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四 抵达
    西蒙斯立刻说:“毫无疑问,是叛国者,他们在积蓄力量,图谋推翻日本幕府的统治。”

    李明勋也是这般猜测的,至少现在来看,颍川藤左卫门幕后本家是萨摩藩,觉严则是另外一个外样大名的代表,在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结束日本战国时代的现状下,西南各藩国是受害最大的,无一例外的受到了改易、减封的待遇,显然,这群战国时代的豪强没有那么容易屈服,无时无刻不想着倒幕,这个目标一直到两百多年之后才成功。

    “西蒙斯,我与这些野心家合作,只不过是结个善缘罢了,而对于目前弱小的腾龙商社来说,安全和稳定的环境更利于我们的商社的发展,两门火炮不足以改变什么,但若是二十门就很难说了。”李明勋淡淡说道。

    “不会吧,才二十门而已。”西蒙斯显然有些不相信,在泰西各国中,每次大海战,所使用的大炮都超过千门,区区二十门可以改变什么呢。

    西蒙斯显然对东亚的局势不了解,不要说日本,即便是在东北亚,大明与满清这两个庞然大物的战争中,二十门红夷大炮也足以改变战场格局了。

    见西蒙斯依旧有些不依不饶,李明勋没有理会,他拿出一卷海图,摊在了桌子上:“西蒙斯,是时候谈一下我们的目的地了!”

    “是的,阁下,我们远征的目标,那个让您魂牵梦绕,而且愿意发起远征的地方!”西蒙斯说道,而在心里,他补充了一句——那个赚更多金钱的地方。

    事实上,即便是作为李明勋副手的西蒙斯也只知道李明勋的远征目标在北面,而水手和士兵只知道在万里之外的寒冷地带。

    西蒙斯揉了揉因为激动而发红的眼睛,凑上去看那张海图,那显然是根据原来的海图扩充的,用一个红色的叉子标注了目的地,当看到那个叉子所在准确位置的时候,西蒙斯的眼睛瞪大了。

    那是一片位于朝鲜北面的原始丛林中的湖泊,位于内陆至少一百英里,如果算实际路程可能要三倍于此,西蒙斯对那个地方只有有限的了解,甚至不知道那湖泊的名字,但却知道,那是鞑靼人(满清前期,西方人的称呼)的地盘,那是一片原始的森林,里面肯定全是肮脏而凶残的野人。

    西蒙斯抬头问道:“阁下,请问这个湖泊里有什么,金矿还是银矿?”

    在西蒙斯的眼里,这种寒冷地带能出产的也只有两种值得去冒险的东西了。

    李明勋问:“西蒙斯,我问你,你们泰西人为什么愿意不远万里来到东亚?”

    西蒙斯认真回答道:“当然是为了赚钱,您知道的,美洲虽然有大片的土地,但只有金银矿是迷人的,但亚洲不一样,虽然没有马可波罗说的遍地黄金,但是这里有很多欧洲需要的商品,你们明国人在千年之前不是就打通了前往欧洲的陆地丝绸之路了吗?”

    “那亚洲最赚钱的是什么?”李明勋继续问道。

    这个问题根本不用思索,西蒙斯道:“欧洲人喜欢日本的金银、东南亚的香料、台湾的蔗糖,至于你们明国的东西就更多了,丝绸和瓷器永远是满足不了市场的。”

    西蒙斯喋喋不休的说着,任何一个在这片海域待久了的西方人都知道赚钱的门路,上至总督下至水手都是如此,区别是能不能赚到,而李明勋却忽然打断了他,问:“西蒙斯,你说的很对,但有这么多赚钱的商品,你为什么赚不到钱呢?”

    西蒙斯恍然愣住了,他仔细想过之后,叹息一声:“西蒙斯出身贫贱,而想要插手东方的贸易,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海上就是完全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强者独揽一切,弱者一毛不得。”

    “是啊,做海贸需要的就是实力,但是我没有与泰西列强、郑芝龙对抗的实力,想要崛起,只能去开拓新的领地和新的商品。”李明勋说道。

    “您说的对,但是我还是不明白,这个湖里究竟有什么?”西蒙斯说道。

    李明勋笑道:“只有贵妇人才穿的起的毛皮,药材中的最昂贵的人参,这两样足够了吗?”

    “可那是鞑靼人的地盘,我可是听说,连你们明国大皇帝陛下都对鞑靼人无计可施。”西蒙斯道。

    “那是鞑靼人顾及不到的地方。”李明勋说道,他见西蒙斯感兴趣,用手在东北亚一圈,说道:“大明和日本需要的人参和毛皮都产自这片区域,也是质量最好的产区,但是因为鞑靼人与大明的战争,这两种商品贸易渠道已经断绝,只有少数的走私才能获得,而朝鲜已经被鞑靼人征服了,如果我们获得这两种商品的产地.......。”

    “那就可以垄断毛皮和人参的贸易!”西蒙斯的眼睛里放出了精光。

    然而,西蒙斯的眼睛很快变的认真起来,他说道:“我们商社的高层都说,您做事从来不只为了金币,想来这里还有其他重要的意义。”

    李明勋呵呵一笑,说:“当然,比如说人头,一个鞑靼人的人头在大明价值一百两,而且还可以通过它结交很多明国的大官和将军,这一点足够了吗?”

    “好吧,想不到这里还是一个宝地,您说服了,指挥官阁下,现在我们商讨一下征服计划吧。”西蒙斯认真起来,开始研究这份地图。

    李明勋道:“西蒙斯,这片湖泊叫做兴凯湖,那里有最肥美漂亮的毛皮,也是部落集中的地方,有两种办法到达,一种是逆绥芬河而上百里,上岸后翻越百里脚程的丛林,进入勒富河,顺流而下二百里即可到达。第二种则是在这里,庙街,从这里逆黑龙江而上,到乌苏里江逆流而上,然后逆松阿察河直接进入兴凯湖。全程,两千里或者三千里,但全部是水路,其中至少一半可以让虎鲨号进入。”

    “第一种,当然是第一种!”西蒙斯不待李明勋说完,就做出了选择。

    “阁下,我们是第一次进入这个神秘地带,这种寒冷区域,到处都是无人区,您说的这条黑龙江虽然宽阔,但却有太多的支流,你我都没法分辨哪条是乌苏里江,进了乌苏里江也没法分辨哪条是松阿察河,水路确实方便,但是内陆的河流不经过勘探的话,也很容易搁浅,我绝对不会把虎鲨号开进一片未知水域的。其次是时间阁下,等我们一路探测,来到兴凯湖的时候,至少也是十月了,在这种地方,应该要结冰了。”西蒙斯认真分析着。

    见李明勋眉头紧皱,西蒙斯开导道:“阁下,我知道这条水路附近也有许多的部落,可以交易到高价值的商品,但是阁下,您要知道我们无法一次征服这片区域,考虑到交往、贸易、侦查以及可能发生的交战,越早到达目的地越好,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

    “你说的对,西蒙斯,是我太心急了。”李明勋当即说道。

    装载完了货物,补充了淡水和食物之后,虎鲨号与涌金号出发,离开了日本水域,向着北方而去,穿过了对马海峡进入了日本海后,折返向西北,进入了朝鲜的沿海,此时正值东南季风盛行的时候,有日本列岛的保护,倒也不担心受到台风影响,除了在对马海峡劫了两艘在朝鲜和日本之间走私的日本船,倒也一路无事。

    日本船上的财货被一扫而空,只给日本人留下食物和水放行,做这种坏事的时候,李明勋还命人升起了西班牙的旗帜。

    在朝鲜东海岸行驶了半个月,遇到海边的渔村和城镇,李明勋都会派遣小船进入,一是补充一些新鲜的食物,二是打听所在的位置,一直到了图们江附近,李明勋才确定距离此行的目的地海参崴不远了。

    确定了目的地之后,两艘船开始提速,沿着海岸线一路向着东北防线行驶,沿途但见海岸边曲折蜿蜒,一条如巨龙一般的山脉随着海岸线的方向延伸着,眼前的树林也变成了苍翠的针叶林,虽然正值夏季,海风依旧闷热,但是远处一座接着一座的峰峦,那顶部不化的积雪却提醒着所有人来到了北地。

    “指挥官阁下,按照那个朝鲜人的说法,我非常确信这就是您的说的海参崴,距离兴凯湖最近的海湾。”西蒙斯观察着海湾里的岛屿、暗礁和入海口,认真的说道。

    李明勋也拿望远镜看着四周,他在前世曾参加中俄海上联合演习,到过彼得大帝湾和海参崴港,虽然眼前全无后世的灯塔、港口和城市,但山峦和河流是不会变的,李明勋微微点头:“好吧,西蒙斯,你和宋老七各自带一队人下船,寻找一处合适的地点。”

    西蒙斯咧嘴一笑:“是安全、拥有淡水、木材和充沛食物,以及可以避风的港口,最好拥有建设城堡所需的一切!”

    两天之后,虎鲨号与涌金号停泊在了海参崴的海湾里,这处由西蒙斯亲自勘探的海湾拥有超过二十五米的水深,海湾深入内地,一个半岛将它包裹在里面,是一个完美的地点,如果修筑了防波堤,无论什么风暴都不会得逞。

    所有的水手、士兵和牲畜下船休整,探查了周围的一切,周围的海滩上到处都是海豹,即便是猎杀它们就足以让水手们发一笔小财,远征队在这里休整,用鸟蛋、鲜鱼和浆果弥补长时间航行对身体的亏欠。

    李明勋用了五天的时间探查并且规划了海参崴的港口和城堡,把这里的一切交给了宋老七,然后带领远征队出发,沿着绥芬河逆流而上。

    远征队一百五十人,卫队和西班牙火枪兵各五十人,其余都是临时招募的水手志愿者,因为李明勋为远征拿出了很高的价码,所以很多水手报名,李明勋却不能完全接受,原因很简单,海参崴的建设也需要人,而有些水手是不能拿去冒险的。

    虎鲨上的水手分为,前中后甲板和横桅四组,能在高耸而危险的横桅上服务的水手是所有水手中的骨干,而前甲板的水手因为年纪大且导航、航海经验丰富都被拒绝参加远征队,李明勋只在中甲板和后甲板上的水手中挑选了五十人。

    远征队徒步行进,他们的行礼、补给和武器之外的装备则由两艘小船和六十匹马骡驮负,又高锋统帅,沿着绥芬河北上,而李明勋和西蒙斯则带了三艘小船和二十人精锐乘船作为向导,打头在前。

    斥候队不断在绥芬河中留下浮标作为印记,引导后队前进,逆流行进了五日后,李明勋下令上岸,西蒙斯看了看远处长满草的倒塌土墙,说道:“指挥官阁下,显然这里曾经有人居住过,这似乎是个荒废的城堡。”

    李明勋道:“这里应该是朱尔根,在西面还有一个荒废的城堡叫做富尔丹,两个城堡让这里并称为双城子,而在千年以前的大唐,这里叫做北沃。”

    “您怎么知道的,难道您曾经来过这里?”西蒙斯越发感觉李明勋神秘了。

    李明勋微微摇头,指着地上一块长满苔藓的石板,用手扯掉上面的杂草,斑驳的表面写着双城子卫的字样,而在下面,还能依稀看到是大明永乐年间遒劲字体。

    “这里是我华夏故土呀。”李明勋略显悲凉的说道。

    “看来是明国字,应该是明国的土地了,想不到明国连这极北之地也纳入版图,真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西蒙斯由衷的说道。

    李明勋无奈的摇摇头,心中更是五味杂陈,两百多年前,大明王师暴霜露,斩荆棘,来此荒蛮之地,招抚各部,那时的大明蒸蒸日上,端的是天朝上国的气魄,有的是汉唐遗风的胸怀,想不到百年之后,帝国堕落至此,祖宗留下的土地就这么被蛮夷占据了。

    “哎,上天让我穿越到这个时代,定然是让我改变这一切的。”李明勋坐在石碑旁,怅然感慨,就在他神往的时候,忽然被身边的西蒙斯扑倒在地,李明勋顿时感觉全身疼痛,特别是被甲叶夹住的肉,但是嘴巴却被西蒙斯捂住了。

    李明勋见西蒙斯脸色惊骇,知道这并不是玩笑,扭头一看,先遣队的士兵全都趴在草丛里一声不吭,他小心的抬起头,远远看到三个人从灌木丛走出来,三人都是蓬头盖面,挂着短弓,身上则是穿着灰色的衣服,从那略显僵硬的料子来看,应该是鱼皮所制,定然是东海女真的一支,后世被称之为赫哲族的女真人,而在现在,他们还在被称之为乞列迷人。

    待那三人走远了,西蒙斯方长出一口气,问:“指挥官阁下,您在想什么呢,差点被野人发现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