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五 乞列迷人
    李明勋没有解释,而是指出西蒙斯话里的错误,认真的说:“他们是乞列迷人,也是此次我们贸易的主要对象,对待贸易伙伴,应该保持尊重!”

    西蒙斯无奈的摇摇头,李明勋却问道:“我看那似乎不是男人,你可看清楚了。”

    “没有,在我眼里,野蛮人都是一个样的,而且阁下,我要提醒您的是,在很多蛮子的部落里,女人也是战士,他们射出的箭也可以洞穿人心,甚至有的更为致命!”西蒙斯冷着脸提醒道。

    “好吧,西蒙斯,你立刻派三个人和一艘船南下,通知高锋快点赶来,想要和乞列迷人进行公平的贸易,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行的。”李明勋连忙命令道,而在心里他也知道,既然乞列迷人出现了,那么东虏也不远了。

    虽说东虏最近的主力在宁古塔,但那是在平时,如今这个时节,满清也是要收取毛皮税赋的。

    安排完了一切,西蒙斯赶了回来,问:“现在我们做什么,阁下?”

    “悄悄跟上去,弄清楚这个部落的情况。”李明勋说道。

    李明勋留下了两个人在这里接应后队,其余人则跟在了那三个乞列迷人的后面,队伍穿过狩猎的小径向东前进,进入了茂密的山林之中,饶是大白天,也少有阳光射入,所有人都沉默了,然而李明勋却表现的极为勇敢,走在了最前面,与猎人护卫一起清理着地上的陷阱和夹子,这感染了士兵,让其不会心生退意。

    穿过了丛林,来到了一处空地,正是富尔丹城的废墟,李明勋悄悄的攀登上一处土墙,往里看去,里面用茅草和原木搭建了七八个棚子,勉强可以遮雨,棚子下有近五十人,正在烧水做饭,但李明勋并不认为这是乞列迷人的村庄。

    原因很简单,这里没有房屋、围墙,也没有养猪羊的猪圈,最为关键的是,棚子下没有孩子没有老人,甚至能明显辨认出的男人。

    嗖!

    李明勋感觉脖子一凉,一阵锐利的啸音从耳边炸响,全身的汗毛竖起,直接从土墙上滚落在了地上,温热的液体从脖颈里流淌,李明勋一抹,满手鲜血,继而是剧烈的痛感袭来。

    西蒙斯看到了李明勋脖子的血液,忽然一声大吼,对着先遣队大喊了几声,便有七八了西班牙火枪手齐奔到了矮墙的缺口处,列成两排,瞄准了里面。

    “不,不要开火!”李明勋看到这一幕,捂着脖子站起来,他可不想这么早和乞列迷人敌对。

    然而,西班牙人听不懂他的话,西蒙斯翻译过去的时候,第一排的火绳枪手已经扣动的扳机,李明勋骂了两声,立刻吹响了号子,埋伏在土墙废墟里的刀牌手立刻翻身而入,这些都是李明勋在远征队里精挑细选的精锐,动作甚是迅捷,他们用手中的藤牌格挡射来的箭矢,然后飞身扑过去,用身体撞击,用刀把敲打,把反抗者解除武装,击溃其他人。

    一刻钟的功夫,先遣队就控制了废墟里的局面,没有一个人逃脱,虽然这与先遣队的精悍能力有关,但无人感觉骄傲,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对手完全是女人,虽然有五个人受伤,但都不是致命伤。

    李明勋坐在木桩上,任凭西蒙斯为自己包扎伤口,他的手里提着一根箭矢,箭杆是用笔直的木头制成,而尾羽则是华丽的野鸭羽毛,然而那箭镞却是用骨头打磨而成的,这种箭矢是缺乏铁器的女真人常用的骲箭,这支箭矢不长,想来用它的弓也不是硬弓。

    “大掌柜,这小娘们就是伤你的贼人,这是她的武器。”一个护卫把一个十七八的女孩扔在了李明勋面前,还有她的桦树皮做的弓袋,以及那把简陋的短弓。

    “若是再偏一寸,我定然是死了。”李明勋微笑说道。

    那女孩被押住,却兀自反抗不时大叫,她的脸上涂着颜料,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身材欣长,就是耳朵密密麻麻的耳钉着实有些煞风景,她对李明勋怒目而视,像极了一个发怒的母豹。

    李明勋道:“把她放开吧,一个脚踝受伤的女人,也跑不远。”

    那女猎手忽然愣了愣,发出了一声怪异的询问,李明勋没有听清楚,只知道她发了三个音,只是听那声音,似乎没有那么敌对了,女猎手继续询问着,不断修改自己的发音,好像在回忆一个遗忘词汇的准确发音,尝试了十几遍,李明勋终于听懂了她的话:“明国人!”

    “对,我是明国人!”李明勋激动的回应道,但是从女猎手那迷离的眼神之中看出,她不懂自己说的话。

    “不要为难她,给她些吃食。”李明勋只能如此说道。

    李明勋交代完,来到了一处棚子下,看着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五十多个女人,有些迷茫,他可不认为这里是女儿国,这些女人中只有五个能用弓矢的猎手,其余都是算不得战士,其中还有七八个只能算是孩子,看起来十岁多一些,当然,这是在李明勋的眼里,在乞列迷人的部落,十岁就可以结婚了,即便是刚刚走出野蛮的满清,皇太极也不过把婚配的年龄限制在十二岁之后。

    刚才打了一场仗,只有几个猎手受伤,那些妇孺在西班牙火绳枪手出现的那一刻就吓的四处乱跑,即便是现在,她们也不敢看那些西班牙人,显然这和乞列迷人几年后遇到俄罗斯人,称之为罗刹鬼是一样的。

    “西蒙斯,让你的人去休息,他们会把这些女人吓坏的。”李明勋招呼着西蒙斯把西班牙人撤走,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越发感觉有些奇怪,这些女人似乎是躲到这里避难的。

    看着她们,李明勋想起了小时候奶奶讲过的故事,说是日本鬼子的时代,每当村外有军队出现,女人们都会进山躲避,以免被鬼子和汉奸糟蹋了。

    “我是明国商人!”李明勋蹲在了人堆前,一边打着手势,一边解释道。

    见这些女人不信,李明勋让护卫从船上取来一个箱子,倒出了十几种东西,剪刀、匕首、针线、印度棉布和各色棉绳,以及盐巴和糖果,他从棚子的柱子上取来挂在那里晾晒的兽皮,放在了自己的箱子里,然后把一小袋糖果放在了一个女孩儿的手里。

    这些人虽然听不懂李明勋的话,但是认得李明勋箱子里的东西,几个年长的还指着李明勋讨论起来,而那个小女孩则眼巴巴的看着口袋里的东西,李明勋从中取出一块芝麻糖,掰成两半,一半塞进了自己嘴里,一半放在了小女孩儿的手里。

    小女孩儿尝了尝,兴奋的大叫起来,几个年纪相仿的纷纷出手,把一袋糖果分食,妇孺们这才放松了戒心,李明勋见她们总是警惕的看着西班牙人,连忙让那些金发碧眼的家伙离远一些。

    “明国人,商人!”一个年纪稍大的女人抚着自己隆起的肚子,用汉语说道,但她只是懂这一种语言。

    李明勋热切的点点头,那怀孕女人对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大家看向李明勋的脸色变了,眼神之中多了些崇拜和好奇,而李明勋见这个女人似乎是首领一般的存在,便把所有东西推到了她的面前。

    怀孕的女人招呼了几声,一群人从地上站起来,开始做饭,李明勋命护卫把船上的锅和各色调味料加入了进来,还拿出了酒水款待了众人,但是只有几个猎手喝,其余都不敢饮用。

    “嘿嘿,大掌柜的,这些女人看起来脏不拉几黑黢黢的,但是要**有**,要屁股有屁股,想来洗干净也是挺俊的,能不能赏给我两个做老婆?”一个护卫笑呵呵的问道。

    李明勋瞪了护卫一眼,他知道在这个时代士兵的这类诉求是完全合理的,李明勋仍旧选择拒绝,他不想过早与乞列迷人产生冲突,无论在野蛮的部落还是文明的华夏,女人都是重要的财产。

    “放心吧,等这次回去,我给你们的钱足够你们一人娶三个老婆。”李明勋说道。

    “可是咱商社里女人忒也少了。”那护卫说道。

    李明勋道:“只是现在少,两年内你们谁讨不到老婆,便算在我头上,怎样?”

    “大掌柜,咱要不放回去几个,好找到她们的部落,好东西肯定在部落里,您刚才看到没有,那个女人用两张上好的貂皮换了我一袋盐巴,这买卖真是太值当了。”护卫小声的问道。

    “万万不可,如今你我都身在险地,至少要等到大队人马到来,而且我们与她们发生了冲突,若不有几日交往,她们回去定然要说我们坏话的。”西蒙斯当即说道。

    李明勋也是如此打算的,即便自己释放善意,也得对方感受到并且接受才是。

    三日后,所有人马都赶到了朱尔根,李明勋安顿好远征队后,才放了几个人回去,其中便有那个受伤的女猎手,这几日接触李明勋发现这个女猎手是所有人的首领,好像与怀孕的女人有亲戚关系,出乎李明勋预料的是,女猎手接受了他的礼物——布匹和烈酒,但是却存放在了怀孕的女人那里,然后带了两个未曾受伤的猎手离开了。

    李明勋派遣出去的护卫跟了不到三里路,就被她们甩开,悻悻而归。

    不消两日,女猎手便带人回来了,李明勋原本以为双城子会被围困,然后自己亮明了身份和实力之后再与乞列迷部落的首领谈判,但没想到的是,女猎手只带来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乌扎拉部落的首领巴亚吉尔巴海。

    “你就是布和说的明国人吗?”

    站在李明勋面前是个矮壮的乞列迷汉子,他看起来三十余岁,实际年龄可能更小一些,梳着长长的辫子,脸上有些深深的沟壑,穿着脏兮兮的鹿皮靴子,褐色的皮裤,腰间还插着一把短刀和弓箭,出人意料的是他的汉语字正腔圆。

    李明勋这个时候才知道那个女猎手叫做布和,他回应道:“是的,巴海首领,我是明国人。”

    巴海看了看李明勋身上的衣服,昂起头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环视一周,眼睛掠过厚重的城墙废墟和密密麻麻的灌木丛,他说道:“明国人,让你的部下出来吧,没有人能躲过巴海鼻子!”

    李明勋无奈之下只能吹响号子,埋伏在周围的士兵全都出来,远征队精良的装备让巴海脸色微变,但是他看到了西班牙人的时候又有些狐疑,最终他的眼睛盯在李明勋的脸上,问:“明国人,你是明国的官员,还是商人?”

    “我是商人!”李明勋如实说道,但是话这么说出口,李明勋就看到了巴海眼中流露出的失望,似乎这个男人期待自己是明国的官员。

    李明勋微微一笑,又道:“巴海首领,你看我的身后这些士兵,他们有着精良的装备,强壮的身体,即便是在清国那边,也是少有的勇士,而这些都是我的家族赐予我的。”

    “家族?”巴海问道。

    “是的,我祖父和父亲都是官员,而我喜欢冒险和经商,他们为了不让我受到伤害,便把这些虎狼之士赐予我作为护卫。”李明勋信口胡诌道,反正巴海也无法去验证,而士兵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原来如此,看来布和说的对,你不是普通的商人!”巴海如此说道,他从怀里拿出绢丝包裹的文书来,看巴海珍重的样子,那似乎是了不起的东西。

    巴海说:“想不到我巴海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上国大人,真是三生有幸呀。”

    李明勋接过那文书来,打开之后发现已经有所毁损,但却是大明签发的敕书,看落款,乃是万历年间签发的,内容则是委任一个叫做失帖尔的人为莫温河卫的卫指挥使,而根据巴海解释,这位失帖尔便是他的祖父,而根据李明勋的了解,如果不是满清作乱,大明继续维持奴儿干都司的统治话,那么巴海将会世袭罔替成为这一任的莫温河卫的指挥使,正三品的武官。

    虽说如今这敕书已经无用了,但是却足以拉进二者之间的关系了,巴海对待李明勋的态度也好了很多,李明勋则款待了他酒肉,旁敲侧击此地的情报,而作为乌拉扎部的首领,巴海掌握的情报显然更加全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