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花都妖孽狂少 > 第286章 轻松碾压风水大师(六)
    “陈大师布阵还用玉石吗?我这里有点。”

    莫小凡淡淡道,他很好奇,这个号称岭南派风水学大师的老头能布出什么阵法。

    “不必,我布设一个简单的小型阳阵给你们瞧瞧。”

    陈九龄说着,手往怀里一探,摸出八枚玉石,按天干地支阴阳八卦分别抛向八个方位。

    “阵起!”

    嘴巴飞快闪动念着符文,然后一声暴响,八枚玉石火红透亮,并散发出缕缕热气。

    “咦,感觉温暖了许多,太神奇了!”

    众人立时感觉到温暖舒适,全给震得张大了嘴巴。

    “陈大师好手段!”

    “厉害,这么快就布设一座小型阳阵,果然,玄学的东西,不信还不行!”

    本来大家还有些半信半疑,现在亲眼所见亲身所感,皆是惊叹陈九岭的手段。

    “老夫研究风水玄学阴阳八卦六十载,不敢说有多么精通,还算是有些心得和点滴成就。”

    听着众人惊叹声,陈九龄心里十分享受,嘴上反而谦虚起来。

    “陈大师真是虚怀若谷,您老太谦虚,您是咱们华夏当之无愧的风水学大师级人物!”

    徐书记心悦诚服,他边说边向邓院长使了个眼色,提醒他不要再让莫小凡胡说八道,万一把大师气跑了怎么办。

    高长空等一帮专家学者也被震撼到了,本来,他们对于风水玄学的问题是持怀疑态度的。

    相对于风水,他们更相信科学。

    可是眼前这堪称诡异的一幕,使他们不得不信,风水阵法的神妙。

    “看来,咱们还是要把视野放得更宽广一些,要从传统文化中吸取营养精华!”

    高长空深有感触地说道。

    “高老说得是,没想到,风水阵法还真是神妙,这要是和咱们的科研工作结合起来,倒是一条值得摸索的新路子。”

    其他各行专家,纷纷附和称是。

    一个农业专家却很是不屑道:“我还是觉得风水这东西太过玄乎,信之则有不信则无,没有经过科学验证的东西,说是装神弄鬼也不为过。”

    徐书记严肃地批评道:“你不懂不要妄言!”

    他突然回亿起一件事,面色郑重道:“我记得,十年前咱们这里修建八号码头时,屡次出事。”

    “当时请来知名专家和技术人员,甚至还高价请来两个外国工程专家,全都一筹莫展。”

    “最后,还是请了一个风水大师,听说那位大师也是布了一个什么阵法,当时很多人象你一样,也是持怀疑的态度。不过,最终的结果令人震惊,自那以后,施工极其顺利,再没发生什么意外。”

    徐书记话音一落,众人再次震得张口结舌。

    “是的,这个世界有太多科学无法解释的问题,我们要抱着探索和敬畏的态度才是!”

    高长空叹道。

    众人再看向陈九龄的目光,皆多了一分敬仰。

    “呵呵,这位小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你说老夫的阵法无用,老夫倒要听听你的高见?”

    陈九龄出手震住所有人,然后,不动声色的将矛头指向莫小凡。

    想他堂堂风水大师,被一少年当众嘲弄,这口气不发泄出来,如何能行。

    “陈大师,您就不必和一个少年过多计较,他一定是把您当成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您老千万别介意,别和他一般见识。”

    徐书记劝慰着陈九龄,再次向邓文景和莫小凡递去一个眼色,让他们快点顺坡下驴。

    “想听高见?说了你也听不懂。”

    莫小凡淡淡笑道,不过,老头能当场布设成功一个阵法,虽然十分低级,也相当不容易了,毕竟,阵法这玩艺,在当今世界是属于传说中的东东。

    “听不懂!”

    陈九龄老脸再次黑了下来。

    他乃华夏数得着的风水大师,是无数达官显贵的座上宾,每次出场费动辄成百上千万,还必须有熟人引见才能请得动。

    而今,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居然三番两次的出言不逊,实在令他忍无可忍!

    “呵呵,你说我听不懂?华夏有名的风水大师,我多有耳闻,不知你师承哪位大师?”

    陈九龄怒极反笑,冷声问道。

    “华夏的风水大师,我一个也不认识,又何来师承一说。”

    “草,老夫还以为是你是哪个隐世高人的高徒呢,原来你小子不是我辈中人,那你有什么资格在这狂妄乱语?简直不知所畏!”

    陈九龄忍不住爆出一个粗口,太气人了好不好,他就差冲过去,把这个少年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其他人也纷纷摇头,觉得莫小凡太过狂妄。

    “因为这个世界上,有资格做我的老师者,还没有!”

    莫小凡的一句话,再次将众人雷翻在地。

    大家更觉得这个小年轻是胡搅蛮缠,大放厥词。

    “年轻人,难道没有人教你怎么和前辈说话吗?”

    此时,就连一个农学专家也看不过去了。

    “都别吹胡子瞪眼睛了,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阵法。”

    莫小凡不理众人反应,他淡然而立,莹白的手指虚空飞点,道道无形的符文闪烁。

    紧接着,令人无比震撼的一幕出现。

    只见四周天空,居然出现一巨大的金色火球,如梦似幻,灿烂无比。

    清冷之感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急速升高的温度,使人灼热难耐。

    “这……”

    众人目瞪口呆,全都嘴巴大张,仿佛看到了鬼。

    “这,这是虚空结阵!怎么可能!?”

    陈九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大张着嘴巴喃喃出声,老眼之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这是魔术吧!?”

    这一幕太过不可思议,大家直怀疑是魔术,可那灼热的气浪,又深深的提醒着大家,魔术怎么可能达到如此惊人效果!

    陈九龄刚刚布设的阵法,和少年的一比,高低立判,而且没有任何可比性。

    “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武功高强,医术出神入化,居然还会阵法,轻松碾压一个大师级别的风水大师。”

    莫小婉双眸闪烁灿烂光彩,越发觉得弟弟变了一个人。

    “冰雪阵。”

    就在众人感觉灼热难耐时,莫小凡手指凌空虚点。

    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

    伴着越来越强烈的寒风吹动,空中飘下片片雪花,白茫茫一片。

    刚刚还灼热难耐,转眼之间寒气扑面。

    “啊,是雪,真的是雪!”

    “尼玛,这也太神奇了!”

    雪花纷飞中,众人给震撼的大脑轰轰作响。

    特别是以高长空为首的一帮专家学者,他们骨子里是相信科学的,而无论是刚才的火阵还是现在的冰雪阵,都远远超出他们的认知。

    “好,好厉害的虚空成阵!”

    陈九龄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哆嗦着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其他人全给震得处于石化状态。

    “收!”

    莫小凡双手缓缓划动,两个掌心分别出现一个无形的旋涡,四周的雪花疯狂汇聚而来。

    很快,在他的两个手掌中,分别凝聚成一个雪球。

    “小婉姐,拿着玩吧。”

    林浩然递给莫小婉一个雪球。

    “哇,好凉!”

    莫小婉兴奋的接在手里,震惊的美眸放光彩。

    另一个雪球,徐书记恭敬的接在手里,在一帮专家手中传递着,每个摸到雪球者都激动的身体发抖。

    “果然是雪!”

    “太神奇太不可思议!”

    “若非亲眼所见,打死老夫也不信,世间还有如此神奇手段!”

    “是啊,刚才是火,现在是雪,当真是冰火两重天!”

    最后,雪球被陈九龄捧在掌心,他双手颤抖的厉害,老泪纵横,居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就在大家唏嘘不已时,他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莫小凡面前。

    哎哟卧槽,莫小凡吓一跳,老头这是弄啥勒?

    众人再次瞪大双眼,这一幕太刺激人的神经。

    一个须发皆白,风水界泰山北斗级别的风水大师,居然向一少年下跪?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少年欺负老人呢。

    “大师,您才是真正的阵法大师,是我孟浪了,小的冲撞了大师,恳请大师不计小人过,求大师让观山拜在您的门下。”

    陈九龄言辞恳恳,说完,脑袋深深的趴伏在地。

    这架势,仿佛莫小凡不答应,他就跪着不起来似的。

    “起来吧,你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我怕折寿。”

    莫小凡淡淡道。

    “不会的大师,俗话说闻道有先后,达者为师,您年纪虽轻,但在阵法上的造诣登峰造极,陈某望尘莫及,陈某若是有幸拜在您的门下,死而无憾矣!”

    陈九龄语气谦卑,和刚才的目空一切判若两人。

    “这个以后再说。”

    莫小凡手掌虚抬,一道掌风将陈九龄托起。

    想跪着不起?怎么可能。

    不过,莫小凡觉得老头还是相当难得,毕竟,在当今世界能达到老头这个水平,显然是极为困难的,而他身边还真缺一个懂阵法的助手,他正打算布设一些大型的阵法,比如传送阵之类,必须要有足够的人手,老头虽然狂傲,但其本性并不坏。

    所以,莫小凡没有一口回绝,打算先观察一下再说。

    “谢莫大师!!”

    陈九龄看有希望,兴奋的象个孩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