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帷幄
    正文

    ……

    ……

    再一次来到北原部落,元正觉得,的确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可陈兵五万精锐。

    这一点,元正自愧不如,虽然人数没有元正麾下的将士们多,可是这五万精锐,多数都是上过战场的,实战经验摆在那里的。

    这一次,没有在葡萄架下,而是在部落的议事厅里。

    辛曼坐在自己的主座上,对元正的态度,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元正的旁边,既不是沈越,也不是郭喜军,而是商河,这么久了商河还在北原部落里,这一次看见商河,元正的心情,有些类似于去见忠显王柳苍岳的心情。

    不过此间事情,这会儿元正也没有办法和商河慢慢的絮叨。

    拖字诀,能拖到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

    拜见未来的老丈人,丈母娘这种事情,虽然不挨刀子,可是也宁愿去挨刀子,毕竟挨刀子是一件利索的事情。

    辛曼起身,给元正敬了一杯酒,说道:“上一次小友,还是一个游历天下的少年,这一次会面,都已经为人主上了,我敬尊座一杯。”

    元正也没客气什么,端起奶酒,便一饮而尽了。

    笑道:“我也不曾想到,喜军叔叔,竟然和你们北原部落走在了一起,真的是缘分啊。”

    辛曼对于这一次元正的拜访,有些惴惴不安。

    至于李尘和千华的事情,辛曼不曾放在心上,在部落前途面前,那都是小事情。

    因为辛曼真正害怕的事情是元正这一次来了,迎接郭喜军回家。

    郭喜军一旦走了,北原部落这么大的一个摊子,指望辛曼一个人,累死累活,估计都忙不过来。

    较为含蓄的问道:“尊座此次前来,应该不是故地重游啊,还是说,为了李尘和千华的事情而来?”

    辛曼内心的慌张,已经被元正看出来了。

    微笑道:“确实有故地重游之意,也有为了李尘的想法。”

    千家的人,也在议事堂里,千盛就坐在元正的对面。

    再一次见到这个少年,千盛的心里也有些复杂。

    辛曼试探性问道:“不知尊座的意思是?”

    元正开口道:“实不相瞒,喜军叔叔正值盛年,可终归也会有老去的那一天,李尘是我麾下头号种子大将,日后成长起来,是一尊真正的万人敌,也是我的倚重之人。”

    “他要是成了上门女婿的话,我心里可以说是一百个不愿意。”

    “我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我的想法很简单,李尘不能成为上门女婿,本座亦不允许。”

    “这门婚事也是一个好婚事,我意打算,多让李尘下点聘礼即可。”

    “大家也都是明白人,无需绕那么多的弯子。”

    “李尘之勇猛日后定然在喜军叔叔之上,李尘之才情,日后也不会弱于我的那个武王世子大哥了。”

    “故此,还希望首领可以当一个中间人,调解一下此事。”

    “不然的话,两家各有难处,又争锋相对,一个不小心,就把仇人给结下了。”

    辛曼将手中奶酒一饮而尽,微微皱眉道:“此事好说,定然给尊座一个满意的答复。”

    元正这才说道:“这一次来,只是看望一下喜军叔叔,如今我那边,也正值用人之际,可如今首领这里,也需要喜军叔叔的雄才伟略。”

    “事情有点难办啊。”

    辛曼果断的应道:“我愿意将宝库里的珍藏,与尊座分享一办,还望尊座,可以将郭先生留在我北原部落。”

    一个女人再怎么坚强,终归会对一个男人有所依赖。

    元正摆手说道:“这倒也不必,既然你已经与喜军叔叔结盟了,便等同于与本座结盟,我已经默许了这件事,谁让我和你们北原部落有着渊源呢。”

    “除此之外,我还给喜军叔叔带来了一位谋士,他叫沈越。”

    言语之间,沈越从酒桌上起身,举起酒杯,对着众人微微敬了敬酒,接着一饮而尽。

    又是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辛曼见状,心生感慨,怎么自己的部落里,就没有如此出色的年轻人呢。

    元正接着说道:“喜军叔叔善于统兵作战,可身边也没有一个谋士,你大夏文字与大魏文字,多少也有不通之处,人文地理,风俗习惯颇有出入。”

    “让你们部落挑选出一个人出来给喜军叔叔排忧解难,估计是一个也找不出来。”

    “故此,我将沈越带来了。”

    说完这些话以后,元正还特意看了看在场众人的脸色,也没有生气的,大多数都有些沉闷。

    就连辛曼自己对于这件事都有些沉闷。

    因为元正所言不虚,北原部落里,匹夫有很多个,可是能够当谋士的人,还真的没有多少,况且,还是给郭喜军当谋士,那自然是没有了。

    郭喜军是头一次见到沈越,作为一个聪明人,郭喜军自然知晓,元正带着沈越安排到自己身边是一个什么意思。

    倒也不是算计辛曼,而是辛曼的前路,早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辛曼低下头说道:“多谢尊座的好意,尊座今日之礼,日后定有厚报。”

    元正道:“也不谈什么厚报了,你我是联盟关系,喜军叔叔和沈越,会尽全力,让你北原部落发展壮大,只是日后本座需要你们略进绵薄之力的时候,莫要拒绝,若是拒绝了,本座也必有厚报。”

    此话说得斩钉截铁,许多老一辈人听到后,觉得非常刺耳。

    可如今的元正是元境高手,郭喜军亦是元正的得力干将,不舒服那又能如何。

    从头到尾,郭喜军一句话都没有说。

    且这一次,元正是带着沈越来到这里的,就是两个人,也没有带着一支军旅,来到北原部落里耀武扬威一番,该表现的诚意,早已经表现过了。

    要是真的带着一支劲旅来到此间,反而会坏事。

    酒宴结束后,辛曼亲自带着元正在北原部落里溜达了起来,上一次招待的略有些仓促,这一次位置不一样了,自然要盛情招待一番。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