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花都妖孽狂少 > 第106章 大战血巫门
    大约十分钟后,莫小凡神色一紧,打探到一群气息阴森的黑衣人出现在山脚下,大约有两百人。

    鬼巫门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登山,巫主派出数十名精英四处侦察一番,没有发现危险,这才拔通了莫小凡的电话。

    “我在二道山下,你在哪里?”

    “沿着山道一直往上走,很快就能看到我。”

    莫小凡淡淡道。

    巫主二话没说,挂断电话,抬头扫了眼漆黑一团的大山,大长老低声提醒道:“巫主大人,茅山的人来了不少,会不会有危险?”

    巫主冷哼一声,“那小子的女人中了老夫的蛊毒,除非他要同归于尽,否则,他绝不敢与咱们火拼。就算是火拼,老夫又岂会怕他们?”

    “是,巫主大人盖世无双神勇无敌!”

    大长老适时的拍了个马屁。

    “巫主大人天下无敌!”

    “巫主大人神功盖世!”

    其他鬼巫门人纷纷举起手臂大喊,声振山野。

    “准备行动!”

    巫主面露得意之色,十分享用的样子,他派出十几名精英散在外围警戒,亲率大队人马着朝山上而去。

    他志在必得,打算先设法救回徒儿之后,再伺机大开杀戒!

    这次来华夏,他就没有打算低调,他要杀得华夏人胆寒!

    大约半个小时后,巫主率领黑压压的人群逼近了莫小凡,当他看到那英俊的少年时,心里咯噔一下,本能的不敢相信,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会是一个杀神?能杀得掉他鬼巫门那么精英?

    “阿娟呢?把阿娟交出来,老夫帮你朋友解除蛊毒。”

    巫主冰冷的眸光投向莫小凡,直接开口道,声音阴测测的,十分瘮人。

    “你就是巫主?”

    莫小凡早已打探到此人,身形如同枯骨,五官仿佛在生石灰水里浸泡过,说不过的瘮人,更让浑身起白毛汗的是,此人

    身上的死亡气息十分浓郁,象在死人堆里埋了几百年,刚被扒出来似的。

    “废话少说,阿娟呢?”

    巫主暗自打探一番,并没有发现徒儿的身影,声音夹杂着怒火。

    “放心吧,你的宝贝徒儿现在很好,对了,她特别提醒我,将你们杀得一个不剩,特别是你这个老毒物!”

    莫小凡启齿一笑,露出一口雪白好看的牙齿。

    “满口雌黄!”

    巫主大怒。

    “草,就凭你一黄毛小儿,还想杀得我们一个不剩?你特么做梦没睡醒的吧!”

    “就是,我们巫主大人一根小手指就能戳死你!”

    “麻痹的敢骂我们巫主大人是老毒物,爷爷我先特么毒死你。”

    其他鬼巫门人跳着脚大骂,一个黑衣人打开随身携带的黑皮毒,里面的各种毒物,如天女散花般朝莫小凡飞去。

    “阵起!”

    莫小凡眼看绝大多数鬼巫门都进入阵中,他抬脚一跺地面,虚空中光华四起,升腾起浓烈的雾气,就在鬼巫门人大惊失色之际,猛烈的爆炸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杀!”

    “炸死这些败类!”

    埋伏在两侧丛林里的道士们,高声喊叫着围杀而来,一枚枚高级攻击玉符雨点般飞向鬼巫门人群。

    轰隆隆……在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成群结队的鬼巫门被炸上了天。

    传说中的阵法,现代化的地雷阵,高级攻击玉符,三位一体化无差别饱和攻击!

    这就是莫小凡给鬼巫门人精心准备的礼物。

    鬼巫门人何时经历这样的场面?全给炸傻比了,稀里糊涂的就去了阎王。

    可叹鬼巫门精英,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被炸得人仰马翻血肉横飞,鬼哭狼嚎声一片。

    一轮攻击结束,鬼巫门人就损失超过一半,残存者大多受了或轻或重的伤。

    就连现场的道士们,也全被这前所未见的杀戮场面给震撼到了,太刺激他们的神经,武道世界,何时有过这样的杀戮!

    “冲啊,一个都不要放过!”

    道士们反应过来后,提起道家长剑,冲入阵中,将残存的鬼巫门人一一格杀。

    “歹毒的小杂碎,本王若是不将你炼制成傀儡,誓不为人!”

    巫主眼看属下一个接一个被屠杀,他目眦欲裂,恨不得将莫小凡生吞活剥。

    “炼你个蛋的傀儡,小爷先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莫小凡轻蔑地讥笑,眼看大局已定,他也不急于出手,想看看老家伙有什么底牌。

    “血罗!”

    血巫王面色一沉,怒喝道。

    他身后的壮汉闪身而出,如同浑铁浇注,每踏出一步,地面都随之颤动,威势惊人,仅仅三步,就跨过数十米的距离,出现在莫小凡近前,他抬起斗大的铁拳,轰向莫小凡的脑袋。

    铁拳迅雷如电,若被击中,脑袋必然会象西瓜一样爆裂。

    “是傀儡!”

    莫小凡轻松避过,他从血罗身上打探不到一丝生机,当即断定这是一具战斗力惊人的傀儡。

    “我拦住他,你去杀了巫主,只要杀了巫主,这具傀儡就是废品!”

    道藏大师闪身拦在莫小凡身前,随手一道符箓砸向血罗的同时,手中道剑劈出。

    “轰!砰!”

    符箓在血罗身上爆炸,道剑砍在它的肩膀上,却仅仅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血罗反手一拳,将道藏打得飞起。

    “这特么的是,是血尸!?”

    道藏砸落在地,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忍不住爆了个粗口。

    “不要让它靠近!。”

    一群茅山道士将血尸团团围住,符箓道剑,猛烈的轰向血罗,一阵火光轰响之后,血罗丝毫无伤。

    “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血尸!”

    道士们越打越觉这个血罗邪门。

    “一群白痴,本王给你们普及一下炼尸的知识,省得你们做糊涂鬼!”

    巫主冰冷道:“血罗的前身是古代一员虎将,他活着的时候,被大术士施用了禁术,先被烙铁烫焦七经八脉,然后将琵琶鱼的鱼鳞嵌入被烫焦的七经八脉之中,使鱼鳞和皮肉融合为一体。”

    “因为琵琶鱼产自无尽深海,阴气极重,其鳞生于人体七脉之后,阴阳相吸,可减缓七脉的阳气循环,这样带来的后果是,人体会逐渐的角质化,如同拥有金刚不坏之身。”

    “这个秘术本来已经失传,本王研究数十年,终于摸到其中窍门。现在,既然你们这群白痴主动送上门来,正好把你们这些臭老道全部炼化了,然后再吞噬那个小杂碎的肉身。哼,到时老夫将横扫整个修炼界,成为至尊王者!”

    巫主越说越兴奋,纵声狂笑。

    茅山道士们结束了战斗,围拢上来,纷纷讥笑:

    “这个傻比疯了。”

    “大言不惭,这货的脑门一定是被驴踢了!”

    “见过不要脸的,第一次见如此不要脸的!”

    (本章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