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百七十六 合计合谋
    正文

    虽说元正有降服北原部落的打算,可兹事体大,终归还是叫来了苏仪一同商量。

    郭喜军和辛曼在一起,这两个人在一起注定要搞不少的事情,不过眼下根据元正的推测,辛曼就算想要继续高歌猛进,郭喜军也会劝阻辛曼停止下来。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辛曼不懂,可郭喜军一定明白。

    二者,郭喜军是一颗璀璨的将星,借助辛曼之力,倒也可以快速扩张起来,可人心算计,也是不得不操心的地方。

    别的不说,要是郭喜军对于辛曼而言,真的尾大不掉,两人反目成仇的可能,也是很大的。

    郭喜军需要制衡辛曼,辛曼会不会制衡郭喜军,那就是两说之事了。

    毕竟北原部落如今的资源,也是一个香饽饽,真的被郭喜军这个外人趁虚而入,大体上是好事,实际上,是一件伤感情的事情。

    大争之世里,元正也是会讲感情的。

    要是一个人没有感情的话,路子会越走越偏的。

    元正虚心请教道:“这件事,师兄怎么看,不得不说,喜军叔叔,已经给我打下了足够的基础,若是拿下北原部落,许诺给他们足够的好处,也可以。”

    “辛曼哪怕有吞天之志,可她终归是一个女人,她的部落,军阵体系尚不成熟,遇上正规的军旅,必败无疑,撑死了也就是成为一方诸侯,然后立一个靶子,等着别人去攻。”

    “不过云端上城周围,都是大秦铁骑的地方,没有我们插手的地方,北原部落虽好,可远水解不了近渴,可有一点,我们没有多余的选择,能拿下北原部落也是一件好事。”

    “谁会介意,自己的手底下,军伍强壮呢。”

    北原部落,对于元正而言不是多么美妙的香饽饽,不过好东西,基本上都被垄断了,也没有元正什么事情。

    苏仪沉思道:“要是真的拿下北原部落的话,眼下是不成熟的。”

    元正疑惑道:“此话何解?”

    苏仪徐徐说道:“辛曼正值黄金岁月,无论她以后的成就会有多大,这会儿的辛曼,志得意满,稍作休整之后,定然还会攻城拔寨,有郭喜军那样的老江湖辅助,辛曼无往而不利。”

    “二者,辛曼总体而言,还是部落与部落之间发生摩擦,不会和大夏的军方正面碰撞。”

    “任由辛曼成长起来,等她账下约莫有三十万的精兵悍将的时候,我们再去出手。”

    元正恍然大悟道:“师兄的意思是,先将北原部落交代给辛曼慢慢的发展壮大,因为真的有了三十万的精兵悍将,辛曼一个人是孤掌难鸣的,说直白一点,辛曼之才,最多可以统御十万大军,不能再多了。”

    “因为郭喜军的缘故,辛曼的上限,也就是三十万左右了。”

    “火焰高到了一定程度,就会不受控制,有焚天之势,到时候我们在和救世主一样,出现在辛曼的面前。”

    “而喜军前辈,自然也会在这个发展壮大的过程中,自己的腰杆也会一天一天的壮实起来,辛曼看似统御大局,实际上,能给部落勇士带去安全感的人,终归还是喜军前辈那一万蜀兵的老底子。”

    “最后,情况恶化,喜军前辈和辛曼首领各自分家一半。”

    “情况良好的话,辛曼也会意识到,天上的风筝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狂风过于猛烈,小树根基不稳,她需要一个真正的靠山。”

    “如此一来,反倒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苏仪点了点头道:“这是其中一点,其二,真的降服了北原部落,因为人文地理,风俗习惯的不同,还有一段融合时期,到底是让辛曼和郭喜军来到云端上城这个风水宝地,还是在大夏境内,占据一座城池,这才是重中之重。”

    元正皱眉道:“若是在大夏占城池,其实依旧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可若是来到云端上城的话,我们也不一定能够制止内讧。”

    “喜军前辈,有统兵作战之才,却无制衡疏通之能。”

    “我们需要一个合适的政客,打进北原部落内部,许多文火慢炖的事情,只能交代给文人了。”

    “这个人,是谁比较稳妥?”

    来到云端上城之后,局势对于元正而言,虽不至于尾大不掉,可是内讧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眼下的元正,本就立足不稳,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内部崩坏,内讧毁了自己的心血。

    苏仪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需要去一次北原部落,具体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眼下光是我们两个人在这里说,什么都搞不清楚。”

    “云端书院的沈越,如今基本上步入了正规,教书育人的事情,有其余人去做了。”

    “沈越之才,可以入朝为官,沈越也不是什么好官,不过也不是恶官。”

    “他作为一个年轻人,去了北原部落掌权是很难的,可因为是一个年轻人,起初也不会有多少人能看得起沈越,郭喜军在暗中帮扶一把,有沈越这个谋士在旁出谋划策,文火慢炖的事情,也就落实下来了。”

    元正有些狐疑了,沈越的才华,元正倒是知道的,是一个大才,可并未历经风雨,对于庙堂之争的门道,还不熟稔。

    好奇问道:“以师兄的眼光来看,沈越,真的可以当此大任?”

    苏仪道:“钟南在江南主持大局,尉迟德尉迟维父子有治理之才,无制衡之才,吕安身为我们的大总管,虽说可以胜任,但吕安若是去了北原部落,我们这里如何。”

    可以让吕安去北原部落,沈越代替吕安的位置。

    但那是理论上的事情。

    因为吕安没有做错事,且根基颇深,忽然之间的调动,反倒是会让内部有崩裂的迹象。

    二者,吕安也上了年纪,不适合有太多的雄心壮志,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门口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好。

    元正苦笑道:“也是啊,除了沈越,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选择了。”

    苏仪道:“古往今来能够成就大事的人,往往都有不少亲自出马的机会,而有些人可以成就大事,却没有那样的机会,沈越这个年轻人,也该放养一段时间了,以观后效。”

    元正道:“师兄果然高才。”

    马场里,水草丰美,不得不说,秦岭南麓真的是一个适合放牧的地方。

    沈越,作为云端书院的院长,此刻闲来无事,手捧一卷经书,懒散的靠在一颗大石头上,嘴里叼了一根狗尾巴草。

    阳光,空气和水,都刚刚好,适合沈越放纵情怀。

    不知不觉间,元正来到了此间,作为一个院长,沈越起初很是忙碌,如今书院里的事情步入正轨,也无需沈越事必躬亲,答疑解惑了。

    就像是播种一样,刚开始比较麻烦,可是一旦野蛮的生长起来,就轻松多了。

    可沈越也不敢松这一口气,他也一直都在研究学问,研究为官之道。

    日后嘛,肯定还是要当官的。

    提前打下厚实的基础,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元正开口道:“这一段日子,你愁眉不展,不知心中忧虑何事?”

    沈越惊了一下,立即起身,刚欲行礼,元正便摆了摆手,沈越从惊愕回归从容,开口道:“也没有忧虑什么事情,只是在想,我与这个大争之世的关联。”

    元正道:“假如给你当谋士的机会,你会如何去做?”

    沈越不知元正为何忽然之间问自己这个问题,想了想,应道:“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

    “水利万物而静深。”

    元正已经知晓答案了。

    这个小伙子,纸上谈兵还是可以的,具体实战能力,还有待考察。

    然后继续问道:“你是如何看待你和吕安之间的关系?”

    沈越简单应道:“不争,反而能成其私。”

    简单明了,没有多余的废话,这一点,元正还是非常欣赏的。

    元正想了想说道:“这一次,你将会去大夏之地,与西蜀双壁之一的郭喜军汇合,你要成为郭喜军的谋士,心中可有想法?”

    沈越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又一次惊住了。

    应道:“喜军前辈,何许人也,我给喜军前辈当谋士,恐怕不够格吧。”

    元正打趣道:“郭喜军乃是当世名将,闪耀的将星之一,你能有机会去给郭喜军当谋士,也是你的造化与福气。”

    “你是文人,他是武将,许多文火慢炖的事情,需要你去帮助郭喜军,因为有些事郭喜军一个人忙活不过来,他是武将也是武夫,不能一心多用了,会影响日后的造化福源。”

    这么一说,沈越就算再笨,也都明白了。

    沈越微鞠一躬道:“此事,我尽力为之。”

    元正拍了拍沈越的肩膀便走了。

    沈越以为,是自己成为云端书院的院长之后,有所小成,主上将会派遣给自己更为重要的任务。

    自己的康庄大道,正在前进当中。

    可沈越永远都不会知道,元正这一次用他,是真的无人可用。

    成为随意一个武将的谋士,倒也可以,可成为郭喜军的谋士,真的不是谁都有那个资格。

    恰好,元正的本心,也有栽培沈越之意,沈越若是哪里做的不好,郭喜军也能指点迷津,这样的组合,也还算是不错。

    可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元正必然不会用沈越的,因为此间事情,需耗费太多思量。

    回到万世殿里,元正叫来了李尘,将自己的想法,大致给李尘说了一遍。

    李尘没有多大的反应,他是一个武将,起码眼下,李尘不会向一个政客那般思考。

    有些难为情的说道:“这一次,我可是将千华家里人给得罪惨了,想来辛曼首领那里,对我已经有了不小的偏见,你们若是去北原部落的话,定然会因为我们的缘由,而受到诸多刁难。”

    元正哈哈笑道:“这个倒是无妨,做上门女婿,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但我肯定不会去做一个上门女婿,并且,也一直为了这件事而努力着,那你如今有駮马,有凤翅镏金镋。”

    “初有万人敌的风采,根本就没有去做一个上门女婿。”

    “我支持你,我若是你的话,谁要是敢让我做上门女婿,我不但会翻脸,还会拔剑四顾的。”

    也不是李尘不愿意成为上门女婿,而是李尘不适合上门女婿。

    总体而言,能去当上门女婿的人,本身都有诸多无奈之处。

    李鼎适合去当一个上门女婿,因为李鼎比较笨一点,当然了,这是和李尘比较的前提下。

    李尘是家中顶梁柱,他要是去当上门女婿了,李鼎不一定能撑得起来。

    家中有两个儿子的,定然会将长相好看一点,脑袋聪明一点,力气大一点的儿子作为继承者,至于剩下那个次一点的,若是有能力的话,就给他操办婚事,若是没有能力的话,那就去当上门女婿,横竖都可以平衡一下。

    当然了,家中只有一个儿子的,除非是要饿死街头了,否则,独苗儿定然不会成为上门女婿的。

    有些上门女婿日子过得不错,可到了中年,难免夫妻感情不和。

    至于有些上门女婿,一辈子里,都没有摸到妻子的那两团玩意儿。

    李尘道:“此事我也的确有失妥当,当时是脾气上来了,没有忍住。”

    “你去了之后,定然要帮我好好舒化一下此事。”

    “可千万别记着仇了。”

    元正爽朗道:“多大点事儿啊,记仇倒是不至于,既然你已经显露过你的凤翅镏金镋和駮马了,他们心中自然也就做出了选择,兴许就是等着你给他们一个台阶下的。”

    “这么说,虽然有些势利眼儿,可大多数的婚姻大事,多少都有些势利眼儿。”

    “好在一点,主导权在你的手上,而不在他们的手上,反正你也把千华的事儿给办了,光脚也不怕穿鞋的。”

    “不过你要是真的成了上门女婿,我反而会看不起你的。”

    李尘心中骇然啊,幸亏啊,自己当时足够硬气。

    成为上门女婿后,外人就不说了,身边的人都会看不起的。

    李尘也不是那种为了爱情而忍受闲言碎语与屈辱的人,当然了,若是爱情为了李尘而死缠烂打的话,李尘倒是不介意。

    (笔趣库 www.biquku.com)