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花都妖孽狂少 > 第85章 三秒男
    莫小凡和薛寒冰出了酒店,让他有些纳闷的是,薛寒冰先去一所小学接了一个小男孩出来。

    “冰冰姐,你要带我去玩好玩的吗?他是谁啊?是冰冰姐的男朋友吗?”

    小男孩脆生生地问道,小脸满是惊喜和期待,然后一脸八卦的盯着莫小凡看。

    “他才不是呢,姐姐先送你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里面好多狮子老虎,你不要害怕,那些动物很听话的,等姐姐办完事,带你去游乐场。”

    薛寒冰微笑着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看狮子老虎了,我也要去游乐场,冰冰姐最疼我了。”

    小男孩兴奋的拍着小手欢呼。

    薛寒冰美眸闪过一抹不忍之色,不过,为了爷爷,她还是狠下了心,朝莫小凡递了个眼色。

    莫小凡将小男孩送进古戒。

    他刚听薛寒冰提起,这个小男孩是她大伯的幼子,她大伯老来得子,对这个小儿子十分宠爱。现在爷爷在大伯和二伯的控制之下,她为了带着莫小凡顺利的给爷爷治病,不得不打起了小堂弟的主意。

    “你这小妞心还挺黑的。”

    “你以为我想这样啊?大伯和二伯的人把守着病房,我们根本进不去,你又怎么给我爷爷治病?”

    薛寒冰瞪了莫小凡一眼。然后掏出电话给大伯打去。

    “啊,你把小虎怎么样了?”

    薛文一听最宠爱的小儿子被侄女给绑了,立时跳了起来。

    “你给我听好了,半个小时后,我会带着一个神医去医院,你要是敢阻止我,永远别想再见到小虎!”

    薛寒冰冷冰冰道,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并关了手机。

    “你好大的胆子,小虎要是有一丝好歹,我……”

    薛文发现电话挂断,暴怒的他将手机摔得粉碎,然后令人和学校联系,果然,他的小虎刚刚被接走!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当即驱车赶往医院,打算先见到薛寒冰再说。

    大约二十分钟后,莫小凡随薛寒冰来到燕京协和医院,这是华夏最顶级的医院,汇聚了众多国医圣手,而且还有大量国外一流医疗专家学者。

    “我爷爷就在第二座特护病房。”

    两人来到医院后面的一排独幢别墅前,这里环境清幽,如同繁华都市中的世外桃源。

    莫小凡顺着薛寒冰所指的方向打探过去,只见那座小院防备森严,不但有气息深沉的修炼者,更有武警值守。

    在别墅大厅,聚集了十几人,有身穿白大褂的专家学者,更多的是薛家核心高层。

    薛文正焦急不已的等在门口。

    当他看到薛寒冰时,立时火冒三丈的冲了过来,两个修炼者级别的供奉紧随其后。

    “小虎呢?”

    薛文冷厉问道。

    “他现在很安全,先让我们去见爷爷。”

    薛寒冰冷冷道。

    “你找的神医呢,不会是他吧?”

    薛文阴冷的眸光盯了莫小凡一眼,薛寒冰点了点头,薛文嗤笑出声:“呵呵,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会是神医?我看是你的脑子烧坏了!”

    “你要想小虎平安,就让他进去!”

    薛寒冰道。

    “哼!小虎最好没事,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薛文冷哼一声,恶狠狠地威胁。

    正在这时,专家组前来例行检查。

    专家组成员有六人,全是行业内享有极高威望的权威专家。

    “什么?让他给薛老治病?”

    专家组成员们一听,怀疑耳朵出了问题。

    显然,他们也根本不信,这个少年懂什么医术。

    “小子,薛老的病不是你能看的,还是回去好好上学吧,这么年轻就出来当小神棍,可是没有什么前途的。”

    其中一个留学归来的中年专家,名叫段宏,更是忍不住出声嘲讽。

    莫小凡看傻似的看了此人一眼,看这货双目无神,印堂发暗,一副气血不足的样子,淡淡道:“我有没有前途就不劳你费心了,倒是你一生的性福,怕是已经葬送了吧。”

    “一生的性福?小子,你什么意思!?”

    段宏稍稍一愣,明白过来少年是什么意思时,他神色剧震。

    “非要我当众说出来吗?”

    莫小凡戏谑地问道。

    “小子,你就不要故弄玄虚了,你要是说不出个说以然,我马上让人把你轰出去。”

    段宏很快平静下来,他根本不信这个少年能一眼看出他身体的隐疾。

    他年轻时,医术高超,高大帅气,身边从来不缺乏莺莺燕燕,而他本人又十分好色,过度“操劳”之下,跨下的玩艺几乎不能用了,现在全靠药物支撑,但也是最多几下就一泄如注,连三秒男都不如,这是他最最最痛苦的事。

    “你一个三秒男而已,有什么好说的。”

    莫小凡看这货不识趣,直接不留面子道。

    啥,三秒男?

    众人给这个词搞得一愣。

    “你胡说!”段宏急声否认,不过,当众被揭短,还是让他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什么是三秒男啊?”

    薛寒冰看段宏反应那么敏感,单纯如纸的她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忍不住疑惑地问莫小凡。

    “哦,通俗来讲,就是他的小鸟已经奄奄一息了。”

    莫小凡淡淡道。

    薛寒冰俏脸刷的一下红如火烧,踢了莫小凡一脚。

    此时,众人全都用古怪的目光看向了段宏,目光里甚至还带着嘲笑和鄙夷。

    段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同时又十分惊疑,这个少年是如何看得出来的?

    “我说的对还是不对?”

    莫小凡淡淡地问道。

    “你,你说的对,请问小神医你有办法吗?”

    段宏突然心一横,反正是出了洋相了,心想既然这小子能一眼就看出他的问题,想必也有办法!还有一点,薛家人不会无缘无故请来一个少年,于是,他断定少年一定有办法!相对于能治好自己的小鸟,将来可尽情享受性福生活,丢些面子又算个屁。

    “又不是什么大毛病。”

    莫小凡淡淡道。

    “啊,太好了!段某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大谅,还请小神医给我医治一下!”

    段宏激动的浑身发抖,不是大毛病,那就是能治了!

    “不治!”

    莫小凡干脆地拒绝道。

    “为什么?医者父母心,您得为患者着想啊!条件您尽管提,你要多少钱都行!”

    段宏一听不治,立马急了,就差跪下磕头了。

    “我不是医生,是否治病救人,全看心情,另外,你看我象是缺钱的人吗?”

    莫小凡淡淡道。他一看这货的人品就有问题,而且刚才对他出言十分不逊,医治他才怪。

    说着,他直朝别墅里走去。

    薛寒冰兴奋的跟在后面,她看这家伙三言两语就把一帮专家给唬到了,对这家伙信心更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