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 交易
    “如果那样的话,你会后悔的。”李明勋笑了。

    见大卫不信,李明勋对阿海打了一个响指,阿海随即吹响了随身携带的牛角号,而在远处,涌金号则是把一面黑底金龙大旗升在主桅杆上。

    大卫不知所以然,正要嘲笑李明勋故弄玄虚,忽然听到被海岬遮挡的另一侧响起了厚重的牛角号,紧接着,一根斜刺天空的船艏桅干从海岬对面划出来,后面便是鼓荡的三角帆和一面黑色的舷墙,大卫一时愣住,眼前就已经被一艘巨大的盖伦式大帆船充塞住了。

    虎鲨号无声无息的从海岬另一侧驶出,一侧的两层火炮甲板,二十二个炮门已经完全打开,露出了黑洞洞的炮孔,它的各式船帆已经升起,上面的水手走来走去,显然已经进入战斗状态,获得了速度优势不说,还抢占了上风向!

    大卫心中顿时升起了无力的感觉,虽然金橡木与虎鲨号形体上差不多少,但其中实力差距则是天渊之别,那可是一艘真正的军舰,拥有四十四门火炮,和厚重的船舷,金橡木上只有二十四门十八磅炮,在五百米之外,很难击穿对方的舷墙,而己方的防御则是形同虚设,如果能占据上风向,大卫认为自己还有机会,但是现在怎么也不可能了。

    “这是陷阱!可恶的明国人,你们这是万恶的海盗行径!”金橡木号的大副拔出了佩剑,大声的斥责道。

    大卫拦住了他,说:“我的朋友,放弃抵抗吧,如果这位先生是海盗的话,他不会登上我的船,李先生是一个有实力且智慧的人,相信我们会有良好的合作的。”

    说着,大卫躬身施礼,亲自引导李明勋走进了金橡木号的船长室。

    他将自己的位子让给了李明勋,如同一个专业的商务专员,在李明勋的面前摊开了船上的商品资料,大卫说道:“尊贵的阁下,金橡木上拥有八千匹印度棉布和五百担印度棉花,四百支由果阿兵工厂的葡萄牙匠人生产的精良火绳枪,两百套半身甲,和一些香料,出于对您的尊重和初次贸易的善意,这些商品我准备作价一万六千两白银,阁下意下如何?”

    李明勋略作沉思,微微点头,表示认可,想来有虎鲨号的武力威胁在,这位大卫船长并不敢造次,而这个价格的低廉也能从大副焦急的脸上得到证实。

    “价格很公道,大卫船长,可是......您这些商品连五十担生丝也换不到呀。”李明勋微笑说道。

    在这个时代的海贸之中,生丝就是硬通货,嘉靖年的时候,从沿海收购生丝便是达到了八十两一担,而卖到日本便是五百两,这些年生丝价格上涨,李明勋从程璧那里购入,便是按了二百两一担的价格,这批生丝,无论卖到澳门还是长崎、马尼拉,少说也可以卖到四百两的价格,五十担便是两万两。

    大卫听了李明勋的话,脸色难看起来,他这次前来明国贸易就是撞运气来的,如今马六甲以东的贸易都被荷兰和葡萄牙掌控,英国只是吃点残羹剩饭,如果自己能开辟一个购入生丝的渠道,东印度公司高贵的绅士们会彻底疯掉的,那个时候,他不仅可以赚大钱,完成自己十几年来的梦想,甚至还可以成为贵族!

    即便没有这个贸易渠道,仅仅是五十担生丝,这种运回欧洲就有百分之三百利润的货物,就足以让自己成为公司董事们眼中的英雄,一笔勾销这次冒险带来的一切麻烦!

    那个时候,绞刑架是不存在的,只有鲜花、掌声和金灿灿的金杜卡特!

    “我一定要得到所有生丝,哪怕把船上这些种猪都卖掉!”大卫心中暗暗发誓!

    “尊贵的阁下,我可以贷款吗,或者有什么为您效劳的,只求您把这些生丝全都卖给我!”大卫尽量的放低身段,用最为可怜的语气询问道,他还知道一个秘密,如果自己双膝跪地的话,肯定可以加大感动对方的程度。

    大卫甚至想起年初在马六甲遇到那个哀求自己的明国商人嘴里的台词,上有七十岁老母,下有吃奶的孩子,该死,应该是七十岁还是八十岁?

    “您的船上不止这些商品嘛,为什么要贷款呢?”李明勋笑呵呵的说道。

    大卫一时愣住,船上的货物明细都在他的脑袋里记着,就算是忘记情人的名字他也绝对不会忘记货物的,大卫无论如何想不起自己船上还有什么货物,货舱里除了清单上的货物,就是压舱石了。

    “尊贵的阁下,请不要再打哑谜了,您看上什么请说吧,这个船上除了我,就没有什么不能卖的!”大卫拍着胸脯保证道。

    李明勋笑了笑:“我看上的东西很多,比如火炮甲板上的十八磅炮,弹药舱里的火药,多余的火枪,这些我都需要,除了那五十担生丝,我还拥有茶叶和瓷器,难道你不想把货舱塞满吗?”

    大卫一时语塞,张着大嘴像极了被人抓住脖子的鸭子,而他的大副却是警惕的咆哮:“不!绝对不能卖大炮给你,你知道前往苏拉特是多么危险的旅途吗,傲慢的西班牙人与贪婪的荷兰人一样可恶,东南亚有太多邪恶的苏丹和野蛮的部落,还有杀不绝的海盗,他们会想蜂群一样涌来,这些武器是公司的财产,我们生命的仪仗,万万不能卖给你这个明国商人......。”

    李明勋拿出方巾擦了擦大副喷在自己脖子上的唾沫,却不正眼去看这个没有经济头脑的热那亚男人,他静等大卫的决断,毕竟在船上,船长才是主宰,不容置疑的暴君。

    大卫喝止了咆哮的大副,认真的说道:“闭上你的臭嘴吧,愚蠢的家伙,坐在你面前的这位高贵绅士是明国最智慧的阁下,你以为你知道的东西是他不掌握的吗,阁下的每一句话都值得我们去深思,他会像你一样说出不着边际的话吗?”

    “尊贵的阁下,请您指点一下我们这群迷途的羔羊吧。”大卫弯腰施礼,郑重说道。

    李明勋道:“大卫船长,如果你的船上塞满了今天交易的货,你会怎么样?”

    “毫无疑问,我会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可爱的宝贝送到苏达特!”大卫回答的毫不迟疑。

    “那您会停靠哪些港口?”李明勋又问。

    大卫忽然愣住,说:“首先是澳门,不,应该说只有澳门,我们伟大的国王与澳门有开放协议,虽然那群呆板的家伙不让我们在澳门收购货物,但是他们可以给我们提供安全和补给,但是从澳门出发,我不会停靠任何港口,升龙城(越南)缺乏秩序,北大年(暹罗)满是海盗,而马六甲已经被贪婪的荷兰人攻破,巴达维亚更是一个魔窟,我会用小船和沿途的土著部落交易补给,然后直奔苏拉特,人们都叫我好运大卫,实际上,我的好运来源于我从不冒险,当然,这次远航明国除外!”

    李明勋问:“那你认为这个过程中你会遇到能挑战金橡木号的舰船吗?”

    大卫用力的摇头,在东方海域,每年四到六月和八到十月的信风季才是交易最繁忙的时间,在冬季,海面上很少有远洋船只,其实有也无所谓,除了少数几艘战舰,金橡木号这类专业的重型武装商船便是顶尖战力,只要绕开几个关键的海峡,就足以不受到战舰威胁了。

    李明勋呵呵一笑:“所以说,你此次南下最主要的威胁是海盗,那些驾驶帆桨船、独木舟的讨厌家伙,对吗?”

    “那也需要火炮!”大副提醒道。

    李明勋呵呵一笑,说:“但是对于金橡木来说,只需要几门火炮开火警告,就足以震慑他们了,只要金橡木在行驶,海盗又能如何呢?”

    大卫忽然眼前一亮,正如李明勋所说,自己这次南下是一路狂飙回去,多半时间都会在公海大洋行驶,那是盖伦船的天下,自己只需要留下几门火炮自卫就行,而其他的火炮可以卖给眼前的明国商人。而返回苏拉特后,立下大功的自己完全可以让公司再调配火炮,甚至换一艘更好的船给自己。

    “尊贵的阁下,您的睿智让我折服,金橡木号只需要留下六门,不!四门火炮就可以了,其余的火炮、火药和备用的火铳、武器都可以卖给您,只希望您给出合理的价格!”大卫很快就下定了决心。

    “滚出去,去下甲板清点火药,不要让我看到你这张愚昧的脸!”不待大副说话,大卫已经警告出声。

    大卫第一次对自己这位忠诚而经验丰富的大副感到厌烦,当初在苏拉特,自己为什么听了他的,而不是坚持己见在甲板上放几门十二磅炮或者九磅炮,水手的操作空间有那么重要吗?

    越想越生气的大卫心中无比懊悔,早知道有今日,金橡木号上的大炮应该都是铜炮,这样价值会三倍于现在!

    待船长室只剩下了李明勋二人的时候,他拿起鹅毛笔,计算着金橡木号上火器的价值,实际上如果不是希望能和英国东印度公司达成长久合作,获得来自印度地区的不可或缺之货物,李明勋甚至想把这艘船都买下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