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九 三封信
    大卫眼睁睁的看着李明勋把一门十八磅加农炮定价为了八百两白银,而他知道,英国本土造船厂里,一门炮连三百两都是不值,最终所有的武器定价为两万四千余两,而当李明勋出具了货物清单的时候,大卫发现,自己获得的不仅有五十担的生丝,还有足以塞满货舱的茶叶和瓷器,而李明勋还慷慨的送了自己五十桶朗姆酒,这对自己稳定金橡木号水手的情绪至关重要。

    接着,李明勋列出了个名录,把自己需要的货物,包括制造火药的印度硝石,帆缆绳索用的黄麻,做弓的水牛角等等货物全部列了出来,自然也不缺少火器,而李明勋最后一句话让大卫直接跳起来了。

    “我希望明年继续与你交易,我为你准备两百担生丝,多出来的则用瓷器和茶叶贸易。”

    大卫站在了李明勋面前,郑重的说道:“尊贵的阁下,能否允许我亲吻一下您的皮靴!您真是上帝派来拯救我命运的天使,一位比国王伟大的存在.......。”

    李明勋制止了这厮用夸张的语气喋喋不休的夸赞自己,他敲了敲已经半跪在地上的大卫,说道:“我的朋友,请你用公平的契约精神和专业的航海家的方式与我进行交易,而不是像喝了酒的小丑一样讨厌。”

    大卫听了这话,直接站了起来,他叫来人,把刚送来的酒全部拿出去,给几个能写会算的商务员搬来座椅,认真的说道:“抱歉阁下,我实在是没想到会有今天,感觉像是做梦一样。咳咳,我们谈一下下一次的贸易吧,可否不要定在澳门,您知道,我们与葡萄牙人的合作貌合神离,两百担的生丝足以让他们撕毁条约的。”

    李明勋拍了拍桌子,说:“当你明年赶到的时候,你会发现,大明的广东已经换了一位总督,而这位新到任总督大人的长子,是我的亲密的挚友。”

    “那葡萄牙人便不是威胁了。”大卫拍着胸脯保证道。

    李明勋说:“大卫,眼睛不要总盯着生丝,大明出产的商品中还有更多有价值的,比如蔗糖,你难道不想分一杯羹吗,伦敦的绅士们就那么喜欢苦涩的咖啡吗?”

    大卫重重点头:“当然,生丝、香料和蔗糖,前往欧洲的货船上,这是最重要的货物。”

    “那就把我想要的东西带来,你可以放心,无论你带来多少,我都可以一口吃下,生丝、蔗糖和瓷器就是我结账的货物。”李明勋一边说,一边用鹅毛笔奋笔疾书。

    大卫也不敢看,但是李明勋写满递给了他,大卫看着的时候,李明勋又再写另外一封信。

    在这封辞藻华丽的信中,大卫看到了李明勋与英国东印度公司贸易的需求,其中隐晦的表达了腾龙商社与西班牙人、荷兰人的敌对关系,并且列举自己手中货物的优势,品质和价格不谈,充足的货物量是李明勋最大的本钱,大卫看着,啧啧称奇,他心里想着,如果李明勋能在这封信里提及一下自己的名字和做出的贡献就最好了,苏拉特的长官大人肯定会把这么重要信送回伦敦,那里的绅士会在第一时间知道,一个叫做大卫威廉的伦敦男人为大英帝国创造了历史。

    或许自己的铜像会树立在公司的大厅里!

    而李明勋交给大卫的第二张就让他脸色难看了,这张纸上有李明勋想要的货物类目和交易价格,而价格都比市场价低了三成甚至更多,特别是火炮和火铳,直接定在了一半的价格上,理由是这些金属制品可以作为压舱石,不占据货舱空间。

    大卫尚且没有说话,第三封已经放在了他的面前,大卫看了起来,继而兴奋的大叫。

    第三封信是写给英国东印度公司总部的,里面只有简单的问候,而大篇幅的却是对大卫的赞赏,李明勋不厌其烦的称赞了大卫精湛的航海技术和专业的贸易素养,将这个满身酒气和腋臭,从不刷牙的野蛮家伙称赞为得体的英国绅士,好像他的身上拥有英国贵族全部的优点,而在最后,李明勋称大卫为真挚的朋友和唯一信赖的伙伴,并且认定这种友谊有助于腾龙商社与公司之间的贸易关系和价格制定。

    大卫毫不怀疑,这封信会让自己地位在公司水涨船高,如果未来公司在东亚建立一个殖民地的话,这封信会让自己成为总督,未来与李明勋贸易量越大,这封信的分量也越重,一直重到它可以呈递给国王。

    李明勋敲了敲价格表,说:“如果你能让这份价格表上三分之二的类目变成现实,就可以把第三封信交给你们在苏拉特的长官,如果做不到,很抱歉,我的朋友,最好明年在澳门我看到的是另外一位船长或者商务专员,因为即便见到你,我也会再写信让你们公司的董事换一个人的。”

    大卫愣在了那里,李明勋却拍拍他的臂膀,说道:“数量与价格,我的朋友,为此而努力吧,用你们英国人的说法,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而改变你命运的时刻已经到来,难道你不想在三十年后,戴着礼貌拄着文明棍走进国王的宫殿,接受仆人尊称你为大卫伯爵吗?”

    李明勋哈哈笑着离开了船长室,大卫沉默了许久,一拳砸在桌子上:“大卫伯爵!大卫伯爵!”

    “船长阁下,请跟我来,您肯定不想看到这些,明国人欺骗了您。”大副慌张走了进来,说道。

    大卫走出了船长室,如今虎鲨号与金橡木号都靠在了一个海澳里,金橡木号上的水手正用绞盘和吊索把沉重的十八磅加农炮从火炮甲板吊起,放在大艇上,然后一门一门的运到百步之外的虎鲨号上,而涌金号则靠上了金橡木号,两船都把船锚落下,正在搬运生丝和茶叶。

    “我想看这些,而且喜欢看,美丽的生丝和芬芳的茶叶放入我的货舱,而拿走的只是冰冷的火炮和不能吃的火药!”大卫看着忙碌的水手,仿佛看到金灿灿的金币正一个个跳进自己的钱袋,托着自己越过一个又一个的上司,一支坐在了国王的餐桌前。

    大副连忙说道:“不,您看那艘船,看那里!”

    大卫从大副手里接过望远镜,随意看去,震惊的眼珠差点掉下来,因为虎鲨号上的水手正一门一门的往水里扔火炮,但是大卫很快发现,那火炮很轻,似乎两个人就能抬动,而且根本没有炮口,哪里是火炮,那是用原木涂上沥青的假货!

    “我们被骗了阁下,他们根本没有看起来那么强大,我想这艘虎鲨号不仅没有牙齿,甚至连骨头都被打断了!”大副说道。

    大卫脸上青筋暴起,过了一会,却有恢复了平静,他说道:“我的朋友,这是那位尊贵的阁下故意让我们看到的,去吧,让我们的人把那些假货捞起来,放在火炮甲板上,东南亚的海盗会在它们面前尿裤子的!”

    大副恍然大悟,连忙下了小艇,大卫却是说道:“是啊,这个人没有我们想象的强大!”

    他打开望眼镜,又确认了一下,在虎鲨号的船尾部分,大卫看到了赫拉特勒斯石柱的雕塑,那是西班牙人的标志!大卫想起几个月前在澳门听到的那个传说,一艘西班牙战舰在鸡笼港被土著抢走,所有人都死去了,那艘船也变成了东亚海面上的幽灵船。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生丝、财富和我的爵位!”大卫选择忘记这件事,返回了自己的船长室。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