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恶战一场
    作为一个正经人,元正其实不愿意和燕北一起共事。

    两人曾经都是纨绔子弟,如今从良了,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又难免的不正经起来。

    去往石拱桥的路上,两边都是草丛,荒无人烟,幽静难言。

    两个大男人一起出现在这样的地方,不管站在哪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件事,这两个男人,都像是偷鸡摸狗之辈,绝非正经人。

    元正好奇问道:“你和慕云的事情如何了,如今可有眉目?”

    燕北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论皮囊的话,我若是打扮一下,也还挺像是那种江南士子的,属文武双全的佳公子,勾搭别的小姑娘的时候,基本上不会失手,偏偏在慕云这里,不知道如何下手。”

    “遇到油盐不进,水火不侵的主儿,我就束手无策了,想要霸王硬上弓,可偏偏还都是自己人,狠不下那个心,可若是不霸王硬上弓的话,我暂时也没有办法一亲芳泽。”

    元正斩钉截铁的说道:“你若是在外面干下了丧尽天良的事情,你大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我也不会计较什么,可慕云是刺绣堂的人,掌握着咱们诸多情报,日后可能还要指望慕云在关键时刻提供情报,救命呢。”

    “霸王硬上弓的事情,可千万不要去干。”

    纨绔子弟的心里都想了一些什么,元正还是很清楚的。

    得不到的东西,往往最是诱惑人,可这个诱惑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被诱惑的那一个人,就会丧失理智,回归原本的兽性。

    强扭的瓜不甜,可是强扭的瓜特别有成就感。

    有些时候,追求的就是那一分气场与气质,至于结果如何,那都是多余的事情。

    看得出来,燕北暂时还保持着几分理智。

    燕北道:“我当让知道轻重,不过慕云这个女子,不像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似乎经历了很多的事情。”

    元正道:“倒也没有经历很多的事情,只是以前行走江湖的时候,吃过苦,挨过毒打罢了。”

    燕北心里抽搐了一下:“难不成,慕云已经不是完璧之身?”

    元正白了一眼燕北:“你太脏了,怎么什么事情都往那方面去想呢,慕云是完璧之身,这一点,你到时候试试就知道了。”

    燕北无奈道:“我倒是想要验证一下慕云到底是不是完璧呢。”

    元正哑口无言,总之和燕北在一起,他自己都会变得不正经起来,有沆瀣一气之风。

    距离那座石拱桥差不多还有半里路,元正和燕北下意识的神华内敛,如普通百姓一般,在这里的身份,就是一个过客。

    桥底下,还有着那么大的名堂。

    旁边有一个半人高的草丛,元正想了想,退后到草丛的位置里去。

    燕北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要,将那位僧人聚集的宝贝,收缴了吧,杀人越货的事情,可不是咱们这种人应该干的事情。”

    元正道:“嗯,杀人越货的事情,我的确是干不出来,不过我有一计。”

    燕北道:“说吧,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那座桥底下估计囤了不少货,真金白银珍珠宝刹不在少数。”

    元正道:“到时候,我将所有的金银财宝通通带走,然后你呢,将那位僧人带去我大哥那里领赏,如此一来,官府那里可以交差,而我们自己又能得到很多的好处。”

    燕北道:“为什么你不去?你和你大哥之间,不是什么话都好说嘛?”

    元正道:“我不方便抛头露面,起码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办法公开露面。”

    “再者,我也不好意思在这种事情上求助于我的大哥。”

    “而你的铁血门原本就距离瀚州不是很远,到时候你去了,直接表明身份,不就好了,大哥也是明白事理的人,到时候稍微暗示一下,大哥必然会给你一个方便的。”

    燕北道:“咱们不管怎么说,也是干大事情的人,为了这一点蝇头小利,不至于吧,二者,那些真金白银,多数都来路不正,咱们用这来路不正的财货壮大自己,对于我们自己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元正有些意外的看着燕北,说道:“你变了,你不是以前的那个纨绔了,怎么会忽然之间,变得如此高尚了?”

    燕北理直气壮的说道:“不义之财,不要也罢。”

    “不过,可以让你大哥给我们多给一些赏银,反正灭佛一事,财政上必然会出现一个很大的窟窿,只要灭佛的效益大于支出就行了。”

    “也可以让你大哥给我们一些其余的东西。”

    元正是真的觉得燕北变了,大概是跟着黑龙王那等不食人间烟火的主儿修行一段时间后,自然而然的发生了改变。

    很快,便已经临近石拱桥了。

    然而,这会儿的石拱桥上,站着两位僧人。

    都是武僧,相隔对望,一个手中拿着罗汉棍,一个手中拿着降魔杵。

    两人武道修为,均在道境,此刻,气势如虹。

    元正看了一眼,没有想到僧人也会因为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

    或者说是,灭佛一事,导致许多僧人必须要想办法还俗了,而还俗带着一大笔银子还俗,日后回归到江湖里,也能做一个体面人。

    元正轻声向燕北问道:“以你如今的实力,此刻若是忽然出手,能否将这两位一击制服。”

    燕北嗯了一声,然后瞬息出手,一拳平直轰出,沉稳朴素,一道黑色的狂龙从虚空中衍生而出,宛若巨蟒一般,直接趁着两位僧人不注意的时候,缠住了两位僧人的躯体。

    微微用力,两位僧人疼的睚眦欲裂,还未来得及发得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便晕厥了过去。

    元正随后跟上,拍了拍燕北的肩膀,赞赏道:“看来黑龙前辈,是真的给你传授了看家本事啊。”

    燕北也不骄傲,实话实说道:“也不是黑龙前辈给我传授,而是我自己偷偷摸摸学的,只是黑龙王知道我干了一些什么事情,却没有问责与我,双方默许了此事吧。”

    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位僧人,一场僧人之间的内战,本来是要爆发的,结果现在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石拱桥下,一切如常,元正仔细凝望了一番,才在桥梁低下右侧,发现了一个暗格。

    元正道:“大哥就在地藏寺周围,你速去找他,我去里面看看,对了,你可以让大哥带领一队兵马前来,前来收割赃物。”

    燕北无趣的说道:“本来这一次你是打头阵的人,结果你什么都没有干,走马观花了一番。”

    元正笑道:“我本来想着你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在触手,可是哪里想得到,你小子的武道修为,如今扎实了这么多。”

    燕北也没有耽误时间,直接携带这两位僧人乘风而行离开此地,前往地藏寺。

    元正跳下石拱桥,刚欲打开暗格,进入里面看看,忽然之间,心生感触。

    果断的撑起了一道护体罡气。

    一柄厚重的青铜剑,瞬息之间刺中了元正的后腰,幸亏及时撑起了护体罡气,否则这一剑,就真的让元正在阴沟里翻船了。

    转身,一位年过半百的僧人,手握青铜剑,高大魁梧,浑身金灿灿,宛若一尊金身罗汉。

    生的是典型的怒目金刚之相,一举一动,都透出摄人真元。

    元正见状,开口问道:“敢问,你是来自于地藏寺的,还是来自于地禅寺的。”

    细微感受了一番,对方的武道修为,也在元境,和元正同境界,单论武道真元,这一位金身罗汉还在元正之上,属于基本功极为厚实沉稳的那一类硬点子。

    空寺应道:“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元正微笑道:“不久之后,武王世子的大军就要来到此地,你确定要和我在这里,恶斗一场吗?”

    不是元正忌惮这个僧人,而是元正担心,这一位僧人在暗中还有帮手。

    本身这件事就已经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可更加害怕黄雀后面,还有一只鹰隼,在默默地观望。

    真的打起来,会没完没了的。

    空寺道:“只要你走,你我便相安无事。”

    元正仔细感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大哥的速度再快,起码也要两个时辰往后,才能抵达此间。

    这两个时辰,元正绝对不能让这暗道里的金银财宝给飞了。

    手,下意识的搭在了狱魔的剑柄上,一剑过后,这一位僧人,将会倒在血泊里。

    然而这一剑当中,可能还会有其余的僧人,同时向元正发动致命一击。

    蒙金并未追随元正而来,江南这里有三个天境高手,秦岭南麓那里,如今也要开辟攘外的道路,蒙金需要留在云端上城,作为战略性的存在,扫平障碍。

    空寺看见元正拔剑了,眼眉微皱,接着,一剑刺来,主动逼元正拔剑。

    血光一闪,狱魔呼啸,空寺倒在了血泊里,也和元正猜测的一致,这一瞬间,有八道精纯的剑气,朝着自己浑身要害刺来。

    关键时刻,元正只能瞬移规避,便是如此,气海穴上,还是中了一剑,整个人的精气神,顿时萎靡不振。

    旋即,八位高僧,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此间,对元正形成了合围之势。

    八位元境高手,其中一位,还在元境巅峰,几近于化境。

    这么扎手的点子,元正还是头一次遇见。

    之所以怀疑后面还有人,那是因为,通常分赃这种事,第一个站出来的,后背自然就要留给后面的人,人多好干活,人少好吃肉,这个道理,用在这种事情上,最为正常。

    八位僧人,统一的金身罗汉之相。

    元正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会是如此局面,当时应该叫着泰鸿一同前来了。

    佛门的水果然够深,一旦在这里打起来的话,狱魔出鞘,以元正如今的武道修为,杀了这八个高手,并非难事,毕竟他的《本经阴符篇》就剩下《中经》与《持枢》没有修行大成了。

    可无疑,这是一场要改变地形的战斗。

    方圆十里之内,必然鸡犬不留。

    花椒与茴香,也在秦岭,作为苏仪师兄的左膀右臂,秦岭那里,终归还是要留下一些顶尖高手镇守的,万一遇到了什么事情,也不烫手。

    这一次,千算万算,元正还是轻敌了。

    八位高手来回走位,形成剑阵,一时间剑光森然,一方剑域,从天而降,企图在瞬息之间,将元正绞杀至死。

    元正自从出关以后,也没有真正意义上和人交手,事实上,元正好久都没有和别人拼死一战过了,有那么点久疏战阵的意味。

    眼下,不拔剑不行了,也幸亏燕北带着那两位僧人给走远了。

    眼看着剑域就要笼罩元正的时候,狱魔再度出鞘,宛若九幽恶鬼在咆哮狰狞,一招横剑术,横贯八方,剑气激荡九重天,天空中,出现了血色残阳异象。

    剑鸣激荡开来,方圆十里之内,山崩地裂,无数草木飞扬而起。

    这条涓涓细流,直接改道,石拱桥轰然炸开,成为废墟一片,飞沙走石,火焰连天。

    轰隆隆!

    八位僧人的剑阵被破开,一剑横贯八方,若只是一对一的话,只要是同境界,对方不死,也会重伤,然而元正这一剑横贯八方,也只是破开了对方的剑阵。

    八位僧人完好无损,就连气息,都未曾紊乱半分。

    元正看准了那位元境巅峰的高手,只要解决掉这个硬点子,剩下的人就好办了。

    聚集真元,然而八位僧人同时出手,每个人都是必杀之剑。

    攻者,与元正正面撄锋,至刚至阳,泰山压顶而来。

    扰者,宛若鬼魅,绕之元正身后,伺机偷袭一剑。

    御者,如一面铜墙铁壁,正面承受元正的剑锋,给攻者制造绝大的机会。

    乱者,来回走位,扰乱元正心神,就是要让元正乱了本心,死于瞬杀之中。

    围者,镇守一方,断绝元正后路,令其无处借力,无处生根。

    破者,从四面八方破解元正剑势,令其剑势瓦解,纵然可以一剑惊艳四野,也能让其威力大打折扣。

    还有两位刺者,一位在天上,一位在地下,一旦有一击必杀的机会,便会同时刺向元正的三寸之地与心脉之地,只要其中任意一人得手,元正都将必死无疑。

    这八位金身罗汉,堪称完美的杀人利器。

    别说是元境高手了,纵然是化境高手在此,几乎一个照面,就可以解决掉。

    对于大多数剑客而言,这八位一体的高手,堪称噩梦。

    情急之下,元正横剑于胸前,再度撑起护体罡气,这一次,阴阳之力流转,形成天雷地火之势,整个人宛若一尊魔神,风雨雷电交加,狱魔剑鸣狂放,有屠戮苍生之势。

    同时运转沧海**与本经阴符篇,对于元正的真元消耗是巨大的。

    本身,之前的那一剑,就已经破开了元正的气海穴,若非元正底子足够扎实,恐怕就是那一剑,就让元正毫无还手之力。

    八剑其出,粲然一声巨响,元正的护体罡气瞬息破裂。

    元正一掌祭出,青龙乱舞,周围重力增强,整个废墟,凹陷了三丈有余。

    轻盈跃起,于此时,万里烟云照从天宇中翱翔而来,第一时间接住了元正。

    骑在扛把子身上后,元正的压力骤减。

    扛把子张开血盆大口,轰隆隆一声巨响,一道遮天蔽日的火焰球从天而降,碾压大世。

    同时,三道暴烈至极的雷炎光束,无差别轰向了八位金身罗汉。

    刹那之间,那一位元境巅峰的高手,被扛把子的雷炎光束轰杀成了齑粉。

    死掉了阵眼之后,剩下的人就好办了。

    元正大袖一挥,天宇之中,衍生出密密麻麻的秩序神链,对剩下的七位高手,进行缠绕,秩序神链上雷电交加,只要接触上,可第一时间渗透进对方的五脏六腑,令其真元暴乱,走火入魔。

    万里烟云照俯冲而下,一双龙爪威能无穷,一爪撕裂而来,直接两位僧人成了碎肉块,横尸当场。

    一瞬之间,元正连连出手,三道纵剑气同时弥漫而出,又有三位僧人喋血当场。

    如此 一来,就剩下了两位僧人苦撑,一挑二的话,元正毫无压力,可这会儿耽误太大,元正也不会恋战了,动静闹得太大了,周围的人,也必然感应到了。

    兴许自己的大哥,已经知晓了这里的情报,率领龙骑军,正快马加鞭当中。

    一剑横贯四野,剩下的两位僧人,不出意外的剑断人亡。

    如此一来,元正也算是解决掉了自己的性命之忧。

    脸色苍白至极,继续苦战下去,若是没有万里烟云照来救场,任凭元正的横练功夫如何到家,也终归会被八位一体的高手,给活生生的耗死当场。

    这会儿,元正看向周围,有些傻眼了,虽然残垣断壁,却也是金砖遍地。

    方圆七八里之内,黄金璀璨,金光闪闪。

    打眼一看,此地黄金储藏,起码也有一千万两黄金。

    这还是保守估计。

    元正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瓜子,苦涩笑道:“早知道如此,无论如何,也要将泰鸿给叫过来,这么大的金山,怎能拱手让给朝廷呢。”

    后悔归后悔,元正也迫切的需要返回山庄,找个地方好生调理一番。

    趁着四下无人,万里烟云照化作一只雄鹰,元正驾驭神鹰瞬息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

    大概是这里闹出来的动静有些太大了,本来元青还想要在地藏寺周围好生勘察一番的,结果这里方圆十里之内,像是在开天辟地,他率领五百龙骑军,第一时间来了。

    由燕北带路。

    这会儿,元青和燕北并肩而立,两个人都有些傻眼了。

    遍地金砖的景象,还是头一次遇到啊。

    脚底下,都是一块沉甸甸的金砖,废墟虽然代表着寂灭,可是有金砖在,那也代表着生机勃勃。

    元青意味深长的问道:“你来找我,说是你发现了僧人藏污纳垢之地,你与僧人大战一场,这里烟尘浩荡,飞沙走石,结果,这遍地金砖,是怎么个意思?”

    燕北找到元青的时候,先是表明身份,然后又夸大其词的说是自己如何的奋勇杀敌,如何的拼死作战,报效朝廷。

    这会儿,此地的景象,倒也和燕北当时口若悬河的夸夸其谈,一致。

    燕北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连连咳嗽道:“世子殿下有所不知,当时战况紧急,我拿下僧人之后,就赶紧寻您去了,这遍地金砖,当时我也没有注意到。”

    “兴许是我走了以后,此地发生了二次崩塌,才出现了这般情景。”

    “不得不说,那两位僧人的武道修为,果真是不得了啊,若非我侥幸赢了一招半式,恐怕就折煞此地了。”

    元青拍了拍燕北的肩膀,说道:“不错,你真的很棒。”

    以元青的眼力劲来看,怎么会看不出来,此地发生了什么,别的不说,地上九具尸体虽说横七竖八的,也不显眼,可元青也不是瞎子。

    二者,没有元境修为,就想要改变方圆十里的地势,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三者,周围剑气纵横,根据元青所知道的,燕北所在的铁血门,只是打铁铸剑,至于本门武道,和剑道其实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沾染了些许剑道而已。

    四者,这剑痕非常的熟悉,隐约之间,元青看到了阴阳二气流转,看到了青龙乱舞,看到了重力增强,看到了那柄凶剑出鞘。

    用脚指头都能想的明白,燕北和元正一起来到了这里,燕北直接带着人去元青那里领赏去了,至于硬点子,都交代给元正了。

    自己的三弟,留下了这遍地金砖,果真是做好事,不留名啊。

    此等风骨,恐怕三弟自己都没有想到吧。

    元青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周围的龙骑军们也是头一次见到真正的一座金山银山在此,眼睛都有些发直了。

    元青下令道:“一队人们速返回大营,率五千步军,辎重车辆五百,前来搬砖。”

    一位龙骑士立即驾驭龙鳞马返回了。

    燕北这会儿死不要脸的问道:“世子殿下,如今我也算是给咱们的大魏立下了汗马功劳,不知道可否论功欣赏,我常帮,可否有宽松政策一二?”

    “当然了,我也绝无居高自傲的意思,响应殿下的号召,那也是分内之事。”

    元青倒吸了一口凉气,问道:“你是咱们的瀚州人士,别的不说,咱们也算是老乡,老乡是不会亏待老乡的,只不过这赏赐一事,还得我将手头上的事情忙活完了以后,才能着手一二。”

    “你的确是给我们留下了汗马功劳。”

    “明日,我便会在江南下令,光贴告示,赏赐常帮黄金十万两。”

    “顺势,我也会上报父王,这件事,本世子必有厚报。”

    燕北施施然的点了点头道:“多谢殿下。”

    有些云里雾里,光怪陆离,燕北很难想象,自己当时走了之后,元正都经历了一些什么,不过根基现场痕迹来看,还没有发现元正的尸体,且有焚烧的痕迹,有火焰在些许之地,还在燃烧,说明万里烟云照来过此地了。

    也幸亏,这一次是元青亲自前来,还可以摁住这件事,以及这里的痕迹。

    若是其余的人来到这里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辎重车辆到达此地,还需要一段时间,燕北也没有打算给元青当搬运工,微鞠一躬道:“此间大局已定,若无其余的事情,我就先离开了。”

    元青点头道:“去吧去吧。”

    燕北潇潇洒洒的乘风而行,离开了此地。

    这会儿,就连燕北自己都后悔,为什么元正想要杀人越货的时候,自己偏偏那么正值呢。

    ……

    山庄里,先行回来的元正,脸色苍白至极,整个人萎靡不振,精气神不足。

    蒲团上,元正宛若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也不动的。

    钟南端来了一碗参汤,开口道:“不好意思啊,这一次是我没有将情报调查清楚,害得你,差一点在阴沟里翻船了。”

    元正睁开眼,微微吐出了一口浊气,调息了半天,总算是缓过劲来了。

    伸手端起参汤,一饮而尽,微微运转沧海**,第一时间将这一碗参汤的精华吸收殆尽。

    有些呼吸急促的说道:“这不怪你,因为我和燕北去的时候,刚好遇上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情,这种事情都是措不及防的。”

    钟南好奇问道:“如果扛把子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你有危险,而不去救场的话,就你一个人,到时候的战果会是如何?”

    元正认真的想了想这个问题,反而是给自己敲响了警钟。

    仗着自己兵器好,真元雄浑的优势,同境界一向无敌,遇到化境高手,也能杀之。

    基本上很少遇到能够让自己拼出全力的战斗,这一次是正儿八经的浴血奋战,才险胜了对方。

    仔细想了想,说道:“拼死一战的话,我可以杀了他们,但是我自己也要卧床不起大半年之久。”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狱魔的剑灵释放,可那样的话,元正也会遭受到反噬,不过遭受反噬过后,江南这里有三位天境高手,可以第一时间给元正想办法压制住狱魔的煞气。

    当然了,若是再没有狱魔的话,元正怎么看,都是一个必死之局。

    至此,钟南对于元正真正的实力,也大概有所了解了。

    没多一会儿,燕北就回来了,将元青的意思的给钟南大概说了一遍。

    钟南微笑道:“赏金十万两,倒也是丰厚了。”

    “常帮立下大功,的确可以堵住很多人的嘴巴了,而且,这件事过后,庙堂上也不会有多少人为难常帮了,毕竟是有功之臣,也算是顺应了当今陛下灭佛的大局。”

    燕北道:“这一下可好了,可惜了那一座金山啊。”

    钟南道:“无妨,对于当下的我们来说,有没有那座金山都是一样的,我们需要的是精兵悍将,和可以攘外的路线,哪怕是十个金山银山,对于我们而言,也没有多大的裨益。”

    “还有,这一次的事情,幸亏是元青亲自操手,若是遇到别人的话,我们就麻烦了。”

    燕北一想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贪污功劳不说,可能还要背负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你先下去吧,去黑水河那里,近日以来,不要抛头露面了,此事我们出了风头,也不是什么好事,多多制衡一二。”

    燕北沉稳道:“明白了。”

    想来,黑龙王也会制衡此事的,因为朝廷的当众赏赐,就变得飘飘然,绝非一个王者之师应该有的样子。

    钟南道:“有一个人,最近有点意思。”

    元正道:“那个人是谁?”

    钟南道:“常思远,买了一艘船,在河边过着生活,不问大争之世,谢华像是留意到了此人,派人去当过说客,可是常思远也没有动摇,不过,也有动摇的趋势。”

    元正道:“你的意思是,谢华虽然是江南的大都督,可是立足不稳,急需要培养自己的党羽,常思远就是一个不错的人选,谢华给常思远安排一个不错的位置,以后常思远再立下几个大功劳,谢华这个大都督的位置,基本上也就坐实了。”

    “既可以成全谢华,也可以成全常思远自己。”

    钟南点了点头道:“是这样,谢华的立足不稳,并非是没有人听他的指挥。”

    “而是谢华账下的人,都和江南世族纠缠不清,有着千丝万缕的横向关系,谢华想要培养出一支底子干净的班底儿,日后好去制衡那些世族们。”

    “眼下,江南世族倒是可以放任谢华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这以后嘛,就不好说了。”

    “世家大族里,永远都有人才,若是有一天谢华死了的话,很快也会有第二个谢华出现的。”

    “甚至我怀疑,谢华只是明面上的大都督,实际上,背地里的大都督是另外一个人。”

    千年的王朝,万年的世家。

    元正醍醐灌顶,摩挲了一下开花的剑柄道:“依你之见,常思远那里,我们可以下手了。”

    钟南道:“下手倒也不至于,只是我有一种隐忧。”

    “隐忧之处在于江南,而非我们自己。”

    “大秦铁骑只要拿下江南,就等于拿下了整个大魏,至于后面的那些战役,大秦铁骑都能够势如破竹,所向无敌。”

    “甚至,某个世族的老族长,可能都在背地里,和大秦的亲王见过面。”

    “就我们本身而言,还不能太快的让大秦铁骑拿下江南之地,我们需要一个缓冲的时机,起码,也要等到我们可以上战场,可以屯兵五十万的时候。”

    “所以,我们需要谢华立足稳,估计,咱们也只能将常思远让给谢华了。”

    “本质上,我们和谢华的立场是一致的,谢华顶多也就是镇守江南,不让大秦铁骑过境,又和当今陛下划江而治。”

    “而我们,也是真的需要在不被战火打扰的地方,磨炼自己的基础。”

    元正一听就明白了,问道:“你是想要用常思远来布局,成就谢华,成就常思远,顺势成就我们自己,也让谢华顶在我们的前面,给我们遮风挡雨?”

    钟南道:“那依你之见呢?”

    元正哈哈笑道:“以我之见,当然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啊。”

    有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如果元正掌握广陵江上的水师,兴许还不如谢华呢。

    “这个话,谁去说比较好,本质上,我还是希望,常思远日后可以离开谢华,而来到我们这里,大争之世,虽然没有露出头的人才还有很多,可我们没有那么长的时间来细细挑选。”钟南道。

    元正亲自去说,那当然是不合适的,因为元正已经得罪过常思远了。

    钟南去说也不合适,因为常思远稍微猜测一二,就知道钟南是什么意思。

    元正想了想道:“既然是要放弃的话,那就彻底放弃,常思远之才虽然不错,可我这里,少一个常思远不会影响大局,多一个常思远,也只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一动不如一静。”

    钟南打趣问道:“你就真的舍得?”

    元正道:“不舍得又有什么办法呢。”

    “谢华的立足不稳,乃是自己内心的立足不稳,并非局势上的立足不稳。”

    “一个人的内心强大了,才可以去做到更多的事情。”

    “既然谢华不行,我们就帮他一把。”

    “虽然谢华不会记得我们的这个人情,甚至不会知道我们的这个人情,可有大秦铁骑虎视眈眈,我们也不害怕谢华会对我们杀一个回马枪。”

    钟南道:“这倒也是啊。”

    元正再度行走周天,精气神恢复了不少,起身,自顾自的倒了一杯大红袍,抿了一口,神智清明了不少。

    站在门梁之外,负手而立,遥望天宇,玩笑道:“除了常思远之外,可还有其余的古怪之人。”

    钟南道:“大换血,也不应该是在这个时候。”

    元正道:“错,恰好就是这个时候,我们被世子殿下公开赏赐过后,必然会有许多人飘飘然的,黑龙王可以制衡表面,但无法制衡人心浮动。”

    “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关口。”

    “还不如趁此机会,换一拨人再说。”

    钟南反驳道:“这样,难免会操之过急了,会影响我们原本的基础。”

    元正道:“咱们原本的基础本就比较厚实,大家都太平日子过惯了,也是时候让一部分人有些危机感了,制衡之术,大概就是这样。”

    钟南看着元正的背影,心中骇然,现在的元正,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了,也不是会帮自己吵架和打架的那个少年了。

    有些可怕了。

    钟南只能应道:“我看着办吧,不过甄选人才一事,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必须要搭把手。”

    元正道:“明日就可以开放咱们这里的龙门了。”

    ……

    ……

    灭佛一事,取得的裨益是巨大的,比如说常帮帮助武王世子,找到了一座金山,比如说,许多恶霸流氓,已经家破人亡。

    那座金山,黄金五千万两。

    真的是不知道如何积蓄起来的。

    武王世子也因此,获得陛下赏赐一百万两黄金,也算是壮哉了元家的门庭。

    只是这件事,让庞宗的心里很不舒服,他以为自己会在前线获得一些军供,来和元铁山争锋一二,结果元铁山的儿子,却在背后搞了这么大的事情。

    元铁山也知道这件事,可是元铁山自己并不在意这件事。

    更在意的是自己的三儿子元正这一次的行为。

    让元铁山疑惑不解,甚至是非常的困惑。

    元铁山向陈煜说道:“我是越来越看不懂正儿了,这五千万的黄金,可绝非小数目啊,有了这五千万黄金,正儿以后的事情,岂止是顺风顺水啊。”

    陈煜道:“当初正儿拿走了武王府三分之一的家底儿,如今算是一股脑的还回来了,还有多余的。”

    “你是不是在想这件事?”

    元铁山道:“起初我一直觉得,只要我这个当老子的人,可以照顾自己的儿子,可以给自己的儿子提供足够的帮助,那我就还是他老子,可这会儿,正儿也算是将欠下我的,基本上都还清了。”

    “我反而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不是一个滋味。”

    “正儿算是真正意义上在外面自立门户,还清了主家的一切,只是做人做事,不声不响的,我很怀疑,正儿如今到底是一个什么心境。”

    这个问题,真的是把陈煜给问住了。

    陈煜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当父亲的人总是觉得,若有能力支援子女,那么父亲的威望就在,作用就在,可若是客观上两清了,好多事情就不是原来的道理了。

    见到陈煜一阵无语,元铁山苦笑了一声。

    也许是元铁山多虑了,因为正儿的庶子的身份,元铁山也总觉得对不住元正,才会想的这么多。

    实际上,元正要是早知道那里有五千万两的黄金,必然是会私吞的,这件事只是凑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