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一 募兵
    赵三刀取了高锋的牌子,除了房间,却见和自己一起来的海盗三三两两的聚拢在一起交谈着,他找到猴子,发现这厮被分到匠作坊里,正与一群同命的家伙讨论着,其中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说道:“俺看这腾龙商社的掌柜邪性的很,咱们都是他手里的泥巴了,想咋捏咋捏,怎么就搞出来这么些东西,邪性,邪性!”

    另一人道:“什么邪性?左不过是见咱们弟兄人多,怕咱们一门心思逃跑不好管理,又怕咱抱团闹事,才想起这法子来。这掌柜定然是有七窍的!以后还不止怎么整治咱们呢。”

    赵三刀钻进人群,一巴掌打在那人脸上,喝道:“海上向来是弱肉强食,咱要是败在郑芝龙的手里,要么喂鱼要么看了脑袋,贺老六,人家腾龙商社没弄死你,还给吃给喝,连你那烂腿都上药,算是大仁大义了,要我说,像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就应该扔进海里喂鱼虾!”

    见那贺老六要还手,猴子挡在前面说:“贺老六,三哥说的是,枪打出头鸟,刚才你的话我等都听到了,你要再敢放肆,我告诉那几位大人,看看你什么下场,杀鸡儆猴起来,我们都是猴子,你说不定就是那被抹脖子的鸡!”

    贺老六一时呆立,不敢多言,冷哼一声,跑到了一边,赵三刀拉住猴子,讲出了自己的设想,带着几个木匠铁匠去了库房,七手八脚的开始制作炮车起来。

    两日后,大市场。

    大市场如今五日一次交易,货物也丰富了许多,前来的土著不光是洪雅六社,就连更南面的几个村社都前来了,所以市场越发的热闹,而在七社血契石碑旁,则有一座两层高的木楼,这是缴纳税款和裁判争端的地方,如今七社的首领都聚集在了二楼,与以往不同,首领们的面色有些凝重。

    “李掌柜,当初按照七社血契,咱们七个村社可是要联手对付共同的敌人,怎么如今你说话不算数了呢?”布莱黑着脸,斥责问道。

    李明勋喝了一口茶水,笑吟吟的说:“布莱首领,你总是说高山蛮入侵的,怎么只入侵你们洪雅族,不侵略我们甲螺村呢,你会不会弄错了呢?或许是各家村社有仇怨的人家相互猎首呢?”

    布莱喝道:“你们汉人村落靠近海边,又不进山狩猎,东面也有虎尾珑社阻挡,自然不受侵扰了,李掌柜的,我们洪雅人向来不说谎话,我布莱更是如此。”

    说着,他把一包东西仍在桌子上,打开之后露出一柄短刀,那短刀似乎是用某种硬木制成的,在边缘的部分镶嵌了不少黑色的燧石片,甚为锋锐,李明勋拿起看了看:“这是高山蛮的武器?”

    布莱扭过头,道:“自然是,我们洪雅人才不会用如此粗劣的东西!”

    李明勋故作迟疑问:“几位首领,你们想让我怎么做?”

    “自然是提供武器了!”布莱硬气的说道。李明勋却问:“有这个必要吗?”

    一个矮小的首领站出来,说:“布莱,你还想隐瞒事实吗?这个时候了,是村社百姓的生命重要,还是你我的尊严重要!”

    不等布莱回应,那首领说道:“李掌柜,我请求你们为我们提供武器,高山蛮实在是凶狠,他们不仅仅是出草那般简单,意图想要杀死我们的村民,夺走我们的粮食和猎场,您不知道,这是我们唯一杀死的高山蛮子,然而高山蛮却已经杀死了我们六社二十多人了,如果没有铁质武器,我们根本无法和他们抗衡!”

    李明勋故作为难,说:“各位,我们甲螺村的武器也不多,若是给你们太多的话,就无法自保了。”

    布莱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喝道:“你们有铁匠,既然能打制斧头、鹤嘴锄和镰刀,就能打制武器!”

    “可是我们打制武器的话,会惹怒荷兰人的,布莱首领,您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向荷兰人求援,毕竟荷兰人是我们的领主呀。”李明勋说道。

    他如此说,自然是知道这条路走不通,虽然各村社向荷兰人臣服的时候都会签订条约,但其中主要是上供和税收,荷兰人仅仅是不攻打臣服的村社罢了,也不会提供保护,就拿这次洪雅六社被侵袭来说,布莱也找过荷兰人,荷兰人答应出兵却要求其提供佣金,而数额则是洪雅六社无法承受的。

    “荷兰人根本不管我们死活,那群贪婪的红毛夷只要鹿皮和金沙!”那个矮小的首领挥舞拳头抱怨道。

    布莱压下了心中的愤怒,恳求道:“李掌柜,我们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您看这样行吗,先让铁匠打制成武器,待我们抵抗住了高山蛮,再把武器重铸成农具如何?”

    李明勋笑了笑,问:“各位首领,你们有了精良的兵器,就可以击败高山蛮的侵袭了吗?”

    “至少不会向现在这么惨!”布莱低声吼道。

    李明勋道:“几位首领,你们的村民做农夫太久了,习惯了拿锄头而不是刀矛,想要他们能击败高山蛮,就要他们懂阵列、会刀矛,还要激发心中血性,才敢上阵杀敌,而不仅仅简单的换一把武器过来。”

    见众人不解,李明勋说道:“要用训练把农夫变成战士!”

    “您可以帮我们训练他们?”布莱问道。

    李明勋微微点头,他一拍手,两个人搬进来了一个大箱子,李明勋打开箱子,几个首领围过来一看,里面全是燧石匕首、投石索和烤硬削尖的长矛,都是高山蛮常用的武器,其中不少还沾染着血污,李明勋笑了笑,说道:“布莱首领,有句话你说错了,我们甲螺村与高山蛮相安无事,不是因为离的他们远,而是因为他们所有来攻击的人都死了。”

    “你们拥有那么多武士?”布莱诧异问道。

    李明勋微微摇头说:“我刚来的时候,麾下只有不到三十人能称得上武士,现在他们已经把所有的丁壮训练成了武士!”

    “那么,你也可以把我们的村民训练成武士?”一个首领问道。

    李明勋点点头,说:“我不仅可以把他们训练成武士,还可以为他们提供精良的装备,只要你们把部分丁壮交给我指挥,那么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聚拢一支军队,深入山林,把高山蛮一网打尽!”

    “你.......你需要多少丁壮?”布莱小心问道。

    李明勋早有腹稿,道:“一个村社给我两百人就够了!”

    几个首领脸色都是大变,洪雅六社大的不过七百户小的四百余,加在一起也不过四千户,抽调一千二百人出来,着实是伤筋动骨,但是李明勋的提议着实诱人,如果能一举消灭来自高山蛮的威胁,那将是极大的好处,他们用土著语言交流了一下,布莱说道:“李掌柜,一千二百人太多了,这样好不好,我们一个村社给你一百人,凑够六百如何?”

    李明勋本就打着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想法,此时却表面的极为疑惑,问:“这是为什么呢,您要知道,六百人可没法灭掉高山蛮子!”

    布莱想了想说道:“李掌柜,丁壮是村社的劳动力核心,抽调一千多,就少了一千多干活,少了许多收成不说,还要养活这一千多人,实在是承担不起。”

    李明勋这才明白,布莱不是和自己讨价还价,他说道:“这样吧,所有抽调的丁壮全部由我训练和指挥,他们的一切用度也由我负责,你们只负责保密和提供他们给荷兰人的税赋如何?”

    布莱和几人商议了一下,布莱说道:“好吧,我们先一个村社交给您五十人,凑够三百人,看看效果,若是您真的把他们训练成上阵的武士,再送其他人来也不迟。”

    李明勋知道逼的不能太紧,只得答应,待几个首领离开,阿海才说道:“师傅,你干嘛帮他们训练士卒,还替他们养兵,实在是便宜他们。”

    李明勋哈哈一笑,说:“帮他们训练,替他们养兵不假,但却不是便宜他们!阿海,我问你,你听过兵从将领,草随风这话吗?”

    阿海迷茫的摇摇头,李明勋说道:“把一个农夫变成战士很困难,但是让战士去拿锄头更加困难,那些丁壮成了兵,打了仗,就再难变成农夫了,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办,布莱可没有仗给他们打,他们只能跟着我们!”

    “而且,只要我们厉兵秣马一开始,洪雅六社就彻底和我们上了一艘船,当有一日我们与荷兰人决裂,布莱他们只能和我们站在一起。”李明勋最后说道。

    从大市场出来的李明勋乘坐一艘鸟船返回了布袋港,回去之后,他安排高锋率领二十个护卫队成员前往甲螺村接收来自洪雅族的丁壮,进行简单的操练,而他则带领两百名乞列迷人和剩余的卫队前往了虎尾珑社。

    在向导的指引下,李明勋来到了虎尾珑社的营地,这座营地位于一道断崖的下面,高达二十丈的断崖峭壁是无法轻易攀下来的,而围绕这断崖的平地则被栅栏和壕沟围了起来,里面有上百座茅草屋,其中一座尤为巨大,正是虎尾珑社人祭祀的地方,这这间充斥这异味的草屋内,李明勋见到了巴隆,他脸色苍白的躺在草堆里,显然受了伤。

    “我中了高山蛮的埋伏,是卡纳布亚的征帅,我中了他们的陷阱!”巴隆虚弱的说道。

    李明勋撕开他的上衣,看到的是一串发黑的圆孔,显然是某种利用了树木弹力加上钉子制作的陷阱,伤口尚未止血,却已经化脓了,而伤口没有经过处置,反而周围用颜料画了许多莫名其妙的符咒,李明勋连忙说:“快去取清水,煮沸拿来。”

    不多时,巴隆的属下取来热水,李明勋用白布蘸着热水,把伤口和周围的符咒一并清洗掉,清洗一半,却被一只粗壮有力的手抓住了,李明勋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阿海喝道:“多亚,你想做什么?”

    “这是大巫师为巴隆设下的咒语,若是没了,巴隆的命也就没了!你们想害死巴隆吗?”多亚厉声喝道。

    李明勋看向阿海,问道:“他是谁?”

    “虎尾珑社的武士,巴隆之前,他便是虎尾珑社最厉害的人,他的父亲也是前一任的族长,他的母亲是大巫师、”阿海低声说道。

    李明勋冷冷一笑,说:“多亚首领,你是怕我救活了巴隆,耽误你成为虎尾珑社的下一任族长吧!”

    多亚听了李明勋的话,扔下两句狠话,也就离开了。

    从阿海那里,李明勋才知道,巴隆正是为了救率兵冒进的多亚才中伏的,为了表明自己不是故意害他,才让身为大巫师同样也是巫医的母亲救助,而李明勋根本不相信那些神棍的能耐,待清理完巴隆的伤口之后,把沈达春赠送的金创药涂抹之上,很快就止住了血。

    巴隆的伤口不深,也没有伤及内脏,所以问题不大,这个时候李明勋才明白当初与巴隆一起去抢夺西班牙战船,他一定要拿西班牙人的脑袋回来,原来虎尾珑社内部也存在着巨大的竞争,巴隆拿西班牙人头,也是为了彰显武功。

    “说说高山蛮的情况吧,我带了精兵来,可等不及你伤完全好。”李明勋说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