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六 江南之行
    皇太极畅想着他的宏图伟业的时候,李明勋正在布袋港准备前往江南的事宜,然而最适合的虎鲨号却是不能成行。

    布袋港的船坞内,粗壮的绳索绑住了虎鲨号的桅杆和船舷,在绞盘的作用下一点点的拉扯侧倾,把肥硕的舯部和船底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一群水手正忙着把浸满水的帆布盖在船壳之上,而另外的人则用拖把和刷子往长满藤壶和水生生物的船底刷着油料,当一把火点燃的时候,附着在船底的藤壶、茗荷等蔓足生物焚烧殆尽,而水手们正用最恶毒的语言和最阴损的招式对付着又细又长的船蛆——这玩意会钻进船壳木料之中,把船底变成蜂窝状,让帆船在不知不觉间漏水沉没。

    李明勋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种状况,他看到西蒙斯正穿着皮裤指挥着水手用铁锅熬制某种黑乎乎的东西,走了过来,问道:“西蒙斯,这是什么?”

    “黑料!我的阁下。”西蒙斯弯腰回答道。

    李明勋眉头微皱:“你是将这玩意涂抹在船底吗,我记得我的虎鲨号的船底是白色的!”

    西蒙斯笑道:“确实如此,那是用海豹脂肪、石灰、硫磺调配的东西,涂抹之后,显的高雅整洁!但那不过是西班牙人的胡讲究罢了,白料很贵,而且不如黑料,白料很粗糙,会让船速度降低的,而黑料不同,它是用的松树胶、硫磺和焦油调配出来的,如果趁热涂抹,就会变的非常光滑,只是不那么赏心悦目罢了!”

    李明勋略略点头,问道:“这玩意可以支撑多久?”

    西蒙斯道:“如果不在台湾,可以用三年,但是这里水温太高,有可恶的船蛆,只能用一年,我的阁下。”

    “那有没有办法支撑更久。”李明勋问。

    西蒙斯咧嘴一笑:“当然,英国人试着给船底敷设铜皮,只是价格嘛.......。”

    “当我没有问过!”李明勋无奈的摇头,在如今的东亚,铜可是用来铸币的,哪里能用来当船材?

    “虎鲨号需要多久才能清理完?”阿海时时惦记着江南之行,生怕耽误了时间,连忙问道。

    西蒙斯道:“至少还需要半个月,这艘船太大了,而且不止要涂抹船底,所有的船壳都要保养,还有帆索也是。幸运的是涌金号已经在您出征高山蛮子的这段时间修整得当,您可以使用它,相信西蒙斯,这艘船除了不能装火炮,已经是最好的戎克船了。”

    两日之后,涌金号从布袋港出发,直奔江南而去,在其船舱之中,满载着出产于奴儿干都司的毛皮、参茸和其他中草药,李明勋站在甲板上看着蔚蓝海面,随着船体上下起起伏伏,海浪的拍打声、桅杆与缆绳发出吱啦吱啦的声音此起彼伏,然而他的内心却不是那么的平静,因为此次江南之行,任重而道远。

    李明勋希望尽可能获得来自江南的丝绸、生丝、瓷器和茶叶,这些商品无论在东南亚还是在日本都是紧俏的商品,至少他需要获得其中一样的大宗贸易,才能完全建立起海参崴、江南和日本之间的三角贸易,除此之外,他还想获得更多的人口,特别是造船方面的人才,而最为紧迫的还是粮食,如今商社名下有来自海盗、东虏和高山蛮的奴隶就超过四千人,还有卫队、工匠和水手要养活,而台湾出产的粮食严重不足,李明勋必须带回足够的粮食,才能让商社顺利的发展。

    “师傅师傅,前面就到了长江口了。”阿海兴奋的声音大乱了李明勋的思绪,李明勋回过神来,远远看到海水与江水的分界线,他询问身边的老水手,问:“到南京的话,还有多久。”

    那水手咧嘴说道:“大掌柜的,现在海风不错,估摸也就一天吧,但是.....江面上可是有漕运和操江总督的巡船,咱们若是被查验的话.....。”

    李明勋对此一点不担心,他手上有沈犹龙的帖子,莫要说普通巡船小吏,纵然是操江提督,那位勋贵伯爷来了,也得给沈犹龙三分薄面。

    林河走了过来,厉声说道:“你只管驾船便是,遇到官府的巡船,自然有咱们大掌柜说项,有沈家的帖子,看哪个混账东西敢放肆!”

    林河如此说话,便是因为他知道缙绅老爷帖子的厉害,这厮原本就是福建的一个海商,做茶叶买卖赚了不少,在老家泉州买了百十亩地,正要盖房娶亲,却因为当地举人老爷要给小妾盖别院,地被低价夺了去,林河前去索要,那举人一张帖子到了衙门,地没了不说,林河还挨了几十板子,最后才沦落到大员给荷兰人做翻译的。

    正说着,远处雾气笼罩的地方忽然传出了爆炸声音,涌金号上水手神经立刻紧绷起来,事实上,他们更担心遇到的是荷兰人,但是只有爆炸声传来,没有炮弹落下,李明勋抽出单筒望远镜看了一眼,发现是一艘挂着日月旗的巡船,正用船上的碗口铳驱赶一艘大船。

    “师傅,是盖伦船!”眼尖的阿海从桅杆上高声喊道。

    李明勋连忙看去,他禁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拿出望远镜确认了一下自己没有看错,晨雾已经消退,在低矮的沙洲另一侧,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船艏斜桅、前桅和主桅杆、后桅杆,主桅杆和前桅杆上挂着方形帆,而后桅杆上则是当做‘空气舵’协助转向的三角帆,只有一层火炮甲板,但是炮门全部关闭。

    “进入战斗状态!”李明勋发出了命令。

    自从在荷兰人眼皮子底下偷偷发展之后,李明勋无数次的梦到偶遇荷兰人,被荷兰人识破身份,然后双方混战在一起,如果自己的座舰是虎鲨号,那么肯定要扑过去的,但是自己的座舰是几乎没有武装的涌金号,那就只能逃跑。

    “大掌柜,情况不对,似乎是英国船。”林河小心的在李明勋耳边说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李明勋看到了树立在主桅杆顶部的一面英国米字旗。

    这下李明勋稍稍放下心来,至少不担心受到炮击了,但是心中充满了疑问,英国船怎么会在长江口?

    这可不是十九世纪,十七世纪的英国虽然拥有了打败无敌舰队荣耀史,但是仍然无法取代荷兰人的霸主地位,英国东印度公司早已成立,并且积极开拓东方,但主要精力是放在印度,而非东亚的大明,事实上,在与葡萄牙达成协议之后的一六三七年,英国人曾经派遣武装船到了广东,但却被澳门的葡萄牙人污蔑为荷兰人,在虎门与大明军队冲突,一开始占了便宜,但是很快就是打败,赔款之后悻悻离开,自那以后,英国专心开拓印度,一直到十八世纪之后,才与后来的清朝产生联系。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艘船肯定不是来打仗的。

    随着雾气散尽,李明勋清楚的看到三四艘官府的船只围到了那艘英国武装商船的周围,连连放炮驱赶,那样子像极了挑衅猛虎的小狗,但是英国人一直很克制,没有开火,甚至连炮门都关闭着。

    “你们是哪里来的船?”一艘巡船靠到了涌金号的左舷,一个穿着胖袄的把总走上来,对着水手大喊大叫道。

    林河淡淡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把总指了指自己船上的令旗,喝道:“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操江提督衙门的巡船,老子是大明王师,诚意伯爷的麾下!”

    林河走上前去,一巴掌甩在了那把总的脸上,骂道:“诚意伯他老人家我知道,你算个什么狗屁东西,敢拦我们的船?”

    还有两个小旗想要上前,却被林河一脚踹倒,那把总挨了打,却是不敢着恼,爬起来,咧着嘴问:“这位掌柜恕小的眼拙,不知道是哪位老爷家的船?”

    林河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喝道:“我家老爷名讳也是你这狗杀才能知道的?”

    林河这嚣张的模样看的阿海是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想到林河这个怯懦的文弱书生,竟然敢对大明的把总爷如此跋扈,动辄就是殴打辱骂,阿海正愣神,李明勋从船艉楼走出来,喝道:“林河,住手!”

    李明勋一抱拳,对那把总说道:“这位大人莫要着恼,我替他向你赔不是了。”

    “这位公子爷,不知如何称呼?”把总见李明勋是真能主事的,长的又是器宇轩昂更加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问。

    李明勋从怀中拿出沈犹龙的帖子,递给了那把总,把总接过来一看,立刻跪在地上:“小的眼拙,真是白长了这对招子,冒犯了公子爷。”

    李明勋笑了笑:“怪不得你,你也算是尽忠职守,倒是我这手下急躁了些,正巧船上还有些许水酒,便赠予大人了。”

    说着,几个水手搬出来几个大坛子,摘掉封口,酒香四溢,李明勋随手掏出一个鹿皮口袋扔给了那把总,把总一掂量,里面银洋脆响,他连忙收起来了,把总热切的说道:“公子爷,正是冬季,长江水浅,不如让小的送您一程,您这是要去哪里?”

    李明勋道:“去南京,你去得嘛?”

    把总道:“哎呀,着实去得,提督衙门就在南京,小的回去述职呀。”

    “好,李某人最喜欢你这般爽快的,来来来,先喝上几杯水酒。”李明勋招呼这把总坐下,一来二去的聊了聊,才知道他叫齐大志。

    “那艘洋船怎生在长江口徘徊呀?”聊的多了,李明勋自然多问了一句。

    齐大志笑道:“那洋船上个月便是来了,想去上岸收购生丝,但是却没有银钱,想以货易货,着实可笑。”

    实际上这本是如今海商贸易的常态,一般的大宗贸易都是以货易货,特别是在荷兰人那里,很难拿到现银,泰西各国的商人获得金银大多运往欧洲,在如今东亚各个贸易港口,也只有日本长崎可以获得大量金银,而大明出产的生丝、丝绸和茶叶瓷器都是高价值的大宗贸易商品,而所需的胡椒、香料等东西确实不足,无论是泰西商人还是日本,都拿不出足够数量和价值的商品,所以大量的金银流入大明,一直到西班牙人和日本人控制,这个趋势才缓了下来。

    李明勋微微点头,貌似随意的问道:“他船上都有什么玩意?”

    齐大志噗嗤一声笑了,嘲弄的说道:“印度棉布,哈哈哈。”

    李明勋也是跟着笑了起来,江南可不止有生丝,松江棉布同样出名,质量也更好,号称衣被天下,运来印度棉布简直是可笑,而另外一个总旗也笑道:“还有二十两一支的佛郎机火铳,啊哈哈!”

    这同样是个十足的笑话,大明的军制已经腐烂到根子上,而大明又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无论是朝廷还是将兵的武将,都不会为士兵购买二十两一支的火铳,有这个钱,都能雇佣五个丁壮参军了。

    “这些英国人怎生如此迂阔,你们告诉他事实,他们也该离去才是。”阿海插嘴说道。

    那齐大志喝多了酒水,明显有些话多了,他压低声音说道:“小掌柜这就不知道了,其实那英国人船上原本还有不少的缅甸宝石,那着实是好货,却被咱们诚意伯给摆了一道,白赚了几十块宝石,这厮还想与咱伯爷说道说道,被哥儿几个堵在了长江外,连这长江口都进不得呀,哈哈哈。”

    这个时候李明勋才完全明白,感情是诚意伯这位刘伯温的后人,给人家英国商人来了一次仙人跳,卷走了高价值的宝石,所以才不愿意离去。

    阿海却是对泰西人战舰的实力心有余悸,诧异问道:“你们就不怕他们真的报复?”

    齐大志哈哈一笑:“小掌柜这话说的差了,咱大明泱泱大国,天朝上邦,还怕他区区一个蛮夷,他若敢动手,长江口的巡船上的士兵,一人吐口吐沫都能淹死这些红毛番子。”

    一群官兵喝的七荤八素,被属下扶去了巡船上,阿海却是凑了过来,低声问:“师傅,您是不是想要那艘英国船?”

    李明勋呵呵一笑,说:“你个鬼精灵,就你知道的多!”

    九月第一天先更为敬,书改了新名字,也顺利进入下一轮,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万分感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