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七 装备与训练
    李明勋没有向巴隆解释,而是带着他来到了营地边上一个烟熏火燎的铁匠铺子,巴隆在距离那个砖石搭建的建筑百步的时候就感觉热气从里面喷涌,里面有三座熊熊燃烧火炉,还有一些铸造模子,几个工匠和十几个学徒正在工作,铁匠挥舞着铁锤,学徒用力拉动着风箱。

    而在铺子的里面则有十几个原木架子,上面堆满了武器和农具,其中武器占了绝大部分,但却只有两样,一是锻造出来的顺刀刀条二是矛头,在一旁,几个年轻的匠人正在给这两种武器开锋,随着砂轮旋转,空气中全是火花和刺耳的声音,李明勋拿了两个完全制造完毕的武器,离开了臭气熏天的铁匠铺子。

    如今李明勋的铁匠作坊只能做出顺刀和长矛两种武器,毕竟各种手段搜集来的匠人以前只打造过农具。这个时候,几个护卫提来了几个大筐,里面都是用青藤编制的东西,藤盔和藤牌,藤盔里面垫了鹿皮,而藤牌上则覆盖了两层牛皮。

    李明勋一挥手,两个侍卫纷纷穿戴上护具,拿起武器,李明勋说:“巴隆,你的两百人要分为两队,善用掷矛的编列为掷矛队,性格剽悍,擅长格斗的编列为跳荡队,掷矛队穿皮甲,装备掷矛和投石索,而跳荡队戴藤盔,配备藤牌、铁甲,持顺刀。”

    巴隆无法相信的看着李明勋,他可不认为双方的关系好到可以让这个家伙投入这么多资源的地步,他挠挠头说:“这也太麻烦了,我的士兵可能用不会。”

    李明勋说:“你应该知道,有这些装备和没这些装备的差别,我邀请你出战可不是让你们虎尾珑社的人去送死的,你曾经猎杀过红毛夷,知道这些外来者的装备有多好。”

    巴隆微微点头,取来一个藤盔戴在头上,柔软的鹿皮贴着头皮,甚是贴合,而那藤牌则有些不同,土著也有藤牌,一般是圆形的,但这个藤牌却是矩形的,长四尺余,宽不过两尺,倒是那覆盖的老牛皮甚是坚韧,寻常的武器恐怕难以击破。

    锋利的顺刀巴隆早就尝试过了,前几次的贸易中他也购买过一些,临阵杀人再合适不过,但却不适合捕猎,所以很多猎手不喜欢,倒是那掷矛甚是锋锐,以往也未曾买到过,他提起一根掷矛,掂量了一下,倒是感觉重量合适,用力一掷,掷矛飞出,刺破空气,插在了三十步外一株大树之上,锋锐的矛尖大半插入树干,周围的树皮也是爆裂,他用力拔出来,端详起来,他不太明白为什么矛杆与矛尖之间还有多达两尺长的铁皮包裹。

    实际上,这原本是李明勋为长矛队打造的长矛,此次只得先拿来应急,毕竟以虎尾珑社士兵的素质,无法在半月内形成纪律,最关键的是,这次目的是为了夺船,不是为了和西班牙人正面作战。

    “好,我会把战士挑选出来的,也会让他们在半个月内熟悉这些武器的。”巴隆认真的说道。

    李明勋微微摇头,说:“巴隆,训练不止这么简单,我还需要他们进行技战术训练,你跟我来吧。”

    巴隆先安排人把武具分给士兵,而让李明勋出人教他们如何穿戴使用,自己则跟着李明勋来到布袋港,因为人手实在不够,这里的盐田还没有开凿,只是在海岬与内港之间修筑了一个码头,在海岬上有一个瞭望哨,以防被外边的人发现。

    在在码头一边的海里矗立着一个原木修筑的高大建筑,那似乎是一面墙,足有二十丈长,五丈高,墙壁上有上下两排的窗户,巴隆立刻感觉这好像当年看到的红毛夷的‘海上魔鬼城’,当然,现在的他知道那些可以喷吐出火焰和铁球的东西是红毛夷的战舰。

    而眼前这个舷墙就是李明勋命人搭建的,在巴隆的士兵适应了新武器之后,就要在这里练习如何攻入圣胡安号的内部,而掷矛队和李明勋麾下的铳手也要练习仰射,压制圣胡安号甲板和船艉楼上的火绳枪手。

    李明勋简单的向巴隆解释了这个简易舷墙的功用,巴隆却陷入了沉思,他沉默了一会,问道:“李掌柜,你是想夺占一艘战舰吧。”

    对于这一点,李明勋无法否认,也不想否认,为难的是如何说服巴隆和虎尾珑社的士兵配合,毕竟他的目的可不是简单的夺占圣胡安号,因为他麾下根本没有几个人上过泰西人的船,即便给他一艘盖伦船,他麾下水手也无法操作,对于李明勋来说,最好的结果是占领圣胡安号,并且收服上面的人,至少收服一半的人。

    然而,这与虎尾珑社是存在矛盾的,这个村社的目的就杀死所有外来者。

    巴隆终于意识到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了,李明勋则说道:“我知道,你们虎尾珑社与外来者有血海深仇,想要杀死所有的外来者报仇,但是巴隆,你要知道,外来者拥有的不只是火铳,他们还有大炮、城堡和战舰,如果你想彻底的报仇,就只能拥有更加大的力量,至少也不能弱于他们,所以,我们也需要大炮、城堡和战舰,不仅要有,而且要学会使用它,而在最初的阶段,我们只能从这些外来者那里学习。”

    李明勋见巴隆不说话,他又问:“巴隆,难道你想一辈子都活在复仇之中吗,你没有想过击败外来者的日子吗,身为武士和首领,难道不应该去为族人谋求更好的生活,开拓更多的猎场吗?”

    巴隆忽然抬起头,说:“你说的那些是我终身的梦想,但是李掌柜,这一次成功之后,战舰、大炮和火铳都是属于你的,而我们虎尾珑社得到什么,难道只得到武士的遗骸和红毛夷的头颅吗?”

    李明勋恍然愣住了,他不曾想巴隆的思想转变的如此之快,虽然这个家伙野心过大,但是总比愚昧顽固要好的多,李明勋哈哈一笑,道:“我们是朋友,腾龙商社和虎尾珑社也是盟友,不是吗?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共同的敌人,战舰在我的手中和在你的手中又有什么区别呢?”

    巴隆的脸色有些严峻,认真的说道:“李掌柜,你是巴隆真正的朋友,但是你要知道,在虎尾珑社之中,向敌人复仇才是最重要的。”

    李明勋听了这话,脸色大变,他宁愿带着自己人去冒险,也不愿意带上这么一群不听命令的蛮子,但巴隆却又说道:“这次暂时破例一次,就听你的,但以后绝对不会了。”

    虽然有些讨厌巴隆的这种高傲,但是如今还要仰仗于巴隆,李明勋只得选择暂时的妥协,好在巴隆接受了眼前的局面,二人商讨之后,李明勋只得答应巴隆的两个条件,第一个是此次出战,虎尾珑社必须带回来八十个人头夸耀武功,第二个则是当虎尾珑社的士兵死亡超过红毛夷的时候,李明勋必须杀死部分红毛夷,用相同的生命祭奠死去的勇士。

    对于这两个条件,李明勋都选择了答应,毕竟想要践行,也是出战成功之后,只是他有些不解巴隆为什么提出这种条件,一直到与虎尾珑社的交往密切之后,李明勋才知道了真正原因。

    说服了巴隆并不意味着说服那些虎尾珑社的土著蛮子,这群家伙嗜血成性,如何让他们手下留情让李明勋有些担心,最终他也只得妥协,最终把船上的人分为了两种。

    一种是水手和炮手,这才是李明勋想要的人,损失一个李明勋都觉得肉疼。至于船上另外的人,军官和舰上士兵,那可是西班牙的经制之师,对李明勋用处不大,也是最顽固的抵抗力量,还是消灭为好。

    而辨别两种人的就是他们手持的武器和一身着装,火绳枪就不用多说了,戴着三角帽的更是被列为的攻击目标,而在一方面,李明勋把水手描绘成被被压榨的底层,出身贫寒的奴隶,以获得土著们的同情。

    经过了半个月的训练,这支小规模的军队终于出发,商社的三艘船全部从征,士兵和水手把一桶桶的咸鱼、一袋袋的硬面饼搬上船,当然物资之中缺少不了他们最爱的烧酒。

    涌金号和两艘鸟船都有不同的任务,舱室宽大的涌金号主要作为运兵船,而补给则安置在了一艘鸟船之上,两艘船编列成了一支小舰队,而宋老七则驾驶另一艘鸟船在前,作为侦查警戒之用,以免碰到西班牙人的巡逻船。

    三月底,东南季风已起,三艘船收回锚链,一面面风帆鼓荡着,序列出了布袋港,向北而去,李明勋可不会傻傻的带着三艘船直冲鸡笼港,毕竟一个月前的那次侦查已经打醒了鸡笼港的西班牙守军,但是西班牙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一只军队从岸上袭击他们。

    但是李明勋手下这支小军队包含了两百名虎尾珑社士兵,五十人的铳队和多达七十名从水手和匠人之中招募的志愿者,总数超过了三百人,如何让这支军队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西班牙人的身后,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显然,舰队不能靠鸡笼港太近,否则可能被西班牙人的巡船抓到,但是也不能靠的太远,否则会三百二十人如何补给就成了大问题,当然,并非没有一条确切的且容易补给的道路,那就是沿着淡水河东去,折返到鸡笼河,这是西班牙人早就探查好的道路,但是这条水路穿插过台湾的东北区域,那里有数十个村社,而且属于两个不同的族群,显然这并不是容易通过的。

    李明勋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停泊点,既能躲避风暴又不会被西班牙人发现,这个停泊点还需要安全有淡水,而舰队航行两日到达淡水河口之后,所有人都警备起来,毕竟西班牙人曾经在这里建造过一座城堡,往北都曾经是他们的势力范围。

    李明勋让巴隆和宋老七分别驾驶土著民的独木舟在前面开路,即便是西班牙人看到也不会注意的,在三日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那是一个巨大的海湾,而在海湾之中,一道狭长的海岬挡住了外面人窥探的视野,经过探查,里面的水域足有二十米深,足有三艘船停泊。

    而海湾向北探入大海山梁,则像极了乌龟的脑袋。在安置好士兵和船舶之后,李明勋带领十个人对附近进行了探查,在探入大海的那片陆地最为狭窄的地方,发现了一片岩漠滩,而一块奇异的石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用阿海的话来说,那块石头像是他在大员港见过的某位泰西贵妇,而李明勋则一眼认出,这块巨石就是台湾著名的旅游景点女王头,而那座奇怪的山,则是**山。

    就此,李明勋判断,这里距离鸡笼港的直线距离不会超过二十里,即便翻山越岭绕过去,也只有两日的路途。

    李明勋把大队人马交给宋老七和巴隆,就地休整,毕竟那些虎尾珑社的土著士兵还处于晕船的状态之中,他自己则和高锋率领一支二十人左右的斥候队出发,穿过杂乱的海滩,进入幽深的森林,就再没有了道路。

    走在新开辟出来的路上,李明勋不断用旗帜留下路标,他们沿着海岸线航行,足迹却是在树林之中,以防被可能出现在海面上的西班牙三角帆船看到,而一路上都是无穷无尽的丛林,热带树木不多,倒是松树、榆树渐渐多了起来,这里的一切都好像千年来没有人打扰过一样,一直到了一条宽达两百步的大河,李明勋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处于鸡笼河边。

    很快,斥候找到了一处村落,然而茅屋和栅栏被烧毁,村中树立的旗杆上吊着几个被烧死的尸体,看样子已经死去很久了,显然这源于西班牙人的暴虐,在日本锁国,拒绝与西班牙热贸易之后,台湾就成了鸡肋之地,鸡笼港只是作为一个据点和港口,西班牙人不再进行岛上开拓,自然也不担心竭泽而渔了。

    两日之后,斥候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鸡笼港内港的丛林之中,远处的鸡笼港内水域湛蓝,而本岛与社寮岛之间的八尺门水道狭长深邃,圣萨尔瓦多城就矗立在社寮岛上,与内港相对,但是军港之中,圣胡安号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