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少年与美女
    和辛曼单独的游荡在北原部落的幽静之地,亦无属下追随,这种氛围,多少有些古怪。

    作为一个明媚的女人,对于元正而言,其实也颇有吸引力,如果自己还是一个纨绔的话,元正是断然不会拒绝的。

    辛曼承认自己当初略有些小看元正了,年轻人嘛,被人小看也实属正常,英雄出少年的那一类人,这世上又能有几个?

    认识郭喜军之后,辛曼才知道,自己需要虚心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

    这一次,辛曼也愿意放下自己的身段,向元正虚心请教。

    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人,是辛曼认识郭喜军之后最大的感悟。

    开口问道:“以尊座的眼光来看,我北原部落,日后该如何布局,才是妥当?”

    元正心里乐呵,脸上平静如初,给美女答疑解惑,是元正愿意去做的事情。

    应道:“当下,好好整理内政,根基稳了之后,再去攘外,降服周围的大小部落之后,你基本上也就成为一方诸侯了,不过这个一方诸侯,属于偏弱的那一类。”

    “二者,眼下来看,其余的部落,也大有联盟的趋势。”

    “不过部落里的勇士们,虽说能征善战,可大多数都比较愚蠢,不懂军阵。”

    “等有部落联盟好了之后,你再去一锅端了,反而能省掉许多麻烦和军粮。”

    “然后,你就不能继续贪功冒进了,又是整理内政,为人主上,其实就是这么的无趣,吃了东西,总得消化完了,才可以继续去吃。”

    辛曼心中骇然,元正之言,和郭喜军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元正有一句话,算是戳中了辛曼的痛处。

    “部落里的勇士能征善战,可多数都比较愚蠢。”

    也就是从这句话里,辛曼才知道自己和元正之间的查究到底有多大。

    真的不敢想象,若是元正派遣郭喜军率领两万大军来到北原部落,对北原部落进行武力征服,下场会是如何?

    辛曼虽然有五万精锐,可是辛曼清楚,真的让自己统兵作战,哪怕兵力远高于郭喜军,依然不是郭喜军的对手。

    还好,如今和元正,郭喜军,属于同盟的关系,若是敌对,辛曼真的招架不住。

    辛曼道:“以后尊座想要去做什么事情?”

    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愚蠢,本应该心知肚明的事情,却被辛曼给问出来了。

    元正倒也不觉得辛曼愚蠢,这大概就是北原部落的气质和风采。

    淡然应道:“想做的事情可以有很多,可能做到的事情,其实很少,尽人事,听天命吧。”

    “我有鲲鹏之志,却无鲲鹏之躯,也是枉然。”

    “如今你们部落之间的战争,放眼在大争之世里也不过小打小闹。”

    “兵力不足的劣势,可以被睿智的将军化解,高手不足的劣势,可以被各种技战术化解,那是因为,部落之间的战斗,本身就没有太多战斗的艺术可言。”

    “若是实力对等的情况下,兵力对等,谋略对等,天时地利人和对等,那就是另外一番有趣的局面了,你应该觉得庆幸,起码你现在所做之事,还有着扬长避短的余地。”

    “而大型战役,长就是长,短就是短。”

    “纵然你成为了一方诸侯,可还是有更加厉害的诸侯在前面等着你。”

    “小鱼之上有大鱼,大鱼之上有大鳄,大鳄之上还有龙王。”

    “是不是觉得,这个大争之世,其实挺无趣的?”

    辛曼若有所思,可心里忽然间有些迷惘了,本身豪情万丈,被元正这么一说,反而被泼了一盆冷水。

    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有些时候,目光长远,尽是悲哀。

    元正转移了话题道:“商河叔叔如今在你北原部落,应该是总管药材一事,却非财政之主。”

    突然间聊起商河,辛曼这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位人,还是小静秋的师尊。

    辛曼道:“他是商人,而我是首领,信仰已经分道扬镳了,不过有他在这里,财政一事,终归不会太吃紧,他自己,也是赚的盆满钵满。”

    “他囤了不少货,就等着大争之世,激烈到了一定程度,然后一股脑的撒出去。”

    “到那个时候,他的财力,其实可以养活一个不大不小的军队了。”

    元正明白了,言道:“也就是说,你们依然是合作关系,不过各司其职罢了。”

    辛曼应道:“差不多是这样。”

    元正本想要找商河聊聊的,可这会儿,多少有些不方便。

    因为元正在担心另外一件事。

    若是商河知晓元正和商静秋日后也会成为一对夫妻的话,会不会仗着自己有一个好女婿,而就在这个北原部落里迷失了心智。

    没有靠山的时候,多数人都沉稳朴素,平素枢机。

    可有靠山的时候,心境就变了。

    商河本身就在北原部落里摸爬打滚,勉强有立足之地,可若是立足之地忽然之间变宽了不少,一个不小心就恣意妄为了,还真是一个麻烦。

    政治和生意是互通的,但是生意和政治从来都不是互通的。

    也许是元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可这样才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元正反问道:“以你的眼光来看,商河之才,能有几斤几两?”

    辛曼有些狐疑,这个问题,有些突然,然后想了想,简单应道:“后勤一事,可以面面俱到,然私心太重,终归不为主上所喜。”

    “不过铜臭味,到没有其余的商人那么重。”

    元正之所以问这个问题,那是因为元正虽然也了解商河,但绝对没有辛曼那么了解,只有朝夕相处的合作伙伴,才最是能够了解对方。

    辛曼道:“尊座问我这个问题,莫非是想要让我侧重一下商河之才?”

    元正道:“我只是好奇,如今的商河,作为一个生意人略有些屈才,且志向与你不同,不过商河之才,别的不说,讨价还价这一方面,倒是不错。”

    “你北原部落,缺少一个说客。”

    “或者说,需要一个能言善辩之人。”

    “小商小贩虽然巧舌如簧,可终究上不了台面,可商河并非是小商小贩,在商人之列中,也算是一尊大鳄了。”

    “知人善用,乃是为人主上者最基本的一点。”

    辛曼深鞠一躬道:“多谢尊座赐教。”

    元正淡然一笑,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可元正就像是彻底的打磨一番未来老丈人的心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