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花都妖孽狂少 > 第99章 又是揉!
    就连世医协会的专家都断言,老者只有十几分钟的寿命,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会有办法?

    众人纷纷摇头,觉得这小子脑子有问题。

    “你有办法?一边去吧你!”

    张蔓狠狠瞪了莫小凡一眼,伸手就把莫小凡往外推,她觉得这家伙就是过来捣乱的。

    “我说了有办法那就绝对有办法,老头马上就要咽气了,耽误了治疗,你负担得起责任吗?”

    莫小凡伸手扯了扯张蔓粉嫩的小耳朵,平静地说道。

    张蔓象是被电击了下,耳垂是她的敏感点,玉洁的小脸刷得一下变得通红,她羞怒不已的照莫小凡的脚面狠狠踩去,啪的一声,却是踏了个空,发现莫小凡已经从她的身边滑了过去,柔软的腰肢一麻,似乎被抓了一把,可是把她给气得啊,樱桃小嘴张得大大的,呼呼的喘着气。

    “小子,你要干什么?”

    李世杰正憋了一肚子气,又听这小子大言不惭,更使他火上浇油,冷声斥责道。

    “一边去,无用的家伙!”

    莫小早就看不惯这货的傲慢冷血了,直接不客气地骂道。

    李世杰的脸色瞬间黑的象锅底,气得浑身打颤,声音更高八度,指着莫小凡厉声质问道:

    “小子,你说谁无用?你可知我的身份?”

    李世杰快被气爆炸了,他乃华夏五个世界医疗协会会员之一,一身医术深不可测,居然被一小年轻当众骂无用?

    这对于向来听惯了恭维赞美的他来说,觉得被深深的羞辱了。

    “连这点小毛病都治不好,你还有脸说你是什么身份?丢人现显。”

    莫小凡冷冰冰地讥讽道。

    “狂妄无知!你可知这个老头,已经处于医学上的假死状态,最多再有八分钟,他将彻底的死亡!”

    李世杰火冒三丈地吼道。

    “呵呵,彻底的死亡?那是你这个庸医认为的,要是让我治的话,简单的揉一揉,老头就能醒来。”

    莫小凡冷冷一笑,平静道。

    “醒来?你这是要把天吹破!”

    李世杰怒极反笑,揉一揉就能让老头醒来?绝对是天方夜谭,绝无任何可能!

    “如果我让他醒来呢?”莫小凡问道。

    李世杰被莫小凡的大话彻底激得失去了理智,脱口而出道:

    “你要是能让老头醒来,我给你磕头,我喊你爹!”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这是一世医协会专家说出来的话。

    “这家伙,吹起牛皮来倒是脸不红心不跳,淡定的很呢。”

    张蔓本来恨不得冲上去揍莫小凡一顿,转眼发现,这货说起大话来,象真的一样,而且淡定自信的样子,让她都有些恍惚。

    “我可不想要你这样的儿子,至于磕头也算了,我怕折寿,你自抽两个嘴巴就行。”

    莫小凡伸手将李世杰推到一边,走到老头近前。

    “年轻人,不要乱来了,让老人家平静的走吧。”

    机长却是将莫小凡给拦住了。

    其他人也纷纷出声指责莫小凡,觉得这个少年是胡闹。

    “快点回你座位上呆着去!”

    张蔓过来拉莫小凡,让她吃了一惊的是,她感觉在拉一座大山,纹丝不动的样子。

    莫小凡打探到老头的情况越来越重,再拖的话,将会对脑组织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到时就麻烦了。

    他不理会众人的冷嘲热讽,灌注真元于右掌,迅速贴在老头心脏部位,缓缓的揉动着。

    “啊,又是揉!”

    张曼差点惊呼出声,她对这一幕印象太深了。

    “真是胡闹,心肌梗塞揉揉就能好?”

    “晕,这小子是在玩那些气功大师的坑人把戏?”

    此时,即使围观的外行们,也觉得莫小凡的举动是胡闹。

    李世杰更是忍不住讥笑出声:“呵,这么小就出来招摇撞骗,倒也少见!”

    不过,大家话音没落,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

    只见老者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本来煞白的面色也渐渐变得红润。

    很快的,老者居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众人给震撼的啊,全都大张着嘴巴,跟见了鬼似的。

    “老人家感觉怎么样?”

    莫小凡收回手,淡淡一笑。

    老者有些茫然地问道:“我好象心脏病发作晕倒了,是你救了我?”

    莫小凡点了点头。

    “老人家,您真的好了!?”

    机长不敢置信地问道。

    “嗯,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多谢这位小友了,请问小友尊姓大名?”

    老者点点头,他已经想起犯病经过,深知自己病情之危重,握着莫小凡的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举手之劳而已,老人家不必客气。”

    莫小凡谦虚道。

    “轰!”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整个机舱轰得一下爆炸了。

    世医协会的专家都断言必死无疑的老者,居然被这小子揉揉就给揉好了?

    这也太神了吧!

    大家又想起莫小凡刚才的“大话”,难道这小子难道真是一名神医?这么年轻的少年,又怎么可能是神医?

    “这家伙,难道真懂医术?还是瞎猫撞见死耗子?”

    张蔓小脑袋凌乱了,她再看向莫小凡的眸光,满是惊疑不解,恨不得将少年给解剖了。

    “怎么可能,明明要死了,怎么可能会好……”

    李世杰急冲到老者近前,检查过后,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满眼的不敢置信之色。

    他无论如何不敢相信,已经进入假死状态的心肌梗塞患者,怎么可能揉几下就能恢复?

    “年轻人,你说谁明明要死了?”

    老者不悦地冷哼一声。

    “老人家,他是世界医学协会的大专家,他刚才说您老必死无疑。是这个少年,给您揉了揉就好了。”

    张蔓快人快语,脆生生地说道。

    想到李世杰刚才的傲慢冷血,其他人也纷纷点头称是。

    李世杰面色青红交替,面对众人嘲讽和鄙夷目光,他恨恨的瞪了莫小凡一眼,觉得是这小子让他颜面扫地!

    莫小凡也懒得和此人多作计较。

    原来,老者姓唐,名叫唐鹤,是华夏国最权威的考古专家,因为突然接到一个十分紧急的考古活动,来得匆忙忘了带药。

    下机后,他再次对莫小凡表达谢意,并硬要了莫小凡的联系方式,然后坐上前来接机的专车。

    “喂”莫小凡正要给张清一打个电话,背后响起一道甜美的声音。

    “美女,是不是想让我给你按摩一下,正好我还有点时间。”

    看到夜色下散发着青春芬芳气息的小美女,莫小凡微微一笑。

    “去你的!”

    张蔓粉脸一红,瞪了莫小凡一眼,看他那流口水的猪样,她就觉这家伙是想要占自己的便宜。不过,她语气一软,认真地问道:“你真是传说中的神医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