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交代
    正文

    在北原部落待了三日,临走之际,元正才和商河有机会面对面的聊一聊。

    部落外的旷野里,空气湿润,清幽,远离部落的喧哗。

    商河感慨道:“这个北原部落虽然很大,可是却没有我真正的容身之所,如今倒是颇有些寄人篱下的滋味,大魏我暂时又没有办法返回。”

    其实商河想要返回大魏,是可以的,元正可以带着商河离开北原部落,回到江南的。

    只是去了江南之后,商河这样的生意人,必然会遭受到其余人马的打压。

    在战争时期大量的囤积药材,这种事情本来就犯忌讳,平日里囤货,君王就算知晓,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在这种多事之秋囤货,想要发国难财,是不被允许的。

    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是杀头的罪过。

    二者,就算君王不用制衡此事,地方军伍购买药材,也定然不会出高价钱,直接抢劫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商河有些左右为难,还好,北原部落里倒是种植了不少药材,府库也算是充盈,只是当下这个风口浪尖,不太适合商河抛头露面。

    元正有些于心不忍,利用辛曼来制衡自己未来的老丈人,这件事,元正的心里过意不去。

    客观上,只要辛曼制衡住了自己的老丈人,那么以后在谈婚论嫁这件事上,元正是会掌握绝对的主导权。

    二者,也是担心自己的老丈人,因为有了靠山,而误入歧途了。

    元正明言道:“我已经和辛曼首领交代过了,日后需要谈判的事情,就由你来代劳,不会讨价还价的商人,自然不会是一个好商人。”

    “你觉得如何?”

    商河一听,迷糊的看着元正,问道:“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老感觉到,你不会无缘无故的对辛曼交代这些事情。”

    不得不说,商人在某些时刻的直觉是非常敏锐的,不然也不能称之为商人。

    元正微笑道:“辛曼首领如今的所作所为你也看见了,如果你只是以商人的身份在这里驻留,地位难免江河日下,若是你的作用性能够体现的更多一点,对于你以后也有着莫大的好处。”

    商河道:“可我不愿意介入政治,你带来的那个沈越,应该就是为了一些缝缝补补的事情。”

    元正直言道:“一个商人,没有成气候的时候,可以不关心政治,可一旦成了气候,就必须要关心政治了,不管你愿不愿意,都要介入政治。”

    “如果这个时候,大魏过境出现了一个富可敌国的巨商,那么我敢保证,不出三日功夫,那个巨商就会被满门抄斩,所有家底儿,充盈国库。”

    “如今,辛曼首领这一艘战船才刚刚起步,现在的你上船,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还不算晚。”

    商河哈哈笑道:“小老弟,你真的什么事情,都计算的如此清楚吗?”

    元正道:“我们都不是小静秋那样的小朋友,我们是大人了,成为了大人,就要有大人应该有的风度和胸怀,以及身不由己的地方。”

    “你想要做你的事情,然后又不参与政治,最终你所得之物,可你预期的估算是相差甚远的。”

    “一手持矛一手持盾,才是正理。”

    “我们身不由己的时代,才刚刚开始呢。”

    商河何尝不明白这些,可是商河好像没有那么大的心气儿呢。

    苦涩应道:“你所言属实,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元正道:“老哥说笑了,现在的你,就像是被放养在森林里的牛犊子,若是不想要被其余的捕食者给吃了,那就要努力成为一尊猛虎,落后就要挨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落后就要挨打,是一句很不讲理的话,也是有违人伦道德的事情。

    但这就是现实。

    商河问道:“小静秋如今在你那里,可还安好?”

    说起自己的女儿,商河的眉头舒展了不少。

    不自觉的,流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元正见状,有些古怪,心里总觉得有些尴尬,可这会儿,也不是说实话的时候。

    回道:“小静秋已经闭关了,有我和师姐一起教导,武道修为进展颇快,冬季才会出关,等小静秋出来的时候,就会到达道境了,这样的修行速度,在年轻人里,也算是快的了。”

    提起武道一途,商河像是忽然间来了心气,很认真的问道:“我一直都觉得,我的闺女,这一辈子也不会到达道境,因为没有名师指导,可我不明白的是,闺女认识了你以后,剑道修为突飞猛进。”

    “是不是一个武夫,只要遇到了一个很好的师傅,就能很快的步入高手之列当中?”

    这么快就要进入道境,商河的心里高兴,也觉得不可思议。

    元正想了想,回道:“这么跟你说吧,就像是一个商人,只有三文钱的商人成为大户人家,估计一辈子都难以成就人生价值。”

    “可一个有万两黄金作为本钱的商人,成功的可能性总是挺大的。”

    “说书人的嘴里,多数都是偏向于寒门子弟,贬低世家子弟。”

    “认为寒门子弟吃过苦,懂得规矩和人情世故,而富家子弟什么都不懂,只有贪婪享乐。”

    “事实上,每逢大事,彼此双方看的都不是对方的人品道德,只是看对方的本钱能有多少。”

    “偏向于寒门子弟,更多的只是去给寒门子弟带去些许安慰。”

    “事实上,小成的人,中成的人,大成的人,多数都是富家子弟,寒门子弟占得比例微乎其微。”

    “当然了,登峰造极的那一类人,寒门子弟和富家子弟那是对等的。”

    “因为登峰造极更多的是考验一个人的气运,以及天数几何。”

    “小静秋有我和师姐一同教导,自然不会把路走偏了,日后成为一代高手,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商河明白了,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一只锦囊,双手递给元正,脸色有些腼腆的说道:“等静秋出关了,就交代给她,我们父女重逢,兴许还要一段时间。”

    元正接过手以后,顿觉这封书信还有锦囊,竟然是如此的沉甸甸。

    “你此去路途遥远,我便不远送了,一路顺风。”

    “老哥也请珍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