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花都妖孽狂少 > 第203章 天王老子也没用
    “哇,小凡哥哥太厉害了!”

    安雨萱望着剑一般挺拔玉立的少年,灿烂的美眸中满是小星星。

    在她的眼里,莫小凡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现厉害嚣张的家伙,在她的小凡哥哥面前,都是浮云。

    安志平却是摇头苦笑,这样的结果,他并不意外,只是担心此事无法善了,因为现在不但牵涉到豪门马家,更让他担心的是隐门中人。

    “吱!”

    正在这时,一辆黑色特制车停在人群之外。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身板挺拔,精神矍铄的老者,一双浑而不浊的老目,锐利而威严。

    “啊,马家族长来了!”

    人群惊呼出声,立时让出一条道。

    马长天一眼看到昏倒在地的嵬名俊杰,他的大脑轰得一下,身体止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紧随他的两个供奉级高手,也给震得眼皮子一跳。

    尼玛,嵬名俊杰的综合战力比他们还强。

    居然被人打成这个鸟样!?

    如何不令他们震动。

    “快,快给嵬名公子检查一下。”

    马长天不愧是豪门之主,迅速镇定下来。

    马景辉浑身颤抖,趴在地上装起了死狗,他也不傻,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两个供奉迅速检查过嵬名俊杰,对马长天耳语一阵。

    马长天面色愈发阴沉,很明显,嵬名英俊的伤势不乐观,他锐利的目光投向莫小凡,语气带着质问:

    “你就是莫小凡?我孙子不懂事,而你下手也未免太残忍了吧!”

    是的,他自视对眼前少年已经做出足够多的让步。

    莫小凡冷冷一笑,嘲讽道:

    “不懂事?你孙子已经成年了吧?那就要为他犯下的错付出代价!另外,是他不知死活扬言要打得我跪地求饶!而我,看在志平哥的面子上,不过是给了他一些惩戒而已,难道不是太仁慈了吗?何来残忍一说?”

    莫小凡声音一落,刚回过些神的围观者,再次给震得砰化。

    “尼玛,有没有听错?老头可是风头正劲的马家族长!这小子居然如此和他老人家说话?”

    “太狂了,连马家族长也不放在眼里!”

    “不过,说真的这家伙还真是厉害,看来是有嚣张的资本!”

    众人给震撼的大脑凌乱。

    此时,安家谪层受到惊动,纷纷来到现场,也全给震得张口结舌。

    马长天面色更加阴沉。

    想他堂堂马家族族长,他觉得自己的姿态放的已经足低,结果,少年还是一点面子不给,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下来台。

    还有更关键的一点,因为莫小凡打伤的地藏门年轻一代第一强者,而且,这个第一强者的身份十分特殊,嵬名英俊是地藏门宗主的公子。

    这意味着,他马家必须和莫小凡划清界线,否则,他无法向地藏门交待。

    当然,他也清楚,眼前少年在交流大会上的惊天表现,根本不是他马家所能惹得起的存在。

    而借助地藏门的力量,又远水解不了近渴。

    马长空内心无比的焦灼,冷声道:

    “俗话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年轻人狂一点没有错,但要知进退,过刚易折的道理,想必莫公子也清楚吧!”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莫小凡不客气地问道。

    “老夫只是善意的提醒。”

    马长空心底发虚,他还真担心少年胡来,他带的这点人马,根本不够看的。

    “那就多谢了!”

    莫小凡淡淡道。在这样的场合,他不想搞得场面太大,若是把小美女的生日宴会给搅黄了,那多不好。

    “咱们走!”

    马长空深知留下来只会徒增羞辱,打算先知会地藏门然后再做打算。

    这又让围观者唏嘘不已。

    众人无论如何不敢相信,马家族长亲自前来,只是踹了孙子一脚,然后说了两句不痛不痒的话,这就算完了?

    然而,还没有完。

    就在大家以为,此事以马家服软而结束时,却听莫小凡冰冷出声:

    “等等!都可以走,但是,他不能。”

    莫小凡扫了一眼马景辉,冷声道:“昨天,我看在志平哥的面子上,已经给过他一次机会,今天,他居然还敢带人杀来安家,此事怎么能了?”

    卧槽,这小子还不算完?

    众人彻底无语,感觉脑细胞都不够用。

    “你……你还想怎么样?”

    马长空忍不住要爆炸了,胸脯急剧起伏着,一张老脸变得有些狰狞。

    “为了给他长点记忆,断他一条腿吧。”

    莫小凡平静地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之事。

    而听在众人耳朵里,却仿佛炸响一颗惊雷。

    “尼玛,有没有听错?当着马家族长的面,要打断人家孙子一条腿?”

    “太他娘的嚣张霸气了!”

    “我怎么觉得这小子要上天!”

    “真是服了,马家族长的涵养可是真好,到现在都没有发疯。”

    靠,马长空倒是想发飙啊,可他没这个底气。

    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只得将求援的目光投向安家高层。

    同样,安家高层也全都在深深的震撼之中,安志平已经悄悄的将事情大概经过做了汇报。

    注意到马长空的目光,安家走出一个老者,正是安志平的父亲,安家族长安满山。

    安满山朝莫小凡拱手一礼道:“莫公子,你来为雨萱祝寿,实令鄙府蓬荜生辉,老夫十分感谢。我们安家和马家交情匪浅,还望你看在志平和雨萱的面子上,不如借这个生日宴会,化干戈为玉帛可好?”

    安满山声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莫小凡。

    而马景辉已是吓得冷汗直流,蜷缩成了一团,他万没想到,连在燕京呼风唤雨的爷爷,居然都救不了他,还需要安家族长出面说情。

    “安老太客气了,我和志平雨萱是好朋友,既然您老都发话,晚辈自然照办。”

    莫小凡客气道,然后看向马长空,话锋一转:“我可以再给他一个机会,不过,再一再二不再三,若是再有下一次,天王老子说情也不行。”

    “还有,被我打断胳膊的那家伙,给我带个话给他,我不管他何门何派,想要报复尽管冲我来,我随时恭候!但,如果胆敢对我身边人出手,无论天上地下,我必屠他满门!”

    他声音一落,整个现场的温度,仿佛陡然下降了几十度。

    众人仿佛一下子来到严冬,骨子里升腾起寒意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