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花都妖孽狂少 > 第89章 意外收获
    “薛老言重了,我是看在薛小姐的面子上才出手的。”

    莫小凡声音略有些淡,他有意与对方保持距离,不想过多涉入薛家。

    “无论如何,我薛家会记住莫小友的这份大恩,定不会亏待小友。”

    薛怀义又岂会不知少年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

    同时,让他大为惊奇的是,少年远超同龄人的沉稳淡然,即便是面对他这个久居上位者,也毫无拘束。

    “爷爷,是二伯勾结南洋巫师,对您下了降头。”

    薛寒冰说着,美眸感激的看了莫小凡一眼。

    “这个吃里扒外畜生不如的东西!”

    薛怀义怒发冲冠,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身体本来很好,却急转直下,他虽然猜到是两个儿子暗中搞的鬼,但真当确定,还是本能的无法接受。

    “爷爷您别气坏了身子。”

    薛寒冰轻轻拍打着爷爷的背部劝慰,她本来想拿出录制的视频给爷爷看的,怕更刺激爷爷,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咦!薛老居然还被人下了毒!”

    莫小凡从薛怀义咳出的气体中觉察到一种毒素,然后打探到,在老头脑部位置,果然有丝毒气萦绕,而且,他辨认出,这是一种十分稀有的神经性剧毒“血玉灵珊”。

    “是那个南洋巫师下的吗?”

    薛寒冰急问道。

    “应该不是,这种毒和蛊毒不是一个路数,这是一种挥发性的慢性神经性毒素,只有长久接触才会致命,我先替薛老清除了。”

    莫小凡摇了摇头,握住薛怀义的手腕,一缕缕至纯至阳的元气悄然输入他的体内,同时探出神念,将漫延在他脑部的毒气驱除。

    “好神奇,莫神医的手段真是令老夫叹为观止!”

    薛怀义感觉到身体的巨大变化,不但恢复许多力量,而且感觉浑身轻松舒适,大脑也一片清明。

    ……

    半个小时后,薛怀义和薛寒冰以及莫小凡下了楼。

    “啊!”

    正焦急等在楼下的众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全都大张着嘴巴,说不出一个字来。

    薛怀义淡淡的目光从人群一扫而过,使得众人集体心头一颤。

    什么是久居上位者的威严,这就是,一个简单的眼神,就令人不敢迎视并心生悸动。

    特别是张严济等六名顶级专家,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他们最清楚薛怀义病的有多厉害。

    就算他们觉得莫小凡有些手段,但是,直接让病人下床行走,而且面色红润健康无比的样子……尼玛,就算华陀再世也没有这么神奇吧。

    “爸,您,您好了!?”

    薛文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嘴巴张得能塞进自己的拳头。

    “族长大人!”

    守候在外面的供奉们,纷纷跪倒在地。

    由此可见,薛怀义在薛家拥有绝对的权威,这些供奉之所以选择站队薛文或薛武,是因为族长病重无治,而今族长康复,他们自然是站在族长一边。

    “马上回族里,召开全族大会。”

    薛怀义走出别墅,上车之前,淡淡地吩咐了一句。

    回到薛家,眼见族长大人健康归来,全族上下都激动不已,其实,他们也不想内耗,如今族长归来,薛家将走上正轨,这是他们乐于见到的。

    “我住院的这些时日,薛文和薛军为一已私利,不顾整个家族的利益和前途而内耗恶斗,实属恶劣!自今日起,着两人去祠堂反省悔过,没有我的准许,不得踏出祠堂一步!”

    最后,薛怀义冷声下令。

    他并没有提自己中毒和南洋巫师的事,家丑不可外扬啊,另外,他也不忍心将两个大逆不道的儿子杀掉,只好圈禁起来。

    “是,多谢父亲大人慈悲,我们一定好好反醒悔过。”

    薛文和薛军自知罪孽深重,哪敢有任何不满的表示,去祠堂就去祠堂吧,只要能保住小命就行,反正父亲一大把年纪了,还能活多长时间?将来的薛家,还不是他们兄弟了。

    “阿忠,让你受委屈了!”

    薛怀义对一个模样有些凄惨的老者说道。

    此人正是莫小凡在蛇岛上见过的石忠,最薛怀义最忠诚的老仆,前段时间因为精气丸,他被薛家兄弟陷害给给关在了祠堂,刚刚放出来,胡子拉茬脸也没脸,很是狼狈。

    “不委屈,老爷没事就好,都是冰儿,为您老四处求医问药,请来了莫神医。”

    石忠激动高兴的直抹眼泪。

    “嗯,莫小友是有大手段的人。”

    莫小凡挺不好意思的。

    “哈哈哈……莫小友,你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逆天之手段,理应骄傲,而且还要狠狠地骄傲!”

    薛怀义爽朗地大笑道。

    薛寒冰娇俏的小脸上浮现着灿烂笑意,自从爷爷病重的这半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再煎熬中度过,现在,她前所未有的轻松,想想这全是因为莫小凡,不由投去一个感激的眸光。

    “宝贝,我把你爷爷治好了,你家里的事也都解决了,咱们还是快点出去找个地方,把你的承诺兑现了吧。”

    莫小凡神念传音给薛寒冰。

    薛寒冰娇俏的小脸刷的一下红如火,狠狠瞪了莫小凡一眼,暗骂这货太不要脸了,当着爷爷的面,这货居然还想着那事。

    “这丫头有点反常啊。”

    薛怀义注意到宝贝孙女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娇羞小女儿姿态,再看那俊逸出尘的少年,他立时意识到,孙女和这小子之间似乎很微妙,再联想到这小子说是看在孙女的面子上才出的手,而且,他也知道,要想请如此惊才绝艳的少年出手,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由此断定,孙女和这小子的关系绝非寻常。

    “对了莫小友,你在医院里提到的血玉灵珊,我已经问过两个孽畜,是一个笔架,就在我的书房里。”

    薛怀义想到一事,说道。

    “那东西十分危险,不如交给我处理掉吧。”

    莫小凡直接不客气地说道,他心里正惦记着血玉灵珊呢。

    血玉灵珊可是难得的宝物,它生长于深海之底,毒性诡秘而可怕,可炼制出顶级神经性毒药,真正的杀人于无形。

    “如此再好不过,麻烦莫小友了。”

    薛怀义当即说道。

    让莫小凡颇为惊喜的是,那雕刻成笔架的血玉灵珊足有十公斤之重,而且品质相当之高,他大概估计了一下,如果炼制成神经性毒药,可轻松杀掉上百万人。

    “真是好人有好报,无意中得到一件大杀器。”

    莫小凡暗叹燕京之行没有白来,先是在汪家得到一块星陨石,转眼又收获一大块血玉灵珊,当然,还赢得了两个绝色大美女的芳心。

    莫小凡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在血玉灵珊表面刻制一个法阵,将它的毒性封印,然后收入古戒之中。

    (本章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