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花都妖孽狂少 > 第78章 雷霆手段
    “是夏老师!”

    “原来这些人是来找夏老师的!”

    “这是什么节奏?难道他们要把夏老师带走?夏老师看起来挺害怕的样子!”

    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很快,同学们就发生不对,但是,那些人的气场太强大,一时无人敢上前。

    汪战的脸色越来越冰冷,不过,看着美艳诱人如同小羔羊般的大美女,他体内有股邪火在燃烧,恨不得将她拖到车上,先狠狠的蹂躏一番再说。

    “汪战,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现在真的不想结婚……”

    夏紫沫痛苦地摇头,哀求着。

    “放过你?”

    汪战冰冷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屑的笑意,道:“紫沫,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咱们俩的婚事得到了双方家族的同意和祝福,我是真心喜欢的你的,快跟我走吧,你爷爷和你爸妈都在燕京等着呢。”

    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汪战不好来硬的,只好委婉的搬出夏紫沫的家人来威胁。

    “干什么的?这里是学校,不要在这里挡着门,快点散开。”

    这时,校保卫科的两人提着橡胶棒边朝这边走,边大声呼喝着。

    “滚!”

    其中一人黑衣墨镜男,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冰冷的声音一落,两个保安惨叫着飞出七八米之远,重重的砸倒在地,半天没有爬起来。

    “卧槽,太厉害太霸道了吧!”

    “一看这些人就来头就不小,看他们的车牌号全是京字号带六带八的,不知道他们找夏老师干什么。”

    围观的同学们全给震得一大跳,看这些人如此嚣张厉害,更没有人敢上前了,哪怕夏紫沫是大家心中的女神老师。

    “紫沫,你也不想因为你,搞得整个江东省都鸡飞狗跳的吧?”

    汪战显然没有耐心了,更加露骨地威胁。

    “好,我跟你走。”

    夏紫沫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于是,痛苦地点了点头。

    汪战满意的笑了笑,转身朝高大的房车走去。

    另外两个年轻,则一脸淫邪的盯了夏紫沫一眼。

    夏紫沫象是被抽去了精气神,整个人都站立不稳的样子。

    “等一下。”

    莫小凡伸手托住了夏紫沫的手臂,同时淡淡出声。

    夏紫沫美眸陡然睁得大大,她一时忘了,身后还站着一个少年呢。

    “奥!”

    刚走出几步的汪战,眉头一皱,回过神盯向莫小凡,“你是谁?”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夏紫沫是和这小子一起下的车,他本打算先把夏紫沫搞定,然后再交待保镖一句,把这小子废掉,却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敢主动跳出来。

    莫小凡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而是问夏紫沫:“你确定要嫁给这个败类?”

    “你快走吧,这里没你的事。”

    夏紫沫心头一颤,急声催促莫小凡快走。她知道汪战睚眦必报,且手段凶残,这家伙当众骂汪战是败类,不想活了吗!

    “放心吧夏老师,我不会有事的,我只问你,你是不是真心情愿要嫁给这个败类?”

    莫小凡继续问道。

    “我……”

    夏紫沫迎着少年淡定从容的眸光,她痛苦的摇了摇头,然后再次急着让少年快走。

    “呵呵!”

    汪战怒极反笑,在他的眼里,这个少年已经是个死人了!

    “汪战,他是我的学生,这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求求你放过他,我这就跟你回燕京。”

    夏紫沫急声哀求,以她对汪战的了解,汪战是不会放过莫小凡的。

    “哼,燕京你是一定要回的!这个小杂碎,我也是一定要杀的!”

    汪战低沉的声音冰冷而又凶残。

    “小杂碎,你很种啊,还没没有敢当面骂老子!就算你有一百条贱命,也不够老子杀的!”

    “你是不是觉得夏柴沫很美,想为她出头?实话告诉你,象她这样的女人,虽然老子一抓一大把,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她也只能让老子来玩,象你这种傻比吊丝想都特么的别想!”

    汪战声音极度不屑,而又散发着浓重的杀意。

    “废话这么多,你特么的过来打我啊!”

    莫小凡冷冷一笑,讥讽出声。

    “你,你说什么?”

    汪战一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给小爷听清楚了,你现在跪下磕三个响头,并保证永远不骚扰夏紫沫,小爷我或许不会废掉你的五肢!!”

    莫小凡声音平静而从容。

    哎哟卧槽!

    围观的学生们全给震得大张着嘴巴,他们可是见识到这些京城来的人有多么的强势霸道,莫小凡这是不要命了吗?

    李若兮美眸睁得大大,小脑袋轰轰作响,直觉完蛋了,哪怕自己再求情,汪战也绝对不善罢甘休!

    汪战的几个同伴及他的保镖,也全给震得毛脸。

    “好!很好!!

    汪战同样怀疑耳朵出了问题,难道这个傻比不知道“汪家”两字意味着什么?

    “很好你麻痹!小爷我给你三秒时间下跪磕头道歉,并发誓永远不得找夏家人的麻烦!否则,我不止要废掉你的五肢,还会考虑去你们汪家一趟!”

    莫小凡淡淡道。

    “我草泥玛勒革逼!”

    汪战再也忍无可忍,怒骂一声,举起拳头砸向莫小凡鼻梁。

    他暴怒之下的这一拳迅猛有力,呼啸生风。

    但,对莫小凡来说,就象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儿。

    “咔擦!”

    莫小凡轻描淡地握住袭来的拳头,稍稍用力,一阵令人牙酸的骨头碎裂声响起。

    “啊!杂碎快放开我!”

    汪战暴出凄惨痛嚎,钻心之痛使他冷汗如雨,他那冷傲的脸庞因为钻心之痛,瞬间变得扭曲无比。

    “你很看不清形势,现在你应该做的,好象是跪地求饶!”

    莫小凡稍稍用力一拧,汪战胳臂转了个圈,扑通一声跪倒在柏油路面上。

    “杂碎!你死定了!你全家老少亲朋好友全都要死!!老子要一个个将他们虐杀,还有你身边的女人,老子要把她们卖到世界上最肮脏的妓~院!!!”

    汪战强忍剧痛,声嘶力竭的吼道。

    他彻底的怒了,当众下跪,让他生不如死,并使他完全失去了理智。

    “草特么的,还敢威胁小爷!”

    莫小凡胸腔杀意升腾,他知道这货绝对不会只是说说而已!

    “砰!”

    莫小凡一脚踏在那张扭曲的脸上,血花飞溅。

    “呜呜呜……”

    汪战头晕目眩,嘴巴鼻孔喷吐着血水,再叫不出一个字来。

    与此同时,莫小凡手掌用力收紧。

    极度惊悚的一幕出现。

    只见汪战的拳头渐渐缩小,手掌和五指完全粘结在一起,成了一块肉疙瘩。

    太血腥!太凶残!

    此时虽是盛夏。

    但围观者全都感觉提前到了数九寒冬,彻骨的寒意在周身漫延开来。

    (本章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