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十一 酿酒
    李明勋根本无法拒绝巴隆递过来的橄榄枝,虎尾珑社已经证明了武力上的强大,如果与他们在这个时候开战,那么发展的脚步就会迟缓下来,毕竟商社目前没有足够的实力,如果能击败敌人,最后的结果就是结盟。

    “当然可以,我们已经和周围的六个村社结盟,你们虎尾珑社也可以加入进来,当然,为了避免红毛夷破坏,我们还是秘密结盟的好,不让其他村社知道,结盟的范本就按照七社血契来,怎么样!”李明勋难抑心中激动,问道。

    巴隆盘腿坐在了地上,掏出一张兽皮,上面写着七社血契的内容,看笔画应该是不懂文字的人临摹的,如此也证明虎尾珑社的斥候能力,能无声无息的跑到石碑那里,临摹下这些条约,同样也可以进甲螺村,砍下几个重要人物脑袋。

    李明勋坐在他对面,一条一条的解释着,除了在八掌溪上游秘密设立一个交易场所,几乎没有改动,然而巴隆要求新增添几条,是关于交易商品的种类的,在市场上,交易的铁器主要是斧头、镰刀、剪子等生产生活用品,而巴隆则要求对虎尾珑社的贸易之中增加刀剑矛头和铁甲。

    在巴隆已经答应不会骚扰商社以及和商社结盟村社的基础上,李明勋感觉倒是没有问题,为了限定数量,李明勋要求武器贸易只能用金沙结账,巴隆只能同意。

    “李掌柜,你放心吧,我不会用这些武器去对抗荷兰人的,我之所以购买这些武器,是为了对付高山蛮子和高傲的大肚番!”巴隆认真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未来我们也可以用所合作。”李明勋笑着说道,嗜血残暴的高山蛮子是所有沿海村社的敌人,而北方的大肚番则是悬在商社头顶的一把利剑,拥有数十个村社,男丁超过两万的大肚番一旦南下,可不是商社能阻挡的。

    巴隆忽然指着高锋挂在身侧的酒壶说道:“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喝一杯吗,你们汉人不都是用酒和肉庆祝吗?”

    高锋解下酒壶,扔给了巴隆,巴隆一口就喝了大半,满足的说道:“李掌柜,你是我见过第二个这般慷慨的汉人。”

    “我很好奇,第一个是谁?”李明勋问道。

    “那是我年幼的时候,父亲带我去参加一个汉人的集会,在这里北面约么二十里,人们叫那个男人大海主,他可是比你实力强大太多了,麾下有上千武士,还有上万福佬追随,海上还有遮天蔽日的大船!”巴隆有些神往的说道。

    李明勋陷入沉思,忽然想到被人称之为开台王的颜思奇,这人在密谋推翻日本德川幕府失败之后,十五年前来到台湾开拓,从福建招募数千百姓垦殖,也是当时横行一时的大海主,连郑芝龙都是他手下一个小头目。

    “那.....大海主的人还在吗?”李明勋问道,如果向北二十里还有上万汉人,那就太好了。

    巴隆摇摇头:“大海主十四年前去世了,那些武士离开了,福佬忍受不了北面大肚番的袭扰,走了一些,五六年前,大员来了一个海主,把剩下的几千福佬都接到大员去了。”

    听说那里已经又变成了无人区,李明勋甚为惋惜,但忽然意识到,上万汉人在那里垦殖十数年,肯定有现成的良田,倒是省了自己排涝垦荒了。

    双方达成了一致,自然皆大欢喜,喝完了酒,巴隆再次拿出那个盛满金沙的鹿皮口袋,递给了李明勋,说道:“我想用这些金沙换你一个人。”

    “就是他,这个怯懦却狡猾的老东西。”巴隆指了指李明勋身边的猎人护卫。

    那护卫显然不愿意跟随他去,向李明勋投去哀求的眼神,李明勋感觉巴隆不像是因为几句口角就会报复的男人,问其原因,巴隆说道:“我不会伤害他,我想要让他教我你们福佬的语言!”

    见李明勋有些不愿意,他说:“两个月,只需要两个月。”

    “你两个月就能学会我们的语言?”李明勋诧异问道。

    巴隆道:“哼,丛林中真正的王者不是强壮的黑熊,而是聪明的狼!当年为了向高山蛮子报仇,我只用了一个月便学会了他们的语言,你们福佬的语言繁琐一些,两个月也就够了。”

    李明勋自然不会反对,虎尾珑社作为自己盟友之中拥有最强大的武力存在,日后少不得打交道,不同的语言是交流的障碍,如果巴隆不学自己的语言,自己就要去学他们的!

    返回甲螺村的路上,李明勋越发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把这件事仔仔细细的回想了一遍,特别是巴隆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以及那些强悍的虎尾珑武士,剑拔弩张的场面和最后皆大欢喜的结局,李明勋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自己可能是被巴隆这个家伙利用了,从一开始虎尾珑社就没有与自己开战的打算,之所以弄出如此紧张的场面,还抓走自己一个人,可能就是巴隆的谈判技巧。

    越深入想下去,李明勋越感觉自己真的上当了,好在他向来是个开朗的人,对于没有占便宜而结局还算满意,不仅不动一兵一卒解决了一个巨大威胁,还得知了颜思奇开拓台湾笨港所在的地点,也算是收获颇丰。

    安全回到了甲螺村,商社的高层见李明勋安全,特别是达成了虎尾珑社的盟约,全都兴奋异常,因为这是秘密盟约,所以只限制在高层知道,而与巴隆商议的半个月一次的秘密交易,李明勋则安排给了阿海。

    阿海是值得信赖的人,而且他还是孩子,谁也不会在乎一群孩子的去向的。

    半个月之后,李明勋带着阿海前往约定的地点,进行了第一次交易,用新煮出来的食盐和一些刀矛交易到了鹿皮和金沙,李明勋这才放心的率领船队南下大员。

    二月初的台湾海峡海面非常平静,两艘南下的鸟船升起了所有的帆,走之字形南下,速度很慢,但仍旧让人有些希望了,因为出海的前两日,是一点风都没有的,两艘鸟船的船舱里都是满满当当的,但绝大部分都是腌制的海鱼和贝类,真正有价值的货物只有少量的鹿皮、鹿脯还有樟脑,而鱼获之中,只有乌头鱼子算是高价值的产品,虽然两船货加起来数十吨,价值却是不高,实际上,在甲螺村中商社仓库里堆满了鹿皮,然而那些都是不能示人的财富。

    而李明勋南下大员港,最重要的是拜荷兰人的码头,其次才是贸易,而李明勋想要购买的除了大市场上畅销的铁质农具和胡椒、香料、蔗糖这些调味料,最重要的则是甘蔗渣。

    虽然是今年,也就是1640年之后,台湾因为过度捕猎,导致最重要的商品鹿皮的出产量大为减少,荷兰东印度公司开始拓展其他商品,并且在几年后大规模迁移汉人前往台湾种植甘蔗,但这个时代,大员港附近的汉人已经成规模的种植甘蔗,用出产的黑糖、白糖代替金银,向东印度公司缴纳诸多税赋。

    而李明勋瞄准的就是大员港甘蔗出产之后剩下无用蔗糖渣,只需要把这些东西放入木桶,混入酵母,二十四小时之后,里面的酒精就可以达到五六度,而这个时间正好可以把大员的甘蔗渣拉到甲螺村,然后在已经修建的酒坊里进行反复蒸馏,就可以得到酒精含量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原酒。

    李明勋采用的蒸馏技术是天锅,这是使用两口铁锅就可以蒸馏的技术,所以此次还要采购一些铁锅。

    远处已经可以看到大员港外沙洲上的炮台,宋老七在向荷兰人的巡船证明了身份,两艘鸟船引导两艘鸟船进入内港之中,他走上甲板,看到李明勋打量着远处的炮台,问道:“大掌柜的,荷兰人那边妥帖了,咱是不是也让小船先进去和马威打个招呼。”

    李明勋看了他一眼,问:“宋管事,你认为马威会接受腾龙商社,接受我们在北面形成的局面吗?”

    宋老七微微一愣,继而摇头,马威可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尤其和李明勋不对付,既不会接受李明勋接收林诚势力的现实,也不会依附于腾龙商社这个组织,李明勋又问:“那你感觉此次进港,我是拉拢他还是和他摊牌?”

    对于这个敏感的问题,宋老七没有着急回答,他把烟斗在栏杆上磕了磕,重新装上另外一锅烟草,心中却是闪过许多心思,从个人感情上来说,他虽然与马威有些磕磕绊绊,但还是支持这个老弟兄的,但是从利益上讲,就不是那般简单了,宋老七已经四十有余,在海上这不是个小年岁了,他最多再走十年的海,如果跟着马威,最好的归宿就是在南洋某个华人聚居的港口、城市做个头家罢了,但跟着李明勋就不同了,这两个月来,李明勋证明了他的能力,也显露出了野心,如今他担着商社的管事,每年三千两的薪俸,而且年底还有分红,三五年就能落得几万两银子,成为一方豪强。

    忽然宋老七听到了船上水手那地道的广东口音,恍然意识到一件事,这是种大事不是自己能说了算的,这次两艘船南下,船上的人都是从大员雇佣走的,这段时日,李明勋早就摸透了林诚一脉的关系网络,和马威交好的人都没有带来,这可不是和马威和解的样子,更不像是要拉拢他。

    想了一会,宋老七咧嘴一笑,说:“大掌柜的,说句实话,您拉拢不了他马威,而且,此时也不宜和他摊牌。”

    “此话有理呀!”李明勋认真的说道,如果他能选择,定然是把目前和马威的关系拖延下去,再过半年,哪怕是三个月,局面也大不同。

    宋老七抽完一袋烟,收好眼袋杆子,说:“大掌柜的,您要想维持如今的局面,我倒是有个主意。”

    见李明勋许可,他压低声音说道:“马威这个人,心气高,傲的很,尤其对您,不如咱派个人去找马威,便说如今您代理大掌柜,让他马威前来船上拜见,这厮定然是不来的,既然他不来,那像撕破脸也没机会不是?”

    左思右想,李明勋越发感觉这是一个好主意,便放下一艘小船,让人去做了。

    正如宋老七说的那般,马威果然接受不了李明勋傲慢的态度,把派去的人打了出来,并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和李明勋会面,让他一切靠自己行动。

    李明勋不往心里去,顺利进入大员港内港,却发现这里比以往繁华了许多,来往的船只也多了不少,打听之下才知道,原来荷兰人与郑芝龙的战争告一段落,双方进行了重新的商业谈判,重新分配了利益之后,重归于好。

    海商们对于这个结果丝毫不以为意,显然这已经是常态了。

    一个白天,李明勋安排手下卸货、交易并且向赤嵌的东印度公司的商务专员缴纳税款,忙的不亦乐乎,而到了晚上,他成为了荷兰通事何斌的座上宾。

    李明勋心里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是十八芝的一员,前任的海贼头子,自然也不会客套,直接带足了礼物,金沙、银洋还有采买的一些贵重礼品,在贿赂何斌上,李明勋丝毫不惜成本,而何斌对李明勋的礼物也极为诧异,他让家中的女人和侍从退下,也不收起礼物,显然是要先弄清楚李明勋的目的。

    “明勋是林老哥器重的人,我也就开门见山了,虽然我在荷兰人那里能说上话,但可不是什么事儿都能办的,你且先说说,究竟是何要事!”何斌合上盛满了金山的皮箱,笑着问道。

    李明勋微微一笑道:“既然何大人这般说了,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是想承包甲螺村和周围六个洪雅村社的包税,听闻何大人与总督和极为高级专员都有交情,所以......。”

    李明勋的话还没有说完,何斌忽然站了起来,碰掉了桌上的茶杯,一脸惊诧的看着李明勋,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儿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