总好过到林子里追杀好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