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七 金橡木号
    李明勋眉头微皱,虽说这阎应元只是个典史,却是个刚正不阿的,若是闹出乱子来,怕是要有麻烦,他正思索着能不能找个办法一劳永逸的解决,钱锦却是说道:“大掌柜切莫出面,否则易生事端。”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江阴县令那里已经花钱搞定了,在那个家伙眼里,自己是带走了一群乞丐和流民,算是帮县衙处置了不稳定因素,李明勋问:“钱锦,你出面能搞定?”

    钱锦嘿嘿一阵坏笑,说:“我也不行,不过我有好法子。”

    阎应元快马赶到了船坊,发现数千人聚集在这里,人流如潮水一般,他下午听到消息,便是快马赶来了,虽说李明勋打着招募船工去开船坊的名义在招工,但是数量实在是太大了,阎应元不敢把数千百姓托付给一个来历不明的商贾。

    自嘉靖朝以来,东南沿海屡屡遭侵犯,泰西来的不法之徒或强逼或哄骗,让很多人背井离乡,去南洋修碉堡,当苦工,许多人再也没有回来,这李明勋虽说看上去比那些红毛夷良善一些,但阎应元如何敢拿数千百姓去冒险呢。

    “哟,这不是典史大人嘛?”阎应元正想法子往里挤,却被一个妇人认出来。

    周围的人全都看过来,那妇人问:“典史大人来做什么,这里无人偷盗,也不曾有斗殴?”

    阎应元朗声说道:“各位乡亲听本官说,下南洋之路历来艰险........。”

    他准备好的说辞刚刚出口,就被那妇人阻拦住了,妇人大声说道:“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就是你不给我们活路!”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阎应元不知这话从何而来,诧异问道。

    那妇人说道:“你们当官的要造船,胡乱摊派,才惹的这沿河二十余家船坊破败,我们没了生计,你们断了我们的活路也就罢了,如今好不容易有大善人要恩养我们,给钱给粮食,你却出来横加阻挠,是不是非得看着我们饿死在土地庙才好?”

    这话瞬间引来无数的附和,数千人的谩骂和斥责直接把阎应元给淹没了,责骂很快演变成推搡,在气急的村妇动手之前,几个差役把失了神智的阎应元脱了出去。

    “这世道是怎么了,本官明明是为了他们.......为何会是这个样子。”阎应元的身体随着马匹的颠簸而上下起伏,他的心却不知道已经飞往了何处。

    长江口,金橡木号商船。

    大卫船长把银杯中的酒全部倒进了嘴里,这是船上最后一杯酒了,绽放在他嘴里的却只有苦涩而无芬芳。

    看着银杯上镶嵌的缅甸宝石,大卫狠狠的把酒杯砸在了桌子上,嘴里怒道:“可恶的明国人,骗子、懦夫,该死的猴子,没有荣誉的堕落贵族!”

    大卫已经三十五岁,身为一个没落男爵儿子的他在十八岁的时候就成为了船长,在十几年的航海生涯中,他的足迹留在了美洲、加勒比海岛屿、非洲,野蛮人的刀斧、印第安人的吹箭、非洲部落的长矛都没有给他留下致命的伤痕,他经历的船舶也从未出过海难,因此被人称之为好运大卫,但是在金钱方面,大卫向来运气一般,他赚的钱仅仅是还完了父亲遗留的债务罢了。

    四年前,大卫终于决定在自己年迈之前出海再搏一把,为自己攒一些积蓄,因此成为了英国东印度公司的雇员,来到了印度,然而四年下来,生活中充斥着激烈的战斗和枯燥的航海,却没有预想中的金币,这是大卫的最后一年,他决定赌一把运气,便带着金橡木号武装商船前往了东方古国明国。

    在他得到的信息里,大明正在进行战争,应该需要火绳枪和铠甲,就像缅甸、印度和东南亚那些小国家一样,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国家有比武器更低廉的战争资源,那就是人命。

    大卫没有换购到生丝和瓷器,反而把船上公司的公共财产,价值两千金杜卡特的缅甸宝石被人骗走了,如果他无法弄回来,要么上绞刑架,要么下半辈子就要烂在印度了。

    两个月的时间,耗光了大卫所有的补给和涵养,他拔出佩刀,心中下定了决心:“左右是死,不如抢一把,一路南下抢掠,应该可以弥补这次损失!”

    一路北上,又和操江提督的人打了两个月的交道,大卫已经了解了明国海上力量的组成,福船、沙船庞大、臃肿而笨拙,偶尔配备的几门火炮也是一百年前的便淘汰的破烂,至于那些小船都是不堪一击。

    “只要不给他们接舷战的机会,金橡木就是无敌的,便是抢不到什么,我也要多杀一些!”大卫如此想到。

    “船长阁下,有一艘明国船靠了过来。是几日前驱逐我们的那艘!”一个船员在外面汇报道。

    大卫冷冷一笑:“那就从你开始吧!”

    大卫一脚踹开船长室的大门,站在船舷旁的他看到齐大志那个可恶的面孔,他正要提起一旁的火枪,却发现那厮的船上满载着粮袋、瓜菜,甚至可以看到生猪和羊。

    “贪婪的明国伯爵让你来道歉吗?”大卫用半生不熟的汉语问道。

    齐大志呵呵一笑:“你擅闯大明水域,已经触犯大明律,我们伯爷说了,那些宝石就当是你的赔偿了,你就别想了,若是再胡搅蛮缠,我们提督衙门可不会再这般客气了。”

    “这是一位海商送来的礼物,还有给你的书信。”齐大志把李明勋的亲笔信递给了大卫。

    大卫打开信封,看到是潇洒的英语,他细细读了起来,在信中,那个叫做李明勋的商人对自己的遭遇表示了同情,也愿意与自己交易,但是交易的地点定在了舟山的某个岛屿附近,并且约定好日期,而由眼前这个明**官送来的不仅有食物补给,还有一些样品,包括生丝、丝绸和茶叶。

    一开始,大卫以为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但是连样品都送来了,着实有些诚意。

    大卫左思右想,心道凭借金橡木号上这三百多人枪和二十四门大炮,便是阴谋诡计也不怕,就算是受骗也是无妨,反正已经下定决心,一旦不能满意,便是就地抢掠,返回苏拉特。

    “这个岛屿在哪里?”大卫问道。

    齐大志瞥了他一眼:“你这洋夷连双屿港也不知道?”

    大卫恍然想起七八十年前,葡萄牙称霸亚洲海面的时候,双屿就是中国海最繁忙的港口,葡萄牙人在上面有商馆,收购商品到日本去,可是因为倭寇和海盗汪直,双屿港被攻破,明**队用沉船和木石堵塞港口,让这个港口彻底废弃!

    五日后,双屿。

    大卫站在船艏桅杆上,手抓住支索,静静的站在那里,与船艏的幸运女神雕塑相映成辉,在进入附近海域之后,大卫就一直这样,他也不喜欢在船艏吹冷风,但是这种神秘的仪式感能让船上的水手更加镇定。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船长的这次交易不顺利,他们就会与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国家宣战,而且是一个泰西诸国都没有战胜国的对手。

    远处,一个巨大的岛屿出现在了视野之中,海浪拍打着黑色的礁石,延伸到大卫视野的尽头,天然的港口被腐烂的桅杆和露出水面的石头阻挡,越过它们还可以看到岛屿上的断壁残垣,那栋耸立的高大建筑应该是当年葡萄牙人的使馆,上面已经爬满了藤蔓植物,几座西洋风格的大雕塑都是残缺的,圆形的穹顶满是破洞。

    当年这里肯定发生过一次很激烈的战斗,或许今天也会!

    “船长阁下,那里有海船,还在向我们打旗号,有一艘大艇靠了过来!”沉思中的大卫被人惊醒,顺着那船员的手指看去,远处停泊着七艘大船,五艘比自己的金橡木号还庞大,都是中国式的运货船,看水线,肯定装载了很多货物。

    “哼,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它们就是我的猎物!”大卫低声说道。

    李明勋登上了金橡木号,认真的打量着这艘盖伦式的武装商船,它的体型与虎鲨号大体相仿,构造也几乎一样,只是只有一层火炮甲板,大量的空间作为货舱,因为是按照商船的标准打造的,所以金橡木的排水量小了一些,但是不妨碍这艘船成为亚洲沿海上的强手,毕竟荷兰人最强的战舰也就是如此了。

    李明勋打量金橡木号的时候,大卫也在打量着李明勋,他很诧异眼前这个明国人和自己一样留着短发,更诧异一个东方人为何这般高大,已经超过了六英尺(一米八多)。

    “你就是李明勋吗?”大卫率先问道。

    李明勋呵呵一笑,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是的,我便是李明勋,腾龙商社的董事长,也是你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您的英语怎么.......如此熟练!”大卫差点叫出来,他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这么熟悉的伦敦腔了。

    “谈一谈生意吧,大卫阁下,你肯定不想空手而归。”李明勋笑了笑,没有在语言问题上纠结。

    “我的船上有五十担的生丝,丝绸、茶叶和瓷器应有尽有,可以买断你整船的货物。”李明勋说道。

    大卫冷冷一笑:“如你所言,我为什么不索性做一回海盗,这样不用花钱,什么都有了。”

    说着,大卫指着涌金号说:“你是从那条船上下来的,我敢打赌,贵重的商货都在它身上,所以即便你的船队四散而逃,我也可以拿住很多财货,对吗?”

    求打赏和推荐票,有的老哥给一些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