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三 侦查鸡笼港
    何斌愣在了原地,手中的筷子落在了桌子上,他愣了许久,才说:“总督大人,这不符合公司的商业准则,如果让巴达维亚的绅士们知道的话,我们会.......。”

    “何先生,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需要向绅士们交代的是我,而不是你,你的工作是协助我把这件事做的完美,让其符合公司的商业准则!”楚尼斯那粗大的手指敲了敲桌子,不容置疑的说道。

    何斌只能选择屈服,说起来,李明勋承包七个村社确实不合公司的原则,但也不是不可以操作的,可以让李明勋随便找几个托儿来,以七个人的名义各自承包一个村社,凭借楚尼斯的放纵,这是非常容易操作的。

    “是,我这就去办理。”何斌低声说道,退出了餐厅。

    “楚尼斯叔叔,您的刚才的表现真是让我惊叹,我的父亲说的对,跟着您能学很多东西。”一个深目高鼻的年轻男子从橡木门后走出来,语态夸张的赞美道,他最后问道:“您明知道那个叫做李明勋男人另有图谋,为什么还满足他危险的要求呢?”

    楚尼斯微微一笑,待管家和侍女把桌上的东西收拾走,他才说道:“你知道的,我对总部的绅士们打了包票,一年时间解决福摩萨的财政问题,还要在任期内在福摩萨打开局面。这些不是空话。”

    “不得不说,公司以往委任的总督实在是废物,尤其是范德堡(前任)简直就是蠢货,他们的眼里只有鹿皮和金沙,只会用刺刀和火铳去抢掠,这样与葡萄牙人、西班牙人有什么区别呢?福摩萨的价值可不在于这些,这里有肥沃的土地,靠近明国也不缺人口和商人,完全可以吸引更多的汉人来垦荒,种植甘蔗,你不知道蔗糖在鹿特丹的价格,只要有一万汉人在这里,我们的财政就能翻一番!而且土著村社的价值没有充分的挖掘,所以我决定采用贌社制度,让那些贪婪的商人代替我们去做,把土著们最后一粒金沙榨取出来!”楚尼斯大声说着,时不时挥舞拳头,增加自己的说服力。

    达杨在一旁看着,微笑说道:“可是您的野心并非这般简单!”

    楚尼斯哈哈一笑,说:“达杨,你像你的父亲一样直率,我很喜欢你的这种性格,你说的没错,我不仅要把福摩萨变成一只奶牛,还要独霸这只奶牛,虽然总部这两年不会向我们提供军舰,甚至连士兵都增援的极少,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能击败鸡笼的西班牙人,才能让本土的十七绅士知道我楚尼斯的名字,所以我才找寻一个明国商人前去北方侦查,财政与武力共同推进,最多两年,福摩萨就会成为一个富庶的商业王国!”

    “可是.......您的策略会让汉人遍布整个福摩萨,从长远看,这不符合公司的利益。”达杨微笑说道。

    楚尼斯重重点头,说:“你说的对,但这并不意味着汉人就能主导这片土地,贌社制度会让汉人与土著的矛盾激化,而汉人变多也是三五年后的事情,达杨,那个时候的我们已经占据全岛,完全可以像现在的马尼拉一样,与土著们合作,对汉人进行一次有计划的清理,当然,我们不能像西班牙人那样大规模屠杀,却可以杀掉其中的富人和头家,另选一批来,你不要担心这会影响我们和明国、汉人的商业关系,西班牙人在马尼拉已经证明,即便你杀光汉人,他们还会来这里追逐利益。福摩萨应该是公司的奶牛,当产不出奶的时候,再杀了吃肉!”

    “这也就是您放心使用李明勋的原因吗?”达杨问。

    楚尼斯眯缝的眼睛里露出一点孺子可教的神色,说:“你说的没错,等西班牙人、大肚番被消灭了之后,他也就没了价值了。当然这是长远的计划,就目前而言,他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好运。”

    说着,他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皮箱,打开之后露出了一箱金币,正是威尼斯出产的金杜卡特,足有二百枚,楚尼斯说:“你看,那个马威给了我们四百金杜卡特,李明勋想要七个村社的包税权,至少要五倍于此的上供你我,而且他还能协助我们处理西班牙人,大肚番,这真是一个好运的男人。”

    “是啊,福摩萨是公司的奶牛,又何尝不是你我呢?”达杨从楚尼斯手中接过酒杯,笑着说道。

    二人举杯,一饮而尽,相视一笑。

    达杨可不仅是楚尼斯的副手,而且他的父亲还曾经是楚尼斯的上司,他非常乐意支持楚尼斯在福摩萨的开拓,不仅是趁机得利,最重要的是,等楚尼斯的任期一到,他有足够的把握接任总督职位,坐享其成。

    士美村。

    李明勋乘坐一艘小船进入港汊之中,在其视野所见范围内,到处都是平整成块的稻田,而不远处一丛丛的密密麻麻的作物就是甘蔗,大量的村民在田地中劳作,空气充塞着劈斩甘蔗产生的甜香气息,惹来的附近丛林的猴子、野猪,一片农家祥和的气息。

    上了岸,便是士美村,这是大员左近最大的村子,足有上千户,郭怀一在树下摆了圆桌,桌上摆着米酒,还有新近生产出来的黑糖,见李明勋到来,热情的招呼着他,几个年纪大的村老也是弯腰施礼,毕竟李明勋如今可是大家的财主,让没人要的甘蔗渣变成金银的男人。

    “这里是各个水道交汇的地方,附近的榨糖作坊也在河边,甘蔗渣都运到这里来,地是我的,作坊放在这里,甘蔗渣就在这里稀释,加入酵母,然后用小船运到港口去,再上你的大船。”郭怀一当着众人的面说道。

    李明勋点点头,说:“作坊便由郭老哥代替管着,工人就从士美村和周围村社招募吧,工钱你们核算好,每月初从我这里预支就可以了。”李明勋说道,一抬手,高锋地上一袋子金银,李明勋放在桌子上:“这算是二月的工钱。”

    郭怀一手下银钱,摆摆手,身边的村老也就下去了,他满上了三碗米酒,却见何斌从里屋走了出来,坐在了李明勋的对面,李明勋有些诧异他也在这里,倒也不慌,说:“何大人,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您。”

    “我与老郭也是老交情了,知道你来,借他的地方把上次的事儿与你解说一番,有老郭在,也莫要说我何斌欺负了你。”何斌神色严正,郑重的说道。

    说罢,他坐在椅子上,喝了酒,便把楚尼斯交代的事情说了一遍,李明勋静静的听着,心中越发明白了。

    原来,楚尼斯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已经厌倦了和西班牙人分享台湾的事实,也急于打开台湾的局面,准备进攻北面的西班牙人,在如今的东南亚,西班牙人仍然是荷兰的主要对手,双方在台湾争斗了十几年了,近些年双方只要在摩鹿加纷争,楚尼斯对西班牙人在台湾的势力不了解,所以希望有人前往侦查一番,而以明国商人的身份则是最为妥帖的。

    按照楚尼斯的计划,如果西班牙的实力不济,将会在今年四月季风起的时候就北上征伐,击败西班牙人后,南北夹击大肚番,争取在两年内解决台湾岛上两个最大的势力。

    事实上,这也是历任台湾总督的计划,在真实的历史时空中,荷兰人在1942年击败并驱逐了西班牙人,而在这之后,南北夹击大肚番,却遭遇了挫败,一直到1945年,大肚番才臣服,但也只是接受荷兰人的统治,缴纳税款,并不允许荷兰人在其土地上居住,也不接受其宗教。

    李明勋询问了何斌几个问题,立刻了解了荷兰人对北部台湾的无知,在荷兰人的情报之中,西班牙人在台湾拥有鸡笼、淡水和宜兰都拥有据点,其兵力不详细,而李明勋却知道,因为荷兰人、郑氏的封锁,西班牙人很少获得和明国做生意的机会,而日本早已驱逐了西班牙人,所以台湾的西班牙人早就处于入不敷出的地步,早在三年前,菲律宾总督科奎拉就下令放弃了淡水、宜兰等地的据点,只在鸡笼维持了百余人的军队,早就处于不死不活的状态了。

    显然,荷兰人不知道这一切,如若不然,他们也不会在1942年才会发动战争。

    李明勋并未忙着答应,而是问道:“实际上,我协助总督大人探查西班牙人的军情,总督大人回报我七社包税权,这是非常公平的,只是我想知道,如果我答应总督大人的要求,会是如何操作的呢?”

    何斌想了想说:“鉴于你对泰西城堡和军事技术的不了解,总督大人已经让一位拥有军事经验的传教士总责此事,而且还会派遣几个翻译、护卫。你的任务是掩护他们接近西班牙人的城堡!”

    仔细盘算了一下,如果不带太多的荷兰人的话,或许可以有操作这件事,虽然他知道这是对自己的利用,但是利用却是相互的,李明勋准备在这次计划中攫取一些平时得不到的东西了。

    当然,李明勋也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而且充满危险性,但李明勋很快做出了取舍,选择答应荷兰人的要求。

    五日之后,李明勋来到了何斌家,秘密与荷兰人商讨此事,当初荷兰人选择他,就是因为李明勋是新近来到大员港的商人,属于新面孔,不容易被西班牙人认出来。

    后堂的神像前,似乎刚刚举行完一场祈祷仪式,李明勋看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英俊男人,他的脸上挂着虔诚而迷人的笑容,但是背对神像之后,他立刻变得高傲而孤冷,显然,后者才是他的真实面孔,这个男人穿着一身传教士常穿的教会袍服,但是胸襟、腰间和袖口都有着华丽的缎带,显然也是一个奢侈的男人。

    李明勋从何斌那里知道了这个男人的一些消息,他叫做马丁,地道的荷兰人,曾经是东印度公司的商务专员,因为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所以经常伪装成传教士刺探葡萄牙人与西班牙人的情报,渐渐的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平日也以传教士的形象示人,这在荷兰这个新教国家,可是不多见,李明勋也只能感慨金币的力量。

    马丁出身贵族家庭,拥有泰西贵族固有的毛病,傲慢而固执。而马丁身边还有几个人,一个是明国翻译,另外三个便是马丁的摩尔人奴隶,这才传教士中极为常见,显然荷兰人下了不少功夫。

    “你就是那个协助我的明国商人,想不到竟然这般年轻,希望你在拥有足够勇气的同时,不缺乏聪明的头脑。”马丁毫不客气的说道,语气一如既往的让人感觉讨厌。

    “神父,勇气和智慧并不矛盾。”李明勋微微一笑,随意的回答道。

    马丁瞥了李明勋一眼,说:“好了,听何斌说,你对这件事心存疑虑,说说吧。”

    李明勋直接说道:“我认为,这个计划有一个漏洞,那就是船!”

    “船?有什么问题吗,你不会告诉我,你的船抽调不出来。”马丁脸色一冷,问道。

    李明勋笑了笑,说:“不,当然不是,既然答应了总督大人,我自然尽心,但是神父,按照计划,我们是伪装成从福建前往日本,顺便停靠西班牙港口的海商,您认为,以我手下那两艘鸟船,西班牙人会相信吗?”

    马丁微微愣神,稍稍放下了架子,他是高傲不假,但却不傻,这关乎到自己的性命,他也不愿意马虎,诚如李明勋所说,鸟船确实有些不适合,毕竟在明国商人常用的四种海船之中,鸟船与沙船一样,都不太适合远海航行,一般都用作近海运输,特别是前往日本贸易,要穿过台湾海峡还要越过东海,在这条商路上,除了各类泰西船只,都是吨位大,适合远海航行的福船和广船。

    如果换船的话,东印度公司手里还有几艘福船,但关键是水手也要置换,李明勋便需要时间去适应,这显然是马丁所不能接受的,马丁左思右想,想不出有什么办法,他见李明勋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似是胸有成竹,于是问:“你可有办法!”

    李明勋道:“办法不是没有,就是需要神父和总督大人的配合了。”

    “你说。”马丁直接说道。

    李明勋说:“有一艘广船我很熟悉,是涌金号,上面的水手也是我的老部下了,只是这艘船目前属于马威,他是我们海主的手下,我无法调动他。”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