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二 诱敌
    多谢打赏拜谢!推荐一下自己的老书《日月宏图》看过都说好呀

    巴隆强行挤出一丝笑容,缓缓讲述起来,原来他们所面对的高山蛮叫做卡纳布亚族,是高山蛮的一支,有五个村社,虽然每个村社不足两千人,但是高山蛮可是男女皆兵,能上阵的却有三千余,在卡纳布亚族中,有头领和征帅两个首领,头领一般由年长者担任,负责调解社中矛盾,征帅则是出草和作战的首领,而在今年,卡纳布亚族一个村社中出现了一位战力强横的征帅,唤作萨尔图,征服了其他四个村社的征帅,成为卡纳布亚族唯一的征帅,而今年,食物短缺,萨尔图便率领卡纳布亚族四处征战,以图获得足够的食物,而与卡纳布亚族有矛盾的虎尾珑社便成了第一个目标。

    几次交锋,虎尾珑社战死了三百余人,轻兵冒进的多亚手下损折大半,按照巴隆的预测,再过几日,恐怕萨尔图会率领卡纳布亚族围攻营地了。

    “李掌柜,你带来了多少人?”巴隆说完,热切的看向了李明勋。

    李明勋道:“我带来了三百人!”

    巴隆难掩失望的神色,说道:“萨尔图是个凶狠的人,他若开战,肯定带两千人来,虽然你的士兵装备好,但是我的朋友,我们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我希望你带走愿意随你离开的村民,不要参与其中了。”

    李明勋哈哈一笑,说:“来,巴隆,你且跟我见见我的士兵再行分说吧。”

    巴隆艰难的站起身,以一根长矛为拐棍,走到大屋之外,看了一眼便是愣住了,站在营地属下有三百人,其中一百人都是李明勋的卫队,人人持有火绳枪,配备锁甲和顺刀,而他们身后还站着两百名乞列迷士兵,这群士兵原本就是杀伐果决的好手,此时全部配备了从镶蓝旗甲兵那里缴获的甲胄,那些甲胄上呈现亮银色,在阳光的照射下亮光闪闪,想不看到都不行,周围的虎尾珑社的武士已经开始用银甲武士来称呼这些乞列迷人了,言语之中不无艳羡。

    “这是什么?”巴隆见银甲武士和火绳枪手把一辆帆布盖着的车子护在中间,疑惑的问道。

    李明勋扯开帆布,露出下面黑黢黢的炮身,正是一门从虎鲨号上拆卸下来的回旋炮,此时回旋炮被固定在一辆用马车底盘改装来的炮车上,与那三尺方圆的车轮相比,只有两尺长的回旋炮有些小巧,但是巴隆毫不怀疑那黑洞洞的炮口中喷出的铅子可以撕碎任何一位勇士的身体。

    “火炮!”巴隆差点跌倒在地。

    他硬挺着身体,用土著语言对一旁的村民大喊了几句,那些村民全都兴奋的大叫起来,能听懂他们话语的阿海撇撇嘴,说:“师傅,巴隆说着回旋炮是太阳神的怒吼,那更强大的加农炮和长炮又该咋形容?”

    “别说没用的话,这个时候沉默,没有人把你当哑巴!”李明勋低声教训道。

    阿海撇撇嘴,没有再抱怨,巴隆走了过来,低声说道:“李掌柜,你也看到了我的伤情,难堪大战,此次便全仰仗于你了。”

    李明勋的眼睛扫过满是警惕和不忿的多亚,说道:“切勿如此,便是你的父亲,身为头领也无法让所有人信服,如果你把大权交给我这样一个外来人,许多人恐怕心中不服呀。”

    李明勋的考量不无道理,虎尾珑社与台湾的诸多村社一样,还处于非常原始阶段,甚至连奴隶制社会都算不上,头领虽然是特殊的存在,但只有调解纷争的权力,也没有世袭,只有当村社遭遇大战的时候,才会拥有大权,但是巴隆受伤,其父年迈,若非追随多亚的武士大半损折,那虎尾珑社的大权就会落在他的手上了。

    巴隆略略点头:“那当如何,若有分歧,力量分散,岂不是必败无疑?”

    李明勋微微一笑说:“你继续担当首领,领导所有武士,而只要你听我的,我就能经你之口统帅众人了,不是吗?”

    “你说的对,李掌柜,就这办吧,我需要一些酒,这样我能好的快一些!”巴隆笑嘻嘻的说道。

    李明勋一面安排斥候前去探查卡纳布亚族的踪迹,一面命令虎尾珑社的村民和武士加固和改良整个营地的防御,营地的壕沟被拓宽加深,插满了竹签子,这些竹签子上全都涂抹了粪便,而栅栏也被加固,利用原木和营地的几棵大树,搭建了四个射楼,把乞列迷射手和大量的箭矢吊了上去,最关键的是,营地前面的树木被伐倒,杂草清理干净,以防遮挡弓手和火铳手的视线,最重要的两门火炮被布设在了两角,作为交叉火力。

    第二日的下午,斥候返回告知了李明勋他探明的情况。

    “主子,敌人在这条河流的附近扎下了营寨,树立着一个大纛,上面绘制了黑色的人头,一共有四百到六百人,没有马匹,没有甲兵,他们的斥候很难缠,我杀了两个才得以靠近他们的营地。”斥候是乞列迷人中唯一会说汉话的,叫做乌穆,他加入李明勋军队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报效李明勋救助布和免遭满洲**害的恩情,这个身材瘦削的男人还希望从李明勋这里立下功勋得到赏赐,然后去娶巴海的妹妹布和。

    乌穆虽然会说汉话,但是习惯却是难改,一切都照着女真人的习惯来,他把两个人头从腰带解下,扔到了李明勋脚下,巴隆费力的蹲下,查看了一下,说道:“从耳钉和那黑色人头的旗帜来看,应该是卡纳布亚的大征帅萨尔图的人马,或许他在等待其他四社的援兵。”

    李明勋略略点头,他说道:“既然一个村社就出了五百人左右,那么加起来肯定超过两千人,如果等他们完全准备好再进攻,我们会非常被动。”

    “你的意思是突袭他们?”巴隆问道。

    李明勋摇摇头:“不,按你所说,卡纳布亚人都是经验丰富的猎手,在这种热带雨林中,我的士兵发挥不出优势里,所以我认为最好引诱他们来进攻,乌穆,你觉得怎样?”

    乌穆重重的点头:“主子说的很对,如果能激怒他们的头领,肯定可以引到我们的工事下!”

    “主子,乌穆愿意前去引诱,只是乌穆不懂蛮子的语言。”乌穆有些失落的补充道。

    “我去,师傅,让我去吧!”阿海忽然凑上来,说道。

    乌穆知道,能懂汉语和土著语言的只有阿海,他连忙说道:“乌穆会用性命保护好小主子的!”

    李明勋重重点头,说:“乌穆,你挑十个人带上阿海前去,只要你成功了,我会把那十个人赐予你,这样你也是一个小头领了,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乌穆咧嘴一笑:“我知道,那时乌穆不再是无依靠的独狼,而是成为将兵的首领了!”

    密林之中,萨尔图大口喝着甘蔗酒,嘴里嚼着一块面饼,饶是酒水流淌进他的脖颈,他也不在意,这种从被杀的虎尾珑社人身上夺来的东西难得吃到,萨尔图才不会放过这次享受的机会,可惜的是,酒囊里的酒水所剩无几,就在萨尔图仰着头把最后一点酒水倒进嘴里的时候,空气中传来一声尖锐的响声。

    一支箭矢划破空气,狠狠的刺穿皮质酒囊,铲状的箭矢切碎萨尔图的头发,在他脑门上划破一道口子,扎进了他背后的红桧树上,溅落的树皮、碎屑撒了他一身,萨尔图翻身一滚,跑到了树后,一杆短矛已经在手。

    几个社中武士已经跑了过来,萨尔图一挥手,示意他们安静,静静一听,远处响起阿海的声音:“卡纳布亚的懦夫,过来和老子单挑!”

    几个武士听懂了阿海的话,纷纷怒火中烧,有人已经低吼起来,萨尔图道:“不要管他们,待其他四社的武士到了,踏平虎尾珑社,那个敢于挑衅的家伙,我会亲自撕碎了。”

    饶是如此,阿海的挑衅声音依旧不断,不断谩骂卡纳布亚族,最后甚至指名道姓的骂起了萨尔图,而乌穆不时射来箭矢,让所有卡纳布亚人都趴在了地上。

    “小主子,这群人似乎铁了心要当缩头乌龟了。”躲在树后的乌穆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阿海嘿嘿一乐,说:“老子要的就是这种局面,乌穆,把我准备的箭矢拿来。”

    说着,乌穆提出一个箭袋,阿海从里面拔出十根箭矢,都是普通的轻箭,但是上面绑着厚厚一团绒线,沾染了不少鱼油,阿海从怀中掏出一个银酒壶,把里面高纯度的甘蔗酒倒在上面,指了指远处卡纳布亚人的旗杆,说道:“尔等都射那旗杆上的图腾,烧了蛮子图腾,他们定然是恼羞成怒的。”

    乌穆自然不会拒绝,点燃了火箭,一起释放,卡纳布亚人的图腾是用柚木长杆和一张鹿皮制成,干燥亦燃,被几支火箭射中,当即燃烧起来,周围几个武士哇哇大叫,直接飞身扑上,才熄灭了上面的火焰。

    看着图腾上那烧出来的洞口,萨尔图胸口此起彼伏,脸色涨红,大骂道:“所有人跟我出击,破营之后全部杀死,我要用他们所有人的血洗净我们图腾!”

    呼啊!

    高山蛮们一起呼叫,追随萨尔图的脚步向着虎尾珑社营地的方向追杀而去。

    阿海跑进营地的时候,小脸红扑扑的,他兴奋的对李明勋说道:“师傅,师傅,蛮子追来了,估摸着很快就能到了。”

    李明勋侧耳倾听林子里传来的战吼和怒骂,兴奋的拍拍阿海的肩膀:“干的漂亮!”

    “所有人听着,铳队隐藏起来,不要开火,乌穆带领弓手上射楼,银甲武士堵在门口,列阵!”李明勋高声下达了命令,整个营地都沸腾了起来。

    “我的人呢,我的人呢?”巴隆听完李明勋的命令,高声问道。

    李明勋哈哈一笑:“一群狼奔豸突的莽夫,不过尔尔,巴隆,你带人藏在营地内,若是他们能突破我等的防线,你再行出战吧。”

    说完,李明勋在阿海的帮助下穿上一身甲叶,提着一柄倭刀出现在了营地门口,栅栏门已经完全打开,上百乞列迷人排成两队,长矛斜指,静静的站在了那里,锋锐的矛锋闪烁着寒光,与他们身上的银甲相映成辉。

    透过栅栏的缝隙,李明勋向外看去,林子里不断窜出暴躁狂怒的高山蛮子,从外表完全无法分辨出男女,这群人穿着粗糙的皮衣,有着黝黑的皮肤,头发乱糟糟的,不断发出怒吼的声音,他们的行动毫无章法,一出丛林便扑了过来,却被壕沟前的拒马挡住。

    面对用削尖的原木制成的拒马,他们只得用手中木刀石斧劈斩,却发现短时间内难以奏效,又想挪开,却见原木要么埋在土里,要么被钉子、绳索连接,人越聚越多,不断有人从林中奔出,推搡之间,不少人撞在了拒马的木尖上,受了伤。

    李明勋笑呵呵的看着,只见人群之中走出一个高大的蛮子,满脸刺青,耳鼻之上挂了许多钉子,应该便是卡纳布亚人的大征帅萨尔图,他一声大吼震慑住了混乱局面,这个家伙打量着眼前由拒马和斜插的木桩组成的防御工事,忽然大叫了几声,一群蛮子才反应过来。

    高山蛮子不再对付那些工事,而是绕过拒马,钻过缝隙,缓缓靠近了过来,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猎人,穿梭其中甚为娴熟,李明勋正看着,阿海紧张说道:“师傅,下命令吧!”

    李明勋的声音响起:“乌穆,让你的射手都崩住了,谁敢不听令便发弓,我便让他一个月喝不到酒!”

    待三分之二的蛮子钻进了工事群里,李明勋才下令射箭。

    乌穆作为一位神射手,没有上射楼,而是选择站在了李明勋的旁边,在这个朴实的乞列迷汉子看来,什么功勋也比不得保护主上重要,他面前的栅栏堆砌了一些砍来的灌木,脚边放了四袋羽箭和备用弓,他没有拉满弓弦等待李明勋的命令,而是细细观察着自己的敌人,在他的眼里,高山蛮子粗糙的武器尚不及他们的牙齿锋锐。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