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二 问罪
    崇祯十三年李明勋北上之后,阿海便开始扩展贸易的范围,因为往南的村社都与荷兰人有牵连,所以阿海的主要对象是北面的大肚番国,从一开始接触国内的洪雅族村社,到与国王、征帅达成贸易协定,阿海做的非常出色,没有辜负李明勋的期望,仅仅半年时间,阿海就用盐巴、酒水、蔗糖和少数的铁器从大肚番那里换来了超过两万张的鹿皮和数千两金沙。

    因为商社力量有限,所以阿海与大肚番的贸易非常克制,每个月进行一次贸易,贸易地点就在高地武士军营旁边,交易只有两天,商社的人不得多停留,也不得设立仓库。

    除了贸易上的接触,商社开垦北港附近的土地也与大肚番产生了联系,那里的土地都是开台王留下的熟地,所以最先被利用,因为土地,双方产生争端,最终定下以浊水溪为界,双方不得随意往来。

    但是过了年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浊水溪附近的农场屡屡失窃耕牛,这引起了李明勋的注意,要知道,包括甲螺村原有的耕牛在内,他手中的牲畜包括马骡在内也不过区区两百头,一下丢失了十几头,可谓重大损失,一开始以为是高山蛮子骚扰,或者是农场干活的奴隶故意放走,后来追踪偷牛贼才发现对方渡过浊水溪,去了大肚番。

    因此阿海才前往调查,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真是想吃奶了,孩儿他娘来了,想娘家人了,孩子他舅舅来了。正愁找不到机会处置了大肚番呢,竟然主动找上门了。”林诚笑着说道。

    李明勋微微点头,看了林诚一眼,这个救过自己性命的前任海盗与自己呆的时间久了,变化最大的就是野心,如果在一年前,他是绝对不敢有招惹大肚番的胆量的。

    其实林诚的话也说到了李明勋的心里,大肚番拥有近三十个村社,虽然无法进行人口普查,但是从它能养活一千人的高地武士来看,人口肯定超过了四万人,控制着大量的平原和山林,这样一支力量,肯定是商社的威胁,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

    而李明勋还看中了大肚番那丰富的人力资源,更无法改变的是,这个部落联盟限制住了商社向北发展的道路。

    林诚咂摸着嘴巴,说道:“如今商社有三百人左右的乞列迷人,两百人的卫队,即便洪雅族那三百人不算,叫上虎尾珑社的人,便是超过千人的精兵,动员一下水手,一千五百人横扫大肚番,干净迅速!”

    李明勋微微摇头:“还是从长计议,老哥,台湾是我们的基业,不能像荷兰人那般横征暴敛,这是给未来留下隐患,我们既要得到他们的人、土地,也要得到民心,至少不能让他们憎恨我们。”

    “那你想怎么办?”林诚问道。

    李明勋道:“再过两日便是交易日了,我准备亲自去一趟,阿海说过,每次交易日每个村社都会有首领或者巫师在场,我便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塔拉罗对质,即便是开战,也要师出有名,让那些村社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会想让那个什么国王或者首领为你主持公道吧,如果是那样的话,还是莫要浪费时间的好。”林诚问道。

    李明勋却是摇头:“当然不是,我的目的是分化他们,让所有人知道塔拉罗的丑恶嘴脸!”

    两日后,乌溪。

    白鹭号修长的船体划破宁静的水面,升起的横帆和斜衍帆像是张开的翅膀,推动着白鹭号快速前进,浑圆的船尾在后面形成道道涟漪,而在白鹭号的周围,数十条独木舟追随着,舟上除了大肚番的土著,还有大量的鹿皮、鹿脯等货物,而其中四条独木舟格外的巨大,上面各自坐着十个人,他们的脸上用红色的泥土涂抹,额头还有一枚巨树样子的标记,那便是高地武士。

    那片树叶是大肚番所有人信仰的一株拥有数百年树龄的神树,而脸上的泥土则是生长红桧树的高地上特有的红泥,这些武士相信,这些泥土可以给自己带来勇气和好运。

    四十个凶蛮的高地武士是令人畏惧的存在,相信这是塔拉罗派来的,但是阿海丝毫不害怕,白鹭号上拥有十二门火炮,其中六门是从英国人那里买来的十八磅加农炮,而另外六门则是架在船舷两侧的回旋炮,这十二门一次可以喷出数千枚霰弹,四十名高地武士在这种‘铁雨’下支持不了多久。

    所有的火炮都被帆布包着,炮手就坐在旁边,以备不时之需。

    沿着乌溪逆流而上,一个多时辰就到达了市场所在的溪心地,这是乌溪两条支流交汇的地方,正冲着主河道,而在其北面便是神树所在的红土高台,神树那遮天蔽日的巨大树冠清晰可见,而在溪心地的码头,已经有数百人翘首以盼这个一月一次的贸易机会了。

    阿海对舵手喊道:“不要靠岸,侧舷对准码头打横,搭跳板过去!”

    水手和舵手操作帆船的时候,阿海对中间的小房间说道:“师傅,已经到了。”

    李明勋微微点头,说:“阿海,进来帮我船上铠甲吧。”

    阿海走了进去,看到李明勋正在镜子前穿着铠甲,那是一套华丽的山文甲,是程璧送给李明勋的礼物,一共两套,一套由精铁锻造,极为舒适,防御力也不错,但是这一套就不同了,回到台湾的李明勋让匠人在甲叶表面镀上黄金,铁盔不仅镀金还增加了龙头饰面,显的极为华丽。

    李明勋本就身材高大,穿上这套黄金甲之后更显的威武不凡,一举一动都显的高贵华丽。

    “委屈我的脖子了!”李明勋扭动了一下脖子,嘟囔了一句,面色冷峻的走了出去。

    溪心地码头的土著一看到金甲闪闪的李明勋,瞬间炸开了锅,人人都是涌了上来,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一样,而当李明勋踏上码头,许多人本能后退了几步,因为船上不光下来了李明勋,还有二十个穿着白色铠甲的银甲武士。

    李明勋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站在那里,问道:“塔拉罗在什么地方?”

    阿海把李明勋的话翻译过去后,一个高地武士说道:“我们的征帅去了神树,他不知道你们这么早就到了。”

    李明勋说道:“去把他请来吧。”

    那高地武士去了,而一个穿着布袍,佩戴短刀的中年男人则说道:“这位先生,塔拉罗大人只负责维持溪心地的秩序,不耽误我们进行交易,您身边这位阿海掌柜是知道的。”

    “是的,我们可以帮助你们搬运货物,不需要任何报酬。”另外一人也附和道。

    李明勋听着他的口音熟悉,一问阿海才知道,那个中年男人叫做切尔,是洪雅族的,在大肚番的近三十个村社中,有四个洪雅村社。

    阿海说道:“切尔首领,这位是我们腾龙商社的大掌柜,他今天来,不是来贸易的!”

    “不是贸易,那你们来做什么?”切尔诧异问道,周围的土著都是叫嚷起来,他们与腾龙商社贸易半年了,已经习惯了每个月这个时候前来,也习惯了饭里有油,菜里有盐,有铁锅做饭的日子。

    阿海说道:“我们的大掌柜是来请求国王主持正义,缉拿真凶的。一个月来,我们的商社丢了九头牛,我们找到了偷牛贼,但是这个人非但不赔偿,反而杀死了我的一个伙伴,我的伙伴只有十二岁,就死在他手下的吹箭下!”

    一时间,码头上乱做一团,在大肚番的神树信仰之中,最重要的就是诚实、善良和团结。盗窃就是不诚实,以大欺小倚强凌弱更谈不上善良,而杀死年幼的孩子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说着,阿海已经把小四的尸体抬了出来,他的身上到处是淤青,而脖子上则有一个发青的洞,切尔当即说道:“我认得这个孩子,他会给村社的孩子糖果,还教会他们怎么编制竹篓来抓鱼虾,这是个善良的孩子,伤害他的人定然是个暴徒!”

    “是谁偷了你们的耕牛,应该在神树下抽一百鞭子,切去一根手指,是谁杀了这个孩子,应该让他偿命!”人群之中有人义愤填膺的喊道。

    大肚番虽然在台湾诸多村社部落之中算是比较先进的,但是依旧是没有自己的文字和制度,人们调解争端、处置纷争的方式还是按照约定俗成的习惯法,比如偷盗就要切掉手指,而根据偷盗东西的价值抽打不同数量的鞭子,显然,在大肚番中,几乎没有什么能比牛更值钱了。

    “是塔拉罗,是塔拉罗偷了我们的耕牛,也是他派人杀害了这个孩子!”李明勋高声说道。

    大肚番人很少有能听到汉话的,但是塔拉罗的名字大家确是能明白个大概,一时间,所有人议论纷纷,李明勋观察着在场人的面色,从混乱的讨论就足以看出,塔拉罗平时也定然是个劣迹斑斑的人,否则这个时候土著应该一起反驳,而不是只有寥寥几个高地武士在斥责。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浑厚的牛角号声从北面高地上响起,马头上的吵闹声戛然而止,有些人甚至跪在地上朝着远处的神树祈祷,无数的独木舟从那个方向驶来,数百名高地武士从船上下来,肃穆的排列两队,相对而立的他们不断发出整齐的战吼,李明勋知道一个大人物会从武士夹道中走来。

    顺利进入下一轮推荐,感谢大家的支持,继续努力,呼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