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七 商社
    甲螺村位于八掌溪南侧的平原之上,李明勋的两艘鸟船可以逆流而上,从码头直接进村,村子里只有一百八十余户汉人,多是福建移民,共计七百余人,而丁壮只有不到三百。

    对于远道而来的李明勋等人,甲螺村的村民表现出了极大的友好和欢迎,甚至免费帮着往码头上卸货运货,还出让并打扫了十几间屋子用来安置远道而来的难民,他们这般热情并不只是因为林诚是甲螺村的头家,荷兰人认可的大结首,最重要的是林诚的慷慨。

    在大员的时候,林诚就通过何斌把甲螺村明年前半年的人头税和田税全部缴纳了,虽然村民仍然要偿还林诚,但是他们仍然非常感激,毕竟林诚是个慷慨贤明的头家,不似荷兰人那样因为欠税会打杀村民,当然,村民们不知道的是,林诚此举不是为了帮他们,而是为了半年内免除荷兰人对甲螺村的打扰,方便李明勋按照自己想要的去做。

    才进行简单的安顿之后,李明勋立刻把所有的男丁和壮妇集合起来,选择了甲螺村出海口一处平坦的地面之后,雇佣这些丁壮平整土地,搭建茅庐,修筑简易的码头,李明勋直接以盐巴、铁甚至银两雇佣他们,就连水手都加入进来,后来连孩子都从村中赶来,整个夜晚,海滩之上火堆明亮,村民们夜以继日的工作,按照李明勋的要求,搭建了两条宽一丈高八尺,长达二十丈的凉棚,为了在短时间内凑齐所需的木材、茅草,村民甚至拆了自家的门板、围栏和猪羊圈。

    第二天一早,阿海就带着几个会说土著话的少年,前往了昨日贸易的海域,到了中午的时候,上百艘独木舟从海湾驶入了八掌溪,停泊在了河边,无数穿着兽皮、蓬头盖面的土著男人、女人涌入进来,操着各式语言,加入了贸易的行当。

    虽然昨晚一夜未睡,看到如此多的人前来买卖,李明勋激动的没有一丝倦意,出乎他的预料,这些来自周围平埔族各个村社的土著很多都会说闽南语,想来他们也没少和福建来的商人交易。

    一捆捆的鹿皮、成筐的鹿脯以及各类的水产、瓜果换成了李明勋从大员港采购来的商品,然而,土著们的喜好出乎李明勋的预料,在工具之中,很少有人换取铁锹、鹤嘴锄,倒是对锋利的匕首和砍树、砍人两用的斧头更感兴趣,而他们对粮食丝毫无爱,更得到他们喜爱的是盐巴、蔗糖、胡椒、香料等调味品,而在其他商品方面,华丽的丝绸也比粗糙的印度棉布更加受欢迎。

    带着水手卫队负责市场安全的宋老七看到了李明勋心中的疑惑,解释了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和台湾岛上的气候和部落习俗有关系,用后世的知识来解释,这里尚且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而在密布着丛林,周围尚有八掌溪,外海因为黑潮也有数不尽的鱼获,无论是到林子里采摘瓜果还是捕鱼狩猎,对土著们来说,食物从来没有短缺的,而附近的村社近二十年在福建移民和荷兰人的逼迫下,也学会了种植作物,这解决了他们人口增长的问题,从未有过饥寒交迫之感的土著们更想从外来人那里享受一些从未享受过的东西。

    而从部落习俗上来讲,这里的平埔族村社已经归顺了荷兰人,缴纳人头税,但荷兰人接受他们供奉却也只是不攻击他们,从不提供保护,来自山林深处野蛮的高山蛮和北部那与荷兰人势成水火的大肚番国时常滋扰,而村社原始的部落制度让他们崇尚武勇,而割掉敌人头颅以证明自己的出草行为就是最好的佐证,所以他们也更喜欢武器。

    市场上的贸易在第二天达到了一个**,得到消息的村社越来越多,聚拢而来,两艘鸟船上的货物,除了李明勋按计划留下来的,其余在五日内全部售罄,然而,没有人提南下大员补货的事情,因为马上要过新年了。

    赚了大量钱财的林诚非常慷慨,把鹿肉、鹿脯和一些盐巴作为礼物分给了村民和难民,而李明勋则在崇祯十二年的最后一天来临之前,把所有人安置在了房子里,走访了村中的小结首以及林诚麾下几个小头目。

    除夕夜,桌上肉厚,杯中酒浓,十几个人在林诚家的厅中围成一圈,外面不时传来火铳的声音,那是底下人在没有鞭炮的情况下做的消遣,厅中所有人推杯换盏,兴高采烈的享受着大屠杀后的第一个年夜饭。

    大难不死的庆幸和大发横财的豪情在此时此刻聚拢在了一起,人人皆是兴高采烈,享受着眼前的酒肉和欢乐,林诚和李明勋更是厅中主角,大小头目都上前敬酒,桌上的菜也被横扫一空,但是笑声不止。

    林诚坐在首位,他的嘴唇因为虚弱而有些苍白,但是脸色却被酒水刺激的通红,林诚兴致很高,与麾下头目划拳,和几个头家猜谜,还给了阿海几个孩子红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诚拍了拍手掌,厅中安静了下来。

    咣当一声,林诚把半截残腿砸在了桌子上,环视众人一周,说道:“诸位弟兄,你们看看我这条腿,我没了他,那里去不了,也上不得阵仗了,我林诚戎马之路也该告一段落了。”

    “大掌柜的,您......您这话说的。”一个小头目站起来,想要劝几句,却被宋老七挡住了。

    “虎兄弟这声大掌柜,我林诚受了,估摸着也是最后一次受了,我已经想好了,日后上不得船了,也做不得掌柜了,但大家伙的前程也不能废了,所以这大掌柜的位置,还是让李先生来坐。”林诚郑重的说道。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的酒都醒了,几个小头目更是全身上下冒汗,掌柜的位置可不是底下小头目,传承是有规矩的,按照海上的规矩,林诚应该事先和几个头目商议一下,至少得到大家的认可之后,才能再公布,但是相互看看,似乎没有人事先知道,就连宋老七都茫然的样子。

    “大掌柜的,这事儿......我事先咋一点信儿不知道呀。”宋老七干笑两声,说道。

    林诚抓起酒壶往嘴里倒了一口,说:“你们当然不知道,又不是我林诚把大掌柜的位置传给了李先生的。”

    “您这话说的玄乎,咱是更不明白了。”宋老七诧异的看了看林诚又看了看没事儿人似的李明勋,满脸茫然。

    林诚笑了笑,说:“其实这事儿很简单,我和明勋各自出资了三万两,成立了一个商社,我连路都走不了,自然做不得大掌柜,那就只有李先生来做了,因此商社股份我与明勋四六分成,他占六成,也是大掌柜的。两艘鸟船和船上的水手以及甲螺村的一些地皮,哦,包括市场那块,都做填头入股了。”

    “那我们呢,我们咋办?”几个头目吓的一激灵,连忙问道。

    他们可与甲螺村的村民不一样,在这里没有土地和家人,只能跟着林诚走海做事养活自己,而林诚名下,能赚钱的除了市场就是两艘鸟船了,如今这都成了腾龙商社的产业了,自己岂不是衣食无着了。

    林诚拍了拍脑袋,说:“你们.....你们还是我林诚的弟兄,若是想回家,我自然给你们遣散银子,想在这里安置下来,我替你们张罗,但是你们要想继续以往的活计,就得问问李掌柜了,毕竟他是腾龙商社的掌柜,我只是一个股东,说话可做不得数。”

    “但是有一样,你们如果成腾龙商社的人,那就和我没什么关系啦,得听明勋的。”林诚最后提醒了一句。

    厅中的气氛一下从兴奋变成了压抑,静了好一会,在一旁看热闹的阿海噗嗤一声笑了,说:“你们想什么呢,跟着我师父还能亏待你们不成?”

    宋老七轻咳一声,这才明白过来,这不是权力的移交,这是逼着大家伙投靠新主呀,他看了一眼李明勋,挥手制止了交头接耳的头目,说道:“李先生是什么人,自然是胸有成竹,应该早有准备吧。”

    李明勋微微一笑,说:“能坐在这里都不是外人,我便直说了吧,诸位能被林东主赏识,都是有本事在身的,李某人自然离不开各位,我这里已经列下了名录,诸位都可以在商社了担当管事,薪俸、权限都是列好了,没有异议的话,各位便可以签下契书,当然,李某不勉强诸位,若是想入股,也可入股当股东。”

    宋老七忙从李明勋手中接过那文书和契约,细细看起来,并且向几个不认字的家伙解释,林诚摆摆手,家中的仆妇便上前把桌上的残羹剩饭收拾了,端来茶水摆上,但是众人无暇吃喝,讨论起来。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众人自嘲便当做守岁吧。

    一个时辰,足以众人下定决心了,事实上,李明勋给的条件非常慷慨,薪资待遇非常优厚,不低于林诚鼎盛的时候,只是规矩多了些,在宋老七表态之后,其余几人自然也不会反对,纷纷签了契书,成了腾龙商社的管事,自然也就成了李明勋的下属。

    这个时候,没有人提及远在大员港的马威,似乎他根本不存在一般。

    确立了从属关系之后,众人对李明勋的态度恭顺了许多,宋老七率先说道:“李掌柜,如今大家都上了腾龙商社这条船,您也的拿出个主意来,今后咱怎么干,总得有个章程吧。”

    对于宋老七的问题,李明勋从踏上台湾的土地乃至从穿越到这个时代就已经开始筹划了,李明勋自然和眼前这些还未完全从海盗行列里脱离出来的糙汉子们相比,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宏图伟业,既然自己来到了这个时代,就不会让犬羊夷狄染指华夏,必将引领这个伟大的民族和伟大的文明走在世界的前列。

    作为孤身一人穿越到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大明内部的权力和资源分配早就达到了一个饱和的状态,大明富庶的东南沿海被缙绅为主江浙利益集团把控,而在北方,时时刻刻受到破关而入的东虏,四川流窜的流贼和腐朽堕落的朱明朝廷的威胁,秩序已经接近崩溃,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贸然介入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死无葬身之地,李明勋粗懂历史,分析了诸多因素之后,将目光投向了海外。

    无论是东南亚诸岛还是台湾,都处于群雄逐鹿的无政府状态,郑氏、荷兰东印度公司、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英国人以及各小国家都参与其中,完全就是凭借实力说话,混乱的秩序下隐藏着绝好的机会,而在这个范围之中,台湾是立下基业的最好选择。

    这里拥有肥沃的土地,靠近本土近可以引入更多的汉人,而且西班牙人和荷兰人还在为这片土地角力,大量的力量被好战的土著牵扯,除了大员之外,对其他地方没有实现真正的管辖,机会更大,所以李明勋心中笃定,一定要在台湾开辟出基业来。

    从资本的原始积累方面讲,迅速组织一支军队,荡平周围的土著村社,便可以获得崛起需要的人力和财力,然而这个方式对于李明勋来说并不可取,并不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资源。

    实际上,如果李明勋愿意,可以把甲螺村和带来的难民集中起来,组织一支规模超过二百人的军队,用铁质武器和火器武装起来,只需要三个月就能荡平周围的七八个土著村社,获得超过两千人的丁口,但这意味着杀鸡取卵,因为荷兰人绝对不会允许一个新生的军事势力介入台湾岛,即便李明勋有把握在荷兰人反应过来之前获得抵抗他们的军事力量,但这仍旧是愚蠢的选择。

    如果过早的与荷兰人开战,就会被荷兰人的舰队封锁在岛屿之上,没有对外贸易的高利润和来自本土的移民,这个势力不能继续扩张,即便在荷兰人反应过来之前,有能力南下攻击大员港,仍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有一件事可以肯定,那就是在没有获得与荷兰人对抗的海上力量之前,不宜表现的具有进攻性。

    因此,李明勋选择暂时依附于荷兰在台湾的统治体系,卧薪尝胆,徐徐图之。当然这一切都是远景设想,还不宜告知更多人,李明勋只选择向眼前的众人解释眼前的谋划。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