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六 出兵
    终于完成了签约求票票,求票票!

    两日后,在处理完贌社的事情,李明勋带上最后一次的甘蔗渣返回了甲螺村,对于李明勋的归来,商社的所有人都热烈欢迎起来,在他不在的这段时日,商社的酒坊和煮盐作坊都已经步入了正轨,在获得两种畅销商品的同时,也提供更多的就业。

    而涌金号水手的回归则让鸡笼港发生的秘密公开了,在得知涌金号击伤了曾经追杀他们的圣胡安号,而且还打死了十几个西班牙人的时候,所有人都兴奋起来,有些与西班牙人有血仇的人忍不住哭了起来,在他们看来,大仇得报!

    商社的高层也是激动难抑,一直到李明勋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才让人冷静下来。

    “什么?大掌柜想夺占圣胡安号!”宋老七听完李明勋话,差点跳起来,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喃喃说道:“太大胆了,实在是太大胆了。”

    高锋却是说道:“如果我们能得到这么一艘船,那实力绝对是大提升,至少在海上,没有几个人能挑战我们了!”

    “就算抢不到,一把火烧了也好,算是为那么多亲友报仇了!”阿海红着脸,大力的拍着桌子。

    林诚拍了拍桌子,说:“可是咱没有那个实力啊,圣胡安号这么一艘船,水手加炮手,在加上西班牙士兵,少说也有三百人,那艘船咱不是没见过,就是一只长满刺的刺猬,怎么下手?虽说如今商社加上甲螺村有三百壮丁,但是真正能打的有几个?”

    见李明勋脸色有些难看,林诚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好驳他面子,赶忙说道:“罢了,今日先议到这里吧,管好自己的嘴巴,谁也不许告诉,先散了吧。”

    人一个个的离开,李明勋还未站起来,林诚问:“老弟,你想夺了圣胡安号,可不止给死在马尼拉的百姓报仇这么简单吧!”

    “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北上贸易那件事儿?”林诚盯着李明勋的眼睛,认真的问道。见李明勋不回答,他又说:“老弟呀,哥哥虽然走不动道儿了,但眼可没瞎,仓库里堆积的那些东西,在东南这块可不值几个钱呐。”

    “老哥,咱们要想干出一番大事业来,就得去做这个买卖!”李明勋认真的说道,他站起来,说:“东南这块买卖是多,但郑芝龙、荷兰人、西班牙人外加葡萄牙人,海船都快把南海给塞满了,咱们要是循规蹈矩的来,早晚会被人溺死在南海里,能插手的就是往日本的买卖,可是咱一无人脉网络,二无航海经验,就连货都不吃香,日本要的鹿皮、硝石、瓷器、生丝、丝绸,咱有几样?就是鹿皮也不够一船运的呀。”

    林诚长叹一声,说:“是啊,但是去鲸海乃至北海,连懂针路的都没有,一旦船翻了,那可就全完了。”

    李明勋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想夺了它圣胡安号,这次去鸡笼港,我才发现咱们大明的船实在是太落后了,海水温度一变,便开始漏水,只要逆风便跟没了腿似的,打两炮佛郎机,愣是把甲板震断了,涌金号算是一艘好船了,若用它去鲸海,真是玩命呀。”

    林诚知道李明勋认准的事情,谁人也劝说不得,索性摊摊手,说:“罢了,罢了,我也不管了,老弟,可万万被拿着这大好前程去冒险,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呀。”

    林诚说完,拄着拐杖离开了会议室,只剩下李明勋怔怔的坐在那里,他仔细回忆关于圣胡安号的一切,越发感觉自己的鲁莽,如果号令商社所有人马北上,一旦出现差池,一切就都毁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李明勋会放弃这个计划。

    无论从长远还是立足眼下,李明勋都需要一艘强劲的战舰进行远海的商贸活动,从造船和抢船之间选择,抢夺圣胡安号无异是省时省力的选择,既然己方的力量不足以完成这一壮举,那只有求助于盟友了。

    李明勋想要求助的盟友当然不是洪雅族那六个已经投靠荷兰人的村社,而是实力强大的虎尾珑社,三日之后,又到了与虎尾珑社秘密交易的时候,李明勋与阿海一道,押送两条渔船前往虎尾珑社,船上除了约定的商品之外,还增加了二十把斧头,还有一件为巴隆准备的礼物。

    沿着八掌溪逆流而上,航行了半日,绕过一处长满了灌木丛的河中小岛,李明勋才看到了一个简陋的码头,陆地上则是有栅栏围了一个圈子,码头上竖着虎尾珑社的图腾,而阿海也娴熟的打起了腾龙商社的旗帜。

    阿海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交易了,虎尾珑社的土著很快围拢了过来,井然有序的帮着卸货,一个头领模样的男人则与商社的账房在交涉价格和点验货物,这个时候,巴隆出现在了李明勋的面前,但是却与以前大不一样。

    他穿着合身的棉布袍服,腰间跨了一长一短两把刀,胡须和头发打理的非常干净,最重要的是他用娴熟的闽南语说话:“李明勋,李掌柜,许久不见了。”

    “看来你真的只用了两个月就学会了我们的语言。”对于巴隆学习语言的能力,他忍不住赞叹道,虽然他也知道,巴隆学会的只是日常用语,但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巴隆把李明勋让到了茅棚下,给自己倒了酒,但是却被李明勋倒了一杯茶,显然他学会的不光是语言,也知道了汉人的习惯,武士喜欢酒,但大人物喜欢茶!

    李明勋打量着周围,栅栏内侧是十几个茅草屋,男男女女出入其中,但是不见孩子和老人,而且怎么看也不想数千人生活的样子,巴隆微笑说道:“这不是我们村社的聚落,我们村社在更深入丛林的地方,这里更类似于一个前哨站,与你们商社贸易,也防备着可能的入侵者。”

    显然,这是虎尾珑社的谨慎,不向任何人透露村社所在的位置,巴隆继续说道:“我听阿海说过,你是附近所有汉人的首领,你今天来找我肯定不是为了贸易,虽然多了一些斧头,但你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李明勋轻轻点头,一招手,阿海捧来一个木箱子,李明勋道:“此次我出海远航,给你带来了一个礼物,而且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巴隆接过箱子,微微摇头,这个箱子也就比凳子大不了多少,里面能盛放多少东西呢,即便是盛满金沙他也不会心动的,因为巴隆需要的是火铳和铁质武器,这显然也放不下。在李明勋的示意下,巴隆打开了箱子,一股腐臭夹杂着石灰的味道扑面而来,巴隆探头一看,里面是一个被石灰硝制过的人头。

    几个同样看到的虎尾珑社的人立刻紧张起来,有人甚至拔出了刀,但是巴隆却喊了几句,让他们退下,巴隆倒出了人头,越看神色越是紧张,那深邃的眸子、淡金色的头发还有高高的颧骨都昭示着这是那些邪恶的外来者,残暴的红毛夷。

    事实上,这个人头属于当初在港口外迎接涌金号的三角帆船上的水手,高锋前去救援马丁的时候,抓了一个受伤的水手回来,本意是拷问些情报,但是李明勋不想让荷兰人从这人嘴里知道鸡笼港的防御状况,索性杀了,做出伤重而死的模样,从头发颜色看,这个水手肯定不是西班牙人,但却是地地道道的欧洲面孔,而在巴隆和虎尾珑社所有人眼里,这就是他们的仇敌,红毛夷的人头。

    巴隆忽然抓起地上的人头,高高举起来,对着周围的土著哇哇大叫起来,他看起来相当兴奋,以至于喜极而泣,周围的土著也是齐声高呼,用手边的工具敲打着树干和盾牌,发出震耳欲聋的战吼,最后,巴隆撬开死人的嘴巴,把酒壶里的酒水倒入其中,稀稀拉拉的酒水混杂着尸臭、血污和石灰,从人头的颈部淌出来,巴隆抓起酒碗,接了满满一碗,一饮而尽,又是放声大呼,而几个武士上前,把这个人头用竹竿跳起来,悬挂在了营地最高的大树上。

    一群土著跟在了巴隆后面,跪在地上,冲着东面连连叩首,李明勋在一旁看着,感觉那可能就是虎尾珑社所在的方向。

    这个仪式持续了许久,随着一曲悲凉的土著民谣结束,当土著们站起来的时候,看向李明勋的眼神完全变了,变的崇敬、尊重,甚至隐隐有些惧怕,一些年轻的土著和女人会躬身施礼。

    “李掌柜,你能带来红毛夷的脑袋,证明你是巴隆,是虎尾珑社真正的朋友,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请你说出你那件事情吧,就是那件需要我帮助的重要事情。你为我们报了仇,巴隆即便是死,也会帮助你完成的。”巴隆神态严正的看着李明勋,郑重的说道。

    李明勋想到过这个人头会带来巴隆更多的善意,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局,他心里一时有些内疚,考虑是不是告诉巴隆那个人头来自西班牙人,而不是红毛夷,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最终李明勋选择了否决,毕竟如果没有虎尾珑社的协助,就很难达到目的了。

    “我们所在这个大岛上,北面也有一群外来者,我们此次出海受到了他们的袭击,所以我们商社想要复仇,考虑到你们虎尾珑社与外来者的仇怨以及和我们商社的联盟关系,我非常希望得到你们村社武士的协助。”李明勋展开一张台湾岛的粗略图,小心的解释道。

    见巴隆愣在那里,李明勋说:“这次行动需要渡海攻击,会很危险,可能许多武士无法回到亲人的身边,所以我想事先对虎尾珑社进行补偿,主要是铁器和粮食,另外可以扩大.....。”

    李明勋说着,想要尽可能用利益说服巴隆出兵,但是却被这个汉子握住了手臂,巴隆眼含热泪,热切的说道:“不,李掌柜,不需要补偿,不需要铁器,我们只需要一个复仇的机会,你能给我们虎尾珑社一个机会,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明勋心中的内疚又增添了几分,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以免露出马脚,而巴隆却无比激动,问:“你需要多少武士,什么时候出发?”

    这个问题李明勋早有准备,在他的计划里,这次北上是突袭,主要目的是夺占圣胡安号,杀人是其次,也不会攻占西班牙人的城堡,更不会出现堂堂正正之战,所以人在精而不在多,而商社可以出动五十个精兵的情况下,虎尾珑社再出二百人左右就可以了。

    “二百人,最好三天内出发。”李明勋当即回答道。

    “我们村社可以出五百人!”巴隆摊开一张手掌,低吼道。

    李明勋连忙说道:“巴隆,你要知道,复仇只是一方面,不要因为复仇让整个村社都处于危险之中,我们的敌人不只有外来者!”

    巴隆稍稍冷静下来,红毛夷确实残暴可恶,但村社时时刻刻受到大肚番和高山蛮子的威胁,如果把精兵抽调一空,那村社真的危险了,而且巴隆把这次出兵当成了一去无回的行动。

    两天之后,李明勋带领虎尾珑社的二百人顺流而下,在距离甲螺村二十里的地方上岸,穿越丛林来到了布袋港,这里作为李明勋的秘密基地,已经被单独划出来,拥有酒坊、煮盐作坊、伐木场、铁匠铺,还有一个简陋的训练营地。

    巴隆万万没有想到李明勋已经有了这般基业,他看着远方的新修筑布袋码头,问道:“为什么没有船,我们不需要休息,可以立刻出发!”

    李明勋摆摆手,指着虎尾珑社的武士,说道:“巴隆你就让你的士兵这么去打仗吗?难道你不想既能报仇,又能少死一些人吗?”

    “当然!但是这已经是村社之中最精锐的力量了。”巴隆以为李明勋以为自己没有带最强大的战士来,连忙说道。

    李明勋摆摆手,说:“巴隆,想要打胜仗,想要减少伤亡,不止要挑选精锐,还要训练和精良的装备,我们在这里停留半个月,半个月之后再行出发!”

    巴隆脸色微变,大声喊道:“不行,绝对不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