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二 总督楚尼斯
    原来李明勋所说的包税制度是荷兰殖民者在三年后,因为统治地域过大、人口过多而形成的一种包税制度,后世称之为贌社制度,到目前为止,只要缴纳税赋,包括汉人商人在内的所有商人都可以前往各村社进行自由贸易,这意味着,大部分的钱都被商人赚走了,荷兰人实行的贌社制度,就是把某个村落完全承包给某个商人,让其包揽这个村社的贸易,当然这个承包是通过竞拍产生的,价高者得,得到承包权的商人就可以自行制定所有的商品价格,实际上就是代替殖民者对村社进行剥削。

    也难怪何斌震惊,因为贌社制度尚且在议论之中,并未形成定论,主要是没有足够的动力,毕竟目前荷兰人只控制了台湾不到十分之一的土地,大量的土地还在各土著村社、大肚番和西班牙人手里。

    李明勋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说道:“我曾经去过巴达维亚,那里已经开始实行贌社制度了,我认识的两个甲必丹(头家)已经获得了土著民的包税权了。”

    何斌这才稍稍放心下来,毕竟巴达维亚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总部所在,开发早,而且开发力度大,占领区域广,也早就实行贌社制度了。

    “老弟,想不到你消息如此灵通,只是这事儿确实不好办呀。”何斌略作为难的说道,他解释说:“老弟,即便是实行贌社,也是优先荷兰商人,其次才是咱们汉人,再者,即便是巴达维亚,也没有承包七个贌社的先例吧。”

    李明勋当然知道这一点,于是说:“这不是让何大人费心,替小弟谋划一番,有件事我倒是可以保证,我只承包三年,在甲螺村一带招募些土著开垦土地罢了,既然没有竞标,那我可以保证,今年就以七个村社收税的两倍缴纳承包金,以后两年每年都上涨三成。”

    何斌略略点头,心中细算了一下,如果这样说来,三年至少能从李明勋手中收到两万两银子,还不用派遣税务专员前去,节约不少。若是以往,倒也不算什么,但是今年不同,公司在湄洲岛一战损失了五艘盖伦式大帆船,数百水手,而且今年鹿皮数量急剧下降,双重的财政打击让台湾的总督想要抓住每一个改善财政的机会。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替你说一嘴,成与不成,我就不敢保证了。”何斌说道。

    李明勋微微点头,说:“那就麻烦何大人了,上下打点需要多少银两,我自会奉上。”

    何斌略略点头,说:“也倒不算什么,就当帮林老哥个忙吧。”

    “既然如此,我便告退了。”李明勋微微点头,直接选择了离开。

    待李明勋走后,从后堂走出了一个身量纤纤的女人,穿着和服,面容甚是艳丽,正是何斌的夫人,当年他与郑芝龙去过日本,如今在东印度公司里,公司鼓励与皈依天主教的东方女人通婚,何斌索性就娶了这个从日本逃出来的切支丹女人。

    “爱子,你不要管这些了。”何斌出言,让收拾茶盏的爱子停手,他说道:“你带上几个人,打听一下这位李先生的住处,把这几个皮箱送还回去。”

    “相公,为何要还,海商请您做事,不都是要孝敬的吗?”爱子诧异问道。

    何斌微微摇头,没有解释,而是坚持说道:“多带几个人,从正门走,若是旁人问起,实话实说便是。”

    爱子没有多问,叫来几个人,抬着箱子便走了,很快院门外传来爱子和邻居交谈的声音。

    何斌身子靠在了椅背上,叹息一声:“弄不好这是杀头的钱呀。”

    何斌心里很清楚,巴达维亚的贌社制度实行以来,也有不少承包两个,甚至更多村社的商贾,但这些商贾为的是追逐利益,所以总是挑选一个出产富足,人口兴旺的土著村社,哪里会像李明勋这般大包大揽,简直要控制八掌溪周围的意思,野心毫不加以掩饰!何斌心里很清楚,李明勋肯定要做些什么不想荷兰人知道的事情。

    在何斌的处事原则之中,对于有野心的男人,他会保持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在他看来,这类似于一种投资,在无法看清状况的时候,多面下注更符合自身的利益,所以何斌不会主动去帮李明勋谋夺七个村社的包税权,但是也不会就此与他断绝往来,思索之后,何斌叫来一个贴身的仆从,说:“你去士美村一趟,找到村中的大结首郭怀一,告诉他大员港来了一个叫李明勋的商人,让郭怀一去找他,那个商人可以让他把今年的人头税赚到手。”

    仆从又把话复述了一遍,也就去了。

    第二日,李明勋便见到了何斌介绍来的那个叫郭怀一的男人,他穿着短衫,戴着斗笠,脸上的皱纹如沟壑一般纵横交错,打扮的好似一个刚从田里归家的老农,出人意料的是,宋老七一眼便把这个男人认了出来,在介绍之后,李明勋也想起了这个在台湾反抗荷兰殖民者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男人。

    郭怀一也是和郑芝龙、何斌结拜的兄弟,十八芝的一员,但是在郑芝龙受抚之后,厌倦了海上生活的他选择退隐,成为了大员港附近士美村的头家,当初正是他,把颜思奇留下的那些受到大肚番欺压的汉家百姓迁徙到了大员,并且给他们分配了土地,因此,他台湾的汉人之中,郭怀一一直享有崇高的声望。

    在原本的历史中,十年后,因为荷兰人的剥削和天灾**,几个村社的百姓缴纳不起荷兰人的苛捐杂税,在郭怀一的带领下起义,但是数千人的起义队伍被荷兰人扑灭,郭怀一阵亡,而在台的大部分汉人也遭到屠杀。

    李明勋把郭怀一让进了房间内,向他打听大员附近种植甘蔗的情况,郭怀一给出的答案让他极为兴奋,因为可以甘蔗制作的白糖、黑糖代替金银缴纳荷兰人的税款,所以大员左近的村社已经大规模种植甘蔗,而且二月正是甘蔗收获的季节,按照郭怀一的说法,包括土著民在内,种植的甘蔗可能达到了三万亩,而且今年东印度公司还主动推广甘蔗。

    郭怀一在得知李明勋大规模收购榨糖后的甘蔗渣,而且愿意出高价雇佣村民搬运、装卸,甚是高兴,很快就在价钱上达成了一致,并且让郭怀一出面收购,省去了李明勋诸多麻烦。

    两天之后,三千桶甘蔗渣装满了两艘鸟船,李明勋本想亲自押船回去,却不曾想被何斌留下了下来,让其静等消息,无奈之下,李明勋只得让宋老七押送回去。

    热兰遮城,总督官邸。

    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在了总督的餐厅里,长方形的餐桌上摆满了餐前点心和一大杯开胃酒,六名俏立的侍女端着纯银餐盘站在一边,所有人都忐忑不安,因为这是新到任的楚尼斯总督在餐厅改造完毕之后第一次用餐,那位总督可是出了名的脾气差。

    清脆的铜铃声响起,一个极为魁梧肥硕的男人从橡木门外挤了进来,他至少有两米高,戴着金色的卷曲假发,他的每一步都会让脸上、腹部的肥肉颤抖几下,他的脸上绽放着得意的神采,就连弯曲的胡子都在跳舞。

    总督那大的惊人的肚子被描金彩缎的上衣包裹着,宽大的金色腰带上镶嵌着几颗宝石,其中以一枚南非出产的钻石最为耀眼,这个衣着华丽的胖子就是新任的台湾总督楚尼斯,他的前任已经因为和郑芝龙战争的失利而被解职。

    虽然他的身躯肥大,但无人敢质疑他的威严和能力,正是他一手操纵在和郑芝龙的谈判,并在占据不利的情况下保住了公司的许多利益,也是他在巴达维亚总督面前夸下海口,一年时间就解决福摩萨的财政问题。

    楚尼斯挪动着肥硕的身子,提着自己的肚子坐进了一个巨大的椅子里,他喘了一口粗气,摸了摸椅子,说:“还是小一些。”

    管家连忙说:“主人,还有更大的椅子,我这就让人换。”

    楚尼斯摆摆手,端起盛满酒浆的大酒杯一饮而尽,才说道:“吃饭要紧,吃完再换!”

    这一大杯酒足以醉倒一个壮汉,但是在楚尼斯的眼里,不过是开胃酒罢了,侍女们把精致的银盘摆在了他的面前,里面的食物多是肉食,只有餐盘边缘用鲜花、蔬菜和酱汁勾勒了一些图案,楚尼斯看着满盘的肉食,绽放出了笑容。

    “今天的早餐很好,不过你要再准备一个盘子,我约了一个客人,对了,不要刀叉,那双树枝,不.....明国人用的那种.......。”楚尼斯皱着眉,想要想起那个奇怪的词汇。

    “是筷子,主人,是筷子。”管家适时提醒道。

    不多时,管家拿来了一双象牙筷子,放在了餐桌的对面,而何斌也适时赶到,坐在了那个位置上,何斌谨慎的行过礼,神情有些拘束,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与新到任的楚尼斯总督私下会面,而且据他所知,还有几个荷兰籍的高级商务专员尚且没有这个殊荣。

    作为曾经的海盗头子,何斌与四个台湾总督打过交道,成为东印度公司的通事以来,他也为包括楚尼斯总督在内的三位总督服务,在他的印象里,楚尼斯是所有的总督里最贪婪、粗鲁、暴力和不知羞耻的,但也是何斌最喜欢的总督。

    出身底层的楚尼斯是一个地道的商人,他不会像以前那些出身大贵族的家伙那般虚伪,这个常常以商业家自诩的男人做事与其他总督不同,他把台湾当成一个贸易地在经营,而不是像其他总督一样,以统治者的姿态俯视这片土地。

    “好了,何先生来了,那么开始吃饭吧。”楚尼斯见到何斌,欢快的笑了起来,一块巨大的牛排塞进了他的嘴里,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就有超过五个人食量的东西进了他肥大的肚子,吃罢一轮,他终于进入正题,问:“何先生,我听说福摩萨最近来了一个明国商人,叫做李明勋的,他还去你府上拜访过,说说这个商人吧。”

    何斌自然知道不能小视眼前这位肥胖过度的男人,他只上任不到两个月,就已经掌握了东印度公司在台湾所有职员和高级雇员的一举一动。何斌笑了笑,指了指新端上桌的餐盘,里面摆着切成薄片的乌鱼子,还有酱料,何斌说道:“说起来,这盘乌鱼子便是他带来的商品。”

    楚尼斯本想用刀叉,但是试了几次,却发现明国厨子切的太薄了,他直接用比胡萝卜还粗的手指捏住,蘸了蘸酱料塞进嘴里,说:“真是美味!”

    他咋摸着嘴,说道:“达杨先生跟我说,有一个叫做马威的明国商人赠予了他四百金杜卡特,想要让这个李明勋去执行那个任务,我想,这个人肯定和李明勋是商业对手,甚至是仇人。”

    何斌微微一愣,才明白楚尼斯提及李明勋的深意,原来是想让他去执行那个重要而危险的任务,经楚尼斯这么一提,何斌越想越觉得李明勋适合那个任务,他看了一眼在消灭乌鱼子的楚尼斯,咬咬牙说道:“说起来他是真的适合,您方才谈及他到我的府上,其实他是想承包八掌溪周围几个村社的包税权。”

    说着,何斌把李明勋拜访的意图和盘托出,楚尼斯听完,挥舞着粗大的拳头,称赞说:“如果有机会,我真的想要见一见这个明国商人,他真的是太有商业头脑了,你知道吗,这几日,我听到的几个好消息大半是关于他了,他主动向公司的税务专员纳税,甚至连我们未曾知道的市场贸易税都如数缴纳,而且他还从附近的村社购买甘蔗渣,新创立了一个收税名录.......。”

    楚尼斯好不吝啬的称赞着,他的高谈阔论说完,最后道:“你可以代表我去和他谈,我可以把七个村社的包税权卖给他,价格就按照他说的办,但是属于我的那份不能少,但是前提则是,他主动担起并且完成那次任务,明白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