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四 再遇圣胡安号
    马丁作为楚尼斯请来的人,在大员港是个大人物,又常年活动于东南亚,自然对马威这样的小人物不太了解,何斌凑上前,低声解释了马威的身份,得知马威只是一个小头目之后,马丁不厌烦的摆摆手,说:“你出一千两白银,马威会把船和水手交给你的。”

    李明勋微微一笑,心中感慨,收拾一个流氓的最好办法就是找一个更大的流氓。

    不管马威情愿不情愿,在荷兰人的威胁他,他只能把涌金号交出去,还有上面的水手,而得到的也不是一千两银子,而是荷兰人不知道从哪个海盗那里俘获来的破旧福船,李明勋把水手中马威的嫡系全都遣散,从鸟船上调集了一些用惯了水手加入到了涌金号上,带着马丁一行北上。

    此时的涌金号已经与以前大不一样,颜色被漆成了马威喜欢的黄黑交错的色彩,实际上李明勋知道,这个颜色是许多军舰的涂装,能在远距离上震慑一些宵小,马威对涌金号寄予厚望,好不吝啬的投入资金维修和改进,马威甚至花了大价钱从荷兰人手中购买四门千斤佛郎机安置在了甲板上,然而他付出的一切如今都成了李明勋的了。

    正是二月中旬,台湾海峡已经有了和缓的东南风,涌金号一路北上,第一站却是甲螺村,这是马丁的要求,涌金号需要在甲螺村改头换面,刮掉上面的油漆,涂抹一层清漆,依旧用木材的本色示人,毕竟这才是大部分明国商船的涂装,而涌金号还要在甲螺村装上商品,当然,李明勋知道马丁还有其他不纯的目的,比如侦查一下甲螺村的情况。

    因为宋老七要在大员处置甘蔗渣的事情,所以跟随李明勋北上的只有高锋,这个性格粗糙的男人并不知道李明勋的秘密任务,但是他却对那个西洋神棍马丁极为厌恶,这个一上船就对涌金号的构造、速度和配备的佛郎机表现出不屑的家伙,还堂而皇之的占据了属于大掌柜的船艉楼的房间,即便是他身边的那些摩尔人奴隶都颐指气使,让人不忿。

    涌金号在甲螺村停留了两天,卸下了顺道捎来的装满甘蔗渣的橡木桶,然后装上了大量的鹿皮、新酿造的烧酒、盐巴和部分蔗糖、香料,继续北上,两天的时间,没有给马丁探查甲螺村周围的机会,这个男人只是在大市场周围转了转,站在七社血契的石碑前许久,这是李明勋有意控制的结果,为了不给他时间,李明勋发动了大部分的壮劳力来卸货、装货。

    然而李明勋还是低估了这个伪装成传教士的商务专员,他仅仅用了两天的时间就观察到了甲螺村外大市场的秘密,那就是市场的交易规模远远低于李明勋向荷兰税务官报备的数量,更是超过了李明勋从大员港运走的商品的价值,虽然没有证据,马丁敏锐的猜测到,与李明勋交易的绝对不止周围的六个土著村社这般简单,而李明勋还有从其他地方购入商品的渠道。

    事实上,马丁猜的没错,除了洪雅六社,李明勋还与虎尾珑社这个规模超大的村社贸易,而如今贸易的对象还包括了大肚番,毕竟大肚番拥有数十个不同种族的村社,其中就有洪雅族的。李明勋虽然没有其他购入商品的渠道,但是却拥有煮盐作坊和酿酒作坊,前者是马丁不知道的,后者也隐瞒了绝大部分的产量。

    马丁的这个结论一旦为东印度高层得知,结局无疑是凄惨的,光是瞒报的税款就足以惹来楚尼斯的怒火,而马丁还威胁让公司派遣常驻甲螺村的商务专员来。

    在收了李明勋三百金杜卡特的金币之后,马丁收敛了自己的态度,在心中正式把李明勋当成了敲诈的对象,但他却不知道,李明勋已经把他列为了必杀名单了。

    十日之后,鸡笼港外。

    李明勋站在船舷边,任凭亚热带的湿润的海风灌入自己的袖口,脚下的甲板一直在晃动,他却已经习惯了这种海上的生活,而在远处,一艘悬挂着西班牙旗帜的三角帆船正在靠近,而站在身边的马丁正用讨厌的声音讥讽着越来越近的帆船。

    原因很简单,鸡笼不是涌金号的第一站,在从甲螺村出发两天之后,他们就到达了淡水河口,按照荷兰人的情报,那里应该有一座西班牙人的城堡,但是到了之后却发现荒无人烟,李明勋自然知道西班牙人在三年前就撤走了,马丁登陆之后,看到的是西班牙人拆毁城堡留下的残垣断壁,便已经肯定西班牙实力在下降。

    看到眼前的三角帆船,马丁的高傲更是增加到一个令人无法忍受的程度,他喋喋不休的吹嘘着荷兰的强大和西班牙人的弱小,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如果在大员港外,遇到的应该是一艘排水量在二百吨左右的亚哈特型巡逻船,这种排水量不到三十吨的三角帆船一般只用于引导入港,但是在这里,却是西班牙人的港外巡逻船。

    然而,当西班牙的代表登陆之后,马丁立时变了一个谦卑恭谨的模样,李明勋则出面交涉,西班牙的军官问道:“你们来自哪里,为何进入我们的港湾?”

    李明勋按照准备好的剧本说道:“大人,我们是来自明国的商人,前往长崎港的,来到鸡笼主要是进行贸易的。”

    军官眼睛一亮,问:“你们船上是生丝吗?”

    无怪他如此看重,东方的西班牙人最喜欢的商品就是生丝,从马尼拉出发前往墨西哥的大帆船上,生丝是最重要的货物,然而近两年数量却越来越少,生丝的价格也高的离谱。

    李明勋微微摇头,军官难掩自己的失望,李明勋道:“我们船上有美味的鹿脯、醇香的美酒和各种香料,相信这也是各位大人需要的。”

    军官的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如果说生丝贸易带来的是丰厚利润的话,涌金号上充沛的商品则关乎他的生活,如今鸡笼港常常几个月见不到一艘商船,物资也是极为匮乏的。

    “很好,我可以引导你们入港,入港税也免了!”军官说道,这个时候他才看到了一旁的马丁。

    “这位是来自罗马的传教士,他的船在海上被万恶的荷兰人袭击,是我救了他,还有这几个可怜人。”李明勋说着,几个摩尔人也走了出来。

    “上帝保佑,我终于再次见到了上帝的羔羊,真是太荣幸了。”马丁用意大利语说道,然后用西班牙语重复了一遍。

    “神甫,见到您是我的荣幸,我们已经许久没有聆听上帝的福音了,请神甫与我一道前往圣萨尔瓦多城,相信长官大人会以最高的礼节接待您的。”军官兴奋的说道。

    马丁脸色为难,说:“那这些善良的明国商人呢?”

    军官道:“可以让他们先停泊在商港里,会有人接待他们的,您是尊贵的客人,希望您接受我的效劳!”

    马丁这才同意,事实上这完全在原本的计划中。

    西班牙人在鸡笼的存在与荷兰人在大员差不多,圣萨尔瓦多城并非建立在台湾岛上,而是建立在与台湾隔着一条海湾的社寮岛上,社寮岛上只有西班牙人,唯一的港口也是军港,而商港则位于海湾的内侧,台湾岛上,社寮岛上除了圣萨尔瓦多城,还有一座小城堡,用来封锁东面的八尺门水道。

    而马丁的计划就是他亲自登陆社寮岛,调查岛上的防御状况,而李明勋则进入商港,探查西班牙人在台湾本岛上的防御力量和部署,然后在约定的时日一起离开。

    马丁在军官的邀请下,登上了西班牙的三角帆船,而涌金号则自行进入海湾,李明勋安排人用绑了红绳的木棍插进火炮的炮膛之内,盖上帆布,站在船头亲自指挥后面的对手,紧紧跟着那艘三角帆船,毕竟这里是涌金号尚未涉足过的海域,他可不想因为暗沙和礁石而搁浅。

    涌金号与前面的三角帆船保持着三百步左右的距离,在晨雾之中进入了鸡笼港的内部,他们绕过了一块用旗帜标记出来的巨大礁石,便看到远处山脊线后那高高耸立的塔式建筑,那定然是西班牙人的城堡,而城堡的大部分和军港都被山脊线遮挡住,还需要再绕过一道沙梁才能看到。

    涌金号紧紧的跟随着,选择比三角帆船更远一些航道,毕竟它的吃水深一些,李明勋站在船头,小心观察着周围,忽然高锋说道:“大掌柜你看前面的帆船,那个洋和尚似乎在招呼我们!”

    李明勋调整了一下望远镜看去,已经绕过沙梁的三角帆船上,马丁站在船尾,手里晃动着一块红布,脸色有些焦急,但是又不敢大声喊出来,李明勋眉头微皱,心想难道有什么突发状况吗,再看马丁的时候,他的身边出现了那个西班牙军官,两个人攀谈着。

    越想越不对劲,李明勋说道:“高锋,你率人把船尾的那艘小船放下去,带上几个好手,藏在涌金号的南面,别让城堡里的人看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千万别出什么问题,千万别出问题!”李明勋心中暗自祈祷着。

    涌金号绕过了沙梁,进入了港湾内部那宽阔的水域,李明勋终于松了一口气,打量着鸡笼港内的情况,虽然他是在替荷兰人收集情报,但是对台湾岛势在必得的李明勋毫不怀疑自己将来也会对这个港口发动进攻,无论那个时候它属于荷兰人还是西班牙人!

    远处台湾本岛的商港隐没在了晨雾之中,只能看到岸上的篝火,但是港区却没有停船应有的警示灯,因为是没有船舶停在这里,而在北侧社寮岛上,已经可以看到圣萨尔瓦多城的大部分,坚固的城堡,探出缺口的大炮以及兴奋的向着自己打招呼的西班牙水手和士兵,再往前,一条深入海中栈桥出现在了李明勋的面前,那应该是西班牙的海港,栈桥旁还有两艘毫无防备的三角帆船。

    然而,一声炮响忽然从圣萨尔瓦多城上响起,一开始李明勋以为那是欢迎马丁的炮声,但是当炮弹飞过涌金号,打出一道高达十余米的水柱,溅落李明勋一身的时候,他才感觉不对劲,再看圣萨尔瓦多城,无数的士兵跑来跑去,炮手则进入炮位,那些长管火炮在瞄准自己,而前面那艘三角帆船上也传来了几声火铳的声音。

    李明勋完全呆住了,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做错了什么,会引来西班牙人的炮弹,难道那个军官看出了什么破绽吗,还是一开始行动就被人知道了?

    忽然,涌金号主桅顶部的瞭望手大声的叫嚷起来,但是在隆隆的炮声之中,他的声音完全听不清楚,李明勋看他用鲜艳的旗帜指着西班牙人的军港,便扭头看去,眼前的一幕让李明勋完全无法相信,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才确保自己没有看错!

    军港的最外面的泊位上,停留着一艘熟悉的盖伦式大帆船,三根高耸的桅杆上,一根船艏斜桅,虽然船帆都已经收拢,炮门全部关闭,但是李明勋还是一眼认出来,这艘这就是从马尼拉追杀自己的西班牙战舰,而且那宽达的舰尾还写着这艘军舰的名字——圣胡安号!

    周一满地找牙求票票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