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 原因
    走过路过,收藏别错过。

    林诚脸色大骇,抢过李明勋手中的望远镜看去,入眼所及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根本没有什么西班牙人,林诚笑道:“李先生,你实在是.......许是这几日颠沛流离,李先生看花了眼睛吧。”

    在林诚的眼里,李明勋是一个文弱书生,又刚刚经历了那个一场大屠杀,出现失误并不是什么大事。

    李明勋却非常坚持自己的判断,说:“大掌柜,肯定是西班牙人,那种方形船帆和三根桅杆的形制,只有盖伦帆船才用,这片海域,除了西班牙人,谁还能拥有盖伦式帆船!”

    对于盖伦式帆船,李明勋实在是太熟悉了,他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就是一艘盖伦式帆船的模型,年幼的他用了一个暑假把七百多个木质构件把那个模型拼凑起来,可以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林诚微微一愣,在他的印象里,李明勋一直谨小慎微,何时如此对自己说话过,他正考虑要不要告诫一番,以维持自己身为大掌柜的威信,避免在众多手下面前软弱的时候,隆隆的炮声从远处传来,眼前的浓雾区域内,一朵朵火焰接连不断的亮起,这个时候,林诚瞬间反应过来了。

    “趴下,都趴下!”林诚大喊着,一把抓住李明勋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嗖嗖嗖!

    炮弹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继而充塞耳边的便是甲板碎裂和船帆撕裂的声音,然后就是阵阵哀嚎声,李明勋感觉自己的脖颈湿滑,好似有液体流进去,一抹之下,黏糊糊的,他连忙起身,不顾耳鸣,查看林诚,发现这厮身上没有一点伤痕,那血液是砸在二人身上的一条断腿流淌出来的。

    确认林诚没事之后,李明勋回身看去,一里半外,一条长度超过六十米的拥有两层甲板的盖伦式帆船从浓雾之中驶出,阴暗的光线下,可以清楚的看清此船的船艏斜桅、前桅杆、主桅杆上挂着方形的船帆,后桅杆上挂着一块巨大的三角帆,而两层火炮甲板的炮门已经全部打开,两排黑洞洞的炮窗正对着自己这边,在吕宋岛海域,只能西班牙人能出动如此强大的盖伦式帆船了,而悬挂在顶端的白底红色交叉的勃根地十字旗已经显露了他们的身份。

    林诚甩了甩有些发蒙的脑袋,看清楚了来袭战舰的全貌,一把拽掉了脑袋上的毡帽,声音有些颤抖的说:“是......是圣胡安号。”

    由不得林诚不怕,这是西班牙人在马尼拉少有的几艘主力舰之一,在海面上,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大掌柜,是西班牙人的夹板船,咱们靠上去拼了吧,否则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一个矮壮的汉子跑过来,手中提着一把倭刀,大声说道。

    林诚已经愣在那里,李明勋却不想他听从这个莽夫的建议,论远战,十艘涌金号也不是这艘圣胡安号的对手,涌金号上那两门大佛郎机就算靠近到两百步也难以击穿这类盖伦式帆船厚达四十厘米的橡木船板,但贴上去近战就能赢吗,圣胡安号的甲板那么高,船艉楼和船艏楼上的几门后装旋转炮外加上百只火铳,足以击溃四面八方的围攻,而且这艘船可是有四十四门火炮,只要舰长不是蠢货,就根本会给涌金号这类慢如乌龟的船靠近的机会!

    李明勋抓住林诚的手臂,用力一捏,大声说道:“大掌柜,只有驶入浓雾区才有活下来的可能啊!”

    林诚被李明勋的捏痛了手臂,猛然醒悟过来,他恢复了以往果断的作风,大声喝道:“快快,降下小船,搭上缆绳,往浓雾中拉,马威,你和宋老七各自指挥一艘船。”

    有林诚指挥,全船的人都找到了主心骨,纷纷行动起来,林诚亲自掌舵,向浓雾之中驶去,而被林诚点到的马威和宋老七,各自登上一艘小船,带上十几个浆手,牵引着涌金号驶入浓雾之中,而远处占据上风向,准备抢占t字头的圣胡安号则有些未曾反应过来,连忙扭转船体,用侧面的火炮攻击,但这第二轮攻击打的急了,未曾击中。

    李明勋走到林诚面前,说:“大掌柜,把船帆降下来吧。”

    “胡闹,速度本就慢,若降下船帆,仅仅靠两艘小船牵引,岂不是要多耽误许多时间。”林诚不悦的说道。

    李明勋走进被炮弹搅的稀烂的船艉楼,从里面找到了炮弹搬到了林诚的面前,这炮弹只有拳头大小,两个用铁链拴在一起的,说道:“大掌柜请看,这是链弹,泰西人的火炮发射它,常用来撕烂船帆,切断桅杆的,方才西班牙人第一轮射击,便是想要撕烂我们的船帆,降低我们的速度,如果依旧升帆,必为西班牙人所趁,而如今风小势微,对船速影响不大,不如降帆,保存实力。”

    林诚看了一眼后桅杆,上面的帆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八仙桌大小的口子,还有几根缆绳断裂,作为一个老海狗,林诚很清楚,船没了帆就好比人没了脚,寸步难移的。

    “降帆,降帆!”林诚深深的看了李明勋一眼,高声喊道。

    砰砰砰!

    随着敌舰圣胡安号距离越来越近,炮声由沉闷变的清脆起来,当两船距离不到一里的时候,涌金号终于驶入了浓雾区,而来自后方的炮声也停止了,林诚指挥着牵引的小船走了一个之字形,命令全船噤声,停顿了一刻钟,没有观察到圣胡安,涌金号上的人才稍稍安心下来。

    “呼,这群该死的西班牙人,竟然追了出来。”林诚咬着牙,骂咧咧说道。

    但是他也只骂了一句,立刻命人收拾甲板,救治伤患,忙活了足足一个时辰,才暂时安顿下来,林诚让人取出几坛米酒,分发给了水手,恢复了一些士气,李明勋没有插手,心道林诚不愧是海主,颇具御下之能。

    在确定了安全之后,林诚把几个得力的属下带到了船艉楼中唯一还完好的房间,坐定之后,说:“全船二百多人,眼睛都盯着咱们呢,诸位都是跟随我林诚时间长的老弟兄了,这个时候,咱们拧成一股绳,给全船人挣一条活路出来。”

    身材矮壮的马威把倭刀插在怀里,嘟囔道:“老子既没有杀西班牙人的亲娘老子,也没有玩他老婆,要说为了灭口追杀咱们,实在是说不过去,他妈的!这群洋鬼子犯得着吗?”

    马威本就是林诚的二把手,在船上威望不低,此言一出,立刻惹来众人附和,李明勋也是心中狐疑,这次马尼拉屠杀和上次不一样,西班牙人根本不怕明国出兵,自然也谈不上灭口何必派遣圣胡安这类主力舰来追杀呢,虽说二层火炮甲板的圣胡安号在欧洲算不得什么,但是在中国海,这拥有四十四门火炮的盖伦式大帆船可是地地道道的怪物级的存在,除了澳门的葡萄牙人、大员的荷兰人,整个远东地区就没人能拿出来。

    林诚脸色微变,忽然出手,拔出马威怀里的倭刀,斩击在了旁边的一个木箱子上,箱子上的铜锁落地,哗哗啦的声音响起,大量的金银珠宝流淌出来,大明常用的金块银锭就不用多说了,意大利人发行的金杜卡特,西班牙人在美洲出产的双柱银圆,都是海面上的硬通货,马威看到满地的金银,脸色立刻变了,一把就抓了起来,满脸贪婪,但是很快,他身体微微僵直,又放回了原地。

    “哈哈,大掌柜,俺还以为咱已经一无所有了,没曾想您老还有这先见之明。”马威悻悻坐在了椅子上,咧嘴说道。

    林诚没有回应他,而是脸色凝重的解释起来,原来此次在菲律宾的屠杀事件并不是没来由的,从二十年前开始,马尼拉的华人越来越多,数量逐渐是西班牙的数十倍,引起了西班牙人的恐慌,而华人擅长经商,逐渐占据了马尼拉贸易的大部分利润,所以连续几任菲律宾总督都在推行一个叫做卡兰巴的计划。

    这个计划就是逼迫华人弃商务农,安置到距离马尼拉较远的土地上去,既能解除华人对马尼拉西班牙人的人数优势,又能提供廉价的农业产品,还能夺取华人在贸易之中的利润,但是也遭到了华人的发对,但是现任菲律宾总督科奎拉四年前上台之后,形势骤然转变,荷兰人把手伸进了菲律宾,与西班牙人争夺摩鹿加,而葡萄牙又趁势垄断前往马尼拉的贸易,肆意提高各种产品价格,而菲律宾最倚重的白银来源,马尼拉大帆船贸易又停止,让科奎拉不得不选择其他的财政来源,剥削华人就是唯一的选择。

    所以科奎拉使用暴力推行卡兰巴计划,并且与其属下,内湖省的高官莫拉一道,在这个过程中中饱私囊,而如今的马尼拉已经设立了具有监督能力的检审庭,未免事情败露,科奎拉把巧取豪夺来的不义之财存在了一个日本商人的那里,而这个日本商人与林诚相熟,在马尼拉大屠杀的前夜,林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带了几个亲信,把科奎拉四年来抢掠的不义之财全都抢到了涌金号上。

    显然,科奎拉已经发现了这一点,这才有了圣胡安号的追杀。

    听着林诚的解释,李明勋眉头皱起,这个时候惹怒科奎拉这个杀人恶魔可不是明智的选择,但是如此想的也只有他一人罢了,马威等人听完林诚的故事,纷纷激愤起来,敲着桌子,怕打武器,豪迈的狂笑起来。

    “大掌柜这招釜底抽薪实在是漂亮,老子真想看看科奎拉那个狗贼现在的表情,哈哈,干的好,我马威算是服了!”

    “真是爽快,最好气死科奎拉那个老狗!”

    林诚双手虚按,说:“若是没有圣胡安号追杀,当庆祝一番,可是如今你我命在旦夕之间,这些钱财已成是非了,若送还回去,能保大家平安,我林诚自然不会小气的。”

    一个年级稍大的男人站起来,他只有一只手臂,却挥舞的极为有力,正是林诚麾下的干将宋老七,宋老七道:“大掌柜听俺一言,那些西班牙人强凶霸道惯了,这个时候便是送回去也要被杀,而且这钱不是干净的,科奎拉也不敢接呀。圣胡安上的狗崽子们怕是要灭口你我呀。”

    林诚哪里不明白这个道理,一拳砸在桌子上,喝道:“既然如此,咱们便同生共死,就算把这些钱财扔进大海,也不能便宜了西班牙的狗崽子,我林诚今日把话扔在这里,这钱财分四份,一份归我,一份分给大伙,一份分给底下人,最后一份,谁能把这条船和二百多口子人带到大员港,就给他!”

    “好!”

    众人齐声喝彩,纷纷称是,刚才大家都看到了,就算只得一份,也得相当于三万两白银,结结实实的大发横财呀。

    林诚敲了敲桌子,说:“李先生,你脑袋转的快,对西洋船战术也了解,说说目前的情况吧。”

    “这.......,大掌柜,我能坐在这里已经是难得了,怎敢在各位前辈面前.......。”李明勋有些犹豫的说道。

    宋老七哈哈一笑:“李先生这话说的差了,海上不分前辈后辈,就看谁拳头大谁脑袋灵光,如今大家伙的脑袋都拴在裤腰带上了,莫要客套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