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花都妖孽狂少 > 第40章 第一次给了师傅
    就在莫小凡闭关凝聚神念的凌晨时分,漆黑的海面上,一艘没有任何标识的改装船正驶向江东。

    “乌蓬大师,我们只能送您到里,再往前怕会遇到华夏海警,那就麻烦了。”

    “要不您乘皮划艇过去吧?”

    偷渡船的老大,恭敬地对坐在船头的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说道。

    老者身姿如同松柏,盘腿坐在船头,小船随波左摇右摆,而他的身形却是纹丝不动.

    从南洋到这里,老者已经坐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一动未动。

    走私船上的人看向他的目光,皆是透着无比的恭敬和忌惮。

    “不必!”

    老者睁开眼睛,有雷电光芒一闪而逝,他缓缓起身,目光落在对面的海岸线上。

    砰!

    正在船员们纳闷之余,只见老者抬脚轻轻一踏甲板,借着反弹之力,他那枯老的身体如箭矢射出。

    卧槽,老头怎么一言不合就跳海!?

    “乌蓬大师!”

    船员们大惊失色,放眼望去,全给震得张大了嘴巴。

    老者飞出足有十米之远,落在波浪翻腾的海面,却并没有下沉,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在踏浪奔跑,如履平地,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扑通!”

    好几个船员给震得一屁股坐在甲板上,满目骇然,以为看到了鬼。

    此时岸边,马三炮站在沙滩上,手持望远镜打探着漆黑的海面,满脸的焦虑之色。

    在他身旁,是胳膊上打着石膏的查察,另外还有史大军等数十名黑衣壮汉,这些人都是马三炮最精锐打手,不少人都是退役的职业搏击手,实战能力极其强悍。

    “已经凌晨一点了,乌蓬大师不会是在海上迷路了吧。”

    马三炮看了看手表,有些不耐烦地自语。

    “我师傅说来就一定会来!”

    查察声音坚定,在他的眼里,师傅就是神明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迷路。

    “好,咱们继续等。”

    马三炮点点头,他现在对远道而来的乌蓬大师抱以厚望。

    “船就在十几海里之外,我师傅已经跳船跑过来了!”

    这时,查察接到船老大的电话,激动的语气带着骄傲。

    “什么意思?你,你师傅跳船跑过来的?”

    马三炮和他的一帮打手以为听错了。

    他们不敢想,在这漆黑的夜晚,风高浪急,若是游泳过来,绝对找死啊!

    “尼玛,这个乌蓬大师靠不靠谱啊?”

    马三炮也面露担忧之色,他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的大师啊,别他娘的给淹死了吧。

    其他人也是纷纷摇头,如此恶劣的海况,跳下去等于是自杀。

    “哈哈哈……我师傅来了!”

    突然,手持望远镜打探海面的查察,兴奋的大笑出声。

    众人闻言望去,只见漆黑的海面上,一道模糊的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奔来。

    “卧槽,这,这也太快了吧!”

    “怎么可能,人怎么能在海面上奔跑?”

    “不会是看花眼了吧?”

    众人全给震撼到了,怔怔的望着那道越来越近的身影,直达近前。

    “呼!”

    乌蓬脚踏浪尖,身形冲天而起,如同大鹏鸟划过长空,稳稳的落在马三炮等人近前。

    所有的人全给震得张大了嘴巴,满目的骇然,这完全超出了大家的认知。

    乌蓬大师负手而立,仅仅裤腿被海水打湿了而已,身形挺拔如一把出鞘的利剑,令人备感心悸。

    “师傅!”

    查察惊喜地喊了声。

    “乌,乌蓬大师好!”

    马三炮声音结巴着说道。

    “你就是胡老板?”

    乌蓬淡淡地点了下头。

    “正是在下。”

    马三炮无比恭敬道。

    “查察,你说一下交战的情况?”

    乌蓬目光投向爱徒,直接问道。

    “是的师傅,弟子无能,我只是和他对了一拳,骨头就断了,那小子内力深厚,不过,他好象并不会什么招式,完全是蛮打。”查察羞愧不已。

    “那小子应该是修炼出内劲了,倒是不枉老夫亲自来一趟,他在哪里?”

    乌蓬清楚,唯有象他这样修炼出内劲的高手,才有可能一招震断查察的手腕。

    “乌蓬大师稍安勿躁,那小子就在江东,跑不掉的。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乌蓬大师答应,明天在二龙山有一场擂台赛,我想请您出场。”

    马三炮十分客气的报了一个亿的天价出场费。

    “也好,老夫很长时间没来华夏,正好看看你们华夏的功夫有没有长进。”

    乌蓬点了点头,态度十分的狂傲。

    马三炮心里大喜。

    ……

    “试试神念攻击……下来!”

    莫小凡神念外放,一缕神念无声无息的钻入高空飞过的一只小鸟的脑袋中。

    小鸟一阵眩晕,象断了线的风筝自空中坠落下来。

    “不错!”

    莫小凡伸手接住小鸟,激动不已,若是神识侵入敌人大脑,然后暴喝一声,那效果一定很精彩,想必会将对方震得七窍流血而亡。

    尼玛,这才是真正的杀人于无形啊!

    “是你把小鸟弄下来的吗?”

    周雨彤眨着美丽的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嗯,这就是神念攻击。”

    莫小凡点点头,神念回收,偶尔打探到身边的小美女,顿时,少女那雪白粉嫩曼妙的娇躯,一丝不挂的呈现在眼前……莫小凡给刺激的鼻血直流。

    “啊,你,你怎么流鼻血了?”

    周雨彤大惊失色,以为这家伙修炼出什么问题了呢。

    “哦,没事的小徒弟,师傅太累了,你给我按摩一下就好了。”

    莫小凡顺势躺在沙发上,捉住了那柔嫩的雪白小手,近距离欣赏着那无尽美妙的诱人青春**,好想把小美女拉倒在自己身上。

    “我才不会按摩呢。”

    周雨彤不敢面对那火热的目光,她连男生的手都没有牵过,现在让她给这家伙按摩,也太为难了吧。

    “这么说来,小徒弟还是第一次给人按摩了,来吧,把你的第一次给师傅吧。”莫小凡说着,牵引着周雨彤的小手按在自己的腰上。

    “大坏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周雨彤羞的粉脸嫣红,什么叫第一次啊,太露骨了吧,伸出小手莫小凡强壮的腰间拧了一下,乱捏起来。

    (本章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