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三 营地大战
    李明勋的命令下达,乌穆从容的取出一根羽箭,笔直的箭杆、白色的鹅羽,他咧嘴笑了笑,把这种东虏常用的长梢弓拉满,白色的箭镞拉到了耳边,瞄准了一个正在弯腰钻过拒马的蛮子大腿,松开了弓弦,柳叶箭头划破空气,直接射穿了那厮的大腿,与后面的木桩钉在了一起。

    乌穆如此循环往复,取箭、拉弓、射箭,动作从容不迫,他手下的乞列迷弓箭手都是如此,对于这些五岁就能射落松鼠做食物的乞列迷人来说,那些在工事之中无法敏捷躲避的蛮子和靶子没有什么区别。

    箭矢稀稀拉拉,但是效果却非常显著,中箭的倒霉鬼发出的惨叫响起,鲜血染红了这片肥沃的土地,而来自高山蛮子的反击却是绵软无力,他们的掷矛、软弓和投石索在五十步上少有准头,除了让弓箭手低头躲避之外,几乎毫无效果。

    而堵在门口的甲兵却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投石索射出的鹅卵石和软弓发出的木箭打在他们的甲胄上,只是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持续了一会,不知哪个蠢货发出了一声憋闷的笑声,引来了一群乞列迷甲兵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这笑声却惹来了高山蛮子的愤怒,那些家伙像是疯了一样,根本不顾箭矢和掷矛,强行钻过拒马,越过目光,即便上面的尖刺和荆棘让他们遍体鳞伤,这群家伙似乎也毫无感觉,有些人甚至举起自己人的尸体遮挡箭矢,发了疯的高山蛮子越过了前面的防线,把尸体扔进满是竹签子的壕沟,踩着跳过来,推搡栅栏。

    但是那栅栏高达八尺,深入地下三尺有余,又有大钉和绳索加固,哪是那么容易推倒的,打不开缺口的蛮子们冲向了营地门口,直接纵身扑到了甲兵的钢铁防线之上。

    这些乞列迷人排成紧密的阵型,手中八尺长矛探出,不断刺杀靠近的蛮子,饶是面对上百人,兀自阵型不乱,高山蛮子莫要说与之搏斗,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给。

    高山蛮子虽然凶狠,但是精准的箭矢和强横的甲兵让他们无计可施,当乞列迷甲兵发出一阵整齐战吼,将十余人刺杀在地的时候,血腥的杀戮终于让高山蛮子的紧绷的神经到达了临界点,第一个人惨叫着向后跑去,就引起第二人的逃窜,继而所有人都乱作一团,引发了大规模的崩溃。

    甲兵们见敌人气势枯竭,扔掉手中的长矛,拔出倭刀,扑进了人群之中大肆追杀,前来进攻的五百余人,最终只有不到三分之一逃进了丛林,其余或死或伤。

    李明勋未曾上阵,但是观战下来也是出了一身汗,乌穆跑过来说道:“主子,咱们的人伤了十二个,都是轻伤,死了四个,唯一不好的是,小主子受伤了,请主子责罚!”

    “阿海,阿海怎么了?”李明勋连忙问道。

    阿海踉跄跑了过来,一脸郁闷的说道:“师傅,我被蛮子的箭矢射中了屁股,娘的,真是倒霉!”

    这话引起了一阵阵的欢呼,李明勋也跟着大笑起来,欢快的气氛感染了藏匿在营地里的虎尾珑社的村民,走出草屋和地窖的他们看到营门前全都是高山蛮子的尸体,也加入到了热情的呼喊中来,只有巴隆脸色铁青的靠在一株大树上,低头沉思。

    从小到大,巴隆都是在与高山蛮的争斗中成长的,什么时候见过他们伤亡巨大,他们又何尝有过落荒而逃,今日擒杀的这数百人,或许比虎尾珑社历史上加起来的还多,而高山蛮子的对手呢,只死伤了不到二十人、

    是因为精良的武器吗?巴隆心里想着,但是他又自己否决了这个观点,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他,即便腾龙商社的盟友没有硬弓和铁甲,也会胜利,只是死伤多一些。但那是因为什么?擅长修建工事,还是娴熟的配合亦或者是那看起来简单却着实有效的阵型。

    “巴隆喝一杯吧,你我今日算是.......哎!”多亚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递给巴隆一个木杯,他本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却化做一声不甘的长叹,巴隆抬起头,从多亚那不甘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什么,或许他此时心中和自己有着一样的想法吧。

    巴隆一饮而尽,但是往日醇香浓烈的朗姆酒却让巴隆嘴里泛开了浓郁的苦涩。

    巴隆从失落中走出来的时候,发现李明勋已经带着士兵收拾战场了,营地外面到处都是鲜血、尸体,耳边响起的是哀嚎之声,虽然高山蛮子战死了很多人,但是跪地求饶和受伤被俘的人多大两百余人。

    那些精悍的甲兵正用绳索绑缚俘虏,帮着他们把箭矢拔出来,然后浇上烈酒消炎,一些重伤者还施以药物,巴隆走过去,问:“李掌柜,你如何处置这些俘虏,如果要砍头的话,交给我们便好了!”

    李明勋呵呵一笑,说:“巴隆,这些都是我的战利品,也是我的私有财产,我可不想杀死他们,我的农场、酒坊需要很多干活的苦力,这群人既然能打仗,就能干活!”

    “他们可是凶残恐怖的高山蛮!”巴隆低吼道,眼神之中满是警惕。

    李明勋略略点头,拍了拍巴隆宽厚的肩膀,说:“那是以前,现在不是,他们现在只是一群胆气尽丧的奴隶。”

    巴隆顺着李明勋指的方向看去,那群高山蛮齐刷刷的跪在地上,脏乱的脸上写满了恐惧,眼睛甚至不敢直视那些乞列迷人。

    巴隆叹息一声,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指摘李明勋的行为,只得问道:“现在我们做什么?”

    李明勋道:“关上营地的大门,让你们社中的长矛手站在栅栏内侧,掷矛手登上射楼,把我的人换下来,还有外面的拒马和木桩,它们很有用,再加固一下。如果你们没有习俗禁忌的话,希望你们的女人可以为我的战士提供热饭和热水。”

    “好的,但是我想提醒你,萨尔图的下次进攻肯定会拼命的!”巴隆说道。

    李明勋摆摆手:“那就让他把血流光吧!”

    整个夜晚,躺在茅草堆里的李明勋都被刀削斧凿的声音折磨着,他以为是巴隆在昼夜不停的加固工事,但是起来之后却发现,声音来自外面,那些高山蛮正用石斧切割树枝,用藤蔓捆扎成为挡箭牌,看那挡箭牌的形状和大小,看来还具备越壕跳板的作用。

    李明勋揉了揉眼睛,发现蛮子在营地外不到三百步搭设了一个台子,似乎是点兵台,但是看到上面用长杆挑起的一面面图腾旗帜,李明勋更相信那是祭坛。

    “赵三刀,回旋炮能打到那个位置吗?”李明勋找来炮手,问道。

    赵三刀摇摇头:“不行,回旋炮只有霰弹,没有实心弹,顶多能打两百步。”

    李明勋禁不住有些失望,若是能打到,一轮齐射把那些祭祀的征帅、头领一股脑的消灭,这仗也就结束,不用再死人了。

    这个时候,李明勋看到看到二十几个被捆绑着的人被拉上了祭坛,随着手起刀落,他们手臂和大腿都被斩下,从祭坛扔下来,扔到了台下的蛮子的面前,未死的人发出凄厉的哀嚎,以至于李明勋听不到萨尔图慷慨激昂的演讲内容。

    “他们在做什么,这是献祭吗?”李明勋疑惑问道。

    巴隆微微摇头,表示不解,多亚的声音却是响起:“李掌柜,他们应该是在惩罚懦夫和逃兵。”

    阿海却道:“不会吧,昨日他们逃回去可是有近两百人,如果这般杀法,那萨尔图自己村社的武士都是都要死吗?”

    多亚却说:“自然不会都杀,这应该是惩罚在逃命过程中丢掉了武器的人。”

    “真是五十步笑百步,都是逃命的懦夫,也得分三六九等,这些蛮子真是搞笑。”阿海毫不客气的鄙夷道。

    李明勋脸色凝重了许多,说:“勿要多言,萨尔图是个有本事的人,若非遇到我,或许他也能建立类似大肚番的势力,方才他的举动已经立威,想来蛮子定会死战,下面这一仗不好打了。”

    多亚却说:“我们村社的也会死战到底的!”

    李明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多亚满脸苦涩说道:“高山蛮与我们不同,如果战胜他们会杀掉一切的人,女人和孩子也不会放过!”

    营地的气氛一时间紧张起来,随着萨尔图下达了进攻的命令,至少两千高山蛮子如洪流一般滚动而来,走在前面的是提着木排的武士,他们缓步前进,用宽大的木排遮挡箭矢,配合后面持有斧子的人清理面前工事,他们斩断拒马,拔出木桩,分成四队的他们清理出了四条道路,一路前进。

    营地之中一片死寂,只有十几个乞列迷人在射箭,趁着他们举起木排的间隙射击高山蛮的下肢,但是效果并不明显,李明勋静静等待着,等待着高山蛮的靠近,他的神色有些紧张,毕竟眼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是己方的两倍多,李明勋的手心开始冒汗,脸色发红,他只能再靠前一些,以免手下看到影响军心。

    赵三刀的声音在李明勋耳边响起,他说道:“大掌柜,小人感觉咱们的火铳应该能在五十步击穿蛮子的木排!”

    李明勋问:“你为什么这般说?”

    赵三刀指了指靠的自己最近的木排说道:“大掌柜您看,那木排高六尺,宽达两丈余,用的是刚砍断的树枝和藤条,水份大的很,即便如此,五个人就能提着走,想来也不是多厚,又没有蒙上牛皮马革的,防御力定然是不行的。”

    说着,赵三刀咬咬牙,说:“大掌柜的,就算火铳打不穿,咱的回旋炮定然是能打烂的!”

    “好,你去试试,若是不成,就不要浪费子药了。”李明勋说道。

    赵三刀嘿嘿一笑,招呼自己的炮组移动位置,从侧面直接移动到了一群蛮子的正前方,眼瞧着那些蛮子举着木排一路拆毁工事,进入了七十步之内,赵三刀亲自操炮,瞄准一面木排,点燃了引信。

    轰隆一声,炮车一下震荡,向后退了许多,炮管内上百枚铅子在火药的激射之下飞射而出,距离实在是太近,大半击打在了蛮子的木排上,只见那木排直接被打散,木屑横飞之间,躲藏在后面的十几个人被打的血肉横飞,肉块和内脏混杂在一起,肠子肚子挂在了一旁的拒马之上。

    高山蛮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响声和绽放的火光惊吓到了,待暴风骤雨的铅子射过,满地的尸体和残肢,让很多人吓的趴在地上,双手合十,竟然是祈祷起来,而赵三刀却不管这些,敏捷的换上另外一个子铳,再次开火,直接打散了两个木排,夺走了十几个人的性命。

    砰砰砰!

    另外一门回旋炮和铳队也开始了齐射,随着一排排的火光从栅栏后喷射出来,四队汹涌而来的高山蛮的队伍明显一滞,铅弹击穿了木排,把人击倒在地,而弓箭手也开始射击,被收割的生命像是茅草一样一丛丛的扑倒。

    “装填、瞄准、击发!”李明勋用悠长的号令指挥着卫队里娴熟的火铳手,这群家伙可以在一分钟内完成一次射击,完全对得起他们每个月二两纹银的薪饷,而两门回旋炮则不断变换着位置,从各个角度敲击着高山蛮组织起来的队伍。

    但是随着高山蛮的靠近,无论是铳手还是弓箭手,效率都在降低,特别是进了五十步内,蛮子的投石索和掷矛越发的准确,就连软弓射出的骨箭、木箭都能伤害到这些精锐的士兵。

    在付出了数百条生命之后,第一批冲破前沿的高山蛮终于抵达了壕沟,他们把木排搭在壕沟之上,用绳索挂住栅栏上部,众人合力不断拉扯,而更多的人则隔着栅栏与里面的长矛手展开激烈的白刃格斗。

    很快,一段栅栏经受不住蛮子的肆虐,轰然倒塌之下砸死了几个倒霉鬼,形成了一个巨大缺口,继而变成了厮杀的漩涡,这个缺口把蛮子中最剽悍最不要命的武士吸引过来,上百人挥舞着武器想要冲破里面甲兵的防御,更多人在扩大的缺口,人与钢铁、生命和火药都被漩涡牵引住了,长矛、倭刀、石斧头相互碰撞着,筋折骨裂与金铁交鸣的生硬此起彼伏,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呼,那等生硬,好似地狱中的冤魂恶鬼都被释放出来一样。

    推荐票啊推荐票打赏啊打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