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花都妖孽狂少 > 第86章 跟主人去打鬼!
    “年轻人,你真能一眼看出段专家的隐疾?你看看老夫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为首的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问道。

    他是华夏鼎鼎大名的国医圣手张严济,据说是古代神医张仲景的后人,他在中医上有极高的造诣,是世界中医协会的会长,他无论如何不敢相信少年精通医术。

    “我建议你马上做一个全面的身体的检查。”

    莫小凡看老者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稍微打探了一下老头的身体,淡淡道。

    “呵呵,老夫前天刚做过全面体检,各项指标均是优良。”张严济不以为然的笑道。

    “确实,象您这个年纪,身体能保持如此状态,已是十分难得。不过,您老心脏部位的支架,好象该换了。”

    莫小凡平静道。

    “胡说!老夫春节期间才去米国安放的当今最先进的支架,质保期为二十年,这还不到一年,而且前天老夫刚检查过身体,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张严济声音有些冷,说着又面色一变,满是疑惑地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老夫体内有支架的?”

    他去米国安放支架,只有老伴知道,怕儿女担心都没有告诉,眼前少年怎么可能知道?

    “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现在一激动,是不是就有点喘不上气来的感觉。很明显,你这是气血供应不足,是支架搏动出了问题。”

    “咦,还真是这样的!”

    张严济仔细感觉了下,果然,心跳时急时缓,胸部隐隐发闷。

    “不会吧,这小子连体内的支架有没有问题也能看得出来?”

    五个专家和薛家人全给震得面面相觑,全都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张老,房间里就有现成的仪器,检查一下便知。”

    一个专家连忙提醒。

    很快,张严济检查过后,让所有人骇然色变的是,他体内的支架果然出了问题。

    可是把大家给震撼的啊,全都张口结舌。

    “这家伙难道是火眼金晴!”

    薛寒冰美眸闪烁着亮彩,她更加坚信少年能治好爷爷的同时,不由想到,每次被少年盯着时,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被扒光的衣服,她很怀疑,少年拥有透视之术。

    “草特么的,两个支架花了老夫二十万美金,米国专家吹得有多牛逼,说是最少可用二十年。他娘的,一年不到就坏球了,西医果然不可靠……”

    张严济震惊过后,气得用家乡话一通臭骂,然后又激动的握住莫小凡的手,就差掉眼泪了,“小神医,真是神医啊!老夫眼拙了!”

    “老人家客气,好了,你们都在外面等着吧。”

    莫小凡直接说道。

    他想快点治好薛家族长病,然后马上走人,若是再呆下去,怕是连整个协和医院都惊动了,他可不想太高调。

    “大哥,你不会单凭这小子信口胡说几句,就任由他乱来吧!”

    这时,薛军突然出声质疑。

    他是真怕少年有两下子,万一把父亲的病治好,那么他最近所谋划的一切,将付诸流水。

    同样,薛文也有这样的担心,但是,想想自己最宠爱的小儿子还在对方手里呢,他故作严肃道:“二弟,你的心情我理解,父亲的病情你也知道,张老他们这些专家更清楚,而且,我看莫小神医虽然年龄不大,倒真有真才实学,不妨让他试一试。”

    薛军面色阴沉,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要再执意阻挠,怕是说不过去。

    莫小凡带着薛寒冰进了病房,只见一个形似枯槁的老者,被病魔折磨的不成样子,身上插满了各式仪器导管之类的。

    不用说,老头就是薛家族长薛怀义。

    “爷爷!”

    薛寒冰看到爷爷惨样,泪水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安静的坐在一边。”

    莫小凡淡淡道。

    “嗯。”

    薛寒冰连忙退后了几步,生怕干扰到少年。

    莫小凡凝神静气,仔细打探一番。

    “奇怪,老头身上怎么阴气森森的,难道是鬼上身了?”

    莫小凡打探到,老头只是有些衰老,身体并无大碍,想必是吃了精气丸的原因,可他枯槁般的身体内,居然有一股十分邪恶的阴煞之气。

    “尼玛,老头居然被下了神经性蛊毒!”

    莫小凡眉头一皱,他前世曾和南洋巫师打过交道,这种蛊毒他一看就是出自那帮畜生之手。

    看来,薛家有人和南洋巫师勾结!

    莫小凡心底闪过一抹冰冷杀意,因为南洋巫师向来是华夏修炼界的死对头,而薛家身为华夏最顶级的豪门,居然有人和敌人勾结,这种行为十分恶劣。

    “薛老,醒醒……”

    莫小凡平复下心情,神念传音给薛,薛怀义很快有了反应。

    “你是?”

    薛怀义意识地问道。

    “我是您孙女请来给您老看病的,我叫莫小凡。”

    “莫小凡,冰儿请来的?唉,还有什么好看的,老夫的病老夫心里清楚,你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薛怀义渐渐恢复神识,叹了口气,声音微弱道。

    “确实,您老年纪这么大,病的又这么厉害,脏器都衰竭了,按说是已经被宣判了死刑!”

    莫小凡点点头。

    “不错,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按说你是没救了,可是你的孙女找到了我,那是你福大命大造化大,你放心吧,别的我不敢保证,最少可让你再活个十年八年。”

    “呵呵,听你声音挺年轻,小伙子,你就不要再说大话了,还十年八年?十天八天,老夫也撑不到喽!”

    “薛老,你休息一下,晚辈保证,您很快就能下床打太极了。”

    莫小凡和老头结束神念交流,他的面色渐渐变得冰冷。

    “我爷爷能治好吗?”

    薛寒冰紧张而期待地问道,生怕少年说出不字。

    “这话问的多没水平,主人出马还有治不好的病?”

    莫小凡严肃地说道。

    “嗯,你最厉害了。”

    薛寒冰提着的心立时落了下来,娇俏的小脸浮现一抹喜悦之色。

    “走吧宝贝,跟主人去打鬼。”

    莫小凡说着拉开了窗户。

    “去打鬼?可是我爷爷……”

    薛寒冰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少年扯着飞出了窗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