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 血契
    见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自己,眼神之中充满了热切乃至于贪婪的神色,李明勋微微一笑,端起酒壶,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摇晃着杯中的酒浆,笑道:“诸位问我接下来做什么,这还用说吗,自然是赚钱,赚大钱,赚更多的钱,在座诸位有嫌银子多的吗?”

    “哈哈哈。”一群人仰头大笑起来。

    宋老七道:“那咱这商社准备靠什么赚钱呢?”

    李明勋笑了笑,说:“若说赚钱,抢劫是无本的买卖,但却只能抢一回,我给咱们腾龙商社设想了三个赚钱的买卖,煮盐、酿酒和海贸。不过这三个买卖在做之前,还得先做好一件事。”

    “哦,还要做什么?”众人的兴趣也被勾了起来。

    李明勋敲了敲桌子说:“便是像今日这般,确定秩序!无论咱们想干什么,都得要两种东西,一种是秩序,另外一种是人。而这些都要着落在周围的土著村社身上。”

    宋老七微微点头,虽说甲螺村与周围土著没有到势成水火的地步,但是也有一定的矛盾,诸如猎场、渔场的争夺,土著对村民的出草,当然这些矛盾还未到战争的地步,但是相互之间的戒备也是有的。

    “掌柜的,不知道您想怎么办,若是去攻打那些村社,别说荷兰人不愿意,咱们手下也没有那么多能打的呀。”一个头目问道。

    李明勋笑了:“哪里上来就要喊打喊杀的,咱们把村社的长老请来,先吃顿饭,坐下来商讨一二,能在饭桌上解决的问题,何必动刀子呢?”

    林诚哈哈大笑起来:“这话说的有理,这样吧,咱们周围一共有六个村社,宋老七他们一人去一个,明天请他们吃饭,就当是邻里之间初一串门了,我在让厨子准备一桌好菜也就是了。”

    李明勋道:“好酒好菜是少不了的,但是不能在这里,他们是土著不假,但是不傻,纵然不知道啥叫鸿门宴,但是也不会进村里吃饭,不如就摆在大市场的棚子里,另外,也不能让在座的管事去通知,咱们是外来人,与他们有些矛盾,说不定有去无回。”

    “那让谁去?”管事之中一个高大的汉子问道。

    李明勋说:“让阿海他们去!一来这些孩子懂的土著语言,二来他们是孩子,遇上出草的土著也是无恙的,土著是崇尚武勇的,总不会为难一个孩子吧。”

    “好,我们去!”阿海第一个站出来。

    第二天天还未亮,阿海等十二个少年两两一组,踏上了前往各个土著村社的路途,这些少年不少都参与了前几日的买卖,除了会说土著语言,还与一些土著有了交情,所以他们走的时候还带了短刀、斧头作为礼物,而阿海还带了几种点心和两件漂亮的首饰,据说他已经和某位村社长老的女儿勾搭上了。

    而李明勋则带人在市场的棚子下准备席面,当到了中午的时候,一条条的独木舟从海上和八掌溪里驶来,停在了市场的码头上,在少年们的引领下,许多土著走上了陆地,与那些来交易的土著不同,这些土著身上更干净,穿着细腻的毛皮衣物,还用鲜艳的羽毛、打磨过的骨头作为装饰,而他们的身边除了拿着燧石刀斧、烤硬的木矛的武士,还有几个孩子。

    这些孩子明显是长老们的后代,跟着出来见世面的,许多李明勋还见过,是几个常来市场玩耍的,特别是一个扎着红头绳的女孩儿,正是她教会阿海使用土著人习惯用的投石索。

    “你便是福佬的首领吗?邀请我们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在码头上,一个矮壮的首领昂着脑袋,毫不客气的问道,登岸之前,他就打量了附近,实在是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才走了上来的。

    李明勋笑了笑,看了看其他的首领,问:“诸位是想在这里谈,还是去市场谈,那里有温好的美酒,烤熟的乳猪和羊排,还有炖肉!”

    “有酒!”那个矮壮首领忽然兴奋起来,与刚才的嚣张全然不是一个样了。

    他忙不迭的跑进了冒烟的棚子,看着满桌的酒菜,狠狠的咽了一下吐沫,其他几个首领也是眼睛放光,有个已经趴在酒坛上嗅着里面的味道,一脸陶醉。

    “阿海,给几位首领满上!”李明勋说道。

    阿海上前,在每个瓷碗里倒上了酒,李明勋端起一碗水,说道:“各位,喝了这碗酒,我们就是朋友了,成了朋友就可以一起坐下享受美食了。”

    阿海还没有翻译完,几个人就一饮而尽,纷纷学着李明勋的样子,坐在了椅子上。

    几个首领纷纷称赞李明勋的酒,坐下之后更是大快朵颐,烤好的鹿肉、羊排和猪肉端上来,蘸上胡椒、酱料和辣椒,几个人吃的甚是爽快,惹的周围的卫士都开始流口水,李明勋使了个眼色,阿海身边几个孩子便带着这些卫士到一边去飨食了。

    吃肉喝酒的时候,众人才通报了身份,这些人多是村社的首领或者首领的儿子,他们六个村社都是投降了荷兰人的,有资格参加荷兰人在大员举办的会议,也是荷兰人承认的长老。六个村社都是属于洪雅族,其中以那个身材矮壮的首领所在村社最为强大,所以隐隐其为领袖,这个首领叫做布莱。

    “李掌柜,你这是什么意思!”布莱左手抓着油腻的猪蹄,右手端着酒杯,本来吃喝的爽快,见李明勋在往几个孩子身上塞东西,连忙停了下来,有些警惕的问道。

    他在身上擦了擦手,从自己女儿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纸包,倒出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行字,布莱会说闽南语,也知道这是福佬的文字,但却是不懂。

    “这是什么?”布莱见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脸色温和了一些,问道。

    李明勋笑了笑:“布莱首领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新年!”布莱当即说道,他又说:“那是你们的节日,每次都会大喊大叫大吃大喝,还会点燃那种会发出危险的雷火,早晚神灵会惩罚你们的。”

    李明勋对此不置可否,说:“您说的没错,今天是新年,您作为我的朋友,新年第一天来拜访,按照我们的规矩应该给一起来的后辈红包,在我们这边,一般是银钱,但我知道,你们洪雅族不喜欢那个东西,所以才给了这个。”

    布莱这个时候明白,他从女儿怀里掏出来的红包是礼物,实际上,李明勋说的很对,土著们对不能吃不能喝的金银不感兴趣,如果不是能用金沙来交易商品和向红毛夷纳贡,他们也不会去淘金,但是这两种用途更让土著们讨厌贵金属,许多土著村社的头领,特别是大肚番的国王认为,正是因为有金沙,才招惹来了红毛夷,便禁止土著民去淘金。

    阿海上前,拿来红包的纸条,解释起来:“上面写着咸盐两包,棉布一匹,美酒三坛。”

    “这是什么,这个红圈!”布莱一听是好东西,来了兴趣,指着下面的印章问道。

    阿海笑着说:“这是印鉴,代表着我们掌柜的许可,有印鉴,您就可以让人去村子里仓房领取上面的东西,如果没有印鉴就不会给的,哦,仓房就是村里子最大最高的建筑!”

    布莱微微点头,他跑到一边的棚子里,一巴掌把喝的醉醺醺的卫队长打醒,将纸条交给他,那厮才踉跄的去了,不多时扛来了盐巴和酒水。

    其余的首领也是效仿,很快拿到了东西,布莱脸色严正起来,他放下了酒壶和肉块,说:“李掌柜,你请我们吃饭,又送我们礼物,总归有事情要我们做,你们福佬虽然不像荷兰人那般凶残,但却是从不吃亏的,有什么事情便说吧,按照我们洪雅人的习俗,喝醉了答应的事情,我们不会承认的!”

    李明勋深深的看了布莱一眼,这个家伙看起来粗豪,实际上却是一个有智慧的,如此好酒的他竟然能在这个时候控制住自己的口腹之欲,已经是难得了,他微笑说道:“布莱首领说的是,那李某便开门见山了。”

    李明勋拍了拍手掌,阿海跑到棚子一边,掀开两张草席,露出了一块高达八尺宽宥三尺的石碑,布莱立刻紧张起来,手握在了腰间的匕首上,冷冷问:“这是你们福佬的图腾柱吗,难道你们想要我们洪雅人臣服于你们的图腾吗?”

    这话一出,几个首领都是紧张的站起来,其余吃饭的卫士也是围了过来,李明勋摇摇头,说:“当然不是,今日我只是想和各位达成一些公平、合理的约定,未免日后有人毁约,这些约定会刻在这块石碑上,放在市场上,受所有人的监督!”

    布莱听了这话,一抬手,让所有人退下,问:“什么约定?你要知道,我们洪雅人虽然臣服了红毛夷,却不是人人可欺的!”

    李明勋笑了笑:“欺不欺的,还是大家伙说的算,不是吗?”

    说着李明勋将一块鹿皮挂在了石碑之上,上面一共列了十八个条款,李明勋首先说道:“第一条,洪雅六个村社与我们腾龙商社达成攻守同盟,以应对我们共同的敌人,任何一个村社受到袭击,其他都要派遣武士增援,而敌人的确定则需要七位首领一致同意。”

    出乎李明勋的预料,布莱把自己的女儿拉了过来,那个女孩儿眼睛盯着鹿皮看了一会,仔仔细细的向周围人解释,这个时候李明勋才知道,这个名叫米娅的女孩儿还懂的汉语文字。

    对于李明勋列出的第一条款,几个首领商议之后选择同意,毕竟这个条款对他们有利,因为他们与甲螺村一样,受到北面的大肚番,东面山脉里的高山蛮子和虎尾珑社的威胁,一起对敌是极为有利的,至于荷兰人,他们已经被荷兰人征服,虽然充满痛恨,却也不敢对敌,反正只有七个人都认定荷兰人是敌人才能开战,布莱倒是不担心自己被李明勋当枪使。

    确定了一起对敌的原则,下面的条款便调节各村社之间的矛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分配田地、猎场和渔场,以免相互侵入造成争端,当李明勋让出大片的猎场和沿海渔场之后,这一切再次达成一致,但是李明勋确立了所有村社在海上和八掌溪的通航的权利,并且把海岸线以外五百步外作为公共渔场,布莱等人倒是没意见,反正他们的独木舟也跑不远。

    而在土地划分上,李明勋把八掌溪入海口,及向北沿海的海滩地划入了腾龙商社的地盘,布莱等人不明白为什么李明勋对这些不毛之地这般坚持,但在确定了免费通行之后,也选择了同意。

    然而,在十八条规则谈判之中,占比例最大,也是矛盾最突出的就在于交易规则,就连李明勋都没有想到这些土著会有这么多的商业头脑,实际上,他们的商业头脑也是被逼出来的,长期以来,他们在与华人、红毛夷的贸易中处于不利的地位,珍贵的金沙、鹿皮常常被人用几个闪亮的玻璃珠子、一尺棉布骗走,不仅价格上吃亏,而且交易完全没有规律,有时一两年也没有海船前来。

    一番唇枪舌剑的时候,谈判终于达成一致,实际上,李明勋也没想在这方面占据多大便宜,他也想制定相对公平的贸易规则,在对诸如金沙、鹿皮、鹿脯这些土著们最经常拿来的商品进行定价之后,李明勋坚持要对人进行定价,并且把人做工干活当成一种商品。而且与诸位首领约定,除了祭祀等宗教人员外,各村社都不得限制村社的百姓出来交易和做工。

    整个谈判用了一个白天,最终修修改改之后,规则完全定了下来,按照华人和土著的规矩,七位首领划破手掌,把血滴入七个酒碗,满饮一杯,然后在石碑之上盖上了七个血手印,这就是被后世史书称颂的七社血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