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花都妖孽狂少 > 第197章 随他去天涯海角(第三更求收藏求推荐)
    “不错,早就听闻马家马光远沉稳大度,今日一见,果然够肚量!”

    马光远大气的表态,引得围观者交口称赞。

    “让诸位见笑了,只是朋友之间的玩闹,现在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听着赞美声,马光远心情舒畅,十分大气地说道。

    麻痹的,这货太虚伪了!

    莫小凡看不得马光远恶心人的虚伪嘴脸,冷冰冰道:

    “你说没事就没事?你特么猪鼻子插大葱挺会装象的,还没有赌完,你就在那里装好人,有点太早了吧?”

    众人正有点扫兴,准备去挑石头玩,又被莫小凡的话给震得一愣。

    “卧槽,这小子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马光远都给他台阶下了,这小子还自找没趣!”

    “这小子是不是腿痒了,非要做残疾人?”

    围观者七嘴八舌,纷纷指责莫小凡不识好歹没事找事。

    “你特么还给脸不要脸了!哥,这事你别管了,我今天非特么的打断他狗腿不可!”

    马景辉正憋着一口气呢,立时爆炸。

    “把最后一块石头切开,你们要是敢赖账,别怪小爷不客气!”

    莫小凡看傻比似的看了一眼马景辉,声音冰冷。

    “谁他娘的赖账废了谁!拿笔墨来,签字划押。”

    马景辉还怕莫小凡借着安家的势力赖账呢。

    很快,有人准备好纸和笔。

    莫小凡刷刷签上自己的大名,制止了提笔签字的马景辉,冷声道:“让你那个装得一手好比的大哥过来签。”

    马光远再好的涵养也无法忍受了,心口急剧起伏,不过,他还是强压怒火,声音泛着一股冷意:“我看还是算了!”

    “要算了也可以,你当众宣布和安雨萱的娃娃亲就此解除!”

    莫小凡神色陡然变得冷厉。

    他的声音清晰的传入现场每一个人了耳边,众人无不为之震动,感觉那声音就象在大脑里响起,使人遍体生寒。

    安雨萱看着少年那君临天下般的吊炸天气质,美眸满是小星星,并有泪花闪动。

    冰雪聪明的她何尝不知,少年是为了她,才不惜把马家兄弟往死里得罪的。

    现在,只要少年一句话,她就会义无反顾的,随他去天涯海角。

    “哥,你就别装……啰嗦了,快点签字吧!”

    马景辉急了,看不得大哥继续装斯文大度。

    “是啊,快去签了吧,那小子都骑你们马家脖子上撒尿了,还忍个屁啊!”

    围观者,有嫌事不大的跟着起哄。

    马光远这才上前,颇有些“无奈”地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恶毒的目光狠狠盯了莫小凡一眼。

    双方签字划押,最后一块石头正式开切。

    因为赌石具有极大的偶然性,赌十块出一块好料的概率都没有。

    马景辉的成功率为何那么高?

    就因为这货取巧,买的三块都是开了天窗的,从切开的截面成色来看,出好料的可能性极大。

    再加上他确实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所以,他一连切出两块好料,也在情理之中。

    而莫小凡的却是原生态的石头,完全是赌眼光和运气。

    连切两块都是烂石头,再正常不过。

    所以,正常情况下来说,他的第三块石头也不大可能出好料,除非鸿运当头。

    切割工首先将马景辉的最后一块石头切好。

    是一块质地上乘的墨翠。

    三个专家综合估价,和拍买的价格持平。

    “哈哈……三块原石,老子赌成功两块,一块赌平,总溢价高达三百万。接下该你小子的了,看你这块能切出什么鸟玩艺来。”

    马景辉纵声狂笑,朝几个切割工喊道:“快给他切了,要是啥都切不出来,老子给你们包个大红包,哈哈……”

    莫小凡挑的第三块石头,大约二百公斤重,怎么看都没有出彩的地方,跟小丑似的躺在切割台上。

    ”轰隆隆——“

    切割工发动机器,随便选了个位置就要动刀。

    显然,他们也不觉得会切出什么好料,所以下刀很随意。

    其实,原石的切割是十分讲究的,一不小心,就会将一块好料的完整度给破坏了。

    “等等!”

    莫小凡急声喊停。

    按切割工的下刀位置,刚好把里面的料一分为二,将会使原料的价值大打折扣。

    切割工一愣,本能的停了下来。

    “是不是心虚了?呵呵,现在跪下求饶,爷爷我给你一个痛快!”

    马景辉以为莫小凡胆怯了。

    莫小凡暂时懒得理会这个煞比,还是先将安雨萱的婚事退掉,到时候再让这货好好体会一下,辱骂小爷是什么下场!

    “先生,有什么不对吗?”

    负责主刀的切割师傅,不解地问莫小凡。

    “你说有什么不对吗?你他娘的一刀切这么厚,里面的料,还不给切废了?”

    莫小凡冷声道。

    主刀的师傅老脸一红,他还以为这个小年轻不懂呢,擦了把冷汗,连忙点头认错道:

    “是是是,是我大意了。”

    莫小凡懒得和一个工人师傅计较,直接拿起切割台上的粉笔,刷刷刷,在原石画了几条线。

    围观者面色疑惑,纷纷议论起来。

    “咦,这小子要干什么?”

    “怎么还画起来了?”

    “他不会是把这块石头吃透了吧?知道里面是什么料?”

    现场不乏赌石行业的大师级人物,他们可以根据石头的外形纹理等等,判断出里面料子的质地形状大小等等。

    不过,那需要极专业的知识和丰富的实战经验,非在赌石界浸染钻研数十年,并有极高天赋者,绝对做不到。

    所以,他们根本不认为眼前毛都没有长齐的少年,有这个本事。

    “呸,装神弄鬼故弄玄虚!一会看你怎么死的!!”

    马景辉面色轻蔑,恶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照我画的线切。”

    在众人疑惑不已的议论声中,莫小凡淡淡地吩咐道。

    “好的先生。”

    切割工连声答应。

    一阵刺耳的机器轰鸣声响过后,粉尘还没散去,围观者的眼睛瞪得溜圆。

    只见,茫茫的粉尘中,有绿盈盈的微光散出。

    “好浓郁的绿色!不会是看花眼了吧?”

    “难道真出好料了!”

    “单看截面的绿光,十有**是极品!”

    随着粉尘散去,众人看得更加清晰,惊叹连声。

    马景辉也张大嘴巴,双眼跟看见鬼似的。

    马光远更是眼皮子一跳,特别是看到莫小凡淡定自若的表情时,一股不妙之感涌上心头。

    “哇,一定是极品美玉!小凡哥哥太棒了!!”

    安雨萱,兴奋的拍着小手跳起来,就差扑到莫小凡怀里亲一口了。

    千叶筱子虽然没有安雨萱那么夸张,但,一双美眸也泛起欣喜的亮彩。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