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 新生
    大明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12月,马尼拉港。

    一艘头尖体长,上宽下窄的广船从被鲜血染红马尼拉湾中驶出,在这艘名为‘涌金儿’的广船身后是火光冲天的港口,华人聚居的‘涧内’已经笼罩在一片烈火之中,房屋和船只在燃烧,火光之中,到处都是绝望哭嚎的华人,他们奔逃着,呼喊着.......。

    不远处的圣地亚哥堡,不断亮起一团团的橘色火焰,那是西班牙殖民者正在用火炮轰击,而在港口,华人在四散奔逃,追杀他们的有手持火绳枪的西班牙人,挥舞倭刀的日本切之丹武士,还是趁火打劫的菲律宾土著,他们手持利刃身披铁甲,如猛兽豺狼一样横扫过来,把华人砍倒、刺穿、驱赶下海,烈火照耀了大地,鲜血染红了海洋,将马尼拉变成了华人的人间地狱,即便是黑夜,也难以掩盖这恶魔一般的罪恶。

    “报仇......为我们报仇......。”被追杀到岸边的华人看到了逃出港口的涌金儿号,绝望的呼喊着。

    涌金号的船艉楼,船长林诚指关节攥的发白,却终究没有下令返回,他捂住自己的眼睛,强迫自己扭过头去。

    1639年的冬日,马尼拉的西班牙人第二次对华人进行屠杀,因为三十多年前的屠杀没有付出任何的代价,这一次的屠杀更加的肆无忌惮,并且一直持续了四个月,至少有两万华人在这次屠杀之中丧命,其中包括了不少已经皈依天主教的华人。

    嘎吱.....嘎吱.....嘎吱.....。

    李明勋的耳边全都是木材摩擦产生的嘎吱声音,空气是夹杂了尿骚、汗臭和发霉的异味,身体在随波摇晃,好像无根浮萍一般,而脑海之中却回忆着这一个多月来的生活。

    一个月前,作为一个历史军事爱好者的李明勋从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毕业,正是成为海军的一员,并且随舰队远航亚丁湾,却在经过菲律宾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风吹下了舰船,等醒来的时候,已经穿越到了崇祯十二年的马尼拉。

    粗粝的食物、繁重的劳动和恶劣的生存环境将一个穿越者的雄心壮志折磨殆尽,正当他准备先安分守己一段时日,再想办法转变的时候,就遇到了发生在1639年冬天的这场大屠杀,正是因为李明勋冒着杀头的危险向船长林诚发出警告,才免于被杀的命运,然而事发突然,也只解救了涌金一条船罢了。

    在记忆的最后一颗,李明勋被实心炮弹击断的桅杆砸中了脑袋,就此昏迷。

    “报仇......报仇.....!”一团乱糟糟的声音钻进了李明勋的脑袋里,让他再也无法保持安静,那声音凄惨至极,又充满不甘,渐渐远去。

    李明勋瞬间清醒过来,猛然坐起来,却直接撞在了一块木板之上,额头剧烈的疼痛让他大叫一起,把记忆中的火焰和哀嚎彻底驱离,他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确认自己在海船上,但是眼前却是一片昏暗,身体则是被困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内,他伸手一摸,四面八方都是木板,用力向上一推,才推开一条缝隙,涌进来更加污浊的空气,而眼前则出现一双如牛铃大小的眼睛.......。

    “难道我死了?”李明勋心中泛起了嘀咕,但是感知却是那么的清晰,接着微弱的光线,他看清了那双盯着自己看的大眼睛,这哪里是牛铃大小的眼睛,分明就是牛的眼睛。

    这个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一盏微弱的灯光自远及近,接着便是一张笑脸出现在了李明勋的面前,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正咧嘴笑着:“李先生,你没死呀,我们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把你放在我老舅的棺材里了呢。”

    这孩子李明勋认识,正是当初把自己从海湾里救上来的海主林诚的外甥,与自己同姓李,却因为年纪小,没有大名,众人唤其为阿海或者小掌柜,在马尼拉一个多月里,阿海对李明勋最为照顾,虽然目的是想学李明勋的本事,但着实帮了李明勋不少忙。

    被阿海扶起来,李明勋才知道自己真的被安置在棺材里,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被桅杆砸晕之后,众人以为他死了,但毕竟是李明勋提早告知,才逃出魔爪,也不忍弃尸大海,便搁置在了海主林诚自己备置的棺材里,而棺材正是在底舱,周围要么是压舱的石头,要么是圈养的一些牛羊。

    “小掌柜,大掌柜听说李先生醒了,请他过去呢。”一个穿着短衣的男人走下底舱,说道。

    阿海笑了笑:“知道了,不消一会便过去。”

    敷衍那男人走后,阿海忙活起来,和几个半大小子一起,端来了热粥还把刚挤出的牛奶掺进去,打进去一个鸡蛋,阿海说:“先生快快先喝了吧,这是给我老舅准备的,你若不吃,一会该没了。”

    李明勋笑了笑,昏迷了一天一夜,倒也真的饿了,连忙吞咽了下去,虽说牛奶略腥,在海上却是难得的美味了,海上的艰苦是人人都知道的,在十七世纪的海上,尤是如此,只有船长等少数高级军官才能享受舰船上圈养的鸡鸭、牛羊所产的蛋奶,这在东西方倒出奇额相似。

    吃饱之后,李明勋爬过狭窄的楼梯口,上得涌金的上层甲板,看到茫茫大海,李明勋心情舒畅了一些。

    林诚原本是广东的普通海商,后来因为郑芝龙独霸中国沿海,林诚不愿意投靠,只得去了马尼拉,常年在漳州、马尼拉和大员港之间跑船,十几年来积攒了不少家财,船队更是得到了扩充,拥有沙船、福船和广船十几艘,算是华人之中实力不弱的海主了。

    此次马尼拉大屠杀,林诚也仅仅抢出来一艘涌金号,其余船舶尽毁在了马尼拉,广船是这个时代大明少有的好船,可与福船相较,涌金号是广船中的翘楚,有十二丈长,四丈宽,上下三层,而其船帆面积巨大,比宽更宽,因此比普通的福船更适合远航,至于大明沿海的鸟船、沙船更是无法与其比拟了。

    李明勋走上船艉楼,看到林诚,躬身行礼,道:“多谢大掌柜救命之恩。”

    林诚是南人之中少有的高大魁梧的身材,他摆摆手,说:“若非你,全船人的性命都要折在马尼拉,谢恩的话就莫要说了。”

    李明勋微微点头,问:“不知道大掌柜有何打算?”

    林诚扭转过身子,说:“这也正是我想问李先生的,一个多月的相处,我也知道李先生非池中之物,且时常论及东虏与朝廷的战事,也是心忧国事的义士,我也答应送你去江南,只是如今遭逢大变,怕是要缓一缓了。”

    “您不去大明吗?”李明勋有些诧异,虽说他知道大明如今风雨飘摇,对于海外华人被屠杀的事儿不会管,但如今安平郑氏为南中国海霸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至少要让朝廷和郑芝龙知道吧。

    林诚微微摇头,说:“我与郑芝龙有仇,在广东也是犯了事的,不愿意去大陆涉险,所以涌金号会前往大员暂避,我在那里也有些产业,倒也可以安顿下来。”

    接着,林诚话锋一转,说:“李先生雄才大略,我是知道的,若是不弃,我想委任你为掌柜,到了大员,两年时间便能给你三五条船,三四百号汉子。若李先生有其他考量,到了大员,我再让人送你去福建,如何?”

    对于林诚这般直接的招揽,说不动心定然是假的,这一个多月,李明勋早有考量,他很清楚,再过五年大明王朝也就走到尽头了,之后虽然南明、永历政权、郑氏抵抗了近四十年,但却是一盘散沙,相互攻讦,甚至发生了内战,可以说,大明如今已经烂到根子里了,自己一无官衔二无财力,便是再有本事,也难成大事,还不如在海外施展拳脚,立下一片基业,来日兵强马壮,再出击中原,力挽狂澜,拯救华夏文明。

    虽说心有意动,但李明勋却是拒绝了,他知道自己没有威望也没有展现出足够的才能,在如今林诚麾下势力受创,自己骤得高位,必然会被他麾下老人打压,毕竟,李明勋只有身为穿越者的知识和眼界优势,在官吏、用人上却是劣势十足,毕竟前世的他也只是一个刚入职的小军官罢了。

    李明勋微微一笑,说:“大掌柜的好意我心领了,实在是无才无德,担当不起大任来,还是待我等在大员安顿下来再说吧。”

    林诚能在四十岁的年纪创下这般基业,定然是智慧过人的,自然明白了过来,笑着说:“你考虑的比我周全,既然如此,便先在我身边做事吧,待熟络了海上的事儿再说,哦,我看李先生识文断字,是个本事人,阿海那群孩子对你甚是崇敬,便先替我管好他们吧,也省的他们在船上不学无术,如何。”

    李明勋笑了笑,说:“多谢大掌柜的体谅了,蒙您看重,我便先当个孩子王,把阿海他们这些半大小子管起来。”

    林诚点点头,甚为赞许,他对李明勋很了解,知道李明勋不仅是能写会算那般简单,身上还有许多本事,旁的不说,阿海跟他耍了一个月,不用算盘,算账都比许多老账房还快,说是学了什么口诀,跟着李明勋自然学不差了。

    既然李明勋的前程已经与自己联系到了一起,性格豪爽的林诚自然不会慢待与他,便让厨子准备了些酒菜,二人深谈起来,虽说菜品只有一锅炖鸡,在海上已经极为难得,这意味着到大员之前,林诚都没法吃的鸡蛋了。

    实际上,即便是家破人亡,船上这许多人都不想回大陆,原因很简单,他们要么在朝廷那里有人命官司,要么便是不堪欺压逃出来的,而且涌金号也没有回大陆的条件。

    从马尼拉出逃的时候,因为事情紧急,连许多财货都没来得及运上船,更不要提粮食、饮水了,而在这个季节横跨南中国海前往广东,至少需要八日,补给根本撑不到那个时候,而北上大员港就不一样了,虽说路途是差不多的,但是这条航线林诚走的多了,闭着眼也能找到,安全不少,而在沿途可以通过吕宋、台湾的原住民部落获得补给,极为便宜。

    涌金号驶出马尼拉湾之后,一直沿着吕宋岛的海岸线一路北上,行进了两日,在一个叫做伊富高的部落那里获得了补给,部落的男人划着舢板把热带水果、肉食和水产送到外海的涌金号上,换取铁箭头、斧头、盐巴和蔗糖。

    因为林诚下令补给超过需求量一倍的食物,原住民的舢板就不够用了,林诚派遣人降下小船,来往运送。

    补给进行的很顺利,只花费了不到一百两的货物、银两就得到了让全船二百多人食用半个月的食物,非常划算,但是继续北上,情况却不乐观了,先是风力出现问题,时停时歇,让航行速度下降了许多,在掏出马尼拉的第六日,还下了两个时辰的雨,雨势不大,淅淅沥沥的,最终演变成了笼罩在海面上不散的浓雾,涌金号的速度下降到了不到两节,在浓雾之中缓缓前进,以免碰上礁石。

    第七日,李明勋起床之后,发现周围的雾气淡了许多,从船艉楼看去,水手们满脸疲惫正在分发食物,他拉住一个人问后才知道,林诚指挥水手操纵船舵,把船驶出了浓雾区,准备在浓雾边缘北上,好提高速度。

    “大掌柜呢?”李明勋问。

    那水手说道:“忙活了一个晚上,应当是睡了。”

    李明勋点点头,轻手轻脚起来,虽然身为海军军官,他对海洋的理论知识远远超过这个时代任何一个人,但是对于眼前这艘老式广船却是无可奈何的,他可从未操纵过这类船只,自然要仰仗于林诚还有船上这群老海狗们。

    “李先生,李先生.......。”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脑袋上响起。

    李明勋抬头一看,是阿海,他此时坐在主桅杆的顶部的横桅上,充当瞭望的角色,李明勋见他只拉着一根缆绳,立刻喝止道:“注意安全。”

    阿海声音却有些焦急,指着船尾侧面的浓雾区,喊道:“李先生,那里有动静,我听到有声音。”

    阿海的叫声把林诚吵醒了,他披着衣服走出来,顺着阿海指着的方向看去,那里只有一片浓雾,半里开外便什么也看不清楚了,林诚把望远镜交给李明勋,说:“你年轻,眼睛好,且看看。”

    李明勋调整了一下望远镜,顺着阿海指的方向细细观察,静耳倾听,虽然看不到什么,但却隐隐听到有鸣钟的声音。

    观察了好一会,李明勋都没有看到什么,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在撕裂的浓雾之中闪过了一个影子,借着这个空档,李明勋看到一艘高大的帆船主桅杆上的方形船帆和斜斜刺向半空的船艏斜桅!

    李明勋立刻说道:“大掌柜,是西班牙人!”

    求各位书友老哥收藏和推荐票,正在冲榜呀,拜托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