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三 秘密贸易
    乘坐轿笼经过了长崎最繁华的贸易街道,在与各位通事分开之后,轿笼饶了一个一个圈子,进入了一条小街道的茶食店内,李明勋微笑走进去,小小的店铺里只有颍川大通事和觉严二人,他们面前的小桌上摆着几盘小吃,蘸了酱料的团子还有一盘油豆腐。

    “尝尝这油豆腐吧,里面裹了鱼碎,是最鲜美的鲣鱼!”颍川笑呵呵的把一盘油豆腐推到了李明勋的面前。

    李明勋摆摆手,他本就对鱼类不感兴趣,在海上又吃了很久的鱼肉,更是觉得反胃,他只得说道:“大通事,禅师,有话还是请直说吧,从福济寺出来后,我的胃口可是一直被吊着呢,哪有胃口吃东西呢?”

    颍川微微一笑,他看了看身边的觉严,说:“李先生,您在港口的登记在下已经看过了,您说您来自福建,而您船上确实有许多福建水手,但是李先生,我们也注意到,您的护卫之中有十几个泰西人,而我们唐通事对福建最为了解,没有听说过您的家名!”

    觉严适时提醒道:“一个没有强大背景的年轻人,骤然拿出了两万多张鹿皮,真是可怖!”

    李明勋这才知道自己什么哪里露出了马脚,要知道,即便是最鼎盛的时候,独霸鹿皮市场的荷兰人一年也只往日本运送了十五万张鹿皮罢了,李明勋骤然拿出这么多,特别是在鹿皮越发减少的今年,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

    “是吗,很恐怖吗?”李明勋微微一笑,他敲了敲桌子,说:“我倒是不觉得恐怖,大海无边无际,什么都可能发生的。”

    “李先生,您可以告诉在下您的真实身份吗?”颍川问道,他想了想,又说:“除去腾龙商社大掌柜这个,我派人询问了很多来航唐人,无人知道。”

    李明勋有些无奈,他明明说的是实话,但是见二人一点没有表明来意的意思,李明勋索性说道:“那二位认为我是什么身份呢?”

    “一个海盗,或者是佛郎机人、西班牙人的傀儡。”觉严毫不客气的说道。

    李明勋微微一笑,心道这人还有些能耐,从本质上来讲,生丝和大部分的鹿皮都是通过抢西班牙人夺来的,这是真正的海盗行为,至于后一种猜测也很接近现实,在海上,能提供如此数量商品的,只有四个势力。

    “李先生,我们在等您的答案,这关乎我们接下来的合作,请您慎重回答。”颍川站起身,躬身一礼,认真的说道。

    李明勋道:“我就是腾龙商社的大掌柜,这是事实,至于海盗之说,二位不会不知道,在海面上,海商和海盗并不矛盾,至于佛郎机人和西班牙人嘛,如果二位想和这两者做买卖,我确实有渠道。”

    李明勋说的算是事实,虽然他和西班牙人彻底对立,但是对日本来说,西班牙与葡萄牙没有什么区别,二者能提供的东西也没有区别,所以李明勋完全可以作为中间人去澳门找葡萄牙人,说起来,在日本锁国之后,正与荷兰人、西班牙人开战的葡萄牙人日子并不好过,之所以能坚持下来,完全仰仗于郑芝龙,这厮因为在澳门有一段难忘的经历,也有意培养葡萄牙对抗荷兰人,一直以来都在帮葡萄牙与日本贸易。

    “好吧,您的答案并不能让在下满意,所以在下也不能吐露一些实情,只能隐晦的告知您,我们的本家有意与您进行秘密贸易。”颍川说道。

    见李明勋没有追问,颍川说道:“我们的秘密贸易事关违禁商品,主要是硝石、火药、铁炮和国崩,我的属下观察到,您的护卫全部拥有品质上佳的西班牙铁炮,所以在下感觉您有这个实力,也用这个魄力。”

    李明勋眯眼看了看二人,颍川有些急迫,但是觉严脸色却犹豫不决,他可以确定,二人的意见并不统一,或者说,二人并不属于一个本家。

    正说着,颍川递给李明勋一张清单,上面写满了商品名录和价格,从一杆火绳枪三十五两银子的价格来看,颍川的本家很有财力,而且需求紧迫,但是李明勋目前却没有什么办法,他所有的火器都来源于林诚从马尼拉带出的,还有便是西班牙人那里的缴获,目前也仅仅是够用罢了,哪里能卖给旁人。

    李明勋心里盘算着,在他的计划里,日本是主要的市场,即便是将来在大明打开局面,考虑到未来席卷大明全境的甲申国难,富有金银矿,且缺乏原料的日本仍旧是一个优良的市场。而从今日交易的情况看,能与日本的一些权贵交好是对于贸易是非常有利的。

    即便不考虑远略,目前来说也有一件事是需要有实力的人来配合的,那就是购买牲畜。

    考虑了一会,李明勋感觉可以拿出两门火炮和足量的炮药,以及五十支火铳作为交易,原因很简单,虎鲨号上如今且有三十六门火炮,如果不是与西洋列强争锋的话,再少一些也无妨,而近期,李明勋的战略计划里都是韬光养晦的。

    “两位,你们准备以什么付账?”李明勋问道。

    颍川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李明勋会如此痛快的答应,见这个年轻人正用鹅毛笔在纸上唰唰写着,他答道:“金银,在下可以代表本家用金银结账!”

    李明勋摆摆手,说:“如果是大宗贸易的话,我确实希望是金银,但这次是首次贸易,我希望得到二人的支持,所以希望可以用我需要的货物来结账,并且接受我制定的价格。”

    一边说着,李明勋把自己写满字的执掌推到了二人面前,颍川与觉严尚未看,已经是脸色大变了,二人的这次试探交易,第一要义是保密,而金银体积小,最容易处置,至于价格,颍川已经感觉自己开出的价格非常优惠了,在尚未锁国之前一支质量上乘的南蛮铁炮的价格也不过十五两左右,自己给的价格开始翻了一番的。

    觉严站起来,说:“李先生,请勿如此嚣张,我们不接受.......。”

    话未曾说话,觉严就被颍川拦住了,颍川挡在了觉严面前,认真说道:“法师,且等一下,切勿着恼,以免惊扰贵客呀。”

    颍川已经匆忙浏览了纸上的内容,放在了觉严面前的桌子上,觉严这才不甘心的坐下,不耐烦的拿起那张纸,看了一眼,差点跳了起来,越看越是骇然,因为他发现李明勋新制定的条件根本不苛刻,反而宽松了不少,比如把一支西班牙铁炮的价格降低到了二十两,意料之外的国崩(大炮)价格是三千两,远远低于预计的价格。

    “李先生,这.......。”觉严倍感失礼,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也不好意思再言语,颍川只好问道。

    李明勋双手支颌,语气平缓的说道:“二位,我是个商人,我认为只有合理的价格才能造就长期而稳定的合作。”

    颍川脸色微变,看着李明勋的眼睛有些迷离,他心里知道自己制定这般离谱的价格目的是为了促成交易,好向催促日繁的本家交差,如今却是有了长期的合作,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他心中对李明勋的实力又上调了一些。

    “好吧,我们谈一下交易吧,有两个问题,首先是国崩,据在下所知,您的涌金号上没有国崩,而第二个问题是您要交易的商品,倭刀和骡马,这两样也是幕府管控的东西。请问李先生该如何保密呢?”颍川认真的问道。

    李明勋道:“你们只看到了涌金号,是因为此次前来船只中,只有涌金号可以进入长崎港,两位想要的火器,可以从另外一艘军舰上获得!”

    “军舰?”觉严抓住了其中一个关键词语。

    李明勋略略点头:“是的,军舰,不亚于荷兰人夹板大船的军舰!”

    颍川这下更有兴趣了,他说:“好吧,这艘军舰在哪里?”

    李明勋微微点头:“航行两日即可到,就在外海,我们可以当场交割,以货易货。”

    觉严和颍川相互看看,这等于解决了他们的一切问题,在外海的船只可不受幕府的监控,他们有的是办法逃脱。

    “好,既然如此,我们可以在五日内筹备好货物,进行交易。”颍川思索之后,当即说道。

    “这样最好,五日之后,涌金号便离开,我带你们前去交易。”李明勋淡淡说道。

    五日之后。

    李明勋处理完了一切事物,把船上仅剩的一些货物卖掉,补充了大量淡水、新鲜菜品蛋奶之后,启程离开长崎港,到了外海之后,就遇到了一支悬挂着琉球旗帜的船队,其中一艘福船,两艘沙船,正是颍川准备的船队,涌金号加入其中,向着虎鲨号停泊的海湾驶去。

    正是多雨的天气,当船队进入那个港湾的时候,依旧是乌云密布,转过了一道海岬,颍川藤左卫门就看到了停泊在海湾之中的那艘巨舰,上面有数百人在忙活着,火铳手排列到了两边,水手们在奋力操作着帆索,而一侧的炮门已经全部打开,露出了一门门威力巨大的国崩巨炮。

    一直到涌金号派遣的小船上前表明了身份,一切戒备才结束。

    颍川藤左卫门作为一位唐通事,没少与荷兰人打交道,幼年时候也在长崎见过不少葡萄牙、西班牙的军舰,但是如此近距离观察夹板大船还是第一次,而虎鲨号也是他见过的军舰之中数得着的巨舰。

    因为没有栈桥可以使用,颍川只能和李明勋一样爬绳梯上去,他第一时间就要求参观虎鲨号的火炮甲板,在看过两层火炮甲板上一排排的火炮之后,颍川才确信这艘是地地道道的夹板大船,而不是常出现在长崎外出岛的那种武装商船。

    看着桅杆上随风飘荡的黑底金龙旗,颍川越发对李明勋的身份感兴趣,这个年轻人嘴中的腾龙商社是确实存在的,但终究是不是西班牙人或者佛郎机人的傀儡,他也说不清楚,毕竟虎鲨号上大部分水手是西班牙人,而这个名字本身就不是泰西人常用的,关键是,一个傀儡可没有资格做这么大的决断。

    颍川几次试探,都被李明勋躲过了,双方最终完成了交易,虎鲨号用绞盘和吊索吊了两门十八磅炮下去,还有部分火铳,而换取的除了五千两白银,还有二十匹战马,四十匹驮马还有二百支倭刀,另外便是腹卷、挂甲等防具了。

    虎鲨号舰长室。

    回到了虎鲨号的李明勋彻底安心下来,坐在窗边,端着一杯葡萄酒,看着水手忙活着把蔬菜、水果和淡水搬上虎鲨号,把所有的牲畜赶进涌金号的船舱,这个时候,西蒙斯走了进来,他的脸上写满了激动,即便他这几日都闷在涌金号上,但是仍旧知道此番日本之行大赚了一笔,他个人分到的分红就超过了为西班牙人服务三年的酬劳。

    “喝一杯吗,西蒙斯,我感觉你很想庆祝一下!”李明勋提起酒瓶,微微摇晃了一下。

    西蒙斯满脸兴奋:“为什么不呢,阁下,酒是沟通人与上帝的灵药,作为虔诚的信徒,我有责任向上帝汇报我的喜悦。”

    西蒙斯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说道:“阁下,您真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一门大炮就能卖出三千两的高价来,日本人的钱实在是太好赚了,但是为什么卖给他们两门呢,若是我,我会卖给他们十二门,不!二十门!”

    李明勋回过身看了一眼这个兴奋过头的大副,问:“你想拔光虎鲨号的利齿吗?”

    “阁下,这里是中国海,不是大西洋更不是地中海,您要知道,像是虎鲨号这类强横的盖伦大帆船,只有寥寥几个国家有,而且数量不多,即便是在南中国海最强大的荷兰人,也不过拥有十二艘罢了,阁下,在我为西班牙人服务的五年里,在不开战的情况下,一年遇不到像样的战舰也是寻常事,何必杞人忧天呢?”西蒙斯比李明勋更加的乐观,兴奋的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李明勋无法反驳这个观点,他又问道:“你知道购买火炮的是什么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