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君主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正文

    元正回到云端上城之后,就听闻了大魏灭佛的大动作。

    先是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稍微一想,也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别的不说,光是地藏寺留给元正的印象,就不是很好。

    也算是因果报应吧。

    可这里面牵扯的事情有些太多了,灭佛只是表面,主要还是借助灭佛一事,将大魏境内的黑道豪强,和死不要脸的乡绅土豪好好的收拾一下。

    元正叫来了苏仪,这么大的事情,元正觉得自己应该去一次江南了。

    灭佛倒不会影响到如今大魏和大秦的战况,因为僧人要是投敌的话,别说是大魏的佛了,就连其余三国的佛,也不会长久。

    苏仪道:“你这一次,是想要浑水摸鱼,敲竹杠?”

    元正不好意思的笑道:“这都被师兄看出来了。”

    佛家的地皮,有一半,属于地方豪强的,一旦灭佛,地方豪强便会和官府纠缠不清,一旦纠缠不清,就会因为地皮的事情开始扯皮,拿出各种合法地契,合理说辞,来分食。

    官府里的人,要是想将本来属于老百姓的地皮还给老百姓,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一者,官府有可能会和地方豪强勾结,从中作梗。

    二者,老百姓素来无权,哪怕是他们的东西,也落不到他们手上,这更多的是来自于大人物的博弈,老百姓连参与权都没有。

    三者,老百姓就算可以参与,可是老百姓也多的是浑水摸鱼的主儿。

    如此一来,局面就更加的纠缠不清了。

    苏仪问道:“你先说说,你是想要怎么个浑水摸鱼法?”

    元正道:“这里面牵扯的事情比较多,多是官府和地方豪强。”

    “咱们不是一直想要打入官府内部吗?如今这就是一个合适的机会。”

    苏仪一听就明白了:“这一次,的确是黑白两道,轮番登场,可官府那里也不是傻子,层层监督,眼下人人自危,你若是想要让斥候进入官府重地,非但是铤而走险,更是自取灭亡。”

    元正一听这话,也有所顿悟。

    风口浪尖上去参与这些事,哪怕暂时得到了好处,可秋后算账的话,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想了想,思虑道:“灭佛过后,肯定会有许多大户人家倾家荡产的,宗教的地皮和生意,是不用上交赋税的。”

    “许多有钱人家,都借助佛门宝地而藏宝,挖出来的宝贝自然不会太少。”

    “大户人家一旦失去了原本的实力,也会流落街头,可是人脉还在。”

    “人脉在归在,当下而言,那些人脉也微不足道,因为许多官员自己的乌纱帽都不保。”

    “我们可以暗中收买一些人脉在,但却是无根浮萍的那一类人。”

    “借此,打入官府内部。”

    苏仪惊疑不定的看着元正,意味深长的说道:“佛家别的不说,借助灭佛一事,你浑水摸鱼,也有伤天和。”

    “于你自身气运而言,这并非好事。”

    “再者,你所说的那一类人,其实都会被暗中就地正法的,灭佛这么大的事情,偶尔误杀一二,也实属正常。”

    “依我看,一动不如一静。”

    元正虚心问道:“请师兄明示。”

    苏仪道:“咱们先看看,灭佛过后是个什么德行。”

    灭佛过后,国库充盈。

    会有很多人流离失所,不过那个时候的政治局面,也会发生变化,到时候,就是新人换旧人了。

    陛下借助此事,也是为了平衡权力。

    姑且不论此事对与错,灭佛过后,定然有一部分乌纱帽不保,若是重要大员,陛下可以安插自己的心腹,至于地方官员,也均由如今的首辅大臣温若松处理。

    起码换掉了一波毒瘤。

    二者,西蜀大战在即,趁着这个风口浪尖,军方都忙碌着,这种事只能文臣从中掣肘。

    元青虽然主管江南的灭佛一事,可是谢华在江南,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参与,也不打扰。

    陛下经过此事之后,独揽大权倒是不至于,不过也能给元铁山一些脸色看了。

    元正想了想,言道:“可我还是想要去一次江南,许多江湖门派,应该也参与了灭佛一事,我们在江南的常帮,也算是一个大门户,到时候会有许多江湖帮派,投靠钟南。”

    “总得要吸收一下。”

    “我害怕钟南一个人忙活不过来。”

    佛家的背后,有官府,有地方豪强,也有江湖。

    官府和地方豪强,元正不好插手,可背后的江湖,多多少少还是能够插手一二的。

    苏仪道:“投靠钟南的江湖门派,多数都是利益熏心寻找下家的主儿,你想要大浪淘沙,留下精锐,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可真的有那个必要吗?”

    元正道:“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南云江上,不是缺一部分苦力吗?”

    苏仪道:“你竟然有了这种想法?”

    元正故作无奈的说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

    “建造这座云端上城,本着大家一起打天下的原则,如今曾经参与这件事的人,都在云端上城有了户籍,有了地皮民宅,待得日后队伍壮大起来,这一部分人,都是属于那种资格老,又不好下手的主儿,如今基数不大,还好制衡。”

    “而江南之地,也是走的这个路子。”

    “大家一起打天下,一起喝酒吃肉,可人数太多了,馒头就不够分了。”

    “我们需要一些苦力,来给我们造船,打铁,做饭。”

    “如此,也可以让更多的人腾开手,参与日常操练之中。”

    “我们什么事都自己来,有点太耗费钱财资源了,许多不错的职位,都已经被人预定了,导致我现在想给一个顺眼的人许诺重利,都不是那么的方便了。”

    “都成了大户人家了,不接手一些丫鬟仆人的,吃相也有点难看啊。”

    除此之外,元正还想要通过这件事,将己方队伍里的不入流却又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玩意儿给替换掉。

    江湖之中,永远都有人才,这一点,元正深信不疑。

    苏仪道:“你要用强权,来稳固江南的根基,以免日后,某些人尾大不掉?”

    元正道:“我听钟南说过,现在都有些人尾大不掉了。”

    “我们本身走的就是偷偷摸摸造反的路子,队伍里面,哪里有那么多的仁义之师。”

    “越是如此,就越要仔细雕琢啊,雕琢的办法,要么借助外力,要么自己强行动手。”

    “可强行动手,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控制局面。”

    灭佛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可能连一部分的无辜百姓,都要受到牵连,或是反而发横财了。

    苏仪想了想,仔细合计了一下,眼下倒是不用元正率领大军,出现在战场上,有的是时间慢慢处置内政。

    “大魏陛下是通过灭佛来处理内政,没有想到,你也要借助灭佛的风口浪尖,来处理自己的内政。”苏仪哈哈笑道。

    元正道:“其实我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知道大魏的陛下到底想要干些什么事情了,只不过,我属于跟在后面浑水摸鱼的那一类人。”

    “以我对大魏国君的了解,此人不是一个昏君,甚至算的上是一个圣君,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若是大争之世不会这么快的就来了,兴许我就没有造反的机会了。”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苏仪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师尊必然会因为你这个决定而感到自豪的。”

    元正没有继续自夸下去。

    君王是处理内政,元正也是处理内政,本质都是一样的。

    苏仪道:“那你为何还想要办法将斥候打入官府内部?”

    元正道:“技多不压身嘛,若是有机会做到这件事,我也不会放弃,对我们来说,大秦是敌人,大魏也是敌人,能在敌方阵营里安插多少眼线,就是多少眼线。”

    “顺势而为罢了。”

    “只不过听师兄开导过后,此事的确不是那么的妥当。”

    “我本想着双管齐下,如今只能好好地干一件事情了。”

    苏仪道:“你膨胀了,需要一个高手给你一顿毒打,将你好好开导开导。”

    元正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

    其实苏仪的这句话,对于元正而言,本身就是一顿精神上的毒打。

    ……

    ……

    江南,青山郡,郊外山庄。

    近日以来,灭佛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地禅寺与地藏寺遭受到了大魏铁骑的践踏,不过武僧们的武道修为,也不是吃素的,也是让一部分的精锐将士,死在了金刚之怒下。

    就连世子元青麾下的龙骑军,都死了十个。

    寺院的门被叩开,那是在所难免的,不过有很多僧人,都趁乱逃窜了。

    若是规规矩矩的走了,元青绝不为难,可敢杀害军伍中人,按照大魏律法,这可是不赦之罪。

    故此,城墙上张贴告示,谁若是拿下在逃僧人,便可去地方官府那里,领赏。

    到底能领多少赏银,取决于僧人的武道修为和地位高低。

    一时间,多个江湖门庭出动,开始抓捕僧人,白来的赏银,不要白不要。

    这件事,钟南自然是听说了,可是钟南不为所动。

    燕北对钟南曾说过:“这种挣钱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不去做?”

    钟南回道:“那是江湖门庭应该做的事情,你觉得,我们是江湖门庭吗?”

    然后燕北就闭嘴了。

    元正来到江南的速度是迅速的,和钟南汇合之后,元正的心气儿其实也是挺高的。

    眼下的元正,虽然独揽大权,可是也不介意,让手底下不太精锐的人,换成更精锐的人。

    有一点,元正无可否认,包括云端上城里,好多人进入云端上城,就是为了吃饭,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必然会有一部分人,毅然决然的背叛云端上城。

    这件事,当初在云端上城还未竣工,大秦铁骑还未到达苍云城的时候,就已经发生过了。

    而江南这里,虽有十万之众,但是元正自己心里清楚,这十万之中,能够不离不弃的,能有三万人,都算是元正烧高香了。

    钟南道:“近日以来,好多人都想要去抓捕落单的僧人,去官府那里领赏,我都有些镇压不住了。”

    钟南若是派人去配合官府的话,反而会泄露了常帮的实力,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常帮的实力一旦泄露了,武王世子元青可能会落下一个包庇庶子弟弟的罪过。

    而谢华,也会趁势,驱逐常帮离开江南,还江南一片安宁。

    配合官府,对于钟南来说,无异于惹祸上身。

    可这要是不配合的话,好像也说不过去,可能还要落下一个无为之罪。

    钟南道:“你来了刚好,抓几个武道修为在元境往上的武僧,交代给你大哥,然后我们这里,也就无需担忧官府中的悠悠众口了。”

    元正道:“合着我来了,就是来干苦力的?”

    钟南道:“没办法,我们这里的苦力不是很多,起码我们要干出一点样子,不要赏银,只要堵住官府的悠悠众口。”

    “你能来,我大概也能猜到你意欲何为。”

    “借助灭佛一事,处理内政,不得不说,已经有一个江湖门派,疑似和地藏寺有染,觉得靠山倒了,需要一个新的靠山,已经找过吴长峰谈过话了。”

    “我暂时拒绝了,先观望观望再说。”

    元正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还运转了一下真元,显然,对于这件事还是颇为兴奋的。

    说道:“你应该调查到了情报吧,哪里有硬点子,我带着燕北去走一遭。”

    元正拿下僧人,然后燕北去官府那里领赏,元正也和那些僧人一样,不方便抛头露面。

    钟南平淡道:“还记得你我第一次相遇的那个石拱桥吗?”

    元正反问道:“难不成那里还有罪犯藏匿?”

    钟南道:“石拱桥下,其实有一个暗道,暗道里有一个仓库,属于藏宝之地,如今有一个僧人,就在那里蛰伏,其实我原来都不知道那个石拱桥还有如此深的门道。”

    元正回忆了一下那个石拱桥,石拱桥下的水流很稀疏。

    河床两边倒是有着开辟地道暗房的空间。

    细想起来,那个石拱桥,的确是不起眼的石拱桥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