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一 大肚番
    崇祯十四年一月末。

    新年的欢乐气氛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淡了,在庆祝完新年之后,腾龙商社这个越发庞大的机器继续运转,而李明勋把工作的重点放在了造船厂。

    钱锦接管了商社的造船厂,但是已经不能叫旅洋船坊了,李明勋从江阴带来的工匠足足超过八百人,再配合帮工的高山蛮奴隶,船厂一跃成为了商社名下第一的产业,还有一支二十人左右的卫队专门负责这里的秩序。

    旅洋船坊并入了腾龙造船厂,钱锦成了船厂的掌柜,拥有两成的股权,而他则与泡在船厂的李明勋专门建造泰西式的船只。

    李明勋的终极目的自然是让船厂能自制盖伦式大帆船,但他不敢让钱锦贸然尝试,甚至连西蒙斯提出的,先试制一艘小盖伦船的提议也被否决,最终李明勋定下试制一艘斯鲁普式单桅纵帆船。

    这种帆船一般都在二十米左右,排水量约百余吨,最早用来内河航运和近海快速运输,因为欧洲和加勒比海的海盗钟情,它们也被称之为海上恶狼,而欧洲国家也会造大一些的斯鲁普船作为巡防船、缉私船,这种船可以运载八十名左右的士兵,必要的时候可以在露天甲板安装火炮,一般是九磅炮,最多安装十二门。

    而李明勋选择建造这种船是因为无论在台湾还是未来拓展重点区域,都有复杂的内河网络可以深入内地,到时候斯鲁普船可以作为炮舰参战,而未来的台湾,商社会有很多的据点,也可以用这种船来联络各个据点。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造船需要的船材需要晾晒数年才能使用,而李明勋从江南带来的船材多是杉木、松木,与制造大帆船常用的橡树、柚木完全不可相提并论,在建造大型帆船有隐患的情况下,先造一艘小船更安全,也可以锻炼匠人,至少斯鲁普单桅纵帆船的主要结构与盖伦式帆船没有太大的区别。

    经过一个月的建造,第一艘单桅纵帆船已经接近完工,考虑到这种船的高速度,李明勋决定纵帆船都使用鸟类名字进行命名,用于作战的以猛禽命名,而作为货船和通讯船的则以普通鸟类命名,首艘单桅纵帆船便是被命名为了白鹭号。

    待白鹭号下到水里,李明勋等人登上了这艘舰船,窄小的船身上没有船艉楼,船长只能在舵机前搭建的一间小木屋里休息,而整艘船因为没有船艏船尾楼,显的非常修长流畅,白鹭号与普通的西式帆船有很大的不同,它只有一根高达三十米的桅杆,桅杆顶部除了有一大一小两个横帆,还与长长的船艏斜桅杆之间牵连了两面巨大的三角帆,而主帆则是一副大型斜衍帆,这赐予了白鹭号极佳的转向和逆风航行的能力。

    而白鹭号的船艏斜桅也不同,它的倾斜角度很大,活像一根支刺前方的长矛,所以行驶在海面上的时候像极了金枪鱼。

    随着李明勋一声令下,水手把一面面的白帆升起,白鹭号宛若多了一对对的飞羽,捕捉到海风推着向海面上驶去,白鹭号的速度飞快,至少李明勋穿越以来乘坐过的,见过的船都没有这般快,李明勋看着锋利船艏劈开的海面,对西蒙斯说道:“西蒙斯,我的朋友,这恐怕有十节多了吧。”

    西蒙斯双手拿着打了结的绳索,眼睛紧紧盯着一个沙漏,随着绳索一节一节的落入水中,西蒙斯在沙漏落尽的那一刻掐住了绳子,看了一眼,兴奋的喊道:“阁下,只差五分之一就十一节了,圣母在上,这真是一艘好船,如果风力达到理想程度,我想白鹭号可以跑到十三节!”

    李明勋微微点头,白鹭号的快速来源于合理而众多的帆索和狭长的船型,当然此时轻载也是重要的原因,但是李明勋仍旧可以凭借航海经验判断出,白鹭号满载也可以跑出十节的高速!

    “钱锦,你做的很好,让两个小船坞继续依照这个流程继续建造单桅纵帆船,你的主要工作是双桅纵帆船,明白吗?”李明勋兴奋说道。

    钱锦重重点头,说:“大掌柜,其实若是能把标准稍稍降低一些,比如减少承重梁和肋材的厚度,就能造的更快一些!”

    李明勋立刻制止了他的建议,说:“钱锦,你要记着,商社订购的船都必须按照高标准来建造,因为它们很可能会作为战舰使用,标准暂时不定,明天会吊装上火炮试航,还要进行试射,只要确定能承载十八磅炮的后坐力,这艘船才算完工,你明白吗?”

    钱锦重重点头:“明白了,战舰可以当商船用,商船却一定能做战舰!”

    西蒙斯忽然指着北面喊道:“指挥官阁下,有独木舟靠近!”

    李明勋随意看了一眼,说:“按老规矩办理吧。”

    西蒙斯略略点头,放下了小艇让火绳枪手登船迎面驶去,而卫队也出现在了舷侧。李明勋说的规矩是自然是对布袋港的保护,港口每天都有鸟船在外巡逻,远处更有瞭望塔和警戒用的独木舟,一旦发现不明身份船只靠近,便进行监视,若只是经过也就罢了,倘若想要靠近布袋港,便会让伪装成土著的独木舟涌上,装成海盗驱离,若是不行,再以炮舰出战,而对于附近村社的独木舟和小船,一律没收,把上面的人抓起来带回去。

    “那似乎是小掌柜他们吧。”钱锦用望远镜看了一眼,说道。

    李明勋仔细一看,那艘独木舟上果然是阿海,上面还有三个少年,人人狼狈,有一人躺在那里,生死不明,李明勋冷冷说道:“我就知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城堡。

    “是大肚番国的征帅塔拉**的!”阿海吊着手臂,一脸痛恨的说道。

    李明勋坐在那里,认真的说:“稍安勿躁,是塔拉罗打伤的你们,还是他盗窃的牛?”

    阿海当即说道:“都是他干的,我们先偷偷潜入了他的营地,找到了被偷走的牛,然后才上门对质,但是这厮根本不见我们,让手下殴打,若非我们跑的快,或许都回不来了,但是小四还是死了!”

    “报仇!我要报仇师傅!”阿海挥舞着完好的左臂,大声说道。

    李明勋自然知道阿海作为一个孩子的心情,他只有十四岁,而死去的那个孩子是他的伙伴。

    “当然,他们杀了我们的人,绝对不能放过,但是阿海,我们不是绿林好汉,即便是报仇,也要考虑全面,阿海,我可以保证,塔拉罗绝对活不到三月,让我好好筹划一下吧。”李明勋劝说道。

    “阿海,去休息吧,不要逼你师傅了,这不是小事,更不是私事。”林诚坐在一旁,拍了拍阿海的肩膀。

    阿海离开了,李明勋仔细回忆着关于大肚番国的一切信息,无论是前世记忆还是最近得到的消息。

    大肚番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百年前,受到高山蛮袭击的几个同族村社率先联合在了一起,后来逐渐发展到了近三十个村社,拥有四种族裔,在台湾历史中,大肚番都是超然的存在,即便是在原来的历史时空荷兰人也无法征服他们,只能让他们缴纳税款,无论是传教士还是商务专员都无法进入其中,即便是郑成功收复台湾后,大肚番也维持这半独立的状态。

    这个原本依靠宗教信仰团结起来的村社联盟经过发展逐渐进入了奴隶制社会的阶段,大肚番国的国王是世袭的,所有的村社都以向共同信仰的神树供奉的方式缴纳税款,如今这个时代,国王阿拉米,但是这位国王身体虚弱,又无子嗣,未来肯定会传位给他的外甥马洛,而国内掌握最强军事力量高地武士的征帅便是马洛的父亲,现任国王的妹夫塔拉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