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四 虎尾珑社的未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这个缺口处,谁都知道,这里将是战斗成败的关键点,巴隆提着一杆木矛,身边跟着二百余人赶了过来,发现多亚已经浑身是血的站在旁边,他身边的勇士又少了三分之一,显然刚刚被替换下来。

    “多亚,如果我死了,虎尾珑社就交给你了。”巴隆用拳头砸了砸多亚的胸膛,郑重的说道。

    李明勋却神态从容的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笑道:“巴隆,你可不能死,这几个月你欠了我不少货款,要是你死了,欠款我找谁要去呢?”

    “李掌柜,你这是什么意思,仗打到这个地步,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多亚吼道。

    李明勋哈哈一笑,一招手,一群身高马大的护卫提着箱子走了过来,李明勋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馒头大小的铁球,说道:“二位,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战争!”

    说着,他把铁球上的引信点燃,抡圆了臂膀,倾尽全力的扔过了混战的人群,扔出了栅栏之外。多亚和巴隆怔怔看着,不明所以之间,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从人群后面传来,一团血雾混杂着白烟升腾而去,飞起来的还有断手断脚。

    护卫们人人效仿,拿起箱子里的震天雷,点燃之后扔过人群,把后面正在推搡拥挤的高山蛮子炸的血肉模糊,爆炸声此起彼伏,成了营地内外唯一的声音。

    身处缺口之外的高山蛮子倒了一地,巨大的噪音、刺激性的气味让他们紧绷的神经开始颤抖,当浑身浴血的乞列迷人从血雾和硝烟之中杀出来,宛若魔神一般冲杀的时候,没有人敢于再行抵抗,无数的人呼喊着、叫嚷着向后退去。

    萨尔图站在大队之后,见爆炸发生之后,上千人退了回来,他们扔掉手中的武器,脱下身上的皮衣,为了争夺道路与同社武士大打出手,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恐惧和胆怯,无论强壮与否,无论忠诚信仰,每个人都在发命狂奔,萨尔图拔出大刀,连连斩杀几人,却根本无法阻挡溃退之势。

    “站住,你们这群懦夫,回去,和敌人搏斗!”萨尔图站在图腾之下,大声叫喊着,但是他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挽回败局。

    “巴莱,你也在逃,难道你忘了在图腾之下发出的誓言吗?你还能自称是一位勇敢的武士吗?”萨尔图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卡纳布亚五个村社中的一位征帅。

    巴莱却站在那里,一挥手,七八人围了上来,其中还有另一个村社的征帅,几人步步紧逼,把萨尔图逼到了角落里,巴莱冷声说道:“萨尔图,你曾经是我们卡纳布亚族最勇敢的人,但是今天,你除了用暴力去逼迫同族,还做了什么,你领兵冲锋了吗,你身先士卒了吗,不!没有,你只是藏在所有人身后,等待享受我们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荣耀!”

    看着步步紧逼的同族,萨尔图的脸上露出了惨淡的苦笑,他似乎回忆起了年轻的自己,那个不爱美酒爱刀矛的年轻武士,萨尔图忽然说:“我可以拉你们中三人陪葬,但是我不想再行杀戮了,巴莱,希望你的结局比我好!”

    说着,他倒转短刀,插进了自己的心口,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巴莱看了看萨尔图,解下其村社的图腾盖在了萨尔图的身上,任凭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图腾上那张恐怖的人脸。

    李明勋站在那里,在他眼前的山谷里,乞列迷人和虎尾珑社的武士四处追杀,他们钻入丛林,跨进沼泽,李明勋为每个高山蛮开出了高价,至少能把一半的人留下来。

    入夜,虎尾珑社营地的大屋内。

    李明勋把阿海奉上的酒水一饮而尽,一拍手,乌穆送上一个藤箱,李明勋用刀柄敲了敲桌子,让屋内虎尾珑社和商社的头目、首领都安静下来,李明勋的眼睛扫过每一张脸,打开了藤箱,洪亮的声音响起:“各位,我要向你们展示几件东西!”

    多亚和巴隆扑过来,从藤箱之中各自拿出一物,巴隆提着一个人头,高喊道:“是卡纳布亚的大征帅萨尔图,他死了!”

    多亚提着浸满血污的图腾,高举起来,喊道:“这是萨尔图村社的图腾!”

    大屋内陷入了死寂,但是很快就被欢呼的声音充塞,每个人都满脸喜悦,尽情的欢呼跳跃着,李明勋的一句话把气氛推到了**。

    “今天是庆功宴,酒水随意喝,肉随便吃,让我们尽情的欢呼吧!”

    李明勋心情也非常畅快,他击败了高山蛮的一个部落联盟,俘获了至少一千个丁口,而在那五个失去保护的村社之中,至少还有上万的男女老弱,这些都将会成为商社发展的人力资源,把腾龙商社的实力推向一个更高的层次,在虎尾珑社头领和卫队头目的敬酒之下,李明勋喝了很多,意识进入了一种朦胧的状态。

    一直到多亚出现在墙角呕吐的李明勋身边,他的一句话让李明勋打了一个激灵,眉头一阵冷汗,把喝下去的酒水挥洒了一半,意识也清醒了许多。

    “什么?多亚,我没有听错吧,你想成为我的追随者,为我效力?”李明勋诧异的问道,他又好好打量着了一下多亚,这个壮硕的男人虽然三十余岁了,却有着壮硕的体魄,那双眸子里写满了野心,在战场上绝对是个难缠的对手,今日的战斗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如果不是他在最危急的时候扑上去,或许乞列迷人就要被高山蛮子给冲散了。

    多亚却满脸笃定,说:“是的,李掌柜,我想追随于你,做你的扈从武士。”

    李明勋靠着土墙坐下,问:“为什么?”

    “你有实力,有能力,而且.......。”多亚尽可能的罗织语言,似乎早有准备,但是却被李明勋随手打断:“别,你别如此夸赞我,你我才认识不到三天,说过话的不过二十句,你不了解我,正如我不了解你一样,即便有人告诉你我的事情,你就一定会相信吗?”

    多亚的眼中闪过一丝火焰,他叹息一声说道:“好吧,我说实话,我想追随你,是因为不想和巴隆争斗了,一个村社就像一条蛇,只能有一个脑袋,如果我和巴隆继续斗下去,村社会四分五裂,那不是我想看到的,但是我不想默默一生,所以我想追随你,跟你去战斗。”

    李明勋微微点头,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真诚了,以他对多亚浅显的了解,这个男人拥有强横的战力和无畏的品德,无论在哪个村社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足以竞争村社的首领,而且他还有一个身为大巫师的母亲支持,但是虎尾珑社特殊在于还有一个巴隆的存在,巴隆拥有多亚的大部分优点,而他所拥有的精明和公平则是多亚不曾具备的,二人相争,注定是多亚要失败,除非他采用阴谋诡计。

    显然,身为武士的多亚不想如此,他选择放弃竞争,投靠李明勋,看中的就是李明勋的潜力,在多亚的心中,成为李明勋的追随者,自己会失去虎尾珑社,但却不会碌碌无为。

    李明勋揉了揉额头,说:“多亚,你和我一样,是首领,应该知道,我们的身上不仅有自己的理想还寄托着追随者的希望,如果你选择放弃争夺虎尾珑社的头领,那么你的扈从武士会有什么想法呢,他们为你付出鲜血和汗水,乃至于生命,到头来得到什么,他们的利益谁来保护呢?”

    多亚一时语塞,如果他退出竞争,肯定会让无数人失望的。

    李明勋拍了拍多亚的肩膀说:“去把巴隆找来吧,我帮你们二人找条出路。”

    他抬起头,对着旁边的篱笆喊道:“阿海不要藏着了,去给我送点水来,把你的火绳灭了,那玩意实在是太臭了。”

    阿海悻悻的从篱笆后面站起来,把火绳熄灭,火铳背起,捂着屁股踉跄跄的去弄水了。

    不多时,四个人来到了多亚的房子,他有一个不错的妻子,所以房子里很干净,坐下之后,多亚把对李明勋的话开诚布公的向巴隆说了一遍,巴隆听后,脸色潮红,心中既感动又激动,说不出话来。

    李明勋带多亚说完,喝了一口水,道:“我知道你们虎尾珑社亲属关系只论亲兄弟和父母,其余一概不论,自然也没有听说过分宗事宜,在我们汉人这边,当兄弟成家立业之后会分家,而权贵官宦之家,若因为利益、感情不得相让的时候,也会分开过活。”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虎尾珑社分为两个村社?”巴隆不甘心的问道。

    多亚摇头,坚定说道:“不行,我们村社如果分开了,力量也分开了,再也不是大村社了,会受到旁人的欺负。”

    李明勋摆摆手,说:“那只是最坏的结果,我的意思是让你们形成良性的竞争,即便是输的一方,也不至于失去所有。”

    “怎么竞争?”多亚警惕的问道。

    李明勋道:“很简单,扩张虎尾珑社,你们村社如今有六千多人,原本的猎场和渔场已经捉襟见肘,即便没有你二人的竞争,也会出现变故,要么限制人口,要么扩张地盘,今天我们击败了高山蛮,萨尔图死了,卡纳布亚五村社的实力大损,短时间内无法再联合起来,你们大可主动进攻,夺占他们的猎场,而我们商社则为你们提供武器和补给,并且作为裁判,谁为虎尾珑社做出的贡献大,谁就成为下一位首领,当然,这个过程中,你们村社的人口和土地都会扩大,当虎尾珑社拥有两万人甚至更多的时候,即便是分开,也是大村社,不会被人欺负,对吗?”

    多亚的脸色难掩激动,正要表态,却被巴隆拉住:“李掌柜,你我是朋友,但是我还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主动的帮助我们村社!”

    李明勋笑了笑,说:“我不是主动帮你们,只是各取所需,你们也看到了,我的商社需要人,我要修盐场、筑港口码头、烧砖瓦、榨糖、种植甘蔗和水稻,我需要人,有多少需要多少,而你们呢,打了胜仗就会获得俘虏,对于高山蛮,我可以开出五两一个高价,小孩儿和老人也价值三两。”

    “我们要银子干什么?”多亚问道。

    李明勋哈哈一笑:“多亚,有了银子就有了一切,我的长矛可以三两可以卖给你两杆,而银甲武士的铁甲只需要三十两,未来我甚至售卖给你们火器,我们的贸易迟早要公开,届时会有更多商人来,他们也会喜欢银两的。”

    “但是我们的力量还是不可避免的分开了,李掌柜,这样好不好,你是否可以赊给我们一部分装备,我们日后慢慢还。”巴隆试探性的问道。

    李明勋道:“当然,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办,我希望你们尽快,最好在三个月内荡平卡纳布亚五个村社,拖延下去,他们或许会再次联合起来,明天撤兵之前,我会给你们每人留下一百人的装备,长矛、藤牌和藤甲,还有顺刀、长梢弓,对了我还可以送你们二人一人一身银甲,而你们对我的回报就是把今日俘获的所有人都交给我,怎么样?”

    多亚立刻欢天喜地起来,而巴隆依旧有些疑惑,他感觉今日的李明勋太慷慨了,但是他没得选,只得同意。

    阿海见二人离开,撇撇嘴说:“师傅何必对他们这般好,咱们派遣兵马去追杀高山蛮,一样能在三个月内灭了那几个村社。”

    李明勋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阿海,你要记着,能用钱做到的事情,就不要让弟兄们去送命,这里是台湾,山中更是瘴气横行,毒虫毒蛇遍地的地方,你也看到了,我们麾下,无论是汉人还是乞列迷人都不适合在这里生活,更何况长时间作战了。”

    “那也不用这般呀,那个多亚既然愿意投效,便收服他,让他带着蛮子去征讨便是了。”阿海依旧有些不依不饶。

    李明勋笑了笑,把三根木棍绑在一起,说道:“我曾交给你的术算之中,这三角形是最为稳固的,远远超过了其他形状,所以在建筑行当,最为多见,其实选择盟友也是,如果我们只有巴隆和洪雅六社两个盟友,他们早晚会扩张,当在岛上扩张到无法扩张的时候,就会把主意打到对方身上,我们也不例外,而如果有三方势力,就会相互掣肘,谁也无法做大了,我们再居中调停,便可少动兵戈了。”

    阿海却是说道:“师傅,为啥要少动兵戈,这些土著要么凶蛮,要么排外,得好好杀一些,才能让他们俯首帖耳。”

    李明勋道:“阿海,我们商社想要成就大事业,就要有根基,这台湾便是我为大伙选定的根基所在,台湾虽然不过两府之地,但是土地肥沃,一年可三熟,山中更是有诸多资源,若是好好开发,多多移民,不过二十年,大明寻常省份也是不及的,若在南洋,也是立国之基,如此宝地,自然要处理好与土著的关系,光靠杀肯定是不行的,想那四川,也是天府之国,便是因为与当地土司时常争斗,才未曾成为江南、湖广这类富庶之地,这种老路,我等可走不得呀。”

    “师傅想的长远,说的有理,阿海记着便是了,或许年纪大了,我便明白了。”阿海挠挠头,只能如此说道。

    “你有这般心思,也是极好的,过得几日我要去江南一趟,你也随我一起去吧,也好长长见识!”李明勋笑着说道。

    阿海一听要去江南,心中欢喜,他到底是小孩儿心性,高高兴兴的把这好消息告诉其他人去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