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八 占领圣胡安 上
    圣胡安号不在军港之中,这可是大大出乎了李明勋的预料,他忽然有种一拳砸在棉花上的感觉,他谋划了一个月,动用了那么多的人力,费了那么多心思,欺骗了巴隆,利用了虎尾珑社,目的就是谋夺这艘军舰,将自己的事业步入正轨,但是圣胡安号却离开了,难道命运是在捉弄自己吗?

    “我们不会来迟了吧,或许圣胡安号已经返回马尼拉了。”高锋在一旁说道,他伸长了脖子,也没有看到圣胡安号,军港中只有两艘三角帆船。

    就在李明勋失望之际,阿海却给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答案,他攀上了一旁的松树,指着山脚下说道:“师父师父,那里有一面帆,巨大的矩形帆,可能是圣胡安号。”

    顺着阿海指的方向,李明勋看去,但入眼所及只有苍翠的山林,根本没有帆船,但是阿海不是目不识丁的傻瓜,他肯定不会无的放矢,李明勋犹豫要不要攀上松树看个清楚的时候,忽然看到那个方向有淡淡的烟柱飘起,他回忆了那日侦查鸡笼港的记忆,恍然想起,这个位置正是鸡笼港的商港。

    再也犹豫不得,李明勋带着斥候队立刻下山,悄悄潜伏到了商港不远处的丛林之中,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圣胡安号正在商港之中,只不过却不是停泊在海面上,而是躺在船坞之中,水下部位全部暴露在空气之中,而上百人正在它的周围忙碌着,人数最多的就是在船尾方向。

    李明勋拿出望远镜,细细观察,发现他们正在用绞盘吊装巨大的舵叶,那舵叶清晰的木质纹路显示这是一个新近制造的,显然在一个月前,涌金号上的佛郎机炮确实击毁了圣胡安号的船舵结构。

    除了安装舵叶,水手们还在清理圣胡安水下部位的水生动植物,这些水生动植物不仅降低船舶的速度,其分泌的液体还严重腐蚀船舶的木质船板,以至于欧洲人发明了在水线以下钉上铜板的方式来避免,而更多的水手则挂在舷墙上,涂抹油漆,修补漏水的地方。

    而在圣胡安号四周则是一个简陋的营地,周围有些堆砌的木材,还有大群毫无规则的建筑,帆布和木头搭建的凉棚、烧水和做饭的灶台、加工木材的小屋,不少水手在这里穿梭,而营地的设施乏善可陈,栅栏和土墙多半倾颓,外面的壕沟干涸,没有竹签,只有布置在两侧的射楼勉强有用。

    事实上,西班牙人曾经用心规划鸡笼港,想把它变成征服台湾全岛的基地,但是随之而来的低投入和财政困局让这一切多半停留在纸面上,商港来往船只稀少,原本计划的造船厂更是连一艘舢板都没有下水过,如果不是这里有一个船坞,或许圣胡安号只能等待拖往马尼拉了。

    然而,处于商港内的圣胡安号却比计划中更容易夺占,至少不用冒险登陆社寮岛了。

    李明勋与阿海在商港南面的丛林里潜伏了两日,一直观察西班牙1人的动向,而高锋则原路返回,渡过鸡笼河接应大队人马,当所有人赶到的时候,李明勋已经确定好了行动的方案。

    李明勋用木板和几个石头搭建起来圣胡安号的甲板、上炮甲板、下炮甲板和底舱的基本结构,然后说道:“今晚我们就展开行动,目的就是夺取圣胡安号的控制权。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渡海烧毁圣萨尔瓦多城军港里的三角帆船,只要做到这一点,那里的敌人就无法支援圣胡安号了,这个任务交给你宋老七,我给你二十个水手。”

    宋老七指了指远处狭窄的八尺门水道,说:“这很简单,我带人造几个木筏过去,用鱼油罐点火就是了,按照大掌柜的说法,西班牙.....哦,敌人的军港里不会超过二十人,烧完之后我们撤退便是了。”

    李明勋点点头,说:“你说的极是,保存实力为上,而攻占圣胡安号则由我和巴隆负责,,高锋指挥铳队埋伏在圣胡安号的东侧,阿海指挥掷矛队在西侧,事先要干掉射楼上的哨位。

    巴隆指了指远处乱糟糟的营地,问:“他们的营地里没有人?”

    李明勋微微点头,他认为可能是一个月前圣胡安号受到袭击,所以圣胡安号处于警戒状态,在夜晚来临前,会让除去哨位之外的所有人上船,一应作息与在海上无异,而营地之中虽然有不少建筑,但没有供人晚上休息的帐篷。

    “师父,你准备怎么攻打圣胡安号,这两日看来来往往的人,估摸着上面得有三四百人。”阿海有些担心的说道。

    李明勋一拍手,高锋和一个属下搬来来了两个梯子,一长一短,短的也有两丈高,长的更是达到三丈余,是由竹子打造出来的,而前端还有两个弯曲的铁钩子,李明勋道:“我已经观察过了,圣胡安号上的水手每天都是开着炮门睡觉,正方形的炮门超过两尺宽,下层的约么不到两丈高,上层的约有三丈,人和藤牌都可以进去,我带一队攻打下层火炮甲板,而巴隆带一队攻打上层火炮甲板。巴隆你记住,杀人不是主要的,控制住局面则是最主要的,你想要想方设法把守住连通上下的楼梯口,若有余力,下来协助我!”

    巴隆微微一愣,他把一块石头放在了木板之上,说:“你不是说敌人的首领都在船艉楼里吗,我不是应该进入那里擒杀敌人的首领吗?”

    李明勋摆摆手,说:“敌人的首领是在那里,但是敌人最精锐的火枪手也在那里,他们是训练有素的战士,我们不要硬碰硬,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占领最下面的底舱,这里也是弹药舱,只要控制了这里,我们就彻底掌控了局势,进可以用炸船威胁他们投降,退可以撤退后炸毁这艘船,干掉上面所有人,而不是和敌人去拼命,明白了吗?”

    众人皆是低头应是,李明勋趁着天亮,连忙命令众人协助工匠打造竹筏和钩梯,然后把食物和水发放下去,虽然计划的头头是道,但是李明勋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更不知道这些追随自己的战士有几个可以活下来。

    傍晚的时候,巴隆带着两个土著赶来,那两人还抓着一个被堵住嘴的人,扔在了地上,巴隆说道:“这是我的猎手抓到的,他听不懂我们的话,我听着他的话和你们汉人差不多,但也不一样,所以就带了过来。”

    李明勋看了一眼那个俘虏,竟然是个和阿海差不多的孩子,看没有刺青的脸和没有开洞的耳朵,似乎不是周围的土著,李明勋问道:“你是汉人吗?”

    俘虏的脸色微微一变,重重点头,李明勋刚要扯下他嘴里的布,但是手硬生生的停住,因为李明勋发现这个孩子的身上穿的衣服是亚麻所制,式样与泰西人的差不多,想到附近又无汉人村落,只能是圣胡安上的人。

    “一会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若是胆敢乱叫乱动,这把匕首会刺入你的心脏!”李明勋晃动着手里的匕首,冷冷说道。

    摘下破布,那孩子连连说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千万别让这些蛮子吃俺!”

    李明勋愣住了,穿越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地道的山东老家口音,难怪巴隆听不懂,这山东话和闽南话确实不一样,李明勋本想也说山东话,却意识到从小说普通话的自己早已忘却了家乡的口音,只得用地道的普通话问道:“你是山东人?叫什么名字。”

    “小人是山东人,名叫马东来,求大爷饶命。”马东来连忙叩头说道。

    李明勋让他起来,从阿海那里拿来饮水和干饼,马东来接过之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似乎许久没吃饭了,待吃喝完毕,马东来才按照李明勋的要求,如实招来。

    马东来本是登州渔民的后代,其父被登莱水师抓了壮丁,死在了东虏手中,马东来衣食无着,只能跟人出海,流落到了马尼拉,两年前被西班牙人雇佣上船,成为了火药猴(因为火药太过于危险,所以火炮甲板上只有炮弹,大部分的火药都要让人从弹药舱运送上来,而舱门紧凑,只有孩子才能灵活的工作,所以称之为火药猴。),然而两天前不小心摔坏了水手们的分酒器,未免被水手们打杀,他才逃了出来。

    “这些人真是残暴,不过是摔坏了东西,就要打杀了吗?”阿海不悦的说道。

    李明勋微微一笑,没有纠结这件事,但是心里知道分酒器是何等重要,在枯燥痛苦的航海生活中,廉价的酒水就是水手们唯一的乐趣,而每天的配给又是有限的,为了如数得到自己的配给,所以才有了分酒器这种东西,那就是水手们的命。

    “你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李明勋让马东来坐下来,认真的问道,毕竟这才是马东来最大的价值。

    从马东来嘴里,李明勋得知了许多不知道的信息,原来当初圣胡安号追杀涌金号完全就是顺手推舟的事情,他们原本的任务就是北上鸡笼港,为圣萨尔瓦多城送去一些补给和火器,并且带走圣萨尔瓦多城囤积两年的部分货物,且带走一部分士兵,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因为那些货物是从大明那里购买来的生丝和瓷器,菲律宾总督正在筹划一艘前往墨西哥的马尼拉帆船,这些商品尤为重要。

    因为菲律宾的科奎拉总督力图减少在台湾的财政支出,所以要撤走七十名士兵,只给圣萨尔瓦多城留下一百三十人,但是谁撤走谁留下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再加上季风问题,所以圣胡安号应该在今年十月左右返回马尼拉。

    虽然圣萨尔瓦多城的守备力量弱的让人感觉意外,但是圣胡安号却比想象的要强大,在原本李明勋的预估中,圣胡安号的排水量在四百吨左右,四十四门主炮,两层火炮甲板,而实际上,圣胡安号的排水量超过六百吨,除了四十四门火炮,还在甲板和船艉楼布设了四门后装填的回旋炮,而它还拥有大的惊人的货舱,由此产生的问题就是,在圣胡安号长度确定的情况下,李明勋错误的估计了它的排水量,那么圣胡安号的吃水深度肯定超过了他的预估,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己方制造的钩梯长度不够。

    李明勋不得不暗中感叹,幸亏抓到了马东来,否则这次进攻很可能会泡汤。

    而马东来更大的价值在于对圣胡安号内部构造和人员构成的了解,圣胡安号上有四百二十人,这比同等级的泰西船只上多出至少五十人,原因很简单,欧洲各主要航海强国,舰上士兵与水手的比例会在一比四左右,荷兰人的尤其要少,但是西班牙舰船的就多出很多。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西班牙人在美洲拥有最大规模的殖民地,却没有足够的海上力量,导致许多持有私掠证的官方海盗和私人海盗纷纷劫掠其归国的运宝船,为了获得货物,海盗们自然不会击沉战舰,只能进行接舷战,这个时候,精锐的舰上士兵自然越多越好。

    马东来在圣胡安上生活了两年多,清楚的知道各个舱室的位置和构成人员,在详细向李明勋介绍了圣胡安号上的构造之后,李明勋招来巴隆等人,修改并且完善了计划。

    进入夜晚,随着宋老七率领的水手乘坐装满鱼油罐的木筏下海,巴隆和高锋也潜入了西班牙人的营地之中,将射楼上两个烂醉如泥的哨兵杀死,趁着月光,李明勋带人悄悄顺着没有水的壕沟前进。

    他弯着腰,一手提着藤牌,一手攥着顺刀,腰间还插了两把燧发短铳,海风扑面而来,身后是杂乱的脚步声,三十个水手和五十个土著兵都静静的追随着,虽然这不是李明勋第一次经历战斗,但在众人的注视和追随下还是第一次,他感觉自己血液已经沸腾,呼吸急促起来。

    巴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李掌柜,如果你觉得害怕,就把这个戴上吧!”

    (一般来说,军舰在系泊的时候,船上的炮门都会关闭,一来安全,二来表现自己无害。但还有一个原因是,军舰入港之后,绝大部分的水手都会下船。但是这一次,所有水手都在船上休息,如果不通风,那么就太过于酸爽了。)

    新书签约可以打赏了,厚着脸皮求票票,伸出油腻的手求打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